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感同身受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婧希 书名:换脑烈女夺爱
    为什么病患会需要家属呢?

    做手术的是医生,开处方的是医生,每次吃几粒药由护士准备……那么家属扮演什么角色呢?

    许云澄的答案是——至关重要的角色!

    当然啦,他应对的都是重症病患。凭借他神奇的双手,救回一命,但康复的快慢和效果还是需要那个至关重要的角色去掌控的。

    即使嘴上说不需要人陪、想静一静的病患,内心深处还是需要有至亲在边的。自己静一静能得出什么乐观的结论么?答案很显然。

    晓娅的体一向不好,虽然每次急急忙忙的送进医院,又平平安安的从医院出去,但谁都知道,她永远都不可能是健健康康的了。

    好的心可以加速她平安出院的进程,她需要的是陪她一起经历喜怒哀乐的人。虽然每次生病的是自己,但陪在边的人如果跟她一样痛苦,那么她就会觉得自己应该快点好起来,不能让的人因为自己难受……

    相反,如果自己疼痛的时候,对方只是嘴上说说,完全没有感同受的样子,那么她就会认为自己的病什么时候好起来不重要或者根本不必好起来了。

    更甚者说,有的病人是希望自己的病不要那么快好起来的,这样得到的关心会很多很多。

    魏紫寒在魏晓娅生病期间的表现,以人的标准,表现分可以说是零分!

    太差了!许云澄都有种看不下去的感觉。他真的很怀疑,寒到底晓娅,或者谈不上,他有多喜欢晓娅?他到底喜欢晓娅么?

    魏紫寒的回答是喜欢,是当然喜欢。只是为跟他们这对最亲密的朋友的许云澄看不出来。

    晓娅脾气好,很温柔,但并不表示不会想那些不公平的事。相反,她把好多想法藏在心里,不仅得不到想要的答案,更会把自己往深渊里推。

    许云澄提醒过很多次了,提醒寒不要用理智的眼光看待病痛,不是对方说一句没事就真的没事;也提醒过晓娅,多跟寒撒、索求,他能给的东西其实还有更多更多……

    只是,没有一个人听他的,妄他这么八婆的说一堆话。

    飞机失事,晓娅不在了,许云澄以为魏紫寒会非常后悔当初没有把更多的精力放在晓娅上,他会把失去晓娅的痛苦跟晓娅当初被病痛折磨的痛苦放在天平的两边。

    很显然,这个天平是一面倒的,魏紫寒从来不认为他失去晓娅的痛苦,跟以前对晓娅的病痛无感有半毛钱关系。

    实际上也是没什么关系的,晓娅体不好是天生的,无治只能说是命运的不公,而不是他魏紫寒的错。

    但是现实不是可以完全用理智、用科学的方法能解释的,人类会在无能为力的时候用感筑起坚固的城堡,把幻想当成太阳的光芒。

    所以他们需要的是城堡外的感的城堡和光芒外幻想的光芒,而不是忽来忽去的风,那阵风是能把这虚幻的东西吹散的,即使风认为自己很无辜,但它毕竟是风。

    这不是寒的错误,却需要他改正这个错误。许云澄真心希望好友能够对俞茉莉好,因为她是晓娅的载体,晓娅感受到后,就会怀有强烈突破重围的意念,这样占据宿体就容易多了。

    如果本人都不想出来,他医术再高明有用么?如果他真的这么神的话,那世界上就不会存在植物人这种悲哀的病患了。

    对于许云澄的诅咒,魏紫寒没有说话。既不反驳,也不承认,他知道自己一直在承受着某种报应,失去只是这种报应的表现形式。

    俞茉莉望着窗外,再一次确定这家医院真的很人化,对于她这种只能呆在上又没有人可聊天的病患,窗外美景算是唯一的慰藉了。

    只是这景色万年不变的,她什么时候会看腻呢?应该会很快吧,一个对于未来没有憧憬的人,多好的景色也都是昙花一现。

    那个人为什么不再出现了呢?是因为知道自己还是俞茉莉而不是他的人?所以没必要来?

    虽然确实是没必要来,他们也不算熟,可是……俞茉莉心里怎么就这么别扭啊!

    不能说是被他诓到美国来,他们是契约关系,自己也从中获益的,没有道理要求人家陪……

    哎……人生病的时候就会变得脆弱、需要帮助嘛,她要是能走能跳,早就甩他远远的了。

    本来以为还能多支持两天的,可是现在窗外的景色就变得灰暗了,俞茉莉终于拿起桌边同样盯了很久的手机,给‘堂哥’发了短信——

    我想吃香蕉。ps我是俞茉莉。

    点完发送按钮,俞茉莉还没有放下手机。

    这又不是多难的问题,应该很快就会回复吧。压根,俞茉莉也没想过他会有没看到的可能。

    结果,俞茉莉抱着手机睡着了。第二天清晨,醒来的俞茉莉手中空空的,手机平稳的躺在头柜上沉睡。

    那是什么?

    俞茉莉看着一个大概半米宽的箱子放在她的移动桌上,挡住了大部分的视线。

    该不会是尸体之类的吧……俞茉莉承认自己最近思想比较暗。

    也许是送箱子的人考虑到她不能行走,所以才放在方便的移动餐桌上。

    还真是有心了,俞茉莉心想。伸手拉开箱子,这是什么?

    俞茉莉把不明物体拉到能看得见的位置,香蕉?!很大把的。

    再摸,香蕉;再摸,香蕉……

    这是谁这么有才,送了一箱香蕉!

    等等,昨天她说想吃香蕉来着,虽然不是真的想吃,只是为了跟魏紫寒联系的一个借口……难道是他送过来的?

    这家伙也太极品了吧,他是准备开一个香蕉party么?知不知道她只有一个人、一个胃啊,即使这些东西烂掉了,她都没办法走出去扔掉的好不好!

    “护士小姐!”俞茉莉按了下呼叫器,把护士找了来。

    “这是谁拿过来的?”一等病房的访客,护士处都会留意的。

    “对面水果摊的小弟。”护士非常友好的提供报。

    俞茉莉的脸垮了下来。原来是派个跑腿小弟说来的呀。

    “这个你们分吃了吧。”俞茉莉把整箱香蕉丢给了护士。护士疑惑又高兴的抱走了箱子。

    不愧是外国女人啊,抱起这么大的箱子完全没负担!俞茉莉在心中树立起大拇指。

    转念,她的心就开始down了——什么事啊,他都能去水果摊招小弟来送,就不能亲自送一点点给她来么?

    那么普通的水果摊,应该不会支持网上选货和付款的,肯定会他自己过来的,然后故意不想看见她……

    自己做错什么了么?那句话是说的过分了,可罪不至死的吧,他一个大男人连这点玩笑都开不起么?连白痴都听得出来她只是在开玩笑好不好!

    俞茉莉赌气的盖上被子,准备重新投入睡眠了,虽然生着气不大容易睡着。

    要生气谁不会啊,她也不是什么好脾气的主儿啊!那就比比看好了,看谁更吃亏!

    虽然说心不畅会影响恢复的进度,但也就是减慢点而已。对于魏紫寒来说就不一样了,她心不好,说不定就不让他的人出现了,到时候就看他哭去吧,这一年都不要出现才好呢!

    俞茉莉不恶意的想着。答应归答应,平平和和的解决问题多好,一个男人过于小气,是很不好的一件事,是会遭到女人千百倍的报复的……

    对了,那个女人到底什么时候会出现呢?出现前会有什么征兆呢?别说是生气的现在,就是心平气和的之前也没有一点不对劲的感觉啊……

    俞茉莉承认自己一开始是很恐惧这件事的,毕竟搁谁上谁都受不了。一辈子渴望荣华也好富贵也罢,最最该珍惜的就是自己这具生命体本了。只是人没有到濒死的时候,是不会重视这种珍惜的。

    但凡在活的好好的时候,有人告诉你,你的生命将有一年的时间是不属于你的,你干么?第一反应都是斩钉截铁的说不行吧,尤其对方还是个死人。

    一年的时间,这一年的时间是由谁说了算、由谁来保证的呢?万一不是一年而是三年,甚至是十年、一辈子该怎么办?

    没有人会轻易接受这样的交易。

    这恐怕也是魏紫寒挑中自己的原因吧。有一类人是不那么在乎自己是不是还能主宰自己的,那就是她这种——对未来失去梦想和期待的人。

    也许再晚一天、再晚一点,她就会选择自杀吧。

    这么浑浑噩噩的活下去有意思么?只会让逐渐步入老年的父母担心,给刚刚成年的妹妹增加负担而已。她不是米虫,不会容忍自己这样活下去的。

    自己的况对于魏紫寒来说是个机会,他的到来何尝不是给了自己一丝曙光呢?

    本来就想着留下‘把遗体捐给社****’的遗书,她还没有正式的工作,没办法给家里留下什么物质上的东西,只能是精神的了,留给他们能被人关怀的高尚。

    已经决定不要命了,当然就不用那么在乎自己的体是不是被别人占用了,只是这个占用是在她意识的况下……

重要声明:小说《换脑烈女夺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