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五十八章 阶层固化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艾露恩 书名:头顶青天
    听了小寻的问题,任小蝶没有立刻回答,“这个,也要依据具体(情qíng)形,不可一概而论。?  ”

    她拍了拍手,珊瑚从外当先走了进来,对着姬傲剑拜了下去,满面笑容地说,“小仙长,我如今也是你失散多年的表妹了。”

    姬傲剑咳了一声,“表妹不用多礼。”

    珊瑚抬起头来,扑闪着大大的眼睛,“表哥,你多了这么一个漂亮动人的表妹,难道不给点见面礼吗?”

    姬傲剑道,“我(身shēn)无长物,哪有什么礼物。”

    珊瑚满脸期待,“这碧水阁里的物事,你随便送我一件就好。”

    姬傲剑讶然,“我只是暂居于此,这些东西不都是你家小姐的,将来也都是你们的,为何要我来送?”

    “这可不一样,只要小仙长你开了光送给我,我们就能也沾点仙气了呀。”

    “好吧。”话说到这份上,姬傲剑也不推托了,拿起桌上的一个竹雕笔筒,装模作样地抚弄了一阵,递了过去,珊瑚欢天喜地地收了。

    接下来碧珠、砗磲、扇贝、银鳞等人一个个进来拜见,也各自得了一件“开光”的见面礼。

    任小蝶拍着手道,“娘娘,这几位姑娘都是八姐最得力的干将,你今儿正好又收了八个表妹,不如再给她们一个集体名号,以资纪念。”

    “唔。”姬傲剑随意想了一下,“就叫水镜八奇吧。”

    任小蝶疑惑着问,“这几位姑娘个个天生丽质,貌美如花,为什么叫水镜八奇,不叫水镜八美?”

    “所谓水镜八奇,就说明她们是着自己事业、自己追求的奇女子。”姬傲剑哼了一声,“而那什么水镜八美,一听就像是个后宫名号,太难听了,如何可以用得?”

    “好吧,娘娘你圣明。”

    任道,“启禀娘娘,还有一些本家重将,比如在墨西哥的小惠妹妹还有断流姑娘,因为不在松江,不能当面来拜见你老人家,我就直接为她们办了亲属证明,回头把名单给你过目,你就按照名单准备相应的开光之物,到时我分别转给她们。”

    “行。”

    任道,“时警长可能不愿意做娘娘的表妹,您看怎么办?”

    姬傲剑无所谓地道,“表姐表妹,都是一回事,浮云而已。”

    任,“这样就好,我就不难做了。”

    姬傲剑想了一想,又道,“天马堂、龙魂帮、三皇会、各地各城,还有许多立下汗马功劳的英雄豪杰,我应该还有不少表哥表弟吧?”

    任小蝶轻轻叹息,“娘娘有所不知,这些英雄好汉,就不怎么适合做你的表哥表弟了。”

    “这是为何?”

    任小蝶解释道,“要和娘娘你扯上表亲乃至远方表亲的关系,需要一定的((操cāo)cāo)作空间。比如小寻妹妹小惠妹妹这种,和娘娘你乃是同乡人士,七拐八弯总有机会找上连接点。另外一类就是像珊瑚妹妹还有我这样的,本(身shēn)就是孤儿,怎么编造(身shēn)世都无所谓,算成您的表亲都只是技术问题。而那些英雄豪杰,来自天南地北、五湖四海,出(身shēn)来历都是有根有据的,这要都和你攀成亲属,简直是不可能的任务。”

    姬傲剑沉吟道,“这倒也是。”

    任小蝶呼了口气,“对嘛,就算我们是要造假,也得有点起码的诚意,才能在这一行立足。”

    “造假居然还要诚意……”姬傲剑囧了一下,问道,“那么对于本家的其他有功之臣,又是如何安排的呢?”

    任小蝶笑道,“对于有功之臣,七哥八姐从来是不吝重赏的。那些英雄好汉,这些年来也积攒了丰厚的(身shēn)家,当然如果他们花天酒地坐吃山空,那是另外一回事。”

    姬傲剑道,“说到坐吃山空,莫非不奖励他们一些产业吗?”

    “常言道,要让专业的人来做专业的事。”任道,“本家的主要产业,这些年来都是由这些小妹妹来打理经营,所以今后继续由她们管理主持,是保证可持续展的最佳选择。当然了,上上下下的每个员工根据功勋资历,都会有一些股份奖励。”

    姬傲剑点了点头,“不错,把蛋糕一直做大下去才是长远之计。”

    任小蝶又道,“娘娘,您看您面前的这些姑娘,都是弱质女流,为了保住本家辛苦打拼的各项产业,还需要稳固可靠的奥援,是也不是?”

    姬傲剑道,“奥援从何而来?”

    任道,“自然就是一段段美好姻缘,同心扶持,彼此协力,才能不被这个黑暗冷酷的世界吃干抹净。”

    姬傲剑一怔,“难道这些姑娘的姻缘都有着落了?”

    “我们有那么多的自己人,当然不愁姻缘没有着落。”

    姬傲剑明白了,“原来你是说内部消化。”

    “是啊。”任道,“这些姑娘主管产业,善于经营;而我们的英雄好汉能征惯战,威震江湖,正好能够互补。待到将来大家相互联姻,以后一代代都继续门当户对,盘根错节,权势地位自然就会越来越是稳固。”

    “……”

    任小蝶诧异道,“娘娘,您怎么了,为何不说话了?”

    姬傲剑沉痛地说道,“我感觉已经依稀看到了这个国家阶层固化的前景……”

    “这算个什么事啊。”任道,“强者愈强、弱者愈弱,两极分化乃是社会恒久不变的规律,宗教上都说了这叫作马太效应。”

    “阶层固化什么的我也管不了了。”姬傲剑喟叹,“我只问一声,你们不会要搞包办婚姻吧?”

    “这哪能呢?”任小蝶一口保证,“大的范围虽然差不多是这个圈子,但是具体谁和谁还是自己的事嘛。本官(身shēn)为户部大员,自然要对她们的婚姻大事见证观礼,保驾护航。”

    “当真?”

    “娘娘,你这是怀疑我?”任小蝶心中不服,“我还给你主过婚呢,你要相信我的节((操cāo)cāo),难道我会坑害这些小妹妹吗?”

    姬傲剑轻蔑地道,“你主婚都把自己主到后宫去了,哪来的什么节((操cāo)cāo)?”

    小寻好奇地问,“小蝶姐姐,现下可有已经(情qíng)投意合的吗?”

    “有啊。”任道,“古塔小朋友和小惠妹妹就是一对嘛。”

    “什么?”姬傲剑听得愣住了,“这家伙居然一点都没告诉我。”

    “原来娘娘你不知道啊。”任小蝶笑了起来,“看来人家小朋友不好意思告诉你。”

    姬傲剑思忖着道,“我记得在欧洲给古塔定了一桩联姻,不是和铁公爵的孙女吗,这事你也是知道的。”

    “娘娘,你刚刚还说包办婚姻要不得的。”任道,“自从您和犹太大师失踪之后,联姻的必要(性xìng)立刻就没有了,夏洛特小姐早就另外嫁人了。古塔回国之后,慢慢地和小惠好上了。”

    道,“可是古塔的年纪,好像比小惠姐姐小了有十岁吧?”

    任,“十岁算什么,听说法国有个总统,比妻子小了二十四岁,秀恩(爱ài)照样秀得飞起。”

    小寻点头,“嗯嗯,这样看起来也没有什么不可以的,我觉得古塔是个实在人,他们很相称呢。”

    姬傲剑一阵唏嘘,“古塔确实不错,小惠比小寻有福啊。”

    “少爷别这么说。”小寻脸上挤出一丝笑意,“小惠姐姐终生有靠,我非常为她高兴。”

    任道,“古塔这次回墨西哥之后,就要和小惠妹妹完婚了,然后全力帮助小惠竞选下任总统。”

    小寻问道,“古塔为什么不自己竞选总统呢?”

    “他不是年龄不够嘛。”任小蝶道,“等小惠当个十年八年的总统,就轮到古塔登场了,他们夫妻便是轮流坐庄。”

    小寻茫然不解,“作为民主体制,难道堂堂的总统职位也可以让他们开夫妻店吗?”

    任小蝶嗤地一笑,“你这就是太天真了,在民主国家,总统父子店,夫妻店什么的都是司空见惯之事,一点也不奇怪。”

    “哦哦。”小寻也认真地感慨起来,“我仿佛已经依稀看到了墨西哥总统家族固化的前景……”

重要声明:小说《头顶青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