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人缘奇差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婧希 书名:换脑烈女夺爱
    毫不例外,俞茉莉在这种公立大学非常之不受欢迎。白人自有他们的种族优越感,而黑人也是依靠霸道的个横行着,只有亚洲人最吃亏了,而且还是女

    本来人缘就不怎么样,腿走起路来在一瘸一拐的不顺当,就让人缘变得奇差无比,成了让人讥笑的对象。

    “就是啊,瘸子怎么都有男朋友啊,难道是靠卖弄可怜换来的?!”

    不知道哪个白痴说了这么一句话,魏紫寒还没搞清楚对方是什么形象的人,他的拳头就朝着声源挥去——

    “啊——!”哐啷——一阵惨叫和倒地的声音。

    魏紫寒不疾不徐的掏出手帕,擦拭着自己沾到某个嘴之人的烂嘴的右手。

    听这声音,他应该是没打错人,更刚才说话的声音是一样的。

    “你——你怎么打人?!”可能是好兄弟吧,一个皮肤有点黑的男生冲到魏紫寒面前。

    “他都能说话了,我为什么不能打人?”

    “他就算有错,你可以告诉他甚至回骂回去,为什么打人?!”

    “你说的没错,他就是有错,但是他反省的太晚了,如果他在说完那句话后就把自己的舌头割了,我就还真的原谅他了呢。”流利的英文像玉珠般敲打着每个人的玻璃心。

    四周一片寂静,明明是长得俊秀到能被人供为王子的高贵的男人,可是释放出来的气势却是来自黑暗世界的魔王——所以大家不敢有任何的动静,生怕下一个被魔王看中而打入地狱的就是自己。

    “你、你、你——”那个帮腔的哆嗦半天,都没能表达出什么意思。

    “你们在干什么?”下节上课的老师来了。大家纷纷从冰冷的北极被释放出来。

    “我是俞茉莉的男朋友,我来陪她上课的。”魏紫寒天生的气质就具有足够的压迫了,随便释放释放,就足以让对方俯首称臣。

    “哦,好的,那你找地方坐。”四十多岁的女人上下打量魏紫寒两圈,面无表的转过,准备板书,可是白板擦的太亮了,映照出她偷笑的模样,让底下的学生一阵恶寒。

    魏晓娅也被震慑到了,知道魏紫寒拥着她坐到最后一排,她才如梦初醒。只是有些东西不是不想去想就能不想的,一开始他说自己是‘她男朋友’,她没什么想法;可是听着他郑重的介绍自己是‘俞茉莉的男朋友’的时候,她真的被冲击到了,直到现在也没办法忽略那个称谓引起的恐慌与不适。

    大部分的时间里,堂哥都是跟俞茉莉在一起的,他们会不会久生呢?

    其实魏晓娅对自己并没有多大自信。以前的她知道,只要她还活着,她的寒哥哥就是属于她的,哪怕没有跟她结婚,哪怕她无数次偷听到长辈说起来寒哥哥的未来里面不会有她……

    没自信是理所当然的。一方面,自己长相甜美,但跟时下流行的感啦波霸啦差着十万八千里,寒哥哥是见识过大世界的人,不像自己只是生活在家这个小圈子里,所以一个懵懂无知的少女如何让天之骄子垂怜呢?另一方面,她的体不好,虽然她比林黛玉乐观多了,但体貌似还不如黛玉姐姐,不能奔跑、不能玩极限运动,就连空气质量稍微差一点的城市都去不了,如何能伴要成为站在这个世界顶点的男人边呢?

    只是寒哥哥总是鼓励着她,总是给她无所的希望与梦想,她就堕落了,堕落到忽略那些现实问题、逃避不和谐的声音,让自己活在一个充满阳光的美梦中。

    今天是第一次,听到寒哥哥说他是别人的男朋友!

    每一个字都像是利箭,精准的进她的心房,哪怕她的房间有多牢固,也经不起建造者的摧毁。

    “怎么了?”魏紫寒的绪还在刚才那些嘲笑俞茉莉的同学上,仔细想想,不光是说话的那人不喜欢俞茉莉,就连其他那些看闹的,眼神也都是看不起俞茉莉的。

    他就不明白了,这种破学校呆着有什么意思!有必要么,隐忍这些混蛋的恶言恶行?国内也有很好的大学,学出来的也有社精英,怎么俞茉莉就非得盯上这种不入流的学校呢?

    说到底,可能还是俞茉莉这人崇洋媚外。

    魏紫寒心底下了结论。

    “没什么……”魏晓娅深深的看了他一眼,他是看出自己心低落才会有此一问的吧,可是为什么不像往常那样刨根究底的帮她把问题捋顺铺平呢?

    “快翻开书——”他刚才明明听到欧巴桑让打开第59页。

    难怪书重点那么好画了,这个学期都过半了,才讲了几十页的东西,他们真的是老师么?!

    下午的时候,俞茉莉回来了。

    魏紫寒一把拉住正要去教室的她,“你还是别去了。”

    “为什么?”俞茉莉皱着眉头看着魏紫寒,魏紫寒的眼神既坚定又闪烁,他到底在矛盾着什么,“你们该不会闯祸了吧?”

    这么看来的确是像为了正义而做贼心虚的。他对她也有善意的谎言么?

    不对,这跟他冷酷的格不符。他肯定是闯祸了!

    “是啊,我打人了。”本来不知道怎么劝俞茉莉不要再跟那帮会讥讽她的同学接触的,现在她给了自己理由,他就自然顺水推舟了。

    “打人?!打谁了?”俞茉莉敲敲头,“你是不是带魏晓娅去上课么?”

    不是吧,这男人会这么好心的帮她去听课?

    “是啊,晓娅好奇大学课堂是怎么回事,我们就去了。”魏紫寒掂量了一下,还是后面那个问题好回答。

    因为他不知道自己打的是谁,现在连那人的脸都不记得了,估计去现场确认应该可以指认,脸肿成个大馒头的就是呗。

    “我一猜就是!”准是有人对魏晓娅不敬,这护花心切的大哥就出手了,“你打的不会是老师吧?”应该不会,她记得那堂课应该是位女老师。

    不对,也许是那个好色的老女人看上魏紫寒了,让他去给她当小白脸,结果魏紫寒就怒了——俞茉莉被自己的发散思维雷了一下,当时魏晓娅在了,他应该不会为了这种事使用暴力。

    “不是,”虽然那老女人在看见自己后对着白板露出猥琐的笑容,但他见怪不怪了,当然也不会生气,“是一个半黑不白的小子。”他确实没有更多的印象了。

    有这种形象的人么?俞茉莉开始搜寻受害者的皮肤,符合的有一堆。

    “算了,我替你道个歉就没事了。”既然他人站在这里没被警察抓走,那这件事就不怎么严重。她还没看过魏紫寒打架了,不知道这柔的男人抡起拳头来会不会阳刚味十足呢?

    “道歉?!凭什么!”魏紫寒怪叫。他做那种耗费力气的蠢事是为了谁呀?她居然好意思说是他的错!

    “你又不是会道歉的人,我就忍气吞声的替你擦股好了。”俞茉莉显然只听到后面那半句了。

    “不必。”魏紫寒冷着一张脸,他非常悔恨自己冲动的行为,真是费力不讨好,俞茉莉这女人就不能对她好一点!

    “你说不必就不必啊,我以后怎么跟他们相处,他们一定认为我也是专横跋扈的人。”俞茉莉还是坚持低姿态。

    其实她没有必要告诉魏紫寒的,她偷偷去道个歉不就得了么?就说朋友脾气不好或者脑子不正常之类的,同学们也能理解吧,虽然有点对不起这家伙的说。

    “为什么要跟那帮人搞好关系?!难道你不知道他们在背后怎么说你的么?!”魏紫寒有点失控的吼着,也许是那些人背后说俞茉莉坏话吧,她本人并不知道,但他不打算瞒着她,不想让她做个白费力气的傻瓜。

    讨好那种人,真的不值得!

    “我知道……”俞茉莉幽幽的说道。

    “……什么?”本来以为俞茉莉又会反驳出什么让他更气愤的话呢,没想她说她知道,她居然知道!“知道你为什么还……”

    依照俞茉莉对待自己的个,她绝不是个会忍气吞声的类型!

    “那能怎么办呢?我是一定要从这里毕业的呀。”俞茉莉强忍住装满了悲伤回忆的泪水,她不可能为这点事低头,更不可能放弃!

    “他们说你什么你就都能忍受?”魏紫寒冷笑,他是那种如果这个环境容不下我,要么我就走人、要么就让这个环境里的其他人滚蛋的那种人。

    所以在他的字典里不会有‘忍受’这两个字!

    “是啊,其实也没什么,”俞茉莉也在安慰着自己,每次出状况她都是这么做的,也没办法,没有可以倾诉的人,所以只能自己强行把苦水吞下,“我每次都当他们在放,而且月初祈祷的时候,我会祈祷上帝将他们说我的内容完全折回到他们上。”

    魏紫寒看着露出笑的俞茉莉,有点不舒服了,“该不会你也这么诅咒过我吧?”

    “当然啦,”俞茉莉回答的可顺了,“你得承认你对我并不好吧。”

    “……我对你这样,你就该感谢祖宗八代了,”他对别人更不好的说,“要是换做别人,早就投胎去了。”

    谁敢整天跟他大呼小叫的呀。

    “……你个太糟了……”俞茉莉对他的傲慢实在无语。

    “少废话!”魏紫寒知道自己脾气不好,但改是不可能的了,只能让边的人适应他,“你赶快给我填个转学表。”

    “?”

    “转学啊!”

    “就我这样的,转到别的学校也会受到同样对待的。”俞茉莉说的非常中肯。

    她亚洲女的形象变不了吧?残疾的腿一时半会儿也不可能就跟正常人一样吧?那转不转学有区别么?!

    不过魏紫寒是在体贴她的困境么?心疼她受到了羞辱?

重要声明:小说《换脑烈女夺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