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散发妖娆魅力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婧希 书名:换脑烈女夺爱
    魏紫寒看不出来她变化多彩的表说明着什么,只知道那里面没有生气的成分,这样就够了。

    “后天可以么?”他指的是后天就去美国。

    对于他来说,时间不是从立下条约的这一天算起的,而是晓娅出事故的那一刻——

    云保留了她的脑细胞,但是没办法准确的估计脑细胞的生命值能维持多久。

    晓娅和荷瑢她们几个不一样,她的体本来就不好,即使接受着最好的呵护,体也还是脆弱的。

    所以他必须抓紧时间,让她的脑细胞进入到宿体。

    “我没问题啊,就是不知道签证处行不行了。”俞茉莉听得懂,她何时何地都无所谓,反正已经是一滩死水了。

    美国签证很难办的说,她之前光等签证就等了三个月,不知道治病这个理由能不能快点。

    “他敢说不行!”魏紫寒霸道的说。那些办事的可是他们夜店的常客,一个惹他少爷不高兴,就把他们糜烂的视频公布出去,让他们吃不完兜着走。

    俞茉莉半张着嘴巴,不知道该说什么。这男人也太嚣张了吧,就这种地痞流氓的霸道劲儿也能成为她高中的理事长?

    理事长,说白了就是出资人,虽然能做决策,但都是出于商业理念的,跟学术道德方面没一点关系……所以,他的流氓行径也无可厚非,只是……

    这么漂亮的一张脸,说出来的话确实这么的——彪悍,好像有点诡异的说。

    人家嚣张确实是有资本的。俞茉莉连护照都没给魏紫寒,魏紫寒就搞定了一切,当然一切都是新的。

    这样也行啊……俞茉莉看着手中的新护照本,有种上了贼船的感觉,不知道她现在后悔还来不来得及……

    家里人听说她的腿还有希望,当然是兴高采烈的欢送她去美国了。

    俞茉莉有点不舍的看着俞茉欢,这丫头边还是跟着上次的那个男人,看来她可以放心了,这个男人看起来很靠谱。

    在看看自己边的男人,堪称妖孽级别的脸上锢着千年冰霜,眼神还是那种目空一切的……

    她真的很想毁约的说……

    “干嘛用这种眼神看着我?”魏紫寒不大高兴,她好像在嫌弃他。

    想他长相、家世各种资本都堪称上上等,从来都是他嫌弃别人的,还没有哪个女人敢用这种眼神看他……

    “看你长得好看,我嫉妒行么!”俞茉莉别过头,这男人的嘴巴可是什么都吐得出来的,她还想保持自己的淑女形象呢,不能跟他硬碰硬。

    “哼,你还知道自己长得不好看啊。”他以为她这么理直气壮的跟他说话,是以为自己长得多么天仙呢。

    “你能不能别这么自恋!”俞茉莉口堵得慌,她知道自己长得平庸,但也不至于不好看吧。

    只是在长得好看的人眼中,他们这些才叫做不好看。

    别说了,这骄傲的男人有的是气死人的本事,才不管你是男是女、是老是少呢,一概可以列为重度打击对象。

    “不能。”魏紫寒轻巧的回了一句,看俞茉莉吃瘪的样子,他心愉悦了,通过安检的时候,也给了女工作人员一个迷死人不偿命的笑脸。

    女工作人员花痴的想要跟着他进去,结果被俞茉莉硬生生拦截下来,“我不用检查了么?!”

    这男人怎么不分时间场合的散发妖娆魅力啊,不知道多影响环境和交通么?后面还一大堆人排队呢。

    说到交通,俞茉莉更是愤恨。她腿脚不方便,坐轮椅无可厚非,可是她又不是一个人登机,怎么能自己推轮椅呢?她可是有男伴的说!

    她再一次怀疑自己的份,到底是不是他心的女人的替啊,他怎么能这么冷酷的对待她!就算是看到不认识的人,自己辛苦的推着轮椅前行,也应该伸出援手啊。

    话说回来,他到现在都没有提供他心女人的材料给她,不是越早预习的好么?他们已经开始进入一年期的程了呀。

    可是看他优哉游哉的样子,好像不怎么着急似的。

    “不好意思,能扶我上去么?”迫不得已,俞茉莉向男空服员寻求帮助。

    轮椅要收起来了,她需要坐在座位上。

    “好的,”男空服员倒是好说话的,服务相当到位,“您是一个人么?”纯粹闲聊,但凡两个人就不会需要他的帮助了。

    “不是,我有同伴。”俞茉莉笑了笑,故意说得很大声,她相信走在前面的魏紫寒一定听得到。

    快点忏悔吧,接受良知的谴责吧。本姑娘给你一个赎罪的机会,让你来搀扶我接下来的路。

    结果,出人意料。

    魏紫寒的影连个停顿都没有,依旧潇潇洒洒的走自己的路,顺带吸引一些花痴。

    靠!他绝对不是君子,绝对不是绅士,绝对不是男人!

    在两名空服员的帮助下,俞茉莉勉强坐到了座位上。由于费力与疼痛,俞茉莉上半已经出了不少汗。

    “你不会去卫生间打理么?”魏紫寒看着俞茉莉农民工式豪爽的擦汗方式,甚是碍眼。她就不能淑女一点么。

    “不能。”俞茉莉也很干脆的回答他。

    “你——”她在报复他刚才说不能不自恋的那段。真是记仇的女人。

    可是魏大少啊,你这么快能联想到这个问题,证明你对这种无形的债务也记得很清楚啊。

    “我累了,要睡觉,你别说话了。”俞茉莉把头转向另一侧,毯子盖到了下巴。

    “不行,你必须洗澡再睡。”魏紫寒坚持。虽然是飞机上,不是自己家里,但是这个女人就坐在自己边的说,太近了。

    “你有洁癖?”俞茉莉更加鄙视的看着魏紫寒了。

    话说回来,长得好看的男人多少都是有洁癖的,能把自己整的一洁净,当然是不许周围乱七八糟了。

    魏紫寒哼了一声,他有洁癖还算是新闻么!

    “我的腿走不了,你凑合点吧。”俞茉莉是很想迁就他,毕竟人家这种要求也在合理范围内,谁不喜欢干净呢?可是她心有余力不足啊。

    “你刚才怎么上来的。”魏紫寒不接受这种不努力的借口,她能坐到这个位置上,就能去卫生间打理。

    “我不想麻烦别人了。”虽然她瘦的只剩下皮包骨了,但90斤也应该有吧。人家乘务员那种小板,拖着她也够费劲儿了。

    “那你就来毒害我么!”

    “……好啊,我不想毒害你,那你抱我去洗好了,反正这里只有你一个人个别。”俞茉莉生气的吼着,什么叫毒害啊,她只是出了汗而已,他当全世界人都跟他一样还喷香水么?

    是不是男人啊,上有汗味才是男人的表现啊。把自己弄得香喷喷的,干脆去夜店当鸭子算了。

    “好吧,我就勉为其难了。”魏紫寒见她生气了,自己反而不气了,不就是抱她么,虽然一排骨没什么好触感,但应该不怎么重,一只手就能搞定了。

    “……”俞茉莉傻眼了,她那么说的意思就是赌他不会抱自己啊,这样她就能免去去洗手间折腾的过程了,没想到他——“你不嫌脏么?”

    光是坐在旁边就嫌弃她了,要是接触起来不是更厌恶么?他脑袋进水了呀,哪个更严重比较不出来啊。

    俞茉莉还没来得把这番话说出来,人已经腾空,被魏紫寒公主抱似的抱在了怀里。

    “等等——”俞茉莉惊恐的看着魏紫寒,他这变化的也太快了吧。

    “你休想变卦。”魏紫寒冷冷的说。

    抱着俞茉莉来到卫生间,把她放到了大理石梳洗台上。

    等了一会儿,见她没有动静,魏紫寒又不高兴了,他从来都不是个有耐心的人,尤其是对女人,“动啊,难道手也残废了么!”

    俞茉莉心里抽痛,残废这两个人听在正常人耳朵里,无非骂他一句毒舌,但在残障人士心中,却是比利剑割心还要狠毒的伤害。

    俞茉莉颓然的掀开上衣,用沾水的毛巾擦拭着体。本来是想等他转过去或者出去的,被他狠毒的一句话,弄得连人都不想当了,谁还会估计是不是被他占便宜呢?

    “没底线。”魏紫寒又抛下伤人的一句话,转过去。

    底线么?那是现对于同类而言的。就像女主人可以肆无忌惮的给公狗洗澡,因为是不同物种,所持有的是不同的感,当然不会觉得有什么不对。

    俞茉莉对自己这条生命已经放弃了,尊严什么早就被人踩在脚底下了,现在再拿出来当防护罩,千疮百孔的又能防得住什么呢?

    再说了,魏紫寒绝对不是男人,绝对不是人类!俞茉莉下了很深刻额定义。

    但凡是个人,都该有点恻隐之心吧,都会同弱者吧。要是没关系的人也就算了,他们可是有契约关系的呀,她可是作为他心之人的替出现在他边的啊,他怎么能如此对待他的人呢?

    想要她装得像,他也得投入才行,一味的挑剔,这个合作是顺利不了了。

    “你对你女朋友也是这个态度么?”这么想着,俞茉莉也这么问了。

    “什么?”魏紫寒没有转,但很明显的,背脊僵直。

    “你对你女朋友也是这么说话的么?明嘲暗讽,字字毒箭?”再坏的人,面对自己的人,也还是会表现出善良的一面,这就是的神奇魔力,俞茉莉是相信能创造奇迹的。

    “你管得着么?”这女人,现在就过问他的私事了么!他不许。

重要声明:小说《换脑烈女夺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