第五十七章 名字的差别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婧希 书名:换脑烈女夺爱
    “你当我是什么人了?!”俞茉莉的愤怒划破夜晚的寂静。

    魏紫寒明显被吓到了,他是真的没往奇怪的方面想啊,就是担心那个教授存不良之心把俞茉莉害了,至于俞茉莉的人品问题完全不在考虑之列啊!

    “你该不会做贼心虚了吧?”心里明明不是这么想的,但话从嘴巴出来,又变了味道。

    “你——!”俞茉莉刚喊完,还在想自己是不是大惊小怪了,魏紫寒应该不会有那么龌龊的想法,虽然他思想境界一向不怎么高,“我就是去卖也跟你没什么关系!”

    有一种抗辩是将对方的话再狠十倍的——伤害自己。

    “跟我没关系?谁说跟我没关系?!”魏紫寒这时候要是再淡定的躺在上,他就太对不起他的暴脾气了。

    “哼,别以为我的脑袋里有魏晓娅,你就能对我指手画脚的,我已经成年了,无论我要做什么,只要能承担责任我就可以做!”俞茉莉也是一强人,虽然并非自愿,但做主做惯了,怎么会让一个男人来指挥她呢?

    尤其这个男人还是即将要跟她没有任何关系的!

    “你付得起责任?车祸也是你造成的,你能负得起责任?”魏紫寒冷笑。

    “那是我自愿的?!”

    “我告诉你,我们是有契约的,无论你是俞茉莉还是晓娅,在这一年当中你都得听我的,没得商量!”魏紫寒说完,就用被子把自己的头蒙上,彻底陷入软,拒绝听到任何与他意志相违背的言论。

    俞茉莉和晓娅?他的重心可不是一般的偏离啊,他们相处也有一段时间了,怎么就没听过他叫自己‘茉莉’呢?

    也没别的意思,就是关系近了一些而已,哪怕是她的同学,不怎么熟悉的门口买早点的,见过几次之后也不会再连名带姓的叫她了。

    说的倒好听,她也想活得轻松啊,他虽然专横跋扈,但在钱的方面很大方,她也不是不可以靠着他呀,可是她能靠一辈子么?

    他也说了只有一年,那一年之后呢?他带着永远失去魏晓娅的沮丧回到他的领域,而她却要承受这一年来的后果么?她的领域要因此而重新建立?

    不可能的!不论他们之间有什么契约,她只承认魏晓娅主动控制自己的时候自己才是魏晓娅,其他的时候都是俞茉莉!她就应该做俞茉莉该做的事

    俞茉莉看了魏紫寒一眼,抱起电脑,慢慢退出了房间。

    她应该在他拒绝谈话之前就先摔门出去的,她有什么错呢?为什么要受到他的人攻击和羞辱?

    也许是知道自己乌龟爬的速度,就算先行驶结束谈话的权利,也没什么震撼效果;又或许,她并不想就这样结束,她应该摆正他扭曲的想法,让自己的名誉得到保障……

    想什么都晚了,魏大爷已经安歇了,她有再多的委屈和伤感也传达不到他心里了。

    俞茉莉走出房门的时候才感觉到自己脸颊上流窜的是泪水,脚下无力的就像一滩泥……

    魏紫寒一夜未眠,他知道俞茉莉在客厅里继续工作,他能听得到敲击键盘的声音;他也知道自己的话说重了,及时就应该是这样,也没必要说的这么绝,毕竟对方是个比他小了好几岁的女孩子。

    可是他不知道该怎么道歉,该怎么把她叫回卧室,低声下气这种东西他可不会,所以他就等着她自己回来。

    没想到她一直没回来!

    后来已经听不到键盘的声音了,魏紫寒也不想过去看俞茉莉是不是在沙发上睡着了,万一她只是去喝杯水,而自己关心她的行为就会成为把柄让她洋洋得意。

    五点了,虽然很早,但魏紫寒实在躺不下去了。睡着了当然是休息,但装睡可就是折磨了。

    况比他想象的还糟,俞茉莉不是睡在沙发上,而是趴在桌子上就睡着了,电脑早已进入了睡眠状态。

    魏紫寒把电脑打开,保存了她的文件,然后关机,把俞茉莉抱起来,往卧室走。

    也不知道是不是最近都没有抱她,还是她这段时间修养的太好,总之她变胖了,他还用最初那个骨瘦如柴的小女人的眼光看待的俞茉莉就错了,所以在放下来的时候,有点失手了,好在很软不会受伤,但俞茉莉因此而醒了——

    “我还要睡——”俞茉莉迷迷糊糊的说道。

    “谁让你起了,真是的。”魏紫寒也跟着躺了进去。她脑子烧坏了呀,叫她起为什么不把她扔浴缸里而是扔上啊。

    “抱抱——”平躺着的俞茉莉侧了个,往魏紫寒上靠。

    “你干嘛!”魏紫寒低吼,俞茉莉的行为让他措手不及。

    什么况啊?俞茉莉什么时候会说这种类似撒的话了?没错,就是撒,除了沉睡的略哑嗓音之外,就像个花季少女在对着男朋友撒

    难道她在梦游?正在做着跟男人睡在一起的梦?魏紫寒的脸色顿时变得沉。

    他跟俞茉莉睡在一起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她做梦才会发出这种声音么?在她梦中出现的男人是谁?放着边的大帅哥不管,居然去梦别的男人,还用这么讨喜的声线?!

    “喂,醒醒,睁开眼睛!”魏紫寒拉开要往自己上贴的俞茉莉。

    他倒是无所谓,虽然俞茉莉的材一般,但好歹是个女人,近闻还有种怡人的香气,可是他怕俞茉莉醒来看见他们环抱在一起的画面会冲击过大去撞墙!

    “不要啦,我好要睡啦——”依旧是软绵绵的声音,也依旧不遗余力的往魏紫寒怀里钻,这是一种本能——向温暖的地方靠。

    “你睡觉我就不要睡了么?”她这么贴着自己,能睡得着他就不是男人了!

    “嗯寒哥哥,你最宠我了,人家要睡觉嘛。”不醒不醒就是不醒。

    “哼,我什么时候宠你了,我为什么要宠你……你刚叫我什么?”魏紫寒大力推开俞茉莉,让她与自己保持一定的距离,好让他看清那张熟悉的脸。

    “你怎么能不宠我了呢?你怎么能这样!你不是许诺过就算我提出很过分很无理的要求,也都会满足我的么!”女孩相当的委屈,眼睛虚掩着,下一秒说不好会睁开开始闭上。

    “……你是晓娅?”魏紫寒已经非常肯定了,就算俞茉莉装,也只能装晓娅的样子,不可能知道他们曾经的对话,况且俞茉莉没有理由再拌晓娅的!

    “寒哥哥——就让我再睡一会儿吧——”好像没听见魏紫寒震惊的话,魏晓娅往温暖的地方一靠,没有任何阻力,马上就睡着了。

    魏紫寒的手缓缓落在魏晓娅的背上,闭上眼睛,静静感受这难能可贵的奇迹——

    抱着魏晓娅,魏紫寒更睡不着了,这又不是以前,他可以淡定的入睡,现在他迫切也必须要知道为什么晓娅在这个时间出现。

    ‘这个时间’还是有待磋商的,晓娅是在外面趴着的时候就出现了呢?还是被他摔在上的时候出现的?

    俞茉莉曾说过,魏晓娅绝不可能在她睡觉的时候出现,因为她的警觉很高。

    刚才自己抱起她的时候,她都没有醒,这也算是警觉高?魏紫寒在心里藐视俞茉莉。

    可以肯定的是,她也并没有说谎,因为之前这种况都没有发生过,只能说现在她的警觉不高了,因为——

    跟他在一起的缘故?

    他是能让她安心的男人,所以她的警惕消失了?

    魏紫寒想到这里,心忽然大好,仿佛天空中升起一道彩虹,而且那道彩虹还趾高气昂的跑到屋子里来了。

    不过这种好心就维持了三十秒,魏紫寒又郁闷了,他之前都在干什么呀,为什么要翻来覆去的跟闹别扭呢?要是早点去道歉,说不定就能早点见到晓娅了,他也就能确定晓娅是什么时间出现的了。

    哎,悔是最没用的东西,魏紫寒决定明天晚上蹲点,绝对要抓住晓娅出现的时机!

    魏晓娅这一睡就是三个多小时,睁开眼睛的时候头还是昏昏的,“我怎么在这里?”左右看了看,一边是陌生的铺,一边是熟悉的魏紫寒。

    “晓娅?”魏紫寒不确定现在跟他说话的是谁。他都有点神经过敏了,晓娅半夜能出现,那么上午 俞茉莉出现是不是也正常的呢?

    晓娅上午出现的时间一般在十点多,现在还不到九点——貌似俞茉莉的几率比较大啊。

    还有他那句问话,应该是她记得自己昨天是在桌子上睡的吧……

    “你干嘛离我这么近?!”俞茉莉看见魏紫寒近在咫尺的俊颜后算是彻底清醒了。

    “别叫的跟杀猪似的好不好,太阳都晒股了还好意思说梦话啊,我这是离你近么?明明是你把我挤到边缘了。”魏紫寒失望的叹了口气,果然是俞茉莉啊。

    俞茉莉再看看自己左边的铺,好像是这张一半的尺寸……

    “那你干嘛不推开我?!”俞茉莉依然有理,她向来不是在语言上吃亏的人。况且他们离得那么近,她很吃亏的。

    以魏紫寒小心眼儿的个,能在乎会不会把她吵醒么?一定是会为了自己睡的舒服而不顾男女差异的把她踹到一边的。

    “小姐,你还真好意思说啊,你到底是长了多少斤啊,我根本就推不动你好不好!”俞茉莉一脱离他的体,他就开始揉着自己已经没有知觉的手臂。

    被一颗重重的大头压了三个小时,他的血液循环系统受到了严峻的考验。

    “我——我胖了么?”俞茉莉低头看了看自己的体,见还是昨天晚上穿的睡衣,知道没有发生什么,也就安心了,不过,“谁说我胖了?!”

重要声明:小说《换脑烈女夺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