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百零六章 岁月流逝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艾露恩 书名:头顶青天
    姬傲剑远远地逃到一棵大树下面,垂头丧气地倚在了树干上。

    刚才真是险象环生,差之毫厘之间就要被拿下了,到时候自己就要面临悲惨无比的后果。

    小时候她们就各种欺负我,如今该不会是觉得我已经走出了童年影,于是就更加心安理得的欺负我了吧?

    不行,一定不能给她们任何机会!

    十妹合上双目,慢慢推敲起刚才那刀剑合击的武功,寻思破解之道。

    忽然间空气中传来一个声音,“……我每天吃饭、睡觉、打小剑,生活乐无边。”

    姬傲剑一个激灵,不由得睁开了眼睛,愤愤不平地想:如今的人就不能有点实事求是的精神吗?怎么能随随便便就信口开河呢!

    他只觉得心浮气躁,对武道的研究也进行不下去了。

    接着又听到了刀剑相交之声叮叮当当的响起。

    她们终于开始动手了,太好了,你们就是打得天崩地裂,血溅十里,我也不会管了。

    十妹正自恨恨不已地发牢,却见到有一个容貌端庄的宫装女子脚步匆匆,来到当面,二话不说就朝着自己拜了下去。

    姬傲剑愣了,“这位姑娘,你为何如此……”

    就在这时,只听这个女子用哭出来的声音喊道,“少爷,您终于回来了,小寻想死你了!”

    啊,原来这是小寻!?

    姬傲剑这次归国,见到的八姐,见到的七姐,都和十年前几乎没有变化,可那是她们武道超卓、功力深湛的缘故。当他遇见另外相熟之人的时候,就会蓦然发觉,岁月的确是一把无的杀猪刀。

    此刻姬傲剑的心中充满惊喜,刚才的郁闷不快一扫而空,“小寻,快快起来,好好说话。”

    小寻依然头伏于地,嘤嘤哭泣,“少爷,我对不起你啊朕的前夫是太尉。”

    姬傲剑莫名其妙,“你有什么对不起我的?”

    “少爷,小寻已经嫁过人了。”

    “恭喜恭喜,小寻如今已经是风韵万千、气质出众的大美女了,自当红烛高照。”姬傲剑笑着说道,“可惜我错过了你的婚期,回头一定给你补上贺礼。”

    小寻哭得更是厉害,“少爷,我可是你的贴丫鬟啊。”

    “呃——”姬傲剑不明所以,“小寻,你究竟想说什么?”

    “少爷,小寻的契早就归了我们天青山庄,又是一直侍候着您的,当您大喜之后,我也该在房中侍候您和夫人的。”小寻泪水流个不停,“可是您出国之后,小寻没能始终为您守节,实在是罪该万死哪!”

    姬傲剑的表陡然石化,突然间转过一个十分诡异的念头,吃吃地说,“难、难道你的意思是,你要给我做通房丫头?”

    小寻含泪点头,“少爷,这是奴婢这一生的职责,可是奴婢对不住你哪!”

    “你这是哪来的莫名其妙的罪恶感啊,给我清醒一点!”姬傲剑喝道,“我从来没有想过要有什么通房丫头,从来没有!”

    小寻一下子呆住了,“原来少爷从来就看不上小寻的吗?”

    “这和看上看不上有什么关系?”

    “大户人家公子少爷的贴丫鬟,将来都是通房丫头啊,只有那些最蠢笨最没用最不得主子欢心的丫鬟才会被抛弃。”小寻的面色变得无比苍白,“原来少爷早就讨厌小寻了,我竟一点都不知道……”

    “哪有这样的事,我什么时候说过讨厌你。”姬傲剑突然间觉得头疼无比,想起这个时代的世俗风气确实如此,小寻自小认为自己就该是少爷的通房丫头,这一点并不是她的错。

    可是虽然自己没有对小寻起过这类心思,但该如何对她解释,让她安心呢?

    少爷想了一想,对着当年的小丫鬟和气地说,“小寻,你不要多心,我一直是把你当妹妹看待的,怎么会讨厌你呢?”

    咦,为什么感觉好像我是在发妹妹卡?

    小寻惊诧地说,“少爷当我是妹妹?”

    “对,当你是妹妹,所以根本没有想过把你当作什么通房丫头。”姬傲剑肯定地说,“而且,我非常希望你有一个好的归宿。”

    “可是……”

    “好了,小寻,我多年之后重新见你,就如重逢老友那样的喜悦,正想和你好好叙话。”姬傲剑叹了一声,“可是你居然一直纠结着不能做我的通房丫头,这让我觉得非常无力。”

    都怪这个万恶的时代存在着一夫一妻多妾制,扭曲了多少无知少女的纯洁心灵。嗯,这一定是体制问题。

    小寻不敢再说,怯怯地点了点头。

    姬傲剑问,“这些年来,你过得可好吗?”

    “奴婢衣食无缺,生活无忧,就是一直思念少爷重生之逆旅修真。”小寻又忍不住抹泪,“当初少爷忽然远赴海外,多时不归,小寻不知道出了什么事,心中十分惶恐,还生怕有什么自己做得不对的地方,惹得少爷不高兴了,所以不想回来。”

    姬傲剑突然沉默下来,忽然发觉自己不告而别的举动着实十分轻率,不知道引起了多少人的关心和牵挂。

    小寻继续说道,“还是七小姐一再安慰小寻,说少爷是感悟了成道契机,果断追求仙缘去了,让我不要自怨自尤。”

    姬傲剑声音十分苦涩,“七姐真是能理解我。”

    “可是小寻看得出来,七小姐比小寻更加思念少爷。”

    姬傲剑蓦然抬头,“怎么?”

    “自从少爷走了以后,七小姐再也没有笑过,甚至除了朝班值府之时,私下里再也没有做过男装打扮,去找姑娘们玩闹。”

    姬傲剑失声道,“七姐竟然这样?”

    小寻认真地点头,“七小姐没没夜地忙于经营基业,似乎永不疲倦一样。小寻多次劝过她不要如此劳,可是七小姐说,少爷之所以能够毫无顾虑地寻求仙缘,是因为信任他的七姐能稳住局面,所以一定要兢兢业业地做好所有的事,不能有任何差错,辜负了家主。”

    “……”

    姬傲剑的指甲不知不觉深深刺入了掌心,似乎要穿通了一般。

    小寻接着道,“后来七小姐终于和少爷书信联系上了,她在自己房里挂了一幅世界大地图,把最新了解少爷所在的位置打上勾,每天都会站在那里看上很久很久,望眼穿地等待少爷回来。”

    “……”

    “几年之后,七小姐非常高兴地告诉我,说少爷和三小姐九小姐就要一起归国了。那天她非常开心,小寻也非常开心,我陪着七小姐好像喝了好多好多的酒,醉了几天几夜才醒。”

    “……”

    “可是预计的航期到了,少爷你们并没有回来。一个月之后,你们也没有回来,三个月之后,你们还是没有回来。几位小姐都着急疯了,害怕你们出了什么意外,发动了一切力量去寻找线索,可是什么都没能找到,你们的船队就好像突然从地球上蒸发了一样。”

    “……”

    “等到少爷你们失踪一年以后,七小姐忽然变得开心起来,她跟我说,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力量能够一次对付少爷还有三小姐、九小姐,所以你们一定是大功告成,飞升仙界而去了。而她们也不能落后,也要努力自我修行,飞升而去。”

    姬傲剑轻轻叹息,“确实是飞升了……”

    小寻的眼中突然簌簌地又落下眼泪。

    “咦,你怎么又哭了?”

    小寻抽抽噎噎地说道,“确信少爷你们飞升以后,七小姐就时常劝我,说少爷已经是回不来了,我没有机会做您的通房丫头了,让我去寻找真,不要耽误了青年华。”

    “这一点都不错啊生了个蛋。”姬傲剑道,“而且你早就该寻找自己的真了,根本没必要等到这个时候。”

    小寻呜咽着说,“奴婢自知资质愚钝,根本没可能有升仙的福分,觉得此生再也不能服侍少爷了,所以一时鬼迷心窍,就真的嫁人了。”

    “什么鬼迷心窍,寻找真是任何人都拥有的权利!”姬傲剑一阵阵头大,“你有了一个美满幸福的家庭,我从心底里为你高兴。”

    小寻哭得更加厉害,“禀少爷,奴婢所嫁非人啊!”

    姬傲剑愣住,“怎么所嫁非人?”

    “那时候有一位世家公子对奴婢千依百顺,兼且有功名在,奴婢被他迷得神魂颠倒,觉得是自己良配,便答应了他的求婚。”小寻的神十分痛苦,“谁知道他接近我的目的,是为了刺探报,和几位小姐作对。”

    姬傲剑道,“和我们家作对?”

    小寻点头,“奴婢起初毫无察觉,造成了好大损失,幸好七小姐后来识穿了他的面目。”

    “那这人怎么样了?”

    “奴婢羞愧万分,亲手把他灌进水泥柱里,沉了永定河。”

    姬傲剑不觉怔了一怔,“小寻,你好生杀伐果断啊。”

    “少爷,小寻那时候年少无知,以为人间自有真在,却不知道这个世界是何等的冷酷无。”小寻哭道,“我们天青山庄好大的基业,自然遭人忌恨觊觎,小寻因得七小姐的信任,领着不少关键职司,却不知那些亲近婢子的人,个个都是抱着不可告人的目的。”

    “哎哎,”姬傲剑劝道,“你也不要为了一棵树,就否定整个森林,这世上的好男人,还是很多的……”

    “哪有什么好人?”小寻坚定地摇头,“奴婢遭受重创之后,痛定思痛,再与人打交道的时候,才发觉自己有眼无珠,那些甜言蜜语、虚假意翻来覆去,不过都是路而已,真不知道奴婢当初怎么就会被迷惑了呢?”

    “小寻,你不必这么偏激……”

    小寻哭拜于地,“奴婢早就醒悟到自己愚不可及,其实作为少爷的边人,远胜于嫁给世间庸庸碌碌之人千倍万倍。像少爷这样冠盖天下的大英雄大豪杰,小寻本有福分早年追随,却不能从一而终,所以命中注定该有此报,都是我的劫数。”

    姬傲剑又是一阵头疼,“我人都不在了,你怎么个从一而终?”

    “就算少爷不在了,小寻也该始终为少爷守节,不能有玷少爷的声名。”小寻伤心地说,“如今奴婢已是一失足而成千古恨,再回首已非完璧……”

    “够了!”姬傲剑脸色抽搐个不停,“我是修行之人,从来都没有在人间成就家室的打算,就算这次回来也只是短暂驻足,终究是要走的。你为我守什么节,难道你想孤独终老,到了暮年都无依无靠吗?”

    小寻抹着泪,“可是世上哪有少爷这么真心对人好的,都是一群薄幸自私、霸道蛮横的家伙。小寻已经尝到了报应,早已万念俱灰。”

    “什么报应不报应的,你不就是有了一次遇人不淑吗,又不是你的错。”姬傲剑叹了一声,柔声道,“小寻,你那次成婚,可有孩子吗?”

    小寻的脸上露出温,漾起了一丝微笑,“禀少爷,有一子一女急婚。”

    “那你他们吗?”

    “自己骨,怎会不?”

    “看到他们,你觉得自己幸福吗?”

    “非常幸福。”

    姬傲剑颔首,“这不就对了,你既然已经有了让自己觉得幸福的人,所以你当初的选择就并不是一个错误。”

    小寻瞪大了眼睛,“少爷,这不是一回事吧,孩子当然是没有错的,可这不能说明我就没有瞎了眼找错人。”

    “你找错了人是另外一回事,我的意思是说,这并不表示你寻找真的行为是错误的。”姬傲剑咳了一声,“小寻,你想一想,如果我们最后都飞升走了,那我们留下未竟的事业,若是有一部分托付给你,你能置之不理吗?”

    小寻慌忙磕头,“婢子必定万死不辞,不负少爷和小姐们所托。”

    “着啊,你既然要把事业发扬广大下去,那么如果你不开枝散叶,形成名门望族,又能传承多少时候呢?”姬傲剑语重心长地说,“小寻,把孩子好好培养成才,后再继承你的家业,绵延繁衍,那你这一族就是我天青山庄的大功臣了。”

    小寻怔怔地流下泪来,呜咽着道,“少爷真的不怪小寻吗?”

    姬傲剑怅然说道,“我只觉得万分对不住你。”

    其实自己对不起的何止是小寻,到现在都还没有去面对更对不起的人。十妹心中的愧意如同海啸巨潮,翻涌难平。

    却听小寻又怯怯地问道,“不知少爷心目当中,有没有开除小寻?”

    姬傲剑不解,“开除你什么?”

    “小寻本该随侍候少爷。”小寻似是鼓足了勇气说道,“少爷现下既然已经归来,可能容许婢子重尽自己的本分?”

    “这……”姬傲剑摇了摇头,“小寻,你现在也该是位高权重的人了,老想着做丫鬟的事,成何体统?”

    “能做少爷边的小丫鬟,就是小寻最为幸福最为开心的事。”小寻迟疑了一下,又道,“再说,少爷现下的样子,似乎也更需有人照料。”

    我现在的样子更加需要照料?

    姬傲剑愕然了一下,陡然明白过来,重重哼了一声,“本座只是二次重生而已,并不是生活自理能力退化!”

    “话虽如此,但是少爷如今量不足,终究有许多不便。”小寻支支吾吾说道,“婢子自从有了孩子以后,对于这些方面更有心得,定然能将少爷照顾得周到妥帖,让少爷称心满意。”

    什么心得?难道是说照料小孩子的经验?姬傲剑顿时眼前一黑。

    “小寻!抱着这种心态,我更不可能让你侍候的!”

    (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头顶青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