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生与死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城东之石 书名:猎妖奇侠传
    林越听到鹿jīng喊看到他了,心里不由得一紧,差点吓出声来,就在这时他看到鹿jīng居然调转方向喊起了同样的内容。

    原来鹿jīng并非真得看到了他,而是在虚张声势。林越暗骂了鹿jīng一句,差点上了这老东西的当。这老家伙竟会使诈也太不要脸了。于是林越稳稳心神,急忙摒住了呼吸,心里不停默念起六字真言来。

    鹿jīng见诳不出林越,于是叹口气道:“唉!算了,算了,没意思,我不找了不找了。老夫也该吸收月华了,这大好吸收月华的机会可不能失掉”。

    随后鹿jīng手持拐杖,不再说话,他干脆坐在地上一动不动,装模作样的闭起眼睛对着月亮吐纳起来。其实鹿jīng这是在静观其变,以不变应万变,而他的耳朵正在不断的调整方向,去寻找林越所发出的信息,来确定位置。

    林越此时自感气息不够,如果在屏息下去肯定不是办法,再过一会儿肯定会被鹿jīng发现再次被抓的。于是他慢慢轻移脚步一点点向后退去。他看看周围的地势,前面是鹿jīng挡道,后面是因胡夫死去而障眼法消失的千窟谜洞,右面是看不见底的山涧,左边是茂密的森林,这叫他左右为难。

    “我要躲到哪里去?这里我都是人生地不熟,可是鹿jīng又会法术,我又不能长时间不呼吸,稍微一喘气鹿jīng准会发现。对了,都说最危险的地方是最安全的,干脆我躲回千窟洞去吧,我只有那里还稍微熟悉一些。况且那里还有一把胡夫的蚀骨剑,如果鹿jīng真得追来了,我就想法把他引到后洞去,用蚀骨剑刺他,就是不知道那把蚀骨剑会不会听我使唤。罢了,横竖都是死,何不堵上一把,也许尚有一线生机!要是最不好的况发生的话,我就跳进水池中去,死也不会给鹿jīng炼制什么丹药。”

    想到这林越快速奔至洞口,他迅速冲了进去,岂料因为他过于紧张,进洞时脚下一绊无意中竟然踩到了关闭洞门的死闸,只听后轰隆隆一声,一块完整的巨石重重的落下把石洞封闭了起来。这本是胡夫为了防备敌人来袭而设置的开关,平时是隐藏起来的,只因为现在胡夫死了法力尽失机关才显露了出来。

    鹿jīng听到声响,体如箭般瞬间shè至,只可惜他晚了一步,石洞已经完全封死了。

    “小东西,居然把石洞封死了!也好,就让你在里面先自行炼制着飞升丹。等你炼好了,老子再来个瓮中捉鳖。嘿嘿,咱们走着瞧!想跟我斗,小子你毛还嫩着呢!”

    鹿jīng嘿嘿冷笑着,手里一指手杖上的青白二蛇:“去,把石门打开!”话毕两条毒蛇倏忽间飞窜而出附于石门之上,它们口里蛇信颤动,丝丝毒液雨点般喷涂到石门之上,毒液碰到石头瞬间把石头腐蚀出鸡蛋大小的深坑。若不是石门过于厚重,估计很快就能把石门弄开。

    此时林越看到石洞被封死,暂时把鹿jīng甩在门外,他这才缓了口气,方感到手脚冰凉冷汗直流。

    再看洞里,已经漆黑一片,胡夫死了,里面的法术尽除。悬挂在每处照明的夜明珠都掉地摔碎了。外面毒蛇可怕的嘶嘶声以及蛇毒腐蚀石门的哧哧声已经清楚可闻,过不了多久鹿jīng就会破门而入了。

    最糟糕的是林越刚才被迫吞下的两颗内丹已经到达了丹田之处,此时如火山爆发般的浪再次从体内翻滚起来。

    恐惧!对于这个八岁的男孩来说,除了恐惧还是恐惧。他再次念出六字真言,心里很快安静了下来,腹内的疼痛也稍微减轻了些。

    林越看着伸手不见五指的石洞,不敢向前迈动一步。他从怀里掏出五sè忘忧石口中默念,带我去后洞吧。

    五sè忘忧石瞬间亮起五彩光芒,排好队伍向后洞飞去,林越紧跟其后。很快林越来到了后洞,他借助五彩光芒看到了那把蚀骨宝剑。光照下蚀骨宝剑发出刺目的银光。

    林越心里一横,上前迅速抓起了剑柄。宝剑剑一颤,想要逃脱他的控制,但很快又乖巧的停了下来。

    原来这把剑是胡夫用鲜血祭炼过的,除了胡夫外平时任谁也摆布不了它的。刚才蚀骨剑想要逃脱林越的控制,但是它很快感觉到了林越体里传来的胡夫的气息,于是它就认准了眼前之人就是主人,所以就乖巧了下来,任由林越驱使了。

    林越拿剑在手,心里立时有了底气。心道若是鹿jīng来了,总可以抵挡一时半刻的,伤不了他,也要吓唬吓唬这老贼。

    就在此时,只听洞门轰隆一声巨响,硕大的石门轰然倒塌在地。原来是两条毒蛇用毒液将厚重的石门熔开了一个裂口,鹿jīng趁机发功打烂了石门。

    “小东西,你给我出来!”鹿jīng怒吼一声,手柱拐杖飞进入了石洞。“升!”鹿jīng双手运气发功,霎时掉地粉粹的夜明珠迅速复原重新悬挂在各处的洞顶,石洞霎时亮如白昼。

    “哈哈哈,想不到吧,纯阳童子?老夫也曾是这千窟洞的弟子,这洞中的一切更是熟悉的很,你既然自己闯了进来,那就乖乖等着受死吧!除非你现在马上滚出来听老夫的话,暂且饶你一命!”

    林越急收了忘忧石入怀藏好,他屏住呼吸,慢慢迎着鹿jīng的方向前进。他要趁鹿jīng找到他之前迅速来到温泉洞,为做好最后的对决和去处做好准备。

    近了,更近了!鹿jīng忽然出现在了林越的面前,但是这里不是温泉洞,而是狭路相逢,林越被堵在了洞的过道之中。

    急之下,林越闪进入了大厅之中。鹿jīng很快赶了过来,他不再用自己的神识搜索林越,此时他只观察手里的拐杖。

    虽然他看不到隐的林越,但是他手杖上的两条毒蛇很明显的感到林越就在附近,它们灵敏的嗅觉已经感知了林越的呼吸,因而口吐蛇信对着林越隐的地方跃跃yù试。

    “去!”鹿jīng发出他的命令,此时青白两条毒蛇眼冒凶光迅捷的向林越所占位置飞去。林越见躲闪不及,急忙挥起蚀骨剑奋力迎向毒蛇。

    瞬间毒液与蚀骨剑的蚀骨液,在空中碰撞在一起。蚀骨剑就势从林越的手中自己飞了出去,与两蛇在空中激战起来。

    毒蛇立刻把蚀骨剑缠在了中间,而蚀骨剑趁机喷出更多的红sè液体。蛇毒与剑毒这两种毒物原本都有腐蚀作用,只是这蚀骨剑更胜一筹。因为它只对动物的皮、骨骼有效。

    只听蛇嗤啦几声接连响起,眨眼间青白二蛇就皮开绽纷纷摔落地下化为了脓水。鹿jīng见宠蛇尽丧,又心痛又愤怒,他咆哮一声,将手杖对着蚀骨剑扔了出去。

    此手杖跟随鹿jīng多年,自是法力不同凡响。再加上鹿jīng用心驱使,而林越对蚀骨剑来说则帮不上什么忙,用不上什么力,因此两件法器只交战了十几个回合,蚀骨剑很明显的就处在了下风。

    与此同时,鹿jīng掐指念咒,林越腹内剧痛连连,熊熊烈火在林越的丹田燃烧起来。林越痛苦的大叫一声,额头已是大汗淋漓,他痛苦异常,体就地翻滚起来。就在这时,蒙在林越头上的隐手帕,一下子滑落了下去,他立刻现出了原形。

    “我看你哪里逃!”鹿jīng狂笑着伸手向林越抓去,林越绝望的闭上了眼睛。体的剧痛让他什么对策也无从想起。

    就在这生死存亡的一刻,突然一束金光shè至,只听那鹿jīng大叫一声,尸体扑通一声倒在了林越的面前。

    ;

重要声明:小说《猎妖奇侠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