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夺丹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城东之石 书名:猎妖奇侠传
    只见胡夫手扶丽娘坐起,他们面对面盘膝坐好,然后二狐郑重的看看对方。丽娘点点头示意可以开始了,她双手捧于前,首先张口吐出一颗红sè的小枣般大小的内丹,紧接着胡夫也吐出一颗更大点的白sè内丹。

    两颗内丹一红一白,在明亮的月光下发出耀眼的光芒,瞬间一起飞到二狐的头顶之上,盘旋起来。

    大约盘旋了一分钟后,两颗内丹分别悬停在二狐头顶,不再动弹。此时月光越来越亮,眨眼间盖过了两颗内丹所发出的光辉,大束大束的月光jīng华迅速从天际飞来,被迅速吸入内丹之中。

    正看的瞠目结舌的林越,突然听到一个声音在耳畔响起,正是梦境中的声音。那声音冰冷而又有些不可抗拒。

    “小豆子,不要说话,如果有什么疑问,只可从心里问我,我即会听到。你要把握好时机,等一会儿月光再次变淡的时候,就说明内丹吸收的月jīng差不多了,此时因为内丹离体太久,二狐正是体最弱之时。你这时过去先把胡夫的内丹夺下吞掉,丽娘因为大伤元气,她的动作当然相当迟缓,那更是手到擒来之事。再有,胡夫摆下的这个阵法是困不住你的,到时我自会帮你解开。记住,动作一定要快、准、狠!”

    “你是谁?为什么要我这么做?”林越心里质疑道。

    “你怎么这么多为什么?按照我说的去做就行!”那声音听起来好像有些生气。

    此时已经过去了约莫半个小时了,丽娘有些支持不住了,她的体开始有些颤抖,很明显已经听到了她粗重的喘息声。胡夫急忙对着丽娘吹入一口真气,丽娘才没有倒下。

    大束大束的月光开始变得细弱起来,眼看内丹的光芒就要再次亮了起来。那个不可抗拒的声音再次于耳边响起:“小豆子,站起来!快!冲过去!”

    林越迅速的站了起来,不由己的几个箭步便奔到了二狐的面前,胡夫所设置的阵法对他果真没有什么作用,他伸手抓过了那颗重新旋转的白sè内丹。

    “你,你要干什么?”胡夫的注意力全都在内丹和丽娘上,林越的突然出现叫胡夫大吃一惊,又见内丹被人抢了过去,心口一紧大口的鲜血从嘴里冒了出来。

    “不要啊,小豆子。快把它还我!”胡夫面露哀求之sè。

    林越有些犹豫,但是此时体已不受自己控制,白sè内丹像长了翅膀般从他手里一下子飞起,直接冲入了林越口中进入了腹腔。

    同时丽娘那颗红sè的内丹也随之飞了进去,眨眼间两颗内丹均已入肚。

    丽娘原本就已体力不支了,此时更是吓得大叫一声,口吐鲜血倒地亡,现出狐狸的原形。

    “不!丽娘!”胡夫双眼通红,再次心痛的喷出一口鲜血。他有些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怒目看向林越:“你!你为什么要这样做!我自认为待你不薄,还打算放你xìng命,可你却如此对我!”

    林越想要说点什么,可是他却说不出话了,体突然横飞出去被人远远抛在了胡夫够不到的地方,一动也不能动。

    “哈哈哈哈,乖贤侄。你冤枉这小子了。这一切都是我,你的鹿师叔策划的。哈哈哈,想不到吧?”鹿jīng左手拄着龙头拐杖右手念着胡须,得意洋洋地从林越后走了出来。

    林越和胡夫都心道上当了。

    “为什么?师叔,你为什么这样对待我们?!”胡夫声音开始颤抖,但是那种愤怒那种不解的质问令林越很是难过。

    “为什么?哈哈,我今天就让你死个明白。因为我要飞升成仙,缺少一颗飞升丹。而这个纯阳童子正好做炼丹的人鼎,我先前让你给他吃的催熟丹其实是扩充丹田的火炉散,吃下这火炉散,丹田就慢慢变成了鼎炉了。而你和丽娘的内丹yīn阳互补正是炼制这飞升丹的上好材料。这就是你问的原因。”

    “你!”胡夫后悔太过相信对方,而上了大当。他对着口的储物袋使劲一拍,想拼尽全力催出里面的法宝干掉鹿jīng。岂知鹿jīng早有防备,储物袋中的东西刚一飞出,就全部被鹿jīng打落地下。

    其中一张绢画慢慢的飘落在胡夫面前,那正是珠儿给他的《梅花傲雪》图。胡夫看了看那图中的梅花,再瞧了瞧鹿jīng的鹿角。两者竟然出奇的相像!他一下子明白过来,梅花傲雪,不就是说梅花鹿抓走了雪儿嘛。只可惜明白的太晚了。

    “原来是你!你说,你为什么连雪儿也不放过?”胡夫又吐出一口鲜血。

    鹿jīng看了看那张绢画冷笑道:“原来是珠儿这个死丫头给你报过信了。只可惜啊,你知道的太晚了。那我就告诉你吧。我这飞升丹的秘方是玉女宗的媚仙儿给的,我自然就得报答她。再说了既然你们夫妇迟早要死,我为什不可以给雪儿找个归宿呢?这么说来你还得感谢我呢。我原想这事也不会这么快这么省事,多亏了那智贤老秃驴帮了我的忙。他把丽娘打伤了。我就借机找你给你出了这个‘童子还魂汤’的药方让你去找寻药材,你倒是办事快的。很快这万年寒冰、千年人参还有这个纯阳童子,你都很快找到了。这倒是省去了我好多麻烦。小子,其实这给丽娘开的药方,全是用于炼制飞升丹的。呵呵,我还得谢谢你啊。”

    “你!你无耻!”鲜血此时不仅是从胡夫的口里喷出,他的双眼里也因为愤怒而流血不止。

    “哈哈哈,无耻?无耻又怎么啦?本来这就是个弱强食的世界嘛。小子,你之所以有今天,就是因为你优柔寡断,心存仁慈所致。这怪不得别人,只怪你自己不那么狠!哈哈哈,我再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你的小翠和阿飞早已成为我的美餐了。呵呵,你想不到吧?你不用着急,等飞升丹炼成了我自会叫你们在我的腹内团聚。啊哈哈哈哈……”鹿jīng的笑声是那样的肆无忌惮,那样的叫人听了毛骨悚然。

    此时,胡夫体颤了一颤,慢慢抓起丽娘的手,嘴里说了一句‘我来了’便轰然倒地气绝亡。

    眼前所发生的一切太快,太过突然,林越自感犹如梦中。此时他的肚子里一阵疼痛,如火山爆发般的浪快速翻滚起来,这使他很快清醒了过来。

    “不行!我得想办法逃跑,不然这次肯定是死定了,这个鹿jīng实在是yīn险的很。”林越体不能动弹,但心里开始想着对策。

    “可是,刚才他控制了我的头脑,我要说什么他都能听到。这该如何是好?”林越悄悄看看鹿jīng,见他的注意力都用在与胡夫的交谈上,似乎根本没有察觉他的想法。

    “我不能就这样死了!我要活着去找姐姐!我该怎么办?”林越大脑迅速旋转不停地想着对策。“六字真言!?”突然林越大脑中闪过一丝亮光他突然想起智贤的话,用六字真言可以自保,逢凶化吉。于是他心里开始默念:“唵嘛呢叭吽。”说也很神奇,突然他的体能够动弹了。

    林越瞅准时机迅速掏出隐手帕,蒙在了头上。林越的动作发出的声音虽小但还是惊动了鹿jīng,鹿jīng猛然回头看去发现林越突然间消失不见了。

    “小东西,跑哪去了?快点出来!”鹿jīng感到很是愕然诧异。

    “嗯?小东xī zàng哪了?怎么听不到呼吸和心跳了?”鹿jīng感到有些不可思议心道:“怪啊,怎么这小东西眨眼间就不见了,而且用神识根本不能找到他,像刚才那样控制于他。他是会什么法术还是被其他的妖族抢走了?可是这也不可能啊,凭自己的修为,若是有其他东西靠近,他不会一点儿也察觉不出。”

    林越此时紧紧盯住鹿jīng,紧张的心差点从口中跳了出去,突然鹿jīng对着他大声喊道:“不要藏了,我看到你了,小东西!”

    ;

重要声明:小说《猎妖奇侠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