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被塞进脑袋的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婧希 书名:换脑烈女夺爱
    “你已经跟他说好了?”许云澄问俞茉莉,“已经答应她当那个女人的替了?”

    许云澄并不相信,常识告诉他,魏紫寒一定说谎了,或者选择的只告诉俞茉莉部分真相。

    正常人是不会答应这么荒谬的要求的。

    “……是。”俞茉莉看了魏紫寒一眼,然后坚定的回答了许云澄。

    他大概以为自己是为了钱可以做任何事的人吧。虽然有必须这么做的理由,但那是自己自私兼懦弱的决定,听在别人耳里就是借口。

    “好吧,既然如此那明天就手术吧。”许云澄见俞茉莉虽然无奈,但完全没有受胁迫的样子,也就不再说什么了。

    愿打愿挨,那是他们两个之间的事,哪怕寒什么都没有告诉她,那也是他们将来要面对的纠葛。

    许云澄相信他一定知道,即使他现在是冲动的,他也已经做好了面对残破未来的准备。

    “明天就能手术?”俞茉莉不敢相信,在医院躺了这么长时间了,她整天都在被绝望吞噬着。

    魏紫寒也没有给过她能够完全康复的保证,医生也并没有那么说,可是她好像就是听见了医生完美的自信,铮铮的说着肯定没问题。

    看来她小看了自己行尸走的能力,她还是有梦的,只是一直不敢去做……

    “对呀,不然你想什么时候?”许云澄好像跟俞茉莉想的不是一件事。

    “就明天。”魏紫寒下了结论,他其实很希望现在就手术的,他多一秒钟也不愿意等,可是又不能不等,谁知道俞茉莉会不会因为疲劳而在手术台上挂掉,这样他就彻底没救了。

    本来以为抱着期待与不安的心,会彻夜难眠的,没想到她居然早早的就睡着了,而且前所未有的一觉睡到了艳阳高照。

    是坐飞机累着了?不会呀,她在飞机上也是睡睡睡的。俞茉莉不腹诽。

    魏紫寒见她醒了,马上通知了许云澄,接着俞茉莉就被推进了手术室,她连说话的机会都没有,很快因为全麻醉而再次昏睡。

    再次醒来仿佛没有那么容易,俞茉莉觉得自己睡了很久很久,久到她以为自己根本就是已经下了地狱、再也不会清醒的回到人世间的时候,她被强行用苏醒针拉回了现实。

    “我的……腿……”嘶哑的声音,干涸的喉咙,无一不彰显着她昏睡了很久的事实。

    “你的腿没事。”魏紫寒冰冷的声音里透出不快,她怎么一醒来就关怀她的腿呢?

    那本就是残破之处,在坏也不会怎么样了,干嘛还这么关切,她应该注意的是另一个地方,一个更为关键的地方。

    俞茉莉用手摸了摸自己的腿,这感觉……她居然有感觉?!

    俞茉莉很想抱着医生,不停的称赞他的神技,他真的治好了她的腿,真的给了她重生的机会!

    “啊——”俞茉莉没能坐起来,一是没有那么大力气,而是头疼裂。

    “别乱动!”魏紫寒呵斥的同时,双手已经把俞茉莉送回了原位,虽然她的体像是残破不堪的娃娃,插了好几根管子,裹着厚厚的纱布,可是她的精神看起来好极了,因为那精神的支撑物是生机。

    “我的头……”好疼……

    俞茉莉下意识的手去摸头。

    咦?怎么头上会后纱布呢?她做的是腿部手术吧?

    疑惑的眼神看向边唯一的男人,俞茉莉在等着魏紫寒给她解释。

    “这是你答应的。”魏紫寒冷冷的说道。

    “什么意思?”俞茉莉不明白,她是答应了魏紫寒一些事,可是跟她的头受伤有什么关系?她可从没同意他能趁她无助时虐待她。

    “你答应我的,要当晓娅的替。”魏紫寒相信她不会忘,只是他故意的忘记跟她说了,所谓替代不是模仿,而是科学的改头换面。

    “我知道这个,我问的是……”俞茉莉忽然不说话了,她看出魏紫寒不是在跟她打马虎眼,而是很认真的在跟她说这件事。

    她的脑袋受创,做他人的替,这两件事是可以画上等号的……这么说的话,他是对她的大脑动了手脚么?让她能够自动自发的成为替

    俞茉莉是个脑袋很聪明又很有见识的女孩子,很快就联想到了这个正常人很难想到的事

    “你对我的脑袋做了什么?”或许她该问,他忘她的脑袋里塞进了什么。

    要从医学的角度改变一个人的意识,有两种方法,一种是手术,一种是催眠。既然她的脑袋上了绷带,那么就是手术了。需要开刀的,当然是有物质被塞了进去。

    至于是什么东西,俞茉莉猜不到,也不想猜,她很累,也许是手术刚过的缘故,也许是那外来物质作用的缘故。

    所以,她在问魏紫寒要答案。

    “让你成为晓娅的替。”魏紫寒还是那句话,因为那才是重点。

    旁人若在,准会以为这个男人冷血无,为什么不说清楚,只是一味的强调自己的目的。

    其实,魏紫寒只是不知道该怎么向俞茉莉描述,手术的内容他很清楚,他能对任何人说出,却对这个因为他而成为是手术受体的女人没办法说出。

    伤害,已经在无形中蔓延。

    “……你不会是把你的晓娅塞到我脑袋里了吧?”这怎么可能,就算他有恋童癖,其实那位晓娅小姐是名儿童,那相对于她的脑袋来说也够小的了。

    “我找医生给你解释。”魏紫寒说完,转出了门。

    朋友就该在这种时候为他两肋插刀的,魏紫寒果断的将难以启齿的讲述丢给许云澄。

    他在怕什么?俞茉莉觉得这个男人很奇怪。他到底是对自己做了多么见不得人的事么?就算他说是把晓娅小姐塞进她的脑袋,她也不会相信啊,她又不是傻子的说。

    这个男人在逃避,很低级的逃避方法,病房里有通讯设备,可以直接联络医生的,他却要亲自去叫……

    过了一会儿,许云澄来到了病房,只有他一个人。

    俞茉莉轻哼医生,魏紫寒那个胆小鬼,连躲在前锋后面都不敢么?

    “俞小姐,寒让我跟你说明一下手术况。”许云澄是专业的,在他的领域里,他就是无所不能的。

    所以当魏紫寒跟他说,俞茉莉想知道手术的成功况,他很有职业道德的过来了。压根没想到,他被魏紫寒算计了。他以为要解释的就是后期复健之类的问题。

    “是,麻烦医生了。”俞茉莉很欣赏许云澄,就凭那张温和而淡定的脸,就比魏紫寒强上百倍。

    “你想知道什么?”康复计划已经制定好了,原则上她只要照着来就没问题,不过病人总是对未来惴惴不安,由他这个医生安抚一下也未尝不可。

    “我为什么会做脑手术?”俞茉莉摸着自己的头部,她想当确定那不是磕伤后的简单包扎,而是动了手术。

    “寒没跟你说过?”许云澄眯起的眼中,掠过一丝愤怒。该死的,他骗了他!

    魏紫寒虽然没有正面承认过他已经将所有况告知俞茉莉,但留下的种种迹象都表明他已经开诚布公了。俞茉莉是在完全知况下同意的!

    有一个金樱已经够了,他不想再有类似的况!可是为什么他的朋友都是这么无耻呢?

    难道自己也是无耻之徒,才会招惹上这帮人?

    许云澄被自己的想法雷了一下,怒气也缓和下来,虽然整个绪波动完全从脸上看不出来,只有他自己知道。

    “他说是让我做他人的替,可是我不明白为什么要通过手术来达到目的?”

    “他的人因为飞机失事没救了,但是还有生命迹象的神经元被我保留下来,虽然这个东西不能再次培养出整个人,但是它可以寄存在别人的脑海里,影响别人的意识,利用别人的体机能,实现自的再生。”这个事的确让人匪夷所思,但是字面上没有任何难度。

    看着俞茉莉震惊的反应,许云澄知道她听懂了。

    果然是不能接受的呀,换位思考,他绝对不想这种事发生在自己上,如果已经发生了,那么他会杀掉那些让这件事发生的人,然后把不属于他的东西移除。

    每个人都想做自己,哪怕那个自己并不是最优秀的、并不是独一无二的。

    连自己都不是自己了,那么别人之于她的喜怒哀乐也就都不属于她了。

    这个道理,俞茉莉应该懂。

    “还有别的疑问么?”许云澄很不想替好友擦股,但他有时候就是有点,愿意帮他们收拾残局。

    “我记得魏先生跟我说,只有一年的时间?”如果那个女人占据了她的大脑,那么这一年的时间算什么呢?还是他骗了她,一年的时间只是他们攻城略地的时间,一年之后,自己就完全消失了?

    “原则上是这样,神经元以特殊药物处理的,最多只能在你的脑袋里坚持一年。”

    “不是原则呢?”会不会不是一年而是永远?

    “你没听我说么?最多一年,如果有特殊况的话,那么时间只会缩短。”许云澄认为这样的说法,能让 俞茉莉好过一些。

    “比一年还短?”俞茉莉的思维马上跳到了另一个层面。

    如果是永远的话,那么自己恨不得马上死了,也不想要当这个替了。但是连一年时间都没有的话……他们太可怜了……

    想到魏紫寒的坚持,向她求婚时的楚楚可怜,难道就为了这么短短的时间么?

    “有这种可能。”这是第二例**实验,第一例也是在前不久生成的,所以能不能如预期般坚持一年,他也不敢肯定。

    俞茉莉沉默了,她在思考,到底要用什么样的心态和行动去接受这件事。

    “还有什么疑问么?”许云澄又问了。

    病人有问题,能让他更心安理得,因为没有什么问题是他回答不了的。相反,如果病人只是沉默而什么都不问,代表着他在病人心目中是个无能为力的人,因为他改变不了死神要带走病人的事实。

    这件事之于俞茉莉,相当于死亡么?

    “她……要怎么使用我的大脑?”她现在还一点感觉也没有,真正被别人控的时候,她应该也是意识不到什么的吧,因为记忆留给了那个神经元。

    “入侵。”简单的两个字,很有分量。

    “……”果然如此,据说双重人格,也是彼此不知道对方干了什么的,但他们都有对体的指挥权,只是有一种人格出现的时间较长,另一种需要在特定条件下才出现。

    一年的时间里,她要话一部分时间入侵自己,然后争取更多的时间出现,可能出现没多久,时间就到了,她又该消失了……俞茉莉更觉得她可怜了。

    “你没有其他问题了么?”

    “医生您希望我问什么问题?”就没见过这么的医生,俞茉莉终于忍不住问道。

    “……你的腿……”问了半天,都是问别人的事,那是契约中魏紫寒得利的部分啊,她不是更应该关心她自己的利益么?

    “啊!对了,我的腿,”俞茉莉才刚想起来这个,“我的腿有知觉了,谢谢医生!”

    俞茉莉绽放了一个笑容,脸颊有着明显的紧绷,毕竟很长时间没笑过了。应该难看的吧,像是假笑,不过她是真的高兴,医生就凑合看吧。

    “……”许云澄没想到她会这么说,温柔一笑,“你真是个好孩子啊。”

    楚曜没有找错人,金樱是个非常好的女孩儿,典型的傻女孩儿,但是对男人来说绝对是好的;魏紫寒的眼光也很好,俞茉莉也很好,虽然聪明了些,但很有思想。

    这两个狗屎运的家伙!为什么自己就碰不见这么善良的女孩子呢?上帝啊,虽然他不是什么好人,但好歹做的是救死扶伤的工作,就赐给她一个好女人吧……

    “不客气,安心休养,坚持复健,两个月后,保准痊愈。”好女孩是要得到好的对待的,许云澄难得大方的给病人展示美好前景。

    “谢谢医生。”他真是好人。俞茉莉的想法跟许云澄的几乎差不多。

    “没什么事我先回去了,我找寒来陪你。”

    “不必了,我不想看见他,我想休息。”

重要声明:小说《换脑烈女夺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