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九十八章 奇门遁甲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艾露恩 书名:头顶青天
    海外修行归来的小仙长果然阔气,你能搬得动多少粪土,就可以带多少粪土回去。

    “道长,你愿意怎么施舍这些叫花子我不管。”姬水镜说道,“可在那之前,你应该先对我完成赔偿。”

    一众公子不服,“水镜小姐,你拿的金子比我们还多,为什么我们就成了叫花子?”

    “废话!”姬水镜哼了一声,“仙长又不欠你们的,所以你们是直接向仙长乞讨,而我是向仙长索赔,这能相提并论吗?”

    小仙长问,“这位小姐,你觉得我赔偿你的还不够?”

    姬水镜哼了一声,“当然不够了,这才几个铜板而已,对于我的损失来说,连塞牙缝都弥补不了。”

    “那你说一下吧,一共打算索赔多少?”

    姬水镜的眼睛闪闪发光,“我觉得,怎么也该给个一贯钱才能勉强安慰我受伤的心灵吧。”

    “一贯钱!”众人大吃一惊,“水镜小姐,你想要一千箱金子,也太贪得无厌了吧?”

    “什么贪得无厌!”姬水镜翻了翻白眼,“这只是个最起码的底价,我已经很大方地抹去零头了。”

    小仙长微微沉吟,略感头疼地说,“若是一贯钱能了结你的赔偿要求,我可以考虑一下。”

    “仙长,你万万不可如此。”骆公子大声呼叫,“这会导致非常可怕的后果重生之妆点美丽!”

    小仙长奇道,“什么可怕后果?”

    骆公子一脸沉重,“如此之多的黄金突然涌入人间,会严重冲击正常的市场经济和金融秩序,甚至造成摧毁的后果,对社会来说,不啻于一场洪水地震般的巨大灾难。”

    “还会这样?”

    “绝对不假。”骆公子义正词严地说道,“仙长你将来是要登临天国的人,若是犯下这等滔天罪孽,重重因果纠缠之下,还怎么成仙得道?”

    “唔,你说的好像很有道理的样子……”

    “仙长,别听他的!”姬水镜赶紧跺脚,嚷了起来,“他不过是欺负你不懂经济门道。”

    “这又什么说?”

    姬水镜清了清嗓子,“其实我们这些商贾到了最高境界,所做的无非就是囤积居奇,投机倒把,盘物价,炒作资产,专门玩弄所谓的市场经济和金融秩序,加速实现社会财富的两极分化,让富者愈富,穷者愈穷,1%的人最终占有99%的资源……你不过是让一些历史上本来就有的财宝重见天,算什么扰乱经济秩序?跟我们天天做的比起来,这根本就不是个事。”

    小仙长若有所思,“你说的好像也很有道理的样子。”

    “仙长,水镜小姐所言不错,我们这些人本就罪孽深重,所以有句俗话:富人想进天堂,比骆驼穿过针眼还要难。”骆公子并不慌乱,有条不紊地继续说道,“既然我们已经错了,你就不能跟着我们再犯错,让这个本来就财富分配不公的世界更加失衡。”

    姬水镜提醒,“仙长,你若是不对我完成合理的赔偿,同样也是因果未完,有碍于你的修道大业。”

    “好悲哀——”小仙长突然间有了点淡淡的忧伤,“怎么往人间扔些粪土也有这么多麻烦?”

    听了这句感慨,众人瞬间全部无语。

    要知道在中华的社会观念中,有一个依次仰望,层层向上的阶梯,穷人羡慕富人,富人羡慕官员,官员羡慕公卿,公卿羡慕皇帝,而皇帝羡慕的就是长生不老的神仙。

    一个道行高深的活神仙就在眼前虚空而立,不仅有青不老的容颜,还有挥金如土的神通,甚至人家还在海外修行,精通西洋文化,在这个世界格局转变,友邦开始吃香的时代,这副超凡脱俗的气质,这份贯通中西的调,指数简直已经爆表。

    完全可以说,他就是这个时代,成功站在食(zhuang)物(bi)链顶端的强者。

    “有了。”强者毕竟是强者,很快就有了办法,“姑娘,平空获取大批金银,乃是不劳而获,确实有伤人品……”

    “没事,没事。”姬水镜满不在乎地说,“反正我们富人上天堂,比骆驼过针眼还困难,也不用想将来的事了,只要生前坐拥金山银山,管他死后洪水滔天。”

    小仙长噎了一下,只好继续道,“虽然如此,贫道却不能平白无故地消损你的福报,所以你若想继续得到一些铜板,便要通过我的小小考验。”

    姬水镜惊讶地说,“这是什么道理,你们做神仙的赔偿不到位,还要说是怕损了我的福报,连借口都说得这么伟光正?”

    “住口,本座已经很厚道了星际之机甲无敌!”小仙长心头一怒,恶声说道,“在我们修行界中,看中别人的洞府、法宝、功法、丹药等等,只要说一声贫道与此有缘,便可以径行强抢。现在本座多少也愿意对你一个凡人作出补偿了,你还想怎么样?”

    “是啊,是啊。”骆公子急忙接口,“仙长,你其实不用这么厚道的。”

    小仙长挥了挥手,叹气道,“奈何我是个一正气的神仙,一向是讲道理的,对于尔等凡人还是不能视为蝼蚁,置之不理,随意灭杀。哎,不瞒各位,其实像我这种格,在仙界生存是很吃亏的。”

    众人想,听起来怎么仙界也跟黑社会一样,是个弱强食的地方?不过这也好理解,什么领域都是一回事,我们商界更是如此。不过这位小仙长倒真是直白,一点都不需要包装神仙的形象,果然是个真正修道的高人,不是那些靠忽悠来骗钱的大师。

    一时之间,这些公子感觉仙界的神秘面纱被撕破,对于寻仙求道的心思和向往都淡了许多。

    姬水镜显然也被吓住了,小声哼着道,“那你要怎么考验我,不会又是用什么锤子来砸我吧?”

    小仙长摇头,“这次是智力测验,看看你有没有慧根。”

    “智力测验?”姬水镜顿时心花怒放,“像本姑娘这样聪明绝伦智慧无双的才女,最喜欢的就是用大脑解决问题,你尽管出题好了。”

    小仙长提起拂尘,晃了一下,一下,一下,又一下,接连共是四下。

    众人只觉眼前一花,地面上又多了四口黑黝黝的箱子,与之前不同的,箱子周围还有一些白色线条,构成了一个个方格,其中还有四个方格被打了交叉线。

    他们都是自小玩过不计其数的传统益智游戏,看了这个阵势,就知道是个谜题,但具体是什么又不太清楚。华容道?纵横图?或者就是传说中的珍珑谜局?

    姬水镜问道,“这是什么?”

    “看好了,这是我等仙人常以之消遣的奇门遁甲之道,由河图洛书演化而来。”小仙长说道,“你将这些箱子在方格中移动,只要占满了所有的交叉方格,就算是破解了一局,箱子由此飞遁而去,都算是你的过关奖品。”

    “哦哦。”姬水镜示意明白,随即为难地说,“可是这些箱子都太沉重了,我推不动啊。”

    “不用你推。”

    小仙长淡淡说道,“你只要一次说出解法即可,贫道自会将箱子挪移开来。”

    “这就没问题了。”姬水镜喜滋滋地伸出手来,“这个,下一格,这个,右一格,这个,左两格,这个,上两格。”

    随着她说出行进路线,小仙长就将拂尘轻轻一挥,箱子便随之缓缓移动,进入到指定方格。

    “恭喜,你已经解开了这一局,四只箱子就是你的奖品。”

    一干观众面面相觑,“仙长,你这奇门遁甲,简单得也太过分了吧?”

    不就是把四个箱子分别朝四个方向直线移动一两格吗,任何人都可以一眼看穿,居然就算是智力测验?

    还奇门遁甲?还河图洛书?

    “真是肤浅倒霉小子与魔法女。”小仙长冷哼一声,“开局第一关是用于熟悉规则的,相当于是个彩头,这奇门遁甲千变万化,路线无穷,你以为是凭你的浅陋智力就可以揣测得了的?”

    “是啊,是啊。”姬水镜催促道,“仙长,快开始下一局吧。”

    接下来几局,虽然方格的布局路线有了些变化,但只要稍微思索,看上去也没有什么难度。

    姬水镜毫不费力地连过了五六关,一连又收获了二十几口箱子。

    众人心理顿时不平衡了,“仙长,您这谜题,似乎还是过于简单了。”

    “你行你上啊!”小仙长还没来得及答话,姬水镜就先怒了,“自己试试就知道简不简单了,不要在一边唧唧歪歪。”

    小仙长嗯了一声,“尔等若是觉得简单,过来解局也是不妨的。”

    大家又惊又喜,心中痒痒,“仙长,若是我等解开了迷局,也有过关奖品吗?”

    “规则一视同仁,岂会有所区别。”小仙长风轻云淡说道,“不过,尔等皆只有一次机会,箱子走死了就是失败。”

    “好,那我们就试上一试。”

    然而结果大出众人意料,他们自觉可以一帆风顺的解法在实际作中,往往总是漏算了点什么,一不小心就将箱子走到了死角。

    而且一旦某人失败,小仙长就宣布该局作废,又新开了一局。纵然后人可以总结出上一局的端倪,到了新局之后又要重新盘算,还是棋差一着的败下阵来。

    有人又输了之后,终于忍不住问道,“仙长,为什么我们输了就要换一局奇门遁甲呢,不能延续原来的谜局吗?”

    “废话。”小仙长翻了个白眼,“这是智力测验,看的是你个人的智商,要是吸取别人的经验教训才能过关,这还能如实反映你本的智力水平吗?”

    “啊哈哈哈,脑子不够用了,就想着合力过关?”姬水镜得意地大笑起来,“看到你们这些饭桶,本姑娘真是一种智商上的优越感油然而生。”

    “……”

    “仙长,不必管这些笨蛋了,还是让本小姐继续玩下去吧。”

    于是姬水镜一局又一局,过关轻松自如,解题游刃有余,玩得不亦乐乎。

    其实这所谓的“奇门遁甲”就是后世的推箱子小游戏,大多数关卡只要一直尝试下去,想要过关也未必困难。但是要说到一次解局,对于正常人来说,那就很难办到。

    偏偏姬水镜去了后世的时候,终沉迷于桌面小游戏,这款推箱子不知道玩了多少遍,早就记得烂熟于心。

    众人不知这奇门遁甲的来历,只觉得脸上火辣辣的发,心中想:难道我们和水镜小姐真有这么大的智力差距,被她在智商上碾压了?

    (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头顶青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