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原来的住处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婧希 书名:换脑烈女夺爱
    魏紫寒忽然想到个严重的问题!之前晓娅是靠着俞茉莉晕倒、对病痛的折磨产生感应出现的。如果她的腿好了,不用复健也不会再疼了,那晓娅岂不是没办法出来了?

    难怪他最近觉得晓娅出现的时间变短了,原来不是他贪婪的错觉,而是真的!

    “不管了,我一定要回去上课。”俞茉莉是铁了心。

    “为什么?”魏紫寒还是不懂她对上学的执着,看她的样子并不像是那么还学习的人啊。

    “那你说我不回去上课要干什么?”以前只能呆在上没办法,现在能自由活动了,她总得找点事干吧,“对了,你是干什么的?”

    “我?”魏紫寒不知道她什么意思。

    “我看你也没在上班,整天游手好闲的,工资从哪里来的?”要不就跟他混吧,反正也必须跟他呆在一起,如果有整天清闲又能拿到工资的工作,谁不乐意干啊。

    “……你不知道我是你中学的理事么?”游手好闲?这就是她对他的评价?真太高级了,高的他想要掐死她以为答谢。

    “知道啊,哦,你是拿分红的那种——”俞茉莉后知后觉的想到。

    这职业倒是好,定期拿钱就行。可是前提条件得是有钱成为股东!没有那个基础,就只能任劳任怨的当给他们打工的人。

    “恩。”一说就清楚,这就是聪明的好处。魏紫寒看好俞茉莉的智商的。

    “可是……你年纪轻轻的,不考双手去耕耘,只是拿现成的,不觉得愧对祖先、愧对社么?”俞茉莉紧接着又有疑惑了。

    应该刚才就掐死她的!魏紫寒森的想着,“社跟我没关系,祖先早不知道转世到哪儿去了,我管他们干嘛?!”

    “真是不孝。”其实他说的也对,只是国人的思想就是这么的保守,要是做了什么错事,就会觉得对不起祖宗八代。

    “不用你管!”这丫头管的还多,居然说他不孝!“你有多孝顺?”好啊,对比吧,他就不信她小小年纪又在上学能有多么的孝顺!

    “我尽我最大的能力不给父母添麻烦,虽然称不上有多孝顺,但等我毕业工作了,一定让他们过上舒适的生活!”俞茉莉的目标非常明确。

    “切——我还以为有多了不起,”魏紫寒嗤之以鼻,“过上舒适的生活就算孝顺了?”

    “我跟你不一样,大哥,你父母那么有钱,当然过的舒适了,但是你有没有问过他们,他们心里是不是也如表面上那么舒服呢?”有钱人的通病,以为有钱就了不起了,她就没见魏紫寒给家里打过电话。

    “我不用你教训!”冷傲的男人站起来,足足比俞茉莉高出一个半头的高,笔直的站在她面前,就是为了给她压力,“我觉得就算你毕业了找到工作了,也不一定能达成愿望。”

    除了给压力,还要故意泼冷水。

    “不一定也就是可能的意思,我尽力就好。”

    “有一定的办法为什么不用,偏要用这种费力不一定讨好的方式呢?”

    “你有什么好办法?”直觉告诉她,魏紫寒不会这么好心的。

    “有啊,你直接找个男人嫁了,让他成为你们家的长期饭票不就得了。”

    果然!俞茉莉就知道自己不该对他的境界有过高的期待,“这就是你活着的目的吧,说吧,你找到哪个长期饭票靠着了?”

    “我在说你!”怎么扯到他上了,他可不是靠别人吃饭的人,不对!长期饭票这种词用在男人和女人上有着很大的差距,对女人而言并不是嘲讽,但对于男人而言就——“你认为我是吃软饭的?”诋毁啊,绝对的诋毁!

    “难道不是么?”俞茉莉露出纯真的表反问。

    他长得这么漂亮,就是给人一种傍富婆的可能,再加上他也不工作,自然而然就被界定为吃软饭的了。

    “我说,你除了理事这个位置,难道就不打算亲手干点什么?”俞茉莉实在不想打击他,他这种男人在她心里最没地位了。甭管是靠着家族企业还是傍富婆,反正就是靠别人才成土豪的。

    “谁说我没亲手干过什么!”魏紫寒厉声反驳。他开酒吧、搞地产,那些原油期货、钻石黄金的也不是平白无故给他涨价啊,还不都是他用大脑用双手精心经营的结果……只是这些没有必要告诉俞茉莉,他们不熟!

    “你干过什么?”俞茉莉就不认为这个小白脸吃过苦!说不定连苦字怎么写都不知道呢,不是外国学校毕业的嘛。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魏紫寒就知道她会问,而且心里笃定他什么都不会。忽然兴起一阵恶作剧的念头,魏紫寒扬起唇角,“你从刚才就一直强调自己有理想有抱负的,而我不过是个米虫,有什么目的么?”

    “……我能有什么目的,就是教育你一下,让你孝顺下给你土豪生活的人罢了。”她住院这段时间肯定花了他不少money,vip病房的高端设备和服务都是 用钱堆起来的呀。

    “真的只有这么简单?”

    “不然呢?”

    “我以为你把自己抬的这么高,把我贬得这么低是为了——想让我心甘愿的让你养?”魏紫寒都佩服自己的想象力了。

    其实这么顺下来,也跟合合理靠点边,只不过魏紫寒想法一向诡异,想到这个就理所当然了。

    “你——”怎么会有这么变态的想法啊!俞茉莉半张着嘴巴,不知道该怎么骂他!

    她是做梦都想不认为自己有一天会养一个男人!更何况是这种漂亮的男人!她不是那种中毒型的颜控好不好,不会为了这么个祸水牺牲自己的利益的。

    再说了,她有那个本事么?现在她是只能勉强养活自己的穷学生呢!

    等等,他们不是在讨论回学校的问题么?为什么会扯到保养上来了?

    果然,他们是没有共同语言的,总是说上几句就开始步入吵架的模式。有些人天生就是相克的。

    魏紫寒笑得很邪恶,并带有明显的歧视。

    “我懒得跟你这种头脑不正常的人说话,我明天就去学校办理复学手续。”俞茉莉不想看见男人张狂的脸。

    明天办理复学手续,但是今天就要办理出院手续了。

    魏紫寒本打算把俞茉莉在医院用过的洗护用品都扔掉的,但节俭万岁的某人坚持回收,所以他现在两手拎着完全没有必要拎的东西。

    “去哪儿?”魏紫寒把东西扔进车里,问着坐在副驾驶的俞茉莉。

    “你可能不认识。”所以她刚说要打车的,但是他偏要送她。

    “我再不济也比你对这里熟悉!”

    “大街你认识么?”俞茉莉也不跟他犟。

    “……没听过,你蒙我的吧?”魏紫寒冷着一张脸。

    “我就说你不认识,像你这种有钱人怎么可能知道那种地方。”俞茉莉对魏紫寒的份嗤之以鼻。

    “……该不会是贫民窟吧?”魏紫寒倒是不以为杵,穷人就是有穷骨头,对他们有钱人有种莫名的抵。

    “还没到这么惨好不好!”

    没那么惨是有多惨?魏紫寒想不出来,索直接过去看得了,导航仪里能搜到的位置,应该不是那么偏僻的吧。

    可是真的到了目的地,魏紫寒控制不住的傻眼了,即使说是贫民窟,都觉得高抬了这地方!

    “你就住这?”进门就是铺,连落脚的地方都没有?!不,还不是铺,只能说是地铺,这里又不是本韩国的,地上也不过是水泥地而不是榻榻米。

    “是啊。”俞茉莉习惯了,进屋就上——直接坐到了地上。

    半响,俞茉莉见魏紫寒还堵在门口,不解的看着他,“你到底要不要进来,不进来就放下东西赶紧滚蛋。”

    他一百八十多公分的个子堵在门口,让本来就坐着的她很有压力好不好!

    “你一直就住这?”魏紫寒根本不想进去,比他家厕所还小的地方,居然住了俞茉莉这么个大活人!

    “对呀,您有什么高见?”他嘴里肯定吐不出象牙来,不过她这地方确实没有炫耀的资本,他愿意说难听的话就说吧,反正被他鄙视的地方不少了,也该习惯了。

    “我把我家厕所租给你好了,不,白送给你。”魏紫寒想了想,就算把房子送给俞茉莉也成,他也不在乎那点钱。

    “……”俞茉莉自认对魏紫寒的挖苦免疫了,可是她错了,她太低估魏紫寒挖苦人的能力了,“厕所?你把厕所给我你去哪儿方便?!”

    厕所在一栋房子是很重要的组成部分好不好!

    魏紫寒没想到俞茉莉会反讽他,他可是好心的说!

    “跟我回去,让你住卧室。”魏紫寒退了一步,他不想跟俞茉莉在这个问题上拌嘴,这事没得商量,他不可能看她住在这种鸽子窝里。

    “我不要,这是我原本就住的地方,”俞茉莉不想再欠他的,手术和住院是契约的条件,虽然她是比较占便宜的,用一年的时间换得了健康正常的体,但因为是他提出的,她也不觉得太理亏,但现在腿已经算是好了,没道理再白享受他提供的优渥环境了,“虽然不是很好,但很方便。”

    “哪儿方便了?!”魏紫寒怪叫,要不是从小培养的良好礼仪,估计就得跳脚了。

    “我的同学好多都住这边啊,”内部环境不是很重要,就跟吃饭一样,吃好吃歹无所谓,只要能活下去就行了,“我落下这么多课,正好找他们补习一下。”

    “我给你补习就好了。”魏紫寒自信满满的说。

    “你会?”俞茉莉非常怀疑。

    “当然。”某男绝色的脸上尽是嘚瑟。

    “你知道我学的哪科每位?”

    “不管你学什么我都会。”

    “我学的兽医……”

    “……”

    魏紫寒五秒钟后才发觉自己被耍了,他明明听说她学的是商科之类的,怎么可能是兽医?!

    “你学的兽医,怎么不知道自己的腿什么时候该有什么进展,还送是给云打电话?”他魏紫寒也不是好欺负的主啊。

    “兽医跟那种治人的医科差的多的吧?”没研究过,所以不懂。

    “是差的多的,可你那双腿不是狗腿么?应该符合兽医的标准吧。”

重要声明:小说《换脑烈女夺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