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四十七章 情至深处自然殉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艾露恩 书名:头顶青天
    在海上漫无目标地漂移了好久好久,姬傲剑终于遇到了一处小岛。

    更准确地说,是一个小小的岛礁,不过数丈方圆,但也可以说是数十丈方圆。

    只因这块礁石周边的海水都已经冻结成了厚厚的冰层,将可供立足的面积扩大了十倍以上。

    姬傲剑垂头丧气地穿过冰面,走上礁石,对着立在这里的一道冰雪(身shēn)影说道,“六姐。”

    姬玉雪转头,看着这只全(身shēn)(套tào)在布老虎衣服里的小正太,脸上毫无半点异色,“你不陪着七妹,到这里来做什么?”

    姬傲剑苦着脸道,“七姐生我的气,把我赶出来了。”

    姬玉雪道,“七妹生你什么气?”

    姬傲剑懊恼地说,“七姐怪我之前没有告诉她,我可以带她飞升。”

    姬玉雪哦了一声,“是我让七妹知道的。”

    姬傲剑的神(情qíng)顿时一片呆滞,不知道说什么好。

    姬玉雪见他不说话了,也不理会,转回目光,继续眺望海平线的尽头。

    姬傲剑闷了一阵,忽然想起一事,问道,“六姐,你的伤怎么样了吗?”

    姬玉雪一动不动,道,“我有什么伤?”

    姬傲剑道,“昨天六姐最后那全力一掌,绝非七姐所能受住,当时六姐强行收回了大半掌力,全数逆冲体内,想来伤势非轻。”

    姬玉雪淡淡道,“我没有受伤,你想多了。”

    姬傲剑不信,“六姐若是没有受伤,怎会不给七姐治一下,直接就走了呢?”

    姬玉雪道,“我若是治了七妹,岂不是就不给你机会?”

    “呃……”姬傲剑又陷入无语。

    姬玉雪却突然又说道,“昨天那一战,你真的输了?”

    “输了输了!”姬傲剑连连点头,“六姐你把我打得落花流水,我在六姐面前真是不堪一击。”

    姬玉雪沉吟着道,“但是自始自终,我并未现你有过气息紊乱、招法溃散之象。”

    姬傲剑咳了一声,“六姐,其实是这样的。我是因为武功境界太高,一举一动深得武学道韵,看上去总是显得行有余力的样子。也就是说,我不管在什么(情qíng)形下,遇到多大的压力,都不会有狼狈不堪、焦头烂额的时候,展现出来的永远都是从容不迫、帅气拉风的姿态。”

    “原来是这样。”姬玉雪居然认真地点了点头,“你现下这(身shēn)衣服就确实很有威武雄风。”

    姬傲剑:“……”

    为什么只要是六姐说出来的,我就完全无法判断是嘲讽还是真话?

    姬玉雪道,“你若是已经晃够了,就回七妹(身shēn)边去。”

    “我才不去!”姬傲剑一(屁pì)股坐在礁石上,愤愤说道,“六姐,我能在你面前诉诉苦吗?”

    姬玉雪面无表(情qíng)地说道,“可以。”

    姬傲剑就抱怨起来,“六姐,我觉得我这(日rì)子真是没法过下去了。”

    他说过之后好一会儿,姬玉雪始终一言不,十足的树洞风范。

    十妹只好自顾自地讲下去,“四姐和七姐同时都喜欢我,又不是我能控制的,我也在尽自己的最大努力对她们好,可为什么她们还总是用这一点打压我、欺负我,简直没完没了。”

    冰雪少女还是没有反应,姬傲剑只好问道,“六姐,你就没有一点感想吗?”

    “有。”

    姬傲剑忙问,“是什么?”

    “得了便宜还卖乖。”

    “六姐,你怎么这么说我?”姬傲剑气愤起来,“和四姐和七姐在一起,又不是我主动的,为什么我要沦落到这个下场?”

    “不是你主动的?”姬玉雪道,“当年是谁对七妹告的白,又是谁跨海去找的四姐?”

    姬傲剑闷闷不乐地说道,“我去找四姐,又不是因为喜欢她。那是四姐小时候把我害得很惨,她希望教导我复返先天,我也不能不给她一个补偿的机会。可是我又见了四姐之后,她就变着花样天天把我往死里打,美其名曰说是要锻炼我成为大宗师,其实就是为了满足她折磨我的变态心理。”

    “是吗?”

    “至于七姐,那时候她喜欢四姐,总是把我当(情qíng)敌。我向她告白是在大家生死存亡的关头,为了转移她的注意力,根本没想到她后来居然真的喜欢我了。”姬傲剑懊恼地说,“然后我就悲摧了,如果和七姐一直参道,就是不让四姐摆脱罪责,如果去接受四姐教导,就会被误会抛弃七姐,反正我怎么做都是错的。”

    姬玉雪淡淡道,“这点事(情qíng),(挺tǐng)过去就是了,你要有所担当。”

    “可是我现这根本(挺tǐng)不过去呀。”姬傲剑伤心地说,“不管是四姐,还是七姐,总是要在人品问题上非难我欺负我。如果我接受她们两个,那我就是花心的人渣,如果我只接受一个或是全不接受,那我就是辜负她们深(情qíng)的人渣,所以我这辈子,在她们的定义中永远就注定是人渣了,随时随地都会被狠狠敲打。”

    姬玉雪道,“她们这么做,又有什么不对?”

    “呃……”

    姬傲剑被噎得好不容易才能重新开口,“六姐,这些事明明我可以不理会的,而我费尽千辛万苦,无非就是不想让四姐七姐伤心,可最后却落得个遍体鳞伤(身shēn)心俱残。想来想去,我这些年来忙忙碌碌,东奔西走都是图的什么呀,看上去简直就是一个劲地上门求虐,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有受虐体质呢!”

    “难道你没有?”

    “当然没有!”十妹腾地跳了起来,一边晃着(身shēn)后的尾巴,一边拍着白花花的“老虎”肚皮,大声说道,“我是顶天立地的男子汉,武功天下第一,智慧明见万里,怎么可能会有什么受虐体质!”

    姬玉雪似信非信地看着他。

    姬傲剑激动地继续说道,“而且,我是有自己最喜欢的人,因为四姐和七姐的缘故,我这些年直接放弃了自己心中的这段感(情qíng),全心全意地对她们好,就这样我还要被欺压,真是太没有天理了……”

    姬玉雪的视线已经转回了远方的海平线。

    姬傲剑咳了一声,“六姐,你不想知道我喜欢的是谁吗?”

    “没兴趣。”

    姬傲剑道,“那我说出来,六姐你愿意听吗?”

    “随便你。”

    姬傲剑局促不安地道,“六姐,本来我并不想说出来。可是我担心六姐你不能突破先天,待我飞升之后,那就再也没有机会了,那样的话我一定会后悔一辈子的。”

    回应他的只有寂静。

    姬傲剑咬了咬牙,“我最喜欢的人,就是六姐你。”

    过了很久很久,海风依然轻轻拂过,浪花一成不变地翻腾,似乎刚才生的一切都已经被冲刷干干净净。

    姬傲剑只好再次打破尴尬气氛,“六姐,你听到我说的话了吗?”

    “听到。”

    姬傲剑小心地问,“那您是什么感觉?”

    “扯淡。”

    姬傲剑顿时叫屈起来,“六姐,我说的是实话啊,真的是实话!”

    姬玉雪终于问道,“你喜欢我,为什么?”

    “因为我觉得六姐的(性xìng)(情qíng)和我最是契合。”姬傲剑低着头道,“我想要的心心相印,就是你喜欢我,我喜欢你,简简单单地守在一起。对于那些喜怒无常、(阴yīn)晴不定,(热rè)衷耍各种小(性xìng)子的女生,我真的是非常头疼,非常抗拒。而六姐你从来就是一个简单直接、干净明爽的人,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好就是好,不好就是不好,从来没有什么弯弯绕绕的心思折磨人,和你在一起的时候,就会觉得特别轻松,特别安宁,特别平静,特别舒心。”

    姬玉雪微有动容,想了一想,沉吟着道,“你说的似乎也不无道理。”

    姬傲剑大受鼓舞,赶忙接下去说道,“我最难以忘怀的一段时光,就是当年在南洋海岛上和六姐相处的岁月,每(日rì)静心勘悟,虽然生活清淡,却如一缕冰茶,最有修道气息,我一直清楚地记得当年六姐对我说过:这里就是你的家,你想住多久都可以。从那以后,不管我(身shēn)在世界何处,有过什么经历,只要想起六姐,就觉得自己还有一个可以让自己心清神定的家。”

    姬玉雪道,“你在那岛上……最后不是还出海了吗?”

    姬傲剑苦笑了一下,“六姐,人生之中,最要负责的,往往并不是最喜欢的那个。且不说那时我已经有过了对四姐的许诺,一定要去找她,而且八姐也早已和你已经成为一对,我又怎能再向六姐道明心意?”

    姬玉雪喃喃说道,“最要负责的,并不是最喜欢的……”

    “是啊。”姬傲剑悠悠说道,“我之所以对六姐动了真心,不仅仅因为我们是同一类人,而且我还看得出来,六姐和我有着同样的(情qíng)形,八姐是你最要负责的人,但并不是你最喜欢的人。”

    姬玉雪陡然一震,衣衫猎猎飞舞,厉声道,“你说什么?”

    姬傲剑丝毫不惧,迎上她的目光,“如果六姐本就喜欢八姐,你绝不会让她受那般长久的相思之苦。是后来八姐的痴(情qíng)不舍打动了你,六姐你心中既有感动,又有不忍,才接受了八姐。”

    “……”姬玉雪定定地看了他好一会儿,终于点头,“你说的一点不错。”

    姬傲剑又道,“六姐……”

    姬玉雪刚刚停住的气势更加暴涨起来,“但你既然知道我要忠于八妹,当年你也知道不必向我道明心意,为何现在又要提起此事?”

    姬傲剑垂下去,“我知道我和六姐之间确实有缘无分……”

    姬玉雪截住道,“缘也没有!”

    “是是,我知道我和六姐之间确实无缘无分。”姬傲剑立刻改正,“可是六姐你或许只能独自留在人间,就算知道我的心意,也不会有任何事(情qíng)因而受到影响……”

    说到这里,他开始簌簌落泪,“六姐是我的真(爱ài),是我最最重要的人,而我能力有限,只能带七姐八姐飞升,却无力再照应六姐,这对我来说是何等痛苦的一件事(情qíng)。六姐你知道吗,我每次想到自己必须要亲手放弃你,就难过得想要疯,想要癫狂,如果我和六姐分开在不同的世界,我真不知道自己继续存活下去还有什么必要。”

    姬玉雪皱了皱眉,“你这是什么话,你还有你的责任,岂能因我不在就失魂落魄下去?”

    姬傲剑一脸颓然,笑得十分苦涩,“六姐也有自己最喜欢的人,想来应该知道,如果能远远看到真(爱ài),即使不能在一起,知道她过得平安喜乐,心中也会涌起暖暖的安慰。可是,如果真正喜欢的人和自己都已经不在一个世界了,那生命里的一切都会变得黯淡无光,只想着追随于地下,即使浑浑噩噩地活着,那也是一具空壳,完全体会不到活下去的价值和乐趣何在。所谓(情qíng)至深处自然殉,能够与真(爱ài)在一片天地下同生共死,才是最大的幸福。”

    “(情qíng)至深处自然殉……么?”

    “我知道还有我的责任未了,所以六姐不能飞升的话,我也还会继续活着,但那仅仅只是活着。”姬傲剑一边抹泪,一边说道,“可要是等到我和六姐天人永隔之后,六姐都还没有知道我的心意,那我真的是不甘心!非常非常的不甘心!我只是希望六姐知道有个人把你放在心中最最重要的位置,飞升对于他而言并没有一点快乐,如果六姐因为我的心意,能够因此而得到一点点的欢畅和开慰,我就十二万分地知足了。”

    姬玉雪沉默了很久很久,叹息了一声,“小剑,我明白你的意思了。”

    姬傲剑的脸都哭花了,“六姐,你知道了我的心意,我真不知道该怎么高兴。”

    姬玉雪抬头望着暮色沉沉的天空,不知道想了多久,终于缓缓地说道,“小剑,如果我没能飞升的话,请你帮我给一个人带句话。”

    “六姐放心,我一定做到。”姬傲剑赶忙点头,又问,“给谁带话?”

    姬玉雪似乎是万分吃力,极其艰难地说了两个字,“三……姐……”

    姬傲剑呆了一呆,“六姐,莫非你最喜欢的人……就是三姐?”

    原来是那只天才无敌青(春chūn)智慧美少女?

    冰雪少女闭上眼睛,用尽了气力,轻微地点了点头。

    姬傲剑恍然,“六姐要我带的话,我也知道是什么了。”

    “我小时候的想法常常离经叛道,但是三姐从来没有怪我,总是说我的想法有道理,然后她会从方方面面的广阔视野给我讲解,让我一点点知晓自己的想法是多么的幼稚偏激。”

    不知什么时候,姬玉雪开始自行叙述了起来。

    “我练武的时候,并不喜欢多问。每次三姐看到我架势不到位,劲力有欠缺,就会一遍遍地主动指点我,直到我练习到她满意为止。所以,虽然我不怎么开口,但是武学进境却从来没有因此耽误。”

    “当我闯((荡dàng)dàng)江湖,建帮立会的时候,三姐就为我拟定了最为详尽完备的进取计划,每一个细节都考虑得周周到到,就连我最不擅长的交际场面,她也会给我准备若干方案,足可应付各种各样的突(情qíng)况……”

    姬傲剑听着听着,恍惚间一步一步地看明白了六姐的心迹。

    姬玉雪闭住的双目中慢慢落下了一颗冰晶,“在三姐面前,我总是觉得直接就被她给融化了。”

    姬傲剑惊讶着道,“六姐,我以为你根本不会落泪的。”

    喜怒哀乐的一切表(情qíng),不是应该和你绝对无缘的吗?

    “我一直拼尽全力在追赶三姐的步伐,可是三姐未满二十八岁就复返先天,而我今年已经三十有六,多用了八年时间,先天大道依然遥不可及。”

    姬玉雪声音微微颤,“我心中时常会有深深的恐惧,担心我这一生,再也见不到三姐一面。”

    姬傲剑愧疚不已,“对不起,六姐。”

    “怎么了?”

    “我不该和三姐抢,应该让三姐回来的。”姬傲剑心中涌起无穷无尽的后悔,“要是三姐回来,她一定会做得比我更好,而且六姐和三姐也能见面。”

    “三姐既然让你回来,就是相信你不会做得比她差。”姬玉雪毫不在意地说道,“所以,三姐能做到的,你也能做到,不必为这事有什么抱歉。”

    姬傲剑觉得肩头沉重无比,“六姐,你的心意,我一定会为你带到。可是,你一定不能就此失去希望,如果你能直接在三姐面前坦露心声,那该是多么美好的一件事。”

    “我知道的,谢谢你,小剑。”

    姬玉雪重重点了点头,“另外,我对你还有句话……”

    “什么话?”

    “你真的是个人渣。”

重要声明:小说《头顶青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