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诡异的梦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婧希 书名:换脑烈女夺爱
    “你当我算命的呀!”这女人还真会顺杆爬,他要是能预测这么准,现在就不会出现在这里了,他只要在晓娅出现的时候过来就可以了,何必跟她在这边瞎扯淡。

    “算命的都不一定有你准。”姑娘夸你呢,你快点表现一下吧。

    “……这是激将法的变种么?”魏紫寒有种被激的感觉,但不是生气而是憋屈。

    “你怎么想就怎么想吧,”俞茉莉看他是真的没招了,也就不为难他了,“反正你无能就对了。”既然办不到,就是无能。

    “你——这个该死的女人!”男人最讨厌听到的就是‘无能’、‘不行’之类的话了,即使很有实力,也容不得女人怀疑。

    俞茉莉抬眼望天,她不就省略了几个字么,他就不能不对号入座么?难道——“你真的有这方面隐疾?”

    “闭嘴!”她小小年纪居然跟他讨论这方面问题,太、太气人了!

    “是你先说的,我可没往那方面想。”

    “以后说话前动动脑子,这么一颗大头不能都装垃圾吧。”

    “我头哪儿大啊!”她的头算是小的了,头小自然脸小,这还是她比较有优势的地方,在外国女人面前能装林黛玉。

    “是,不大,那能装下的有用的东西就更少了。”平心而论,俞茉莉的脸型还是好的,最起码是他喜欢的鹅蛋脸。

    “滚!”她的脑袋里装得有用的东西可多呢,只是跟他没关系罢了,用在他上的好像是不怎么有用的啊,“你还赖在这里干嘛?”刺激也刺激完了,虽然不管用吧,难道他还有第二招?

    “这病房是我付费的,就相当于我的地盘,我在我的地盘想干什么就干什么。”说罢,大爷似的往沙发上一躺,修长笔直的腿挂在外面。

    “你——”算了,这点是不能反驳的,有钱的大爷在仗钱欺人,那是最没辙的,“对了,今天该复健了吧?”

    上午够快过去了,护士小姐也没进来通知她的说。

    “今天不复健。”魏紫寒闭着眼睛,悠悠的回答。

    “……为什么?”他这么平静的说话,声音还是满磁的,好似宁静的湖水。俞茉莉贪恋的听着。

    “我说没有就没有。”

    “……”估计再问一句话,他的声音就又该变成激动的了吧,俞茉莉果断停止发问。

    说实话,虽然她抱着必死的决心去复健,可是经历过一次的痛苦,她还是有些胆怯的。听说今天可以逃过一劫,还是高兴的。

    至于原因嘛……他说就说,她没必要知道。

    魏紫寒躺在沙发上闭目养神,俞茉莉没事做也倚在边,不知不觉吹着微风,也睡着了。

    梦中,魏紫寒温柔的抱起呗复健折腾的快要晕厥的她,温柔的说着,我们再也不做了,不做了……你的腿一辈子好不了,我就抱着你一辈子……

    俞茉莉浑一哆嗦,骤然转醒,这个梦,有点吓人啊,他居然会温柔的对她说出这种堪比海誓山盟的话——啊——

    俞茉莉一声尖叫,手马上就发挥作用!

    “喂——”魏紫寒眼明手快的截住了挥向自己脸颊的手,这个女人——无敌暴力!

    “你干嘛离我这么近?!”俞茉莉愤愤的说道,另一只手撑着魏紫寒的膛,让他远离自己。

    他们的距离——也就十五厘米吧,对于刚刚在梦中折磨她的人突然以这种距离出现在现实中——还是比较让人难以承受的。

    “我在等晓娅出现啊。”魏紫寒站直体,虽然‘睡着时突然出现’这一现象之前用在俞茉莉上并不管用,但他还是要试一试,反正也没别的事可做。

    许云澄说,这种事本就是个奇迹,所以就要以期盼奇迹出现的心去做好一切迎接奇迹的准备。

    “……她不会这个时候出现的。”俞茉莉很想安慰这个男人,她也知道他的辛酸,可是……谁让他吓着她了!

    话说回来,她怎么会做这么诡异的梦呢?

    魏紫寒脑子进水了,才会抱着她说那些感人的话呢,除非……那个人是魏晓娅!

    当时她是做复健的时候不堪重负,几晕倒,魏晓娅是在那个阶段出现的么?这跟之前的况不一样啊,上一次不是在晕倒之后么?

    时间提前了么?根据许医师的说法,那个灵魂出现的时间会越来越多的,在这一年的时间里,只要她适应了这个体就会根据况适时出现。

    难道这个 梦——就是传说中的预知梦?

    虽然只有一年的时间魏晓娅可以占用自己的体,但是知道她即将更多的出现的时候,俞茉莉还是不免一阵恐慌,自己的灵魂在消失谁会不怕呢?

    “你在想什么?”魏紫寒问道,俞茉莉的脸色不对劲,不是因为他离她太近而生气,还有更……伤感的东西在里面。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俞茉莉反的抗拒。都是因为你,本姑娘才会杞人忧天的。

    “……”我没怎么招惹你啊!魏紫寒抿着嘴唇,一副受委屈的样子。他这次真的是不算惹到俞茉莉,她又对他发脾气了。这女人的脾气太坏了!

    “算了,我就告诉你好了……”别说,这男人委屈的样子还萌的嘛,长相俊俏就是有这点好处,即使不笑或者故意扮丑都会让人觉得可,尤其是魏紫寒,少了份寒冰,多了份无辜,让人忍不住想要伸手去摸他的脸……“你想听么?”

    “你到底想不想说!”男人不高兴了,不想说就别说,他还不屑知道呢。

    “哎,对于你来说一定是个好消息……”她就是故意吊他胃口,因为好玩。

    “……说说看。”好不好姑且放一边,就她那一脸忧国忧民的样子就让他不待见。

    “我梦见……你的晓娅出现了。”这算是好消息吧,绝对的好消息!虽然梦中的女人是自己的模样,感受也是切的,但按事实分析,那人应该就是占据她体的晓娅的灵魂。

    “……是么?”魏紫寒先是一愣,接着嘴角扬起笑容。

    他都还没梦见呢,她倒是先梦见了,这绝对是好消息,毕竟晓娅是在她体里的,说不定就是晓娅给她托梦的呢!

    换做往常,魏紫寒绝对不可能相信这种东西,但他此刻选择相信,无论理智在多么强烈的抗议,他也相信这个美丽的梦是真的。

    “当然,我没有骗你的必要。”这人,居然还敢质疑她的话,早知道不说了,让他整天都愁眉苦脸去吧。

    “也是,来,说说具体节。”魏紫寒毫不掩饰他的兴奋,一把托起俞茉莉的后腰,让她坐起来,这样她更清醒,声音也更清晰。

    “就是……”俞茉莉停下了。

    这节能说么?该怎么说?你抱着我说心疼的说咱不复健了?他一定会觉得荒谬。别说他了,就连自己在梦中也没意识到那是魏晓娅啊,她以为那就是自己呢!

    “说啊,怎么不说了?”魏紫寒的脸开始严肃起来,她是在骗他的,只有这一个理由可以解释。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既然不能说,就只能耍无赖蒙混过去了。

    “刚才是你自己说要说的好不好!”她不想说的话,干脆连有这回事都不要提就行啦,为什么说出好消息却没有具体内容呢?她果然是在骗他,绝对是在行骗!

    “我现在又不想说了,”主要还是说出来丢人啊,他那股深的眼神么、紧张而急迫的关切……她都不好意思重复呢,虽然怀念的。

    不知道此刻的晓娅小姐是不是也能感觉到呢?

    “哼!”魏紫寒重重的哼了一声,他以后再相信她的扯淡他就改跟她姓!真他妈的……

    魏紫寒心里不停的飙着脏话,从没有一个女人敢这么大胆的匡他!只有俞茉莉,这个不知死活的女人!等着瞧,他绝不会善罢甘休的,他可不是什么正人君子的说!

    “魏紫寒……”俞茉莉忽然叫了他一声,打断他的愤慨。

    “说!”男人的脾气相当的不好。

    “我忽然发现一个问题……”这也是那个梦的延伸,不过可不是往好的方向。

    “说——”魏紫寒都在咬牙切齿了。如果俞茉莉这次再半途终止,他就要掐死她了,天知道他现在要多么费力才能控制住他的双手不伸向她细细的脖子。

    “你的晓娅是在我复健后的昏迷后出现的是吧?”

    “没错,你的重点呢?”她总算说了句人话了,哼!

    “可是,随着我习惯复健带来的疼痛,昏迷的几率会越来越小的呀!”这点也是证明那个梦不可信的重要疑点。

    晓娅要想在她昏迷前就出现,估计还有一段时间的摸索,而根据人适应恶略环境的潜能,她应该会在复健中表现的越来越好、越来越不脆弱了呀!

    这样魏晓娅还能出现么?

    悬!

    俞茉莉又想到了一句话,梦都是反着的!

    早知道就不跟他提那个梦了,幸好他不信,否则真是失望大了。

    “……”魏紫寒深入的想着俞茉莉的话,确实在理,即使他很不想承认有这种可能,但这种可能还真不是普通的大。

    “你说怎么办?”既然他是主谋,那就由他来拿主意好了,反正自己是想不到什么好办法。

    “我来把你敲昏好了。”

重要声明:小说《换脑烈女夺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