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百章 历练红尘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艾露恩 书名:头顶青天
    数之前,姬傲剑答应了八姐要来拍卖会捧场。

    可是仔细一想,我堂堂一个大宗师,难道当真要扮庸俗的暴发户不成?万万不行,怎么也得有个清高无比,格调无双的份,才能衬出我天上少有,人间绝无的气质才华少董的小贤妻。

    既要一掷千金,还要视金银财宝如粪土;既要不惧权势,还要看世俗功名为浮云;既要代表传统文化,还要出国跨洋若等闲;既要活在当代,还要通晓过去未来五百年……

    所以,不用考虑了,果断当神仙吧,而且还是一个与时俱进的神仙。

    以大宗师的通天手段,随意显露一二,本就非常容易被世人当作是活神仙下凡。中国的佛道高人,外国的大通灵师,无不如此。这些匪夷所思的效果,其实说穿了,也就是表演一台现场魔术而已。

    而且十妹非常有节地抛弃了“耳朵识字”“空盆变蛇”“密瓶出药”之类的老节目,出手的乃是“凌空悬浮”“雷神之锤”“奇门遁甲”独门绝活,让看惯了大师场面的松江公子们耳目一新,越发觉得他真是神仙。

    这场拍卖会由松江名人珊瑚小姐主持,拿出来的拍品貌似是按年代分段,首先是些上古时期的彩陶、青铜器之类,各种古朴沧桑,充满了悠久岁月的文明气息。

    但是这些物件古则古矣,却也是人类早期历史的产品,诸般细节上的精美程度与后世尚有距离,除了特定的考古好者,富豪人家通常也不会用这个地步的老古董充门面。

    十件拍品中,只有四五件被人叫价,这还是南洋商人频频捧场的缘故,过程中几乎又无人竞争,基本以底价成交。至于松江少爷,本就没有出价的心思,对于这种不温不火的场面十分满意。

    那骆公子心道,是了,南洋商客也不是冤大头,怎么可能会平空就高价买一些破烂玩意?要果真与水镜小姐交好到那个地步,直接低息为她融资岂不更方便,何必在拍卖会上来这一手?以现在这样零零碎碎的小交易量,水镜小姐的财政紧张是不能通过这次拍卖会来缓解的。

    姬水镜越来越看不下去了,斥道,“各位公子,你们到现在都一动不动,莫非想让远来的朋友以为我们大松江就穷困潦倒如此?还是想说明我们江南子弟没有一点文化艺术方面的修养熏陶?”

    然而各位公子不上这个当,只是轻松一笑,“水镜小姐,做人需得尊老敬贤,老前辈们看重的喜之物,我们做晚辈的岂能与他们相争?”

    “青铜之物虽好,无奈家中所藏已是甚多,不必添加了。”

    “是极,是极,近年来吴地古墓发掘甚多,上古、先秦器具层出不穷,我等大有所获,自然不再有过多需求。”

    更有人道,“水镜小姐,我在文物贩子中风闻,如今掘墓摸金的队伍中,你于背后支持甚多,不知可有此事?”

    姬水镜怒道,“闭嘴,本小姐看起来像是发死人财的那种人吗?”

    众人不由心下一乐:此事若是为真,说明水镜小姐真是经济窘迫,开辟财源已经饥不择食了。其实她究竟需要多少资本度过难关都是可以猜得出来,方才她向小仙长索赔一千箱黄金,*不离十就是这个数字了。只是到现在为止,她也不过要到了百余箱,加上这次拍卖会所得,最多不会超过两百箱,还有八成以上的缺口。

    小仙长此刻眼观鼻,鼻观心,充耳不闻,仿佛已是神游天外。

    姬水镜又坐到他的边,柔声说道,“仙长,你说好了要给小女子捧场的,怎么到现在一件还不入手呢?”

    小仙长眼皮都不抬一下,“台上所见,无非都是世俗之物,难入本座法眼妖孽相公的淘气包。”

    法眼你妹!姬水镜心头冒火,耐着子说道,“莫非连越王勾践剑这样的国宝级珍品,仙长也看不上吗?”

    “不过是凡铁而已,又不能炼成飞剑,要它何用?”小仙长悠悠叹了一声,“若是有轩辕剑、开天斧这样的上古神兵,本座倒是可以考虑一下。”

    姬水镜额上青筋扭动:想要轩辕剑,开天斧?是不是干脆再凑个十大神装,好让你把攻防数值和天赋技能全部点满?

    她暗中传声道,“十妹,说好了你要当众交给我一千个箱子,可目下才仅仅一成,你老是推三阻四,这是什么意思?”

    “我堂堂一个神仙,要是没有充分的理由,轻易就被你忽悠去了一千箱黄金,岂不显得我智商很低?”小仙长目不斜视,亦传声道,“这会严重影响我在世人心中的高大形象。”

    “你一个逗比还有什么形象!”

    姬水镜差点真的吼了出来,强自平心静气了一阵,忽然滴滴说道,“仙长,我看你青年少,风华正茂,不知可有心上之人?”

    小仙长稀里糊涂地说道,“你问这个干什么,我是个一心清修的向道之士,岂会去贪图世间美色?”

    “仙长,这不叫贪图世间美色,这叫历练红尘。”

    “历练红尘?”

    “是啊,没有入世,何来出世?要想跳出红尘,唯有经历红尘,才有红尘可跳。”姬水镜一本正经地说,“所以仙长你要一一尝过红尘百态,经历人间`,让自己的人生完整起来,然后超凡脱俗,离世成仙,才有意义。”

    小仙长思忖着,“这种理论怎么感觉闻所未闻?”

    “仙长你一定是在海外修仙久了,所以不知道中土修真理论的发展,这可是当今修真界的主流观点。”姬水镜滔滔不绝,“说到苦修,南亚中亚有无数这样的实践者,但是不管他们折腾多少年,甚至就是喝了一杯恒河水,难道就能成就正果吗?”

    “不能。”

    “所以啊,谈,对于明心见,参透大道来说,是不可缺少的步骤。”姬水镜眼睛闪闪发亮,“仙长,这么重要的一课,你一定要补起来。”

    小仙长咳了一声,“怎么个补法?”

    “古人言,相见就是有缘。仙长今来我船上,误认我是妖怪,引发种种波折,可见我们之间因果非浅,气运相联。”姬水镜直接挑明了说道,“所以仙长要想历练红尘,就可以着落在小女子上。”

    小仙长吃惊地说,“你这话的意思,莫不是想要我和你谈?”

    “实不相瞒,今儿本来也是小女子的相亲大会。”姬水镜随手一指,“这些公子都是抱着这个目的而来,不过论人品才华,论气质形象,论神通手段,论财富搬运……他们远远及不上仙长的,所以小女子要选,也只会选你。”

    众位公子听到了“财富搬运”四个字,刹那间就明了真相,高声呼叫,“小仙长切莫上当,水镜小姐是在忽悠你的,她看上的只是你的大搬运术倾世太子妃【完结】。”

    姬水镜怒道,“这是什么话,我只是想让仙长的人生完整一点,完全是为他着想,甚至不惜舍成为他的历练对象,对他只有好处,没有半点坏处。本姑娘如此仗义,怎么能说是忽悠?”

    “唔。”小仙长想来想去,“对我确实没有坏处,如此历练一下红尘也是不妨的。”

    “太好了。”姬水镜兴奋地拍手,“仙长哥哥,我们赶紧就谈吧!”

    众人几乎要晕倒,就人家那岁数,你怎么一脸坦然地连“仙长哥哥”都喊出来了?虽然说修道之士的实际年龄或许很大,但你们这一对的外表看来也实在太有违和感了。

    小仙长问道,“不知这谈是个什么章程?”

    “这很简单。”姬水镜不假思索地说,“主要体现在男方愿意给女友花钱,你为我花钱越多,就说明你越我,我们之间的感就越深。”

    从未见过傍大款如此直白……

    姬水镜继续道,“比如说,你直接给我一贯钱。”

    骆公子一拍桌子,“小仙长,水镜小姐念念不忘的就是刚才说过的一贯钱,可见她看上你的所谓人品才华是假,看上你的家财富才是真实目的。”

    小仙长点头,“对,你说的有道理。”

    “我的话还没说完呢。”姬水镜哼了一声,又甜丝丝地说道,“仙长哥哥,你若是直接给我一贯钱——自然是不行的,我们之间的感没那么庸俗。”

    “原来直接给钱是不行的,那应该怎么做?”

    “你可以买一些礼物给我,这就显得我们之间的谊甜蜜纯洁,完全不带一点金钱气息。”姬水镜补充道,“当然,礼物越是贵重,就越能说明我们心心相印。”

    小仙长问,“你要什么礼物?”

    “当然是要富含人文气息、艺术气息、古典气息、高雅气息。”姬水镜激动地说,“我们今天拍卖会上的所有物品都符合这个条件,仙长哥哥,你使劲地买吧,能买多少是多少,然后统统都送给我。”

    “等等,今天拍卖会上的东西,好像都是属于你的。”小仙长看起来多少还有点世间常识,“我买了你的东西,然后再送给你,这能算是礼物?”

    “仙长哥哥,你有所不知啊。”姬水镜羞答答地说道,“其实这相恋之,并不在于你买了什么礼物,而在于你买礼物的举动本,只要你为礼物付出了巨资,就算是你买了一块毫无用处的石头给我,我也是非常喜欢的。”

    众人一时做声不得,只觉得水镜小姐说的实在是至理名言,竟然无言以对。

    过了会儿,终于有头脑比较敏锐之辈省起关键:其实那“巨资”落进的也是你的腰包,你当然可以不用在意买的是什么东西。

    “恭喜小姐,恭喜仙长。”台上的珊瑚见到自家小姐已然“忽悠”成功,当即笑嘻嘻地说道,“接下来的一件拍品,就是自古以来传唱不衰的象征,各位有了女友的先生,一定要不惜代价把它拿下来,作为表白的心意哦。”(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头顶青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