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四十三章 重穿紫衣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艾露恩 书名:头顶青天
    姬傲剑揉着眼睛,迷迷糊糊地醒了过来。

    这是好像是一间洁净的小室,清淡素雅的家具,简洁精致的摆设,就连自己(身shēn)下的这张(床chuáng)榻也只有两条青色的纱幔而已,除了空气中有一丝微微的幽香,简直完全没法判断出来有一点女子的气息。

    对了,这是七姐的舱室啊,上次我上船的时候来过这里,难怪看上去这么眼熟。

    姬傲剑吓得差点跳了起来,忽然间又止住了:等等,貌似不用慌张,且让我想想究竟是怎么回事。

    嗯,这些天在讲课后被围攻得好累,昨天本想好好睡一觉,结果又被六姐叫走了。她把我带到海边,一言不合就把我打个半死。然后七姐出现救了我,我和七姐之间又发生了好多好多事(情qíng),嗯,结果那是好得不能再好……

    一切落定之后,我们又因为谁给谁疗伤的事(情qíng)闹了起来,最后我把她给制住了,强行给她驱了寒气,就累得昏过去了,后面的事(情qíng)全不记得了。

    舱门轻轻开了,又轻轻关上。一名穿着紫衫的秀丽少女端着个木盘走了进来,自自然然地坐到了姬傲剑(身shēn)边。

    姬傲剑唤道,“七姐。”

    姬墨璃脸含微笑,“什么事?”

    姬傲剑忐忑地问,“七姐,我怎么会在你的船上?”

    姬墨璃道,“昨天我见你昏过去了,当然要把你带回来啊。”

    姬傲剑又小心翼翼地问,“那我为什么会在你的(床chuáng)上?”

    姬墨璃若无其事地说,“你不是心口上有伤吗,我把你放在这儿,给你上了药之后,我也累得撑不住了,就抱着你一起睡了。”

    抱、抱着我睡的?

    姬傲剑心中顿时回((荡dàng)dàng)着风起云涌的懊恼和悲鸣:为什么我整个晚上都没有知觉!难道我的人品就差到这个地步了吗!

    姬墨璃把木盘丢在一边,端起一只大碗,掀开碗盖,用勺子轻轻舀动,柔声说道,“来,吃早餐了。”

    姬傲剑犹豫了一下,“七姐,让我自己来吧。”

    姬墨璃脸色一沉,“谁让你自己动了,赶快张开口!”

    姬傲剑果然乖乖地一动不敢再动,稀里糊涂地由着七姐笑盈盈地一勺子一勺子对自己喂粥,虽然这粥喝起来十分香甜,但他早就坠进了云里雾里,根本没有剩余的脑容量去判断究竟是什么原料。

    终于一大碗粥全部入腹,姬墨璃关心地问,“够不够?”

    姬傲剑忙不迭地点头,“够了,饱得不能再饱了。”

    “好吃吗?”

    “好吃,好吃得不能再好吃了!”

    姬墨璃心头乐滋滋的,把盘碗丢在桌上,又坐在姬傲剑(身shēn)边,一动不动地看着他。

    姬傲剑也一动不动地望着七姐。

    过了半响,姬墨璃有点恼了,推了他一下,“你说话呀。”

    姬傲剑愣愣地道,“说什么话呢?”

    姬墨璃脸上浮起一层似隐似现的薄怒,“你难道没有发现,七姐现在有点不一样吗?”

    姬傲剑莫名其妙,“七姐你一直都是那么美……哦,对了,这件紫色的衣衫真是(挺tǐng)好看的。”

    “你总算发现了啊!”姬墨璃顿时喜笑颜开,“我已经十多年没有这么穿过了。”

    “十多年?”

    姬傲剑愕然了一下,忽然一拍大腿,“对对,我记得七姐你还是小时候在家的时候穿过紫衫,后来就再也没有见到紫色衣裙出现在你的(身shēn)上。”

    姬墨璃笑吟吟地点头,“你说的一点也不错。”

    姬傲剑不解,“七姐你穿紫衣这么好看,为什么后来都不穿了呢?”

    姬墨璃道,“我离家之后长居京中,那时我家最大的对头是谁?”

    姬傲剑脱口道,“朱紫衣公公。”

    “对。”姬墨璃一脸严肃,“本姑娘为了表示立场,就再不穿紫衣了。”

    噗嗤!姬傲剑掌不住笑了,“七姐你这又是何必,根本不相干的嘛。”

    姬墨璃哼道,“本姑娘是有原则的人,和你这个没有节((操cāo)cāo)的败类可不是一回事。”

    “好好,我是败类。”姬傲剑郁闷起来,“那么七姐,你为什么现下又把紫衫穿了起来呢?”

    “笨蛋!”姬墨璃瞪了他一眼,低头捏着衣角,“当然是给你这个小魂淡看的。”

    啊!?姬傲剑一下子就傻住了,满心里都是感动。

    姬墨璃道,“反正朱公公也走了好些年了,我再穿紫衣也不算没有原则了吧?”

    “当然不是!”姬傲剑忙忙说道,“七姐你极有原则,非常有原则,特别有原则!”

    姬墨璃嫣然一笑,“那你喜不喜欢看呢?”

    “喜欢!太喜欢了!”姬傲剑拼命点头,“能看到这么漂亮的七姐,就是立刻死了也值了。”

    姬墨璃嗔道,“你不用说得这么夸张,总之你喜欢就好。如果你还想看什么衣装,只要说出来,七姐都穿给你看。”

    这这这,七姐你重新穿起紫衣,好像是连少女心都回来了吧?

    姬傲剑道,“七姐不管穿什么衣服,都是最好看的,不管男装女装,都是那么的出众超凡,只要能天天看着你,就是我最幸福的事(情qíng)了。”

    姬墨璃皱起眉头,“小剑,你这样说,就没意思了。”

    姬傲剑奇道,“七姐,我说的有什么不对吗?”

    姬墨璃道,“你总要说些倾向(性xìng)的喜好,我穿出来给你看,才会觉得自己在为了满足你的心愿而努力。如果你总是说得这么泛泛,那就没有什么互动了,我会觉得很无力。”

    “对……对不起。”姬傲剑十分惭愧,“七姐,是我太笨了,你让我想想,等我一想出自己的喜好就马上告诉你。”

    姬墨璃有点没精打采,“好吧,我等着你。”

    姬傲剑道,“七姐,你怎么了?”

    姬墨璃幽幽地道,“我都已经好多年没有在女装上花心思了,不知道为什么现在就是想要打扮起来给你看,让你高兴……”

    姬傲剑道,“七姐,你是怪我的反应太差了吗?”

    姬墨璃摇了摇头,“主要不是这个。我转念一想,你明明是个花心的人渣,我居然还这么认真用心地讨好你,偏偏我还没有办法摆脱这种感觉,所以感觉自己完全没有自尊了,我好好一个新时代的独立女(性xìng),怎么就沦落到这个地步了呢?”

    咳咳咳咳咳!姬傲剑顿时呛了起来。

    姬墨璃道,“你有什么意见?”

    “我不是有意见。”姬傲剑道,“七姐,我只是想告诉你,是你想错了。”

    姬墨璃疑惑着问,“我想错了什么?”

    姬傲剑十分诚恳地说道,“七姐,你本是一个天真善良、纯洁柔弱的姑娘。然而不幸遇到我这个人渣,使尽各种卑鄙无耻的手段,软硬兼施,无所不用其极,你被((逼bī)bī)无奈,唯有屈从,每(日rì)只能强颜欢笑,讨好于我。所以,这一切都是外部环境的压迫,绝对不是因为你没有自尊!”

    姬墨璃听了整个人都石化住了,猛然间用力扭住了他的脸,吼了起来,“谁柔弱了?谁屈从了?你个小魂淡想造反了不成,以为可以在我面前张牙舞爪了吗!”

    姬傲剑哭丧着脸,“七姐,我只是想说明,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您千万不要有任何心理负担哪。”

    “不行,你说的太难听了!”姬墨璃恶狠狠地说道,“只有我欺负你的份,你想欺负我连门都没有,明不明白?”

    “我明白,我明白!”姬傲剑一连声地说道,“七姐,请你随意地蹂躏我吧,践踏我吧,我一定不敢有一丁点反抗。”

    “你也不能一点反应都没有啊。”姬墨璃拖长了声调,慢条斯理地说道,“我欺负你的时候,你还是应该适当反抗的嘛,这样的话才有互动,啊?不然我会觉得很没有趣味。”

    “是是是。”姬傲剑直吸冷气,“我会适当反抗,适当反抗。”

重要声明:小说《头顶青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