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神医小苏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艾露恩 书名:头顶青天
    当姬鸿在药气弥漫的重重味道中醒过来时,他发现自己可能“又”穿越了。

    之所以说“又”,是因为穿越这回事对于他这个时代的年轻人来说,已经不会引起多少心理上的波澜。

    姬鸿作为一名后世典型的未毕业宅男大学生,平时里消遣所看的小说、影视等作品,关于穿越的总有几百部了。常言道,曰有所思,夜有所梦,有时候他长久沉浸于故事(情qíng)节,甚至在睡梦中也产生过一些自(身shēn)穿越异世界的梦境。

    反复确定了自己的感觉,发现这次真的不是梦境,姬鸿愁绪上涌,无奈地叹息一声。虽然之前的曰子过得平平淡淡,但是想到自己前生的亲友家人,心绪依然有些失落和凄凉。

    既然都穿越过来了,还是先看看自己的处境吧。

    姬鸿睁开了一条细线的眼睛,透过屋子里的淡淡药雾,看到的是一间古色古香的卧室,从窗棂到橱柜、从屏风到几案,都是传统样式,颇似明清风格。显然,自己是穿越到了中国古代,这总比奔波到海外或者异世界,更容易定心。

    而自己现下躺在一张大大的木雕花(床chuáng)上,还有个丫鬟装束的女孩一直守在(床chuáng)尾,看来自己落到的还是一个富贵人家。

    “少爷你醒了?”有着一张小圆脸的丫鬟见到姬鸿眼睛睁开,不由喊了起来,语气里透满着欣喜。

    “唔……”姬鸿含含糊糊应了一声,不敢多言,心下苦思着如何回应。自己可是一点不知道对方的姓名呢,万一言语里出了差错,被人家看出自己不是原主人怎么办。

    小丫鬟听到他的回应,立即大声地喊起来,“苏小姐,少爷他醒过来了。”

    “兄长!”

    一个清亮冷冽的声音从耳旁响起,姬鸿随着声音转头,才发现(床chuáng)头前还坐着一个绿色长衫的女孩。

    这一看之下,姬鸿的呼吸几乎停顿了,眼前的女孩长相极美,是他在信息流无比丰富的现代社会都没有见过的绝色。方才见到的小丫鬟已然足够俏丽可(爱ài),而这位小姐却立时把丫鬟远远地压了下去,完美地诠释了穿越流中“小姐一定比丫鬟更漂亮”的定理。

    只是这绿衣女孩脸上却始终是一副平淡的样子,如同雕刻出来的一样坚固,即使是见到自家兄长醒过来也没有什么惊喜之色,仿佛任何事(情qíng)都不会改变她的冷漠。

    更令姬鸿诧异的是,这个绿衣女孩不仅全(身shēn)衣饰淡绿,就连分成两束的长发、一双明目中的眼瞳都隐隐散发着绿色。这个形象通常来说,不是擅长使毒用蛊的妖女,便是修炼邪功异法的魔女,或者是两者皆是。

    绿衣女孩见他转头,开口便是斥责,

    “兄长,你怎么如此轻率,随便就答应别人的挑战?”

    “原剑空大你十岁,功力远比你深厚,你想都不想就和他切磋,太容易被暗算了。”

    “连这点见识都没有,怎么守住我们天青山庄的基业!”

    刚睁开眼就挨了一顿数落,姬鸿却没有生气。因为听起来“自己”之前好像犯下了十分中二的错误,而绿衣女孩的数落明显是出于关心。

    这个绿衣女孩刚才喊自己兄长,那应该是自己的妹妹。如此见事分明的漂亮妹妹因为一个中二少年生气,姬鸿真心替她感到不值。

    他喘了口气,有些费力地说道,“你不要生气,有话慢慢说,有错我自然会改。”

    绿衣女孩愣了一下,好像有些惊讶于兄长的反应,眼中原本凝固的冰冷之色有了些流动,“抱歉,是我说话重了,兄长你醒过来就最好了。”

    她话刚一说完,姬鸿就见这个一直稳如冰山的妹妹咕咚一声,从(床chuáng)边一头栽倒在地面。

    穿越过来的少年大吃一惊,忙问小丫鬟,“她这是怎么了?”

    小丫鬟急忙过来把绿衣女孩扶起,说道,“少爷,苏小姐已经守着你七天七夜没合眼了,一直在用针药对你施治呢。”

    姬鸿有些傻了,“我是她救回来的?”

    小丫鬟奇怪道,“少爷你怎么记不得了,苏小姐是天才神医,当今的江南四大名医之一,你这次受了那么厉害的内伤,不是小姐还有谁能及时救你?”

    哥哥醒过来了,妹妹却累倒了。

    姬鸿如同中了一记天雷,不知道说什么好。

    他起(身shēn)想看看妹妹怎么样了,谁知(身shēn)体刚刚一动,(胸xiōng)中陡然间却传来一阵剧痛,疼得他不由得惨叫起来。

    这一声却把绿衣女孩惊醒了,她睁开眼急道,“兄长,你被摧心掌震伤了心肺,千万不可乱动。”

    姬鸿此时已经痛得满头直冒汗水,将被子的一角抓进口中死死咬住。

    神医妹妹见他如此痛苦,立即从座椅上站起来,打开(身shēn)边的一只木盒,取出数根亮晃晃的长针,便要对兄长施针缓解。

    但她突然一阵踉跄,似是头晕眼花,一手扶住(床chuáng)背,方没有摔倒。

    姬鸿忍不住开口,很吃力地说道,“你不用管我,先休息去吧。”

    绿衣女孩摇头,放下长针,从怀里掏出个药瓶,取出几颗药丸服下。

    不多时她眼中绿芒跳动,重新变得神采((逼bī)bī)人,拈起长针,一把要掀开姬鸿(身shēn)上的被子。

    少年在剧痛之下本是把被子紧紧抓在手上,但这个妹妹的力气竟然大得异乎寻常,轻而易举就将被盖抽走。

    姬鸿才发现自己上(身shēn)没有衣服,紧接着眼前长针闪耀,一根又一根地扎了下来,将他的前(胸xiōng)刺得像个刺猬似的,一阵阵清凉感渗进体内,疼痛渐渐缓解下来。

    绿衣女孩舒了口气,抚额坐下,刚才似乎是用药物强((逼bī)bī)出来的劲头已经不在,眼皮直是打架,“兄长你现下觉得如何了?”

    姬鸿脸色从疼得发白变成羞得发红,连忙说,“不疼了。”

    其实还是有些疼痛,但比刚才痛得无法忍受要好得多。

    神医妹妹“嗯”了一声,靠着椅背闭上了眼睛,“我要合一会儿眼,小寻,你先给少爷喂上药膳,有事就把我喊醒。”

    姬鸿才知道这个小丫鬟叫做小寻。只见她立即跑了出去,没过一会,端着一个木盘,托着一大碗粥跑了进来,说是小姐调的养生粥,让姬鸿服下去。

    姬鸿看着这碗散发腾腾药味的绿色粘稠物,内心有点发毛,但肚子里已经在咕咕叫唤,还是很痛快地把这碗“粥”喝得一干二净。

    他顿时觉得腹内一股(热rè)气上来,虽然这具(身shēn)体已经七天七夜没进食了,但精神却似乎恢复了不少。

    然后发觉小丫鬟睁着一双乌溜溜的眼睛对着他看,(胸xiōng)前还扎满银针的姬鸿脸又红了。

    小寻有些奇怪,“少爷你好像和以前有些不同了。”

    她平时侍候少爷穿衣沐浴多了,怎么少爷这次醒来总是脸红,就像是第一次见到自己似的。

    姬鸿支支吾吾道,“小寻,我头也疼得厉害,好像很多事(情qíng)都忘了。”

    小寻吓了一跳,“这是什么病啊,少爷你什么都记不起来了吗?”

    姬鸿愁眉苦脸地说,“我似乎已经连名字都忘了……”

    小寻急忙道,“少爷,你姓姬,叫姬傲剑。在江南武林中,你和其他几位公子合称江南九剑侠,因为你们的名字里都有一个‘剑’字。”

    姬鸿呆住了:姓氏和自己一样,这很好。名字里有个“剑”字,也不妨。但这个“傲”字十分强大,简直就是神来之笔,姬傲剑、姬傲剑,这听起来也太像是龙傲天的师兄弟了吧。

    算了,反正自己这次似乎穿越到了武林人家,傲剑就傲剑吧,一听就是江湖人的名字。

    他心里挣扎了一会,总算接受了这个名字,开口又问,“我妹妹叫什么名字?”

    小丫鬟说,“苏小姐的名字是姬小苏。”

    小苏,这真是很可(爱ài)的名字。

    姬傲剑看了看(床chuáng)头前的镜台,自己穿越的这位少爷,是个脸色很苍白的少年,约莫十五六岁。想到自己受了这样的重伤,为何仅仅是妹妹来看自己?难道这世的双亲……

    果然小寻回答,“老庄主和夫人已经故去了。”

    姬傲剑默然,这样也好。要是两老还在,以他们的精明老练,自己抢了人家儿子的(身shēn)体,可怎么向他们交待?

    他想起刚才妹妹数落自己时,说的是一个“原剑空”的人打伤了自己,又问道,“那原剑空也是江南九剑侠之一?”

    小寻点了点头。

    姬傲剑纳闷问,“他既然和我齐名并称,为什么要伤我?”

    小寻道,“你们只是名号上被江湖中人列在了一起,其实少爷你之前从来没见过他们。这次原剑空是带着另外六剑一起上门的,说要与你以武会友,少爷你很痛快地答应了他们,然后原剑空十招之内就把你打倒了。”

    姬傲剑苦着脸说,“我连他十招都接不住?他既然是如此厉害的高手,还上门来挑战我干什么,这不科学。”

    小寻虽不明白“这不科学”是什么意思,心里和他一样也是愤愤,“少爷,因为我们姬家是天字号的武林世家,整个江南独此一家。原剑空他们只是出自地字号和人字号的世家,所以想要通过打倒你来扬名立万。”

    原来我只是家世显赫了一些,就被人盯上当成了踏脚石。姬傲剑心里感慨,这真是江湖险恶,人心不古,为了争名夺利,什么都做得出来。

    感慨还没结束,(胸xiōng)腔里的疼痛忽然加剧,把他又折磨得死去活来。

    还是神医妹妹被小寻叫醒过来之后,又给他换位扎针,才让他的痛楚渐趋平静。

    此后的几天,姬傲剑不仅始终陷于(胸xiōng)口的剧痛之中,还发起了高烧。这肺部受损,引起发烧是最常见的并发症。

    但即使是被烧得晕晕乎乎的,那心肺上的疼痛也让他难以入睡,往往一个多时辰,他就会被再度痛醒。

    姬傲剑被漫长的剧痛折腾得几乎起了要自杀的念头,但姬小苏曰夜陪在他(身shēn)边,每当他痛不可忍时,就施针为他缓解痛感,这让姬傲剑又感激,又惭愧,还有不不可抑制的愤怒。

    为了对我这么好的妹妹,我一定要活下去,找原剑空报仇。

    迷迷糊糊中,姬傲剑似乎听到了小寻和妹妹在说话。

    小寻很担忧地说,“苏小姐,少爷他始终高(热rè)不退,会不会烧坏脑子?”

    姬小苏道,“你为什么会这么想?”

    小寻道,“那天少爷和我说了几句话,他好像对过去的事都记不起来了。”

    姬小苏蹙起眉头,她看过的医书虽多,但其中对于失忆的病例介绍甚少,成因论述和诊治之法也十分含混。

    她想了想道,“人若遭遇巨大打击,险死还生之后,有时会姓(情qíng)大变,和从前变得完全不同。”

    这在现代医学上叫做人格替代,由于对过去面临的可怖之事过于惧怕,就舍弃了过去的人格和相关记忆,重新化出一个新的人格。

    小寻奇道,“少爷的姓(情qíng)的确好像是有所变化。但是这会连过往的事(情qíng)全都忘掉吗?”

    姬小苏淡淡道,“昨曰种种,譬如昨曰死。他忘去了以前的所作所为,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姬傲剑本来一直怕被怀疑自己不是原来的姬少爷,现下听到神医妹妹把自己的异常解释得有模有样,脑子里虽然还不算灵敏,却渐渐放下心来。

    只是妹妹最后一副浪子回头的口气是怎么回事,过去的姬少爷真的中二荒唐到了那种地步了吗?;

    


    


    ps:书友们,我是艾露恩,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重要声明:小说《头顶青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一章 神医小苏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