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玉女宗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城东之石 书名:猎妖奇侠传
    从这天中午开始,胡夫就命令林越服药了,这是鹿jīng给他的催熟丹。为了早rì可以取药,胡夫决定每次他都要亲眼看着林越服下。

    这催熟丹一咽下,林越立刻感到肚子里一阵翻滚,浪一阵紧似一阵,传向体各处。很快他就口干舌燥,大汗淋漓了。尤其是丹田的位置更是如针似刺,这感觉叫他恨不得撞墙而死。

    “渴!渴!我要喝水!主人,我要喝水!”从来没有的燥,叫林越难受至极。他一把扯掉上的衣物,但依旧是

    “喝水?现在不行!师叔交代过,你这是药物起作用了,口渴是在所难免的。小豆子,你坚持一下,半个时辰之后就好了。”

    林越汗如雨下,体内火烧火燎,他眼睛开始通红,耳内嗡嗡作响,耳鸣不断。他大叫着口渴,向水池所在的洞冲去。他要跳进水里,他感觉自己就要爆炸了。

    胡夫见状,挥手间一条白练甩出,将林越捆了起来,扔到林越的上。

    林越挣扎着,头上冒起层层白烟,他的头发眨眼间都竖了起来,根根犹如电击一般。他的皮肤突然间红如赤铁,张口间火苗微现。

    林越自感天旋地转,眼皮沉沉的,他很快昏睡过去。

    与此同时,鹿jīng正坐在巨树洞内,手拿一个水晶球冷笑连连。水晶球上清楚的映出千窟洞里发生的一切。

    “好!很好!看来这具人鼎果真是极品啊!哈哈,我的飞升丹指rì可待了!啊哈哈哈……”随着鹿jīng的狂笑,他杖头的两只毒蛇也狂舞起来。

    约莫两个时辰后,林越渐渐醒了。他动动手脚,上的白绸早已不在了。此时除了口里还有微渴之外,感觉并无大碍。

    桌边放着一只水壶,壶边的杯子里早凉好了茶水。林越从上跳下去,抓起水壶一饮而尽,壶里茶水温度恰好适口,不不冷。他放下水壶,意犹未尽,又抓起旁的水杯,一口喝完。此时他口渴顿消,恢复如初。

    想起刚才的一幕,林越还是感觉触目惊心,后怕不已。这更坚定了他逃离千窟洞的决心。

    这样的痛苦每天都会持续几个小时,疼痛的时候如下地狱,不痛的时候就像什么也没发生过。不过林越还是慢慢感觉与以前略有不同,他渐渐感觉自己的丹田位置好似被掏空了一样。

    除了按时服下催熟丹外,林越的主要任务就是大量喝水,然后把尿撒到一个玉净瓶里,然后胡夫就会拿去,每两个时辰就要用尿喂服丽娘一次。

    说来也怪,这丽娘自打喝下他的童子尿后,果真比以前好了许多。睡的安稳了,醒的时间长了,面sè也红润了很多。

    小翠走后,胡夫也曾想再找个丫头什么的来侍奉丽娘,但他又怕泄露了洞里的机密,也就只好作罢了。

    只要他外出,他都会叫林越来照顾丽娘的。每次见到丽娘,林越还是感到很害怕。主要是怕丽娘会像上次初见的时候那样抓住他把他吃掉,所以林越都会对她敬而远之的。还好,胡夫离开的时候,丽娘主要是在昏睡中,林越也就是给她打打扇子而已。

    不过丽娘现在见到他时,态度却好了许多,估计是胡夫给他讲明了取药的事吧。当她得知林越的世后,便对林越少了一些敌意,产生了更多的同,同时还有那么一点母的成分。丽娘每次看到林越,对雪儿的思念就会越加的厉害。

    这一rì,当胡夫再次发功叫丽娘醒来的时候,丽娘突然对胡夫说道:“胡郎,你看这小豆子的体如此虚弱,况且他已经好久没有见到阳光了,这样下去恐怕这孩子会生病的。你不如这样,下次你在外出取药的时候,就把他带去,一是给他弄些好吃的,再者就是让他晒晒阳光。只要他体好了,我也就能很快恢复起来了。咱们也好有时间把雪儿找回家来。”

    在一旁奉茶的林越听了,心里高兴极了。他在想如果可以的话,他一定趁此时机跑掉。

    胡夫也觉得丽娘说的有理,就点头答应下来,正说话间,丽娘的铜镜忽然亮了一下,紧接着镜子里出现了一张清秀的脸。

    “姐姐,姐夫,我回来了,快开门来!”

    “是阿飞!”胡夫和丽娘大喜过望。胡夫急起迎了出去。

    关于阿飞,林越已经从平rì胡夫夫妇的对话中有所了解。阿飞是丽娘的表弟,他是去找寻雪儿的下落了,按照先前的约定这几天正是回来碰头的时候。

    片刻,一青衣男子与胡夫一前一后走了进来,来者浓眉大眼,皮肤白皙,酷似人类二十来岁的少年郎。他就是阿飞。

    “表姐,雪儿有消息了!”阿飞大步向前疾走到丽娘榻旁,从怀里掏出一个绿sè布包来递给丽娘。

    丽娘一把抓住布包,将它紧紧贴在前,她已经感到了雪儿的气息,许久她才颤抖着双手打开布包,布包里露出雪儿的一缕青丝。

    “雪儿她在哪儿啦?这又是怎么回事?难道雪儿她、她已经……你快说啊,阿飞!”她一把抓过阿飞的手,眼里已经是泪光蒙蒙。

    林越分明在丽娘眼里看出了一丝企盼一丝恐惧,边的胡夫也是面露不安,气氛一下子紧张起来,他大气也不敢吭上一吭,小心的站立一旁,生怕激怒了哪个。

    阿飞轻拍了下丽娘的手安慰道:“表姐不要着急,雪儿暂时是安全的。可是她如今已经成了玉女宗媚仙儿的门徒。”

    二狐闻听大惊失sè。丽娘哀呼一声,脸sè煞白,差点又晕厥过去。胡夫急忙运功急点丽娘的位,又命林越递过玉净瓶灌服下童子尿才稳住了丽娘的病状。

    “胡郎,你快些想办法啊。我要我的女儿!”丽娘伏在胡夫怀中失声痛哭。

    这玉女宗是什么门派,媚仙儿又是何人?为什么他们都如此惧怕,林越是一头雾水,但他很快从胡夫与阿飞的对话中了解了个大概。

    魔女媚仙儿,本是上古妖魅,生xìng邪恶,最长媚术。她的玉女魔功更是天下无敌,让人闻之破胆,她所创门派即玉女宗。

    玉女宗网罗天下美女为徒,专收六岁少女,修炼魔功妖术,危害人间。当年的妖后妲己就是媚仙儿座下弟子之一。

    而且这玉女宗里还有一条残酷的内规,当女弟子年满十六岁的时候,就会进行一场比赛。胜者将有资格修练夺体取舍术,败者将会被吸走魂魄,则被高一级的修练者占有。因此媚仙儿以及其成年弟子总是保持十六岁的容颜,且还总是改变相貌。所以玉女宗的弟子,为了保命都会加紧修练,以求不被夺体取舍。

    林越听后,暗自咂舌,他难以置信世上还有这等邪门的功法。

    阿飞又讲起绿sè稠包的来历,原来阿飞的朋友催命鬼汪亮与玉女宗的执事萧夏有私,汪亮也是无意中从萧夏口里听说了雪儿的事,才告诉阿飞的。

    所以阿飞花重金让汪亮约萧夏出来见面,阿飞又献上自己的随法宝给萧夏,拜托萧夏暗中保护雪儿。萧夏收了礼物,又看在郎汪亮的面上就答应了下来,并取了雪儿的头发做为不是说谎的凭证给阿飞带回。

    “可是她们玉女宗的弟子不都是从凡人中选取吗?我们千窟洞素来与玉女宗井水不犯河水的,她们这又是为何呢?”胡夫叹口气,说出心中的疑问。

    “姐夫,我也是这么问萧夏的,可是她却不愿透露详,只说这雪儿是他人送给媚仙儿的礼物,这事本与她们玉女宗无关的。”阿飞从林越手中接过茶杯喝了口说道。

    “多谢表弟费心了,我看这事还得从长计议。如果就这样贸然前去要人,恐怕是行不通的。现在以你我的实力,恐怕不是玉女宗的对手啊。好在雪儿才有六岁,离十六岁的比赛还早着呢,况且还有萧夏给暗中照顾着,所以我们还是可以暂时放下心的。关键眼下的事还是先治好丽娘的病为主,等丽娘的病好了,我们再想办法吧。阿飞,你稍事休息后,再多带些东西给你的朋友,求萧夏照看好雪儿吧。”

    阿飞满口答应下来,突然他想起什么问道:“姐夫,怎么没有看见小翠姑娘啊?”

    小翠本是阿飞暗恋的对象,胡夫夫妇也早有把小翠配给阿飞的想法,只因出了雪儿失踪这事,才暂时放下了。

    如今见阿飞问起,胡夫只得说了实。阿飞感到十分的遗憾和不满,于是告辞出去决定先去看看小翠,以解相思之苦。

    此时丽娘在经过此番折腾后,渐渐体不支沉沉的睡了过去。

    是谁与他有愁,抓走雪儿献给玉女宗的,胡夫百思不得其解。难道真得是珠儿所为吗?他从储物袋里掏出珠儿留给他的布包,慢慢的打开。

    ;

重要声明:小说《猎妖奇侠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