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又见菊花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城东之石 书名:猎妖奇侠传
    “主人,时候不早了,我们该回去了。”小火龙见林越在发呆,它看天sè知道快要天亮了急忙催促道。

    “好吧,小宝,那我们走吧。”林越抓起地上的水囊,小心翼翼的返回了住处,他灯也不敢点,摸黑坐在了上。

    经过这一夜的折腾,林越睡意全无,想起刚才那个美丽的小女孩,林越好奇心起,想要多了解一些她的况。于是林越想从小宝那得知详请,就命令小宝快讲,哪成想小宝却说,女主人小玉在临走的时候已经用腹语传音对它交待过,在未经许的况下不准它透露半点有关小玉的内容,否则小玉会对它杀无赦。

    说完这些,小宝就再也不说话了,任凭林越怎么问,小宝完全置之不理,当作什么也听不见。林越见此也只好作罢,林越又怕别人看到小宝会问起,于是他把小宝也放到了储物袋里。

    做完这一切,林越闭上眼睛打坐了一会儿,窗外曙光乍现,天慢慢的亮了起来,外面隐约传来剑侠堂弟子练功的声音。林越突然想起紫云道长一早就要启程了,他决定去送送师父,于是林越开门走了出去。

    “小师弟,怎么今天这么早啊?怎么不多睡会儿?”此时陈铁刚好从外面回来,看到林越起来了感到很意外的样子。因为林越是这剑侠堂保护的对象,有着其他人所没有的许多优待,林越是不用起大早练功的。

    “师兄早!”林越有礼貌的对陈铁抱拳道,“请问陈师兄,师父可否起来了?”

    陈铁听林越问起师父,叹了口气说道:“唉,师弟你还是晚了一步,咱们紫云道长已于昨夜启程出发了,是我送他老人家下的山,这不我才从山下返回来。”说完陈铁捶捶腿做出很疲劳的样子。

    林越听了感到有些失望,又有些感动。送陈铁回房休息后,林越向大门外走去,他突然想看看其他师兄们是怎样练功的。

    顺着练功声音传来的方向,林越疾步向北走去。很快他便来到一片石林前面,这石林之形个个如把把飞剑直刺云霄,壮观之至。通往石林有一必经之地,那是一个只容一人通过的狭窄的石缝,石缝两侧各站立着一位彪形大汉。

    两位大汉看到来人是林越也感到很是意外,礼貌xìng的对他点了点头。林越抱拳回礼就要向里面走去,岂料他却被拦了下来。

    “堂主有令,凡是通过者必须出示剑侠堂的腰牌。”大汉冷冷的说了一句不再言声。

    林越感到很是纳闷,难道这里面会有什么秘密不成,要不为什么还不准人随便进入。说来林越来剑侠堂也有段时间了,可是他却没有这样可以通过的腰牌。林越叹口气,准备转回去。

    “咯咯,原来是林师兄哇!怎么进不去吗?”后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林越回头看去,原来是菊花姐姐到了,紧跟其后的还有一位女弟子阿莲。

    菊花今天打扮得很是漂亮,头上还插着一只黄sè的雏菊,她看到林越脸上立时露出灿烂的笑容,“是不是没有这个?”菊花晃晃手中的腰牌冲林越眨眼一笑。

    林越只得老实的点了点头。

    “咯咯……”又一阵银铃般的笑声传来,林越浑一阵发冷,只听那菊花接着道:“林师兄,这次就让小师妹带你进去吧。来吧,跟我走吧!”

    看林越迟疑的样子,菊花后的阿莲也急忙点头示意。此时菊花把手里的腰牌又晃了晃随着一声“接着”便把腰牌扔了过来。林越急忙接牌在手,说了声谢谢。

    三人来到石林入口处,两名大汉一一查看腰牌,林越很担心的看了眼菊花怕菊花因为把腰牌给了自己而她却因此不能进入。刚才菊花把腰牌送给林越的一幕两个大汉也都看在了眼里,这时他们放过了林越和阿莲果真把菊花拦住了。岂料菊花变戏法似的从袖子中又拿出了一块腰牌在大汉面前晃了晃,鼻子里哼了一声大摇大摆的走了进去。

    “多谢姐姐帮忙了!”来到里面林越急忙施礼言谢,岂料菊花却怒目道:“不要喊我姐姐,再喊我姐姐我就跟你急!”见林越好像被吓了一跳,她又转怒为笑做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道:“林师兄,人家还小嘛。你姐姐姐姐的会把人家叫老的。我还是喊你哥哥吧,你说这样好不?”

    林越张口还要说什么,旁的阿莲拉了拉林越小声道:“小豆子师弟,你就答应吧。叫什么不都是个称呼。”

    林越心里感到很是纳闷,看样子菊花比自己的亲姐姐还要大,不知道为什么这个菊花姐姐非要跟他叫师兄,也许是自己吃了催熟丹后样子变得太过成熟吧。想到这林越抱拳道:“嗯,也好。那你就叫我师兄吧!”

    见林越答应了,菊花又开心的笑起来。

    穿过石林向里面走去,林越好奇的问道:“为什么这里还有人把守?”

    “我就知道你要问,咯咯……”菊花笑着从储物袋中拿出几颗小如樱桃的红sè野果,递给林越两个,自己也扔了一颗在嘴里,阿莲趁机从菊花手里抢了一个也丢在嘴里。

    “吃吧,林师兄。这个很好吃的。怎么?你怕我给你下毒?还是……”菊花见林越有些犹豫,脸上又现出一丝嗔意。

    “好,我吃,我吃。”林越也学着她们丢一颗野果进口,顿时一股清香,一丝甘甜直沁心脾,轻咬下果汁四溢,滑爽如丝,咽下后疲劳感顿消,而且饥饿感全无。“咦?这是什么果子?”

    “这个我们也不知道叫什么名字,是我们两个在南山里发现的。反正吃了会增加体力还抗饥饿,要不我们给它起个名字就叫‘勿忘我’”吧!”

    看着手里的另一个果子,林越感觉好眼熟,听菊花说道南山,林越心里一亮,这个原来是他昨晚在温泉附近的树上看到那种果子,看来她们两个也到过那处温泉。林越心里打定主意,以后有机会他要亲自去采摘一些回来。

    菊花见林越吃得津津有味,于是把上的野果都拿出来送给了林越,林越欣然接受了,大概有二十多个都统统装入自己的储物袋中。

    “喜欢吃,我下次多给你去摘一些,管叫你吃个够!”菊花又开心的笑起来。

    “那就再次谢过小师妹了,不过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呢!”林越见菊花这样讨好他也就投其所好跟她叫起了小师妹。菊花听了脸上飞上两片彩霞,不大的细眼陶醉般的闭了起来,但很快又恢复如初,开始回答林越关心的问题。

    原来因为自打这剑侠堂面积减少之后,适合多人练功交流的地方就只剩下山北的这处石林了,石林中间有一开阔场地,因处于石林中心故此灵气十足,但是地方却不大,为了利用好这个地方,剑侠堂只好作出规定,只有领到腰牌的人才可以进入,每天限制进入五十人,因此这全堂的弟子四五天才能轮到一次,大家也都把能在这里练功感到自豪,也非常珍惜这个机会。为了防止有人不听话硬闯,故此在石林的入口处有人把手也就不足为奇了。另外需要指出的是,这石林在往北就是原巨型剑石所在之地了。

    既然腰牌的发放很严格,那菊花手里为什么会多出了一块腰牌呢?原来那是黄龙道长的授意。黄龙说如今林越已经成了他的正是弟子,那当然也应该有权拥有一块腰牌,而且应该是永久的随时都可以进入石林的腰牌。于是他就叫菊花给林越送了过去叫菊花带林越去石林看看,熟悉一下环境。菊花先到林越住处,没有见到林越于是追着林越的气息来到了石林这里。

    黄龙这么做是进行了一番深思熟虑的。黄龙早就看出菊花对林越有好感,他也知道紫云曾经jǐng告过菊花止她们女弟子靠近林越。这事全堂人几乎都知道。紫云刚一走,他就叫菊花去找林越,并嘱托菊花有空多培培林越,其目的就是要嫁祸于菊花,等他把林越杀死取丹后,把林越的尸体送到菊花的房间,然后在催眠菊花叫菊花主动承认勾引纯阳童子jiān不成,而恼怒成恨杀死了纯阳童子的事实。

    因为他知道,即使能顺利的吞下林越肚内的二狐的内丹,要想把内丹转化成自己所需要的物质,让它加速自己快速结丹成功也是需要一些时rì的,在没有十拿九稳之前,还是转移一下他人的视线为好。毕竟自己答应过掌门亲自给林越为师,指导林越练功,如果林越突然失踪不见了,他怕掌门会怀疑到他而对他进行追杀。如今有不知死活的傻丫头菊花出头那当然是个不错的选择。

    菊花当然不知道这是个诡计,她还认为黄龙长老在成全于她,因此从内心里对黄龙长老感恩不尽。

    听完菊花对腰牌的解释,林越对黄龙长老的敬意又加深了一步,他认为还是黄长老拿他不当外人,让他有了一种真正的归属感。他暗下决心,从今以后一定听从黄龙师父的话,好好练功争取早rì成才为剑侠堂增光。

    此时林越随菊花和阿莲走到了石林的中部,眼前豁然开朗,一处宽阔平坦的练功场出现在了面前。

    场中已有很多修士在演习法术。只见一位二十多岁的大鼻子男子此时正从怀里掏出两只白sè的小旗子,双手挥动间,白sè小旗变成两只旋转的车轮,车轮绕着大鼻子男子一阵翻飞,突然间该男子大喝一声,男子与车轮突然变成一束白光,眨眼不见了踪影,再看时已经献于百米之外。

    还有一位三十多岁的道士,正在催动前的草人,那草人突然间从地上直而起,像人似的走起路来。道士从怀里拿出一张黄sè的符咒,然后剑指草人,黄sè符咒立马飞到草人面前落到了草人脸上。接着道士绕着草人疾走两圈口里说声:“妖孽速速献!”然后一口鲜血喷到草人上,草人立时燃烧起来,转眼变成灰烬。道士又吹了口气,灰烬下面竟然出现了一只黑sè的老鼠。

    这种种变化真叫林越目不暇接,简直如同在看杂耍魔术。

    “林师兄,小妹也来表演一个,还望师兄指正。”菊花见林越看的带劲,也亮出了自己的看家本领。

    只见她形一晃,一个箭步遁走到三丈开外,同时手中长剑出鞘上下翻飞舞动不停,眨眼间银光一闪便不见了人影,正当林越纳闷之时,他忽觉背后有人轻拍他的背部,回头一看菊花正笑吟吟的站在他的后。

    “林师兄,你看我这招无影穿梭术炼得怎样?”菊花脸上红扑扑的等着林越的赞赏。

    “好啊,好啊,太好玩了!简直太棒了!你能教给我吗?”林越想不到菊花竟会有如此本领,不由得对菊花心生敬意,感觉菊花不似从前那般厌恶了。

    “那恭敬不如从命,小妹今天就教给你。这可是我师父孙长老的绝世功法,我也就是学了一点皮毛而已,那小妹现在就教给你吧,你且附耳过来。”

    听菊花说是跟孙长老所学,林越突然想起剑侠堂里长老堂中那个一脸慈祥的中年女子,原来菊花是她的徒弟啊。

    林越附耳过去,菊花低语几句将口诀要点详细传授于他,林越点头一一记下了。正当林越想要练习练习的时候,剑侠堂的钟声响起,晨练结束,用早饭的时间到了。林越只得同菊花和阿莲悻悻而归。

    此时,剑侠堂的一处住宅中,黄龙正在捻须微笑,他正在目不转睛的看着面前的水碗,水碗中清楚的映出林越和菊花他们的影像,原来林越他们此时的言谈举止都已掌握在了黄龙的手中。

    “好啊,傻丫头,干得好!居然未经师父同意私自教授林越那小子功法,这可是绝好的证据啊!阿莲,你这丫头,去的也好,你就是我最好的证人!哈哈哈……”

    ;

重要声明:小说《猎妖奇侠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