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百二十六章 海上明月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艾露恩 书名:头顶青天
    见到六姐出现后,姬水镜的神更是欢快起来,松了松发麻的手腕,拿出一副凄凄惨惨的泣诉模样,“六姐,小剑把我欺负惨了,你一定要好好收拾他,狠狠地教训他一顿。”

    姬玉雪没有答她的话,只是一直盯着姬傲剑看了很久很久,看得后者心里不住发毛,才终于缓缓开口,“我不是小剑的对手。”

    “啊?怎么会!”姬水镜傻了眼,一万个不愿意相信,“刚刚那一下对招,明明是六姐你占了上风,怎么会打不过他?”

    姬墨璃亦道,“我也觉得六姐的实力在小剑之上。”

    “我确实比小剑强上一些,我也有信心在百招之内压制住他。”

    姬玉雪语气平平,“不过,一百招之后,场面上就会持平。两百招之后,我就会落入下风。三百招之后,我随时都会落败。”

    姬水镜简直无语,“这这……是为什么啊?”

    “小剑是大宗师,有无上的武道心境。”姬玉雪脸上依然一点没有表,“和他交手,每多一个回合,就多一分被他研究破解的时间,以我们这点功夫底子,哪里得起被大宗师悉心针对。当他全然掌握了我们的武学体系,取胜就只是一个时间问题。”

    姬水镜兀自不服气,“六姐,你不可以没有斗志的啊,明明你的功力远远比他深厚呢。”

    “若是功力深厚就一定能战胜对手,那还要武学造诣有什么用?”姬玉雪丝毫既没有被她的话所打动,“你们两个,又有哪一个是功力在小剑之下,怎么联手对他都在节节败退?”

    姬墨璃点头道,“上次我和八妹联手的时候,还能杀得小剑狼狈逃窜,谁知道这次再来围攻他,却是完全不一样的结果。想来他一定是将我和八妹的联手之势全数看透了。”

    “他就是多了一把镰刀而已。”姬水镜气咻咻地说,“有了这么个重家伙在手,一点不怕我们的神刀神剑,竟然就能硬接硬挡,竟然还能还击了。”

    姬墨璃失笑,“莫非你觉得他必须始终赤手空拳才是应该的?小剑显然还没笨到那个地步。”

    “哼,他有了把破兵器又怎样,他武道智慧通天又怎样。”姬水镜突然又精神十足起来,“本小姐照样有办法拿下他!”

    姬墨璃问,“怎么拿下?”

    姬水镜眼巴巴地看着冰雪少女,“六姐,你不是有信心能压制小剑一百招吗?现在你来正面主攻,我和老七从侧面配合,三面夹击,一定能在百招之内把他给拿下,绝不会让他有研究分析的时间。”

    姬傲剑听了,差点没一口血喷出来。八姐,你敢不敢再不要脸一点?

    姬玉雪的面容古井无波,“为什么要联手对付小剑?”

    “他刚才在欺负我啊,我不是说了嘛。”

    “你们两个以多欺少,以大欺小,而且上来就是暗袭,而且还要期待他是空手,这叫做他欺负你?”

    呼——

    姬傲剑长长松了口气,绷紧的心终于落了下来,六姐英明啊!

    姬水镜口硬道,“就算这样,他也应该见好就收,刚才把我得那么难堪,太不像话了!”

    姬玉雪看了一眼黑衣小女孩,“十妹被你骗得穿了这么一衣服,这就很像话了,这就不难堪了?”

    “呃……”姬水镜瞬间就没词了。

    十妹低头看着自己的装束,瞬间就尴尬了。

    姬玉雪走上前来,端端正正地抱拳行礼,“见过家主。”

    “不敢,不敢,六姐不要多礼。”

    姬傲剑下意识地险些行了个屈膝礼,急忙抱拳回礼,却不知为什么突然有点不伦不类的感觉。

    难道我穿这种衣服就会自动进入屈膝礼模式么,果然女仆当了太长时间是有后遗症的!

    姬玉雪道,“八妹言行无状,屡屡冒犯家主,我心中十分惭愧,特此向家主赔罪。还望家主大度开怀,宽宥于她。”

    “其实,其实,也没有什么冒犯……”姬傲剑不知说什么好,“我也没有在意,真的,不在意的。”

    “家主恢宏大气,实是令人敬佩。”

    “那个——”姬傲剑弱弱地说,“六姐,你还是喊我小剑吧,不用这么严肃。”

    “现下非比寻常。”

    姬傲剑愣了,“怎么非比寻常?”

    姬玉雪定定地看了他一阵,接着再次行了一礼,“见过大宗师。”

    “……”姬傲剑已经不知道怎么接口。

    姬玉雪道,“家主归来,武道境界已是超凡入圣,复返先天。不知可否有办过先天大典,为武林同道开示心境?”

    先天大典?开示心境?

    姬傲剑恍然想起,作为刚刚成就的大宗师,好像是有这么个武林规矩。但在自己记忆里,仿佛早就是什么陈年往事。

    姬水镜小声嘀咕,“武林同道都飞升的差不多了,还弄什么大典?”

    姬玉雪重重哼了一声,姬水镜面色煞白,登时不敢言语了。

    姬傲剑道,“八姐说的有理,这世间的武道修行已到了末路,不必再搞这些形式了。”

    姬玉雪淡淡说道,“天下其他人或许都可以不在意大宗师,但依然有志于先天的练武之辈,不重大宗师,即是不重心中的武道。”

    “六姐见解甚是。”姬墨璃赞同,“凡有武林同道所在,必当敬重大宗师。”

    姬水镜一见,也跟着点头表态,“对对,其实我也是非常非常尊重大宗师的,特别是自家的大宗师。”

    “我们三个,自觉也算是武道中人。”姬玉雪说道,“不知大宗师以为然否?”

    姬傲剑忙应道,“当然,当然。”

    “既然如此,现在就是先天大典。”

    姬玉雪躬行礼,一揖到底,“武学后进,诚请大宗师为我等开示心境。”

    姬墨璃和姬水镜也有模有样地跟着,一同向着黑衣小女孩行起大礼。

    这、这场景太严肃了——

    姬傲剑头皮发麻,觉得自己势必不能再推辞,当下也不拿捏什么,朗声说道,“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

    两句很常见的古诗,道出了一位大宗师的心境。

    心境既已开示,下面便是各人领悟,若有不解疑惑之处,可继续向大宗师求问。

    姬玉雪和姬墨璃思忖良久,始终未语。

    姬水镜先忍不住了,咳了一声,尽力把声调变得温婉平顺一些,“大宗师,这两句话的意思其实就是千里共婵娟吧?”

    姬傲剑点头道,“可以这么理解。”

    “哈哈哈——”姬水镜顿时得意起来,“既然五个字就可以概括了,你为什么要用十个字,你的心境看来不够简练啊。”

    姬傲剑只是一笑,未予置答。

    姬墨璃道,“不论是天涯共此时,还是千里共婵娟,都有思念之意,不知大宗师的心境是否也有这层含义?”

    姬傲剑点头,“是有的。”

    姬墨璃微笑道,“不知大宗师思念何人?”

    姬傲剑道,“人非无之物,不在边的亲人朋友,自然都会思念。”

    姬水镜嗤了一声,“十……哦,大宗师,你老人家的心境真是够文艺的。”

    姬傲剑翻了个白眼,三姐开示天地为家的心境时,你就一个劲地赞叹叫好,现在对我的心境就大加讽刺,这歧视得也太明显了一点。

    又过了良久,姬玉雪的目光渐渐深邃起来,沉吟着道,“方才八妹说,大宗师的心境就是千里共婵娟,但两者之间还是有些不同。”

    姬水镜听了,忙好奇地问,“有什么不同?”

    姬玉雪道,“天涯有千万里之远,千里可以共婵娟,万里还能共婵娟否?”

    姬水镜有点糊涂,“千里?万里?这不都是说很遥远的距离吗,古诗中的千里也并非确数。”

    姬玉雪摇头,“若作确数理解,其间区别就很大。”

    姬水镜不明所以,“六姐,你究竟是什么意思?”

    姬玉雪没有回答她,向着姬傲剑行礼道,“大宗师,后进有问。”

    姬傲剑道,“六姐请说。”

    “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姬玉雪念了一遍,接着说道,“海上可以视为大海大洋,天涯可以看做是世界的尽头,可乎?”

    “自然可以。”

    姬玉雪道,“在地球之上,对阳一面为白昼,背阳一面为黑夜。大海大洋隔开千万里之遥,彼岸入夜见月之时,此岸或还是昼间,那又如何可以天涯共此月?如何可以万里共婵娟?”

    “对对,六姐说的有道理!”姬水镜大为欣喜,“我怎么没想到呢,地球上的各个地区可是有时差的,有的在黎明,有的在黄昏,有的在正午,有的在子夜。你一轮明月升起,也不过是部分地区的夜间,谈何天涯共此时?”

    姬墨璃亦是赞道,“果然六姐见解高远,因为有时差的存在,所谓‘天涯共此时’其实是个不科学的说法。”

    姬傲剑面对一众质疑,神态自若,用手指着上空,“若是夜间有一轮明月升起,你用手挡在眼前,看不到月亮,能不能说月亮就不存在?”

    姬水镜哼道,“当然不能,月亮就在那里,你这做法和一叶障目有什么区别?”

    “对啊。”姬傲剑笑道,“月亮始终就在那里,什么时候都在,就算现在也在。”

    姬水镜莫名其妙,“你这说的是什么意思?现在可是白天诶,你怎么看到月亮,挡不挡都是一个样。”

    “所谓白天黑夜,不过是人类的一种错觉。”

    黑衣小女孩伸出镰刀,用镰刃轻轻地在地上画出一个小圈,然后围着小圈又化了一个大圆,再在大圆的轨线上勾出了一个最小的圆圈。

    “看明白没有,这就是地月轨道。”

    姬水镜问,“这当然能明白,你想说什么?”

    姬傲剑悠悠说道,“月亮围绕地球转动已有数十亿年,白天也好,黑夜也罢,你看得见也好,看不见也罢,它就在环地轨道上,运转不停,从未消失。”

    姬水镜喝道,“可我们白天确实是看不到月亮的!”

    “那是因为我们被地球挡住了视线。”姬玉雪突然出声说道,“被手挡住视线也好,被地球挡住视线也好,本质是一样的,月亮始终在它该在的位置,不远不近,不增不减。”

    姬水镜眨巴着眼,说不出话来。

    姬傲剑对着冰雪少女,躬一礼,“恭喜六姐领悟。”

    “六姐确实理解深入。”姬墨璃扬声笑道,“如此说来,家主的这一番心境,有着透过现象看本质的意蕴,其实表达的是永恒常在,真实不虚的意思。”

    姬傲剑道,“七姐所说的也不差。”

    姬水镜忽然觉得大受打击,刚刚还嘲讽十妹的心境太文艺了,怎么转眼之间,他的心境就变得太科学了?

    姬玉雪却道,“七妹言道的‘永恒常在、真实不虚’这八个字固然精妙,然而大宗师不直接用这八个字阐发心境,却道‘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必然还有其他意味。”

    姬墨璃怔了一下,“六姐的意思是什么,家主的心境还有更深的含义不成?”

    姬玉雪转首东望,那里不远处就是一望无际的东海,连接着更加宽广无边的太平洋。

    “月交替,循环往复,天涯两端虽有时差之别,但昼夜轮回相继,同受月照耀,并无二致。我之月,即远方之月,远方月,亦我之月。是以,此岸即是彼岸,彼岸即是此岸。”

    (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头顶青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