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七十一章 画风大变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艾露恩 书名:头顶青天
    天色刚刚发亮,姬水镜的声音已经在门外响起,“小剑,我给你送早膳来了。”

    她抱了一个大大的罐子步入碧水阁,姬傲剑依然坐在榻上,诧异地问,“你怎么这么早就来了?”

    蓝衫少女甜甜地笑着,“我们小时在家练功,不都是这个时候起来吗?”

    姬傲剑唔了一声,“你有这样的态度甚好,可见真是志在求学。”

    “那是那是。我先侍候你老人家用膳,然后你就开始指导我吧。”

    姬水镜用青花小碗满满地盛了一碗色泽金黄的稠厚粥,温柔款款地坐到了十妹旁,用调羹舀了浅浅一勺,轻轻吹了几下,送到他的口边。

    姬傲剑纹丝不动,“你这是什么意思?”

    姬水镜讶道,“这还看不出来吗,我是在服侍你进餐呀。”

    “不需要。”姬傲剑面沉如水,“放到桌上,我自己有手。”

    “怎么能不需要呢?”姬水镜闪着一双明眸,无辜地看着他,“所谓侍候,那就是说要让你老人家过上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生活,这才能显出我供奉你的诚意嘛。”

    “我说不需要就不需要!”姬傲剑哼了一声,“我是个修行之人,又不是个纨绔,有什么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

    “呜呜呜——”姬水镜听了他的话,突然间就花容失色,簌簌落泪。

    “喂,你哭什么?”

    姬水镜红着眼睛,抽抽搭搭地说道,“人家昨夜二更天时就开始动手,把半斗小米一粒粒的来回清洗了八遍,又用了桂圆、红枣、花生、核桃、黄豆、银耳、白果、栗子、松仁、山楂、玉米等等二十四种配料,也是一颗颗地都反复洗了八遍,然后用小火慢慢熬制,眼睛一眨不眨地守候,一直到天明才告完工……”

    姬傲剑听得愣了,突然意识到了什么,“这么说来,你昨儿离开这房间之后没去睡觉,一晚上就折腾这个?”

    “什么折腾嘛,人家是真心真意地想要好好侍候你,一点都没觉得累。”姬水镜越发哭得稀里哗啦,“可是没想到,到了最后一步,你却嫌弃人家,不准我侍奉你入口,这让我的孝敬之心不能全始全终,何以堪啊?”

    “我没有嫌弃你啊。”

    “呜呜,说好了我来侍候你的,却不准人家为你效劳,这还不是嫌弃?”

    姬傲剑见她哭得十分伤心,叹了口气,“罢了,罢了,就让你效劳一下好了。”

    “这就对了嘛。”姬水镜登时转悲为喜,破涕为笑,“来,请张口。”

    姬傲剑刚刚吃了下去一勺,蓝衫少女又迫不及待地问,“怎么样,好不好吃?”

    “有点过稠了。”姬傲剑哼道,“这大夏天的,你放这么多配料,当是在烧腊八粥吗?”

    “我这用的可是一个宫廷御粥秘方。”姬水镜解释说,“根据中华养生之道,一天不是要进几十种食物,才能营养均衡,健康长寿的嘛。”

    “你还好意思说养生之道?下次淘米不要超过三遍,也不要揉搓。”

    姬水镜疑惑地问,“为什么?”

    “那会导致米粒表面的营养素大量流失,根本就是得不偿失。”

    “好好,我知道了。”姬水镜又舀了一调羹“宫廷御粥”,吹了一吹,笑眯眯地说,“来,再张口。”

    待到姬傲剑用完一碗粥之后,姬水镜赶紧取出一块雪白的帕子来,在他嘴上擦了又擦。

    “现在我已经吃过早膳了,该开始教导你了。”

    “莫急莫急。”姬水镜慌忙摇手,“小剑,这粥好的,再来一碗吧。”

    “不用了,我已经饱了。”

    “你是大宗师嘛,食百餐,也不在话下。”姬水镜可怜兮兮地望着他,“人家昨夜二更天就开始动手,把半斗小米一粒粒的来回清洗了八遍……”

    “行了行了,那就再吃一碗。”

    姬水镜高高兴兴地又盛来了小米粥,依旧用调羹一下一下地舀着,仔仔细细侍候。

    不知怎地,她手上的动作变得越来越慢,对十妹送入一口之后,往往要痴痴看上他好久,才开始下一番动作。

    姬傲剑终于察觉出了异常,皱着眉头问道,“你老是这么盯着我,究竟在想什么?”

    “我在想——”姬水镜顺口回道,“要是当年我和六姐好上的时候,有个自己的孩子,现下也该有你这般大了。”

    “噗!”姬傲剑差点把一口粥都喷了出来,刹时呛声连连,“你和六姐怎么会有孩子,不要说这种无稽的话!”

    “小剑,小剑,你没有事吧?”姬水镜急忙给他轻轻拍背,嘀咕着道,“这也不能怪我啊,你一走十年,回来的时候又正好是十岁的模样,我难免神思恍惚,有时候觉得你好像就是我的孩子嘛。”

    “拜托你不要胡思乱想了!”姬傲剑十分不快,“本座现下乃是风华正茂的年纪,并不是十岁!”

    “小剑,我知道你非常的有内涵。”姬水镜脸容戚然,“可是我一想到自己已经比你大了十岁,再看到你现在这副模样,我就真的是忍不住了,好想把你抚养长大啊。”

    “什么,还抚养!”

    姬傲剑这下真的生气了,“明明是我在教导你好不好,你居然还说这种话?我堂堂大宗师,需要谁的抚、抚——”

    “是是,不是抚养,是供奉啦。”姬水镜细声细气地说道,“小剑,你别生气嘛,其实我的这种想法,你是应该可以理解的。”

    “我怎么可能会理解你这种荒唐想法!”

    “当年,是谁对三姐唱‘小松树快长大’的?”

    “……”姬傲剑突然就哑口无言了。

    “那个时候我们对三姐敬为天人,可是内心深处,对三姐是不是也有一种怜,所以我们在二姐回来的时候,才会一致站出来要保护三姐?”

    姬傲剑缓缓点了点头。

    “所以啊,小剑,我想抚养你,不表示我就不崇拜你,不佩服你。”姬水镜眼中噙着泪花,“你的样子越小,越是说明你的厉害,我也越是对你仰望拜服,但同时心里也越是想要好好疼你。”

    姬傲剑默然,过了一会儿说道,“八姐,我也不对,我不该硬着你当我是师长。”

    “学无前后,达者为师,小剑你远远走在我的前面,当然可以是我的师长,我没什么不服气的。”姬水镜轻轻笑了起来,“再说你愿意悉心指教于我,我还得仰赖你老人家帮我升入先天呢。”

    “你不要总是对我一口一个老人家。”姬傲剑哼哼道,“我年纪又不大,看起来更不大,别把我叫老了。”

    “那我怎么叫你啊。”姬水镜想了想,忽然高兴地说,“有了!”

    “什么有了?”

    姬水镜笑嘻嘻地说,“当初六姐对五姐说,我若是胜了你,也不要你喊我前辈,只要你喊我姐姐就行了。既然小剑你也不想要我喊你什么前辈啊,老人家啊,那人家当然就是喊你好哥哥喽!”

    “啥,你要喊我这个?”姬傲剑着实震惊了,“你一会儿想要抚养我,一会儿又要供奉我,这会子又来喊我好哥哥,我和你究竟是什么关系啊?”

    “好哥哥,你就不要管这么多了嘛,咱们先把早膳用了吧。”姬水镜开开心心地把调羹又送到他的口边,“来,妹妹伺候你啊。”

    姬傲剑糊里糊涂地把这碗粥又给喝了下去,咳了一声,“我们该开始今天的课程了。”

    “别急啊,好哥哥,再来一碗嘛。”姬水镜的声音越来越是婉转入骨,柔甜腻,“小妹昨天可是二更天就起来,把晶莹透亮的半斗小米,一粒一粒地慢慢洗了八遍……”

    “行行,不用说了,我都知道了!”

    姬水镜惊喜地说,“既然你知道了,一定不会辜负人家的一片苦心吧,妹妹再给你盛一碗来哦。”

    “你停下。”姬傲剑直接跳下地来,抱起那个高高的陶罐,仰起头来就往口中灌去。

    姬水镜一下子就目瞪口呆了,“这么一大罐全下肚去,你也不怕撑了?”

    “喝完了——”

    姬傲剑将罐子一摆,打了个饱嗝,拍了拍手,“看吧,我完全没有辜负你的心意,现在你应该要听从我的教导了。”

    “对对。”姬水镜定了定神,笑逐颜开地说,“好哥哥,妹妹今天还想先向你挑战一场,不知行不行啊?”

    “当然没问题。”姬傲剑不以为意地说道,“你居然还敢向我挑战?”

    “看你说的,人家精通八十三种上乘武功,那什么流云飞袖只是我最不中用的一种末学罢了。”姬水镜扑闪着眼睛,“如果人家用出威力更强的神功来,好哥哥你可未必挡得住呢。”

    姬傲剑有些惊诧,“你竟然练了那么多神功?”

    “动起手来你不就知道了!”

    姬水镜嫣然一笑,如云的水袖长衫突然飞走,露出了一结扎利落的鸦青色箭袖劲装,“今儿就让你尝尝我的天狼噬月拳,专能戮破气,截血断脉,只要我一出手,你的死兆星就会在天上闪耀!”

    “哦,听上去是很厉害的样子,我倒要见识见识。”

    “那我可就要动手了!”

    “且慢!”姬傲剑突然又打了个嗝,摸着肚子,蹲了下去,一脸痛苦地说,“我刚才粥喝得太多了,先让我消化一下。”

    “哈哈哈,谁让你全喝下去的?”

    姬水镜得意地大笑,“本小姐的风格一向是趁你病要你命,既然你还不了手,就给我乖乖受死吧!”

    话音未毕,一道青灰色的人影已经如凶狼一般,恶狠狠地扑了上来。

    这这,剧反转得也太快了吧?

    刚才是哪个一副温柔体贴、慈亲切的模样说是要抚养我的,怎么一眨眼就变成了趁人之危、落井下石的后妈画风?(未完待续。)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

    Copyright(C)2012-2015版权所有

重要声明:小说《头顶青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