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百一十二章 用心发掌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艾露恩 书名:头顶青天
    黑衣小女孩这么一说,围观众人不由叹息唏嘘,似乎已经预见到了她的悲惨结局。

    雷姓汉子见到这些神,停下脚步,不由哈哈一笑,“各位朋友多虑了,雷某岂会对一个不懂事故的小丫头下毒手?虽说她信口开河,不对在先,但俺最多也就用上一成的力气让她乖乖就擒,然后好好调……那个,管教一番,以便告知她为人处世、谦虚谨慎的种种道理。”

    众人心想:什么“管教”?你分明原本打算说的是“调教”。

    “大叔,你这么小看我是不对的。”黑衣小女孩摇着头,不紧不缓地道,“要是你只用上一成的力气,结果会很糟的。”

    说到这里,她忽然反手取下背上的木箱。

    这个木箱非常扁平,甚至说是木盒更加合适,乍看上去就像是一块门板,型式很不实用,似乎只能装画卷一类的物事。

    然而小女孩并没有将木盒打开,只是顺手往地上一放。一声沉重的闷响清楚地传入众人耳中,“门板”的下端在石板路上足足陷入了一尺有余,稳稳当当地立在那里。

    全场刹时静了下来,险些以为看到的并不是一个轻薄的木盒,而是一块巨型的石碑。

    雷姓汉子眼睛也瞪得如同牛眼大小,随即暴喝起来,“好个小丫头,原来还有些装模作样的小把戏,但要以为这等不入流的伎俩能在雷某面前唬人,那就大错特错了!”

    众人被他一喝,也回过神来,心道原来如此,这个小妹妹用的这一手,场面固然震撼,但想来无非也就是“口碎大石”“单掌劈十八砖”“隔山打牛”之类的作假弄虚路,若是糊弄一般路人也就罢了,可是在武馆一条街这里,在真正的武道高手面前,又有什么用场?

    “唬人?”

    小女孩的脸色没有任何变化,却是慢条斯理地从口袋中摸出一张纸条。

    “在场的不管哪一位大叔,只要能拔出这个木盒,这一百两银票就归你了。”

    她的声音婉转动听,有如黄鹂鸣柳,清泉泻石,落入耳中无比悦耳。但这一切,都不如她话语的意思更加让人动心。

    人群中立刻冲出一条壮汉,高声笑道,“小妹妹说话要算数啊,俺现在就搬起来让你看看。”

    他经过雷姓汉子边时,后者忽然手起一掌,“蓬”的一声,将他整个人打得横飞出去。

    这人在地上滚了几滚,上仰了一半,却怎么都无法站起,只得勉力伸手指了过来,气愤不已地说道,“雷铁山,你为何要突施暗算?”

    “话!”雷铁山怒骂道,“老子正要和小女娃子见个高下,你突然冲出来抢老子的钱,还怪老子打你?”

    “那怎么是你的钱?明明是小妹妹的银票。”

    “蠢猪!一会儿就都是老子的了。”

    雷铁山的意思很简单,他拿下这个小丫头后,小丫头上不管有些什么,也都归他所有了。如今竟然有人要中途截夺他预定的战利品,雷铁山又怎么会客气?

    这人明白他的想法,但心下不服,“哪有这个道理,你们还没开打呢,小妹妹的银票就成你的了……咳……咳咳……”

    雷铁山冷冷说道,“你再说下去,就要死在眼前了。”

    这人一呆,还没来得及再说话,已有他的同门奔了过来,将他的衣衫一把扯开,只见前凹下了一个深黑色的巨大手印,覆盖面积似乎还在缓缓扩大,顿时一阵手忙脚乱,敷药推血不止。

    众人见到此状,不约而同地倒吸了一口凉气,望向雷铁山的目光多带了几分惊悸。

    黑衣小女孩也皱了皱眉,似是没有想到这个大叔如此横蛮霸道。

    而他这般凶狠的出手,气势上的威压也是上了几个档次,小女孩木盒落地的“异常”之状自然也就被观众忽视了过去。

    十妹心中惆怅,自己轻松淡然的绝顶高手风范居然根本没有被人领略的机会,生生地就被一个简单粗暴的蛮力家伙完全覆盖了自己的风头,果然装X处处有高手,我辈还需多努力。

    小女孩叹息了一声,从容说道,“大叔,你刚才那一掌,用了正好是三成劲力吧?”

    雷铁山愣了一下,随即咧口笑道,“小女娃儿好眼力,老子方才确实是用了三成力道。没想到你居然能看得出来,老子越来越喜欢你了,怎么办,怎么办?”

    人群中又是一阵鼓噪不安,如此威猛强劲的一记铁砂掌,居然只是这姓雷的三成功力,那他若是用足十成劲道,威力将会上升到一个如何可怕的程度?

    “这三成功力不怎么样,就算是十成功力也一般般。”小女孩已经先回答起众人心中的疑问,“所以大叔,你对我毫无威胁。”

    “毫无威胁?”出乎周围之人意料,雷铁山并没有猝然大怒的模样,神色反而有些凝重。

    作为在武馆一条街上有数的外家高手,雷铁山虽然形象十分蛮横,却并非一个愚鲁之人。对方始终不被自己的气势所动,从头到尾都是一副从容淡定的模样,要么真的是实力强大,要么就是一个彻底的疯子。

    但是如此钟灵毓秀,眼神清明的小女孩怎么可能是一个疯子?再想起方才她那木盒入地的景象,仔细推算了一下这个盒子的分量,雷铁山心中更是打了个突,忽然在对方上感受到了一丝高深莫测的意味。

    然而眼下的形,已经不容他有半分退路。刚才他口口声声将这小丫头说成是自己碗里的,若是不战而撤,以后在这条街上也不用混下去了。

    雷铁山将心一狠,脸上含笑,走到小女孩的前数尺之地,爽朗地说道,“既然小妹妹这么说了,雷某就来领教你的高招。”

    话音未落,一只大如蒲扇、黑如铁铸的巨掌闪电般地击了出来,竟然不给对手半点反应时间。

    这一掌并没有使上全部功力,约莫用了**分力道,倒不是雷铁山突发善心,而是他不愿将掌势用老。对面的小女孩体型轻巧玲珑,多半是法灵活、趋避迅捷之辈,自己不将掌力完全走实,才能在她退闪之后及时变向追击。

    事实上雷铁山完全没有保留,心中的那一份不踏实感觉,已经让他放弃了活擒小女孩的打算。这番尽力施为,即使是这个千百媚的小丫头立毙在自己掌下也在所不惜。

    粗黑巨大的铁掌,快到极点的速度,周围的观众心中一紧,仿佛觉得那一掌就是朝着自己打来,都不由地升起了一股窒息之感,滋味很不好受。

    在他们想来,这一掌小女孩必定是要逃开的。而他们心中,也希望小女孩逃开,否则这一掌击上,就感觉自己也同样挨了一掌,这得有多难受?

    “大叔是没吃饱还是怎么的?你的掌力太弱了。”

    黑衣小女孩没有一点逃开的意思,简简单单地提掌迎上,并且还缓缓地说了一句话。

    奇怪的是,当她出掌以后,所有人都觉得速度突然间就变慢了。慢到雷铁山本来电光火石的一掌竟然如同蜗牛在一寸一寸移动,慢到小女孩舒舒缓缓地一个字一个字说完之后两掌还没有相遇。

    也正在这份极度的缓慢之中,众人清清楚楚地看到了小女孩的掌法,竟然是和雷铁山同样姿势、同样发力的一掌,也是铁砂掌的杀招,就像是对方的镜像一般。

    但这毕竟不完全是镜像,当两掌相近的时候就产生了明显的对比:一边是白嫩嫩的小手,一边是黑黝黝的巨掌。一个美如细瓷,一个硬如钢铁。

    白嫩小手终于和黑粗巨掌碰在了一起,前者正正落在后者的掌心上,大小看上去还不到对方的三分之一。

    众人陡然听到了一声凄厉的惨嚎,一个巨大的影如同被抛石机投出去的炮弹一般,轰地砸上了背后武馆的门楣。

    然后有两样东西落了下来。

    一个是全黝黑的大汉,摔得七荤八素。一个是“猫拳门”的门匾,摔成四分五裂。

    “我说你的铁砂掌不正宗,现在该明白了吧。”

    正当一群观众目瞪口呆,怀疑自己在做梦,甚至怀疑人生的时候,小女孩清脆的嗓音又响了起来。

    随着她的话语,空气中微微飘来了一阵风,雷铁山的上衣衫如同蝴蝶般片片碎裂,前露出了一个黑色手印。

    黑色手印并不大,就和小女孩的手掌差不多,但是掌印极深,造成的伤势比刚才那个中了铁砂掌的更加严重,因为雷铁山躺在地下动弹不得,完全不能说话,似乎只有出的气,没有出的气,也不知道还能不能活下来。

    好一会儿,才有人吃吃地问,“小妹妹……这个,这个,小女侠,你刚才和雷馆主对了一掌,可是为什么他的上会出现掌印?”

    “因为真正的铁砂掌,是要用心打出去的。”

    黑衣小女孩一本正经地说,“我虽然一掌打在他的掌上,但我其实是想打在他的上,所以掌印就出现在了他的前。”

    (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头顶青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