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老奶奶的话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婧希 书名:换脑烈女夺爱
    老惆怅着自己暗淡无光的未来,俞茉莉抿了抿嘴,不知道该如何安慰这位伤心的老人,“你放心吧,现在医学发展很快,有些东西我们压根想不到的,但却已经在某个地方应用实施了,说不定明天你就能接到医院的通知,说您的腿可以通过药物治好呢。”

    俞茉莉很想跟老举自己这个例子。她活的年头也不算短了,而且也比较关注科技前沿的,怎么就不知道还有换脑这种离奇的事呢?

    也不能说完全没头绪,最起码她认为这是只有可能在电影里出现的,就跟‘登上月球’和‘人类在月球生活’之间差着好几代人的光一样,没想到这么快就看到现实版的了,而且还是切体会那种。

    以此类推,把老的灵魂移到另一个人的脑袋里,让老重生,不也是一种方法么?

    不,不对,不行。俞茉莉否定了自己的想法。自己的这种境,恐怕任何一个正常人都不会愿意去承受吧,自己是因为有所图,才会与魏紫寒达成契约的。

    要不然把某个快要死去的人的腿部神经植入老体,就跟捐献器官差不多?

    “小茉莉,你怎么了?”老非常喜欢俞茉莉的名字,感觉特别有中国美。

    “啊——没什么,没什么,”她就是忽然想到这个可能了,能不能像她想的那么简单还有待磋商,“你放心吧,会没事的,给我做手术的医生非常厉害,我回来问问他,说不定他会有好办法呢。”

    “是么?真的有这么厉害的医生么?”虽然被打击了很多次,老的希望还是很容易燃起的。

    “是啊,他是我见过——最神奇的医生了。”已经不能用厉害来形容啦!

    “他叫什么名字?”

    “许云澄。”

    “哦。”

    “哦?您听过他的名字?”还是找他看过病,但是也得到了负面的答案?

    “许医师很有名,我知道他很厉害,但是他没有时间给我这种人看病。”

    “什么叫您这种人?病人还分三六九等么?”俞茉莉说完,自己也知道错了。她是最近住高档病房、享受富豪级待遇时间久了,都忘了这个社就是分等级的饿,方方面面都是。

    “许医师只给那些正商名流看诊,不接待我们这些小人物的。”

    “……您应该也不是什么小人物吧,能在这里做康复训练也是有钱人哦。”俞茉莉宽慰着老人。

    “呵呵,我家那位是做生意的,有点小钱,但是儿子和孙子继承了公司,却不大管我们老两口了,只给我们定期的生活费,要贿赂许医师的钱根本没有。”

    “现在国内也有不少空巢老人,子女看中的不是孝顺和感恩,而是赚钱和自我,”俞茉莉想到了她自己,已经很久没有跟家里联系过了,不知道他们过的可好,“其实我也不怎么样,我也是这种人。”她有什么资格批评别人呢?

    “不,你是个好孩子,我知道,你腿好了之后,肯定会回到父母边孝顺他们的。”老默默俞茉莉的头,她活着了这么大把岁数,看人还是看的准的。

    “嗯,等我好了,一定会去看他们的。”

    “带着你的漂亮男朋友?”老开始揶揄俞茉莉了。

    “我为什么要带他?!”真是笑话,几个月后,他们两个就是陌路的陌路!

    “怎么?吵架了?别赌气了,”老一副过来人的姿态,“能找到自己喜欢的人是件非常不容易的事,这种缘分和幸运也是很容易溜走的,所以你要非常的珍惜、小心呵护着。”

    “您遗失了初恋么?”也许是外国呆久了,也许是这个老太亲切了,俞茉莉觉得是在跟朋友聊天而不是长辈。

    “是啊。”

    “那您先生不是您的初恋?”俞茉莉想着,不跟的死去活来的初恋在一起也没什么嘛,人家还不是幸福的过了几十年,只是到老了因为子女受点气罢了。

    “我先生就是我的初恋,”老笑得意味深长,“只是年轻的时候不懂得珍惜,大部分时间都用在事业上了,没怎么关注家庭,到他退休了,觉得终于可以清净享受了,他却去了。”

    “去了……”俞茉莉看了老一眼,对方给了她肯定的答案,“对不起——”

    她不该让老忆起伤心事的。原来‘没错过’和‘拥有’不能形成等价关系,得要用心去经营,才能真正的得到。

    “没关系,我没什么,每次想到在一起用餐、工作,我还是很开心的,”老大大的呼出一口气,能有这些回忆,她就该知足了,“可能就是因为我们太忙,没有时间照顾孩子,才让他们变成没有家庭观念的人,你可一定要记住教训啊!”

    “呃——是,我记住了。”她离结婚和教育孩子还八丈远了吧。再说,生了孩子,她能在孩子上花多少心血呢?

    虽然坚强,但俞茉莉也不过是个刚成年的大孩子,想这些还是很不靠谱的。

    “别嘴上说说,要记在心里,别跟男朋友赌气了,这些在当时看起来是小事的事,都会变成心结,积压在心底,时间长了,会出大事的。”

    “呵呵,我大人大量,不会跟他计较的。”俞茉莉尴尬的说道。

    老说的没错,让心结形成、积压,肯定有一天会爆发出来的。只是这种事不会发生在她和魏紫寒上。

    “miss yu,你的毛巾。”护士将毛巾递给俞茉莉。

    俞茉莉讪讪的接过,小声附在老耳边说道,“她肯定是给男朋友打电话去了,不然不会这么久。”

    “我怎么昨天还听说她没男朋友呢?”

    “刚找到的,外国妞这种事都非常快,”俞茉莉狠狠的下着断言,“我去练那个了,您继续休息。”

    俞茉莉说完拄着拐杖到另一个器械那边,正好那人走了把位置空下来。

    “来来,说说你的男朋友,是今天新教的?还是昨天在骗老啊?”老自己坐着也是无聊,她年纪大,每组训练间隔时间比较长,索就八卦小护士的恋

    “什么呀,人家没说谎,真的没有男朋友啊,老您该不会是不想给我介绍才诬陷我的吧。”小护士很委屈。

    “咦——那你刚才不是见男朋友去了么?为什么这么久才把毛巾拿来?”

    “哎,那么完美的男人要是我男朋友就好了。”小护士捧心状。

    “呦——原来是因为花痴耽误工作啊。”

    “我才没有花痴呢,是魏先生让我晚点拿给她的。”

    “魏先生,小茉莉的漂亮男朋友?”

    “是啊,您也觉得他长得很漂亮吧?哎,好看的男人果然走到哪里都让人惊艳,甭管是七老八十还是三岁小孩。”

    “我才六十五岁。”老不高兴了,比起外国人显老的基因,她看起来跟五十岁的差不多好不好。

    “是是是,吸引六十岁的人也不在话下。”

    “他为什么让你晚点拿进来呀?”

    “能为什么,还不是不想让她太过劳累、做太多训练弄得体力不支。”

    “……”年纪轻轻就这么懂得默默付出,真是不容易啊。

    俞茉莉回房间的时候,屋内一片冰凉,果然是没人来过。中午魏紫寒陪过魏晓娅后,就再也没有出现了。

    俞茉莉咬了咬下唇,有什么了不起的,最好永远都不要出现在她面前!

    掏出手机,俞茉莉给许云澄打电话。

    电话响了一声,俞茉莉立刻挂断了。算下时差,国内应该是凌晨,他应该还没起吧。

    嘟嘟——握在手中的手机响了,俞茉莉吓了一跳,没想到许云澄会给她打过来。

    “别告诉我你拨错电话了。”许云澄一上来就威胁。

    “没有……就是刚才没注意时间,怕吵到你。”这男人也不是什么好惹的主。

    “哼,”已经有个人捷足先登吵了他了,“找我什么事?”

    “你是不是对这种技术很擅长?”

    “什么技术?”

    “就是把某个人的一部分植入另一个人的体?”

    “……也不能说是擅长吧,只是目前做的几个手术都还算成功的。”她怎么会问这个?

    刚刚魏紫寒来电话诉说她最近的忧郁呢,说是因为魏晓娅出现的时间变长了,很明显跟这项技术没什么关系。

    “你做过几个这样的手术啊?”看来受难者不止她一个,她要不要组成一个倒霉替联合会之类的?

    “目前是三个。”听俞茉莉语气不怎么好啊,好像他干的是什么伤天害理的事似的。

    每件事都有其矛盾点,人们在作抉择的时候,往往看的是利大于弊还是弊大于利。

    很显然,这件事是利大于弊的,‘让一个死人复活一年’和‘占用一个健康活人的一年的时间’比起来,结果非常明显,都会觉得后面那个不怎么好重要。

    只是这个选择的人里面不包括成为替的当事人。

    “目前三个?以后还会有么?”三个的话……不知道另外两个人进展到什么程度了,是不是也跟她一样陷入苦恼呢?

    “说不准,”是还有那么两个机会,但是那两个男人到现在都不表态,也没有去找合适的人选,时间拖得再长,就算做了手术,剩下的时间也不多了,“你问这个做什么?”

    难道她想将他这项技术发扬光大抑或是永远止?

    “跟我一起做复健训练的老,她的腿好像也能用到你这项技术……”俞茉莉把老的病和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

    原来小姑娘是在为他招揽生意啊,许云澄好笑的说,“很感谢你认为我是个医术高超的人,但是很抱歉,这个我无能为力,不在我的领域范围内。”

    “为什么?你不是还未我的腿动手术了么?”如果按照许云澄的意思,他只管别人的大脑的话,那就不应该为她的腿动手术了。

    “那是特例,你不是寒介绍的嘛。”这是一方面,还有一方面是不能让别的医生窥测到俞茉莉曾经动过植入脑神经的手术,虽然腿部受伤一般不会涉及大脑的检查,但如果那个医生够负责的话,就会对她的神经系统做检测,那么这项技术就会曝光了。

    这种违反人类自然规律的东西,应该很快就会被扼杀掉的。许云澄很清楚。

    “果然,”俞茉莉叹了口气,“老说的没错,你就是那种需要贿赂的财迷医生。”

    “什么?!”

重要声明:小说《换脑烈女夺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