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七十章 双宿双飞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艾露恩 书名:头顶青天
    清澈澄净的湖面泛着涟涟的微波,顺着弯弯曲曲的木板栈道,有一座玲珑剔透的青翠小阁高高架在水上,乍看上去好似是用一大块晶莹滴的翡翠玉石雕刻出来的一般。

    “小剑,这所屋子叫做碧水阁,现下就是你住的地方。夏天之时这里最为清凉,等过些天雨停了,高温酷暑到来的时候,你就知道这儿的好处了。”

    姬水镜随手一指,“你推开这边的窗户,就能看到大片亭亭玉立的荷花。到了夜晚,荷香月色更是醉人,还有蛙声阵阵传来,虽然声响不小,但听着听着就习惯了,也未尝不能催眠。”稍稍犹豫了一下,又说道,“倘若确实觉得太吵的话,你就把青蛙都逮起来,成串烤熟,当作一顿夜宵美美吃了。”

    姬傲剑本来觉得一切都好,陡然就被她的最后一句话给雷住了,“烤什么青蛙?你说得也太煞风景了!”

    “这有什么煞风景的?”姬水镜惊奇地说,“所谓物尽其用,这些青蛙变为美食下肚,不也正是体现它们人生价值的一条重要途径嘛。”

    “要是当场抓了青蛙烧烤起来,不就显得这儿是个水产养殖的承包塘吗?”姬傲剑痛心疾首地说道,“八姐,我算是明白了,你的为人行事在本质上还是功利思维,秉承的都是实用主义观念,这就是你的境界一直停滞不前的重要原因。”

    姬水镜不高兴了,“这都能扯到我的为人行事上去?”

    “怎么没有?”姬傲剑叹道,“我一来到松江城,就看到城里人都在说你很快要从你自己修的一座高塔上跳下去。为什么就没有人对你表示同呢,可见你做人实在太失败了。”

    “我做人很失败?”姬水镜顿时大发光火,“难道你不知道,只要出现跳楼这回事,底下都会聚满了人在围观叫好,高呼你怎么还不跳,这是世风如此,人心冷漠。别人觉得我快要破产了,就巴巴地期待看我跳楼,反而成了我的错了?”

    “那为什么你的钱庄被那么多人挤兑呢,你平若是心公益,慈善济世,大家会这么和你过不去吗?”姬傲剑道,“说来说去,还是你不注意形象包装问题,人家把你得并不觉得可惜,心里也没有什么过不去的。”

    姬水镜哼哼着道,“慈善救助这种事也是因人而异的,不是你想做就有效果的。”

    “这怎么个因人而异了?”

    “比如说旱涝之年我在灾区散粥救人,那些饥荒之民也是对我感恩戴德,视我为救命菩萨。”姬水镜没好气地说,“可是这松江城是江南富庶之地,普通居民至少都是中产人家,口味多元,要求甚高,我要做到让他们满意,这慈善得花去多少成本?而且人家不一定感恩,甚至觉得是他们应得的,还嫌我让利不够。常言道,斗米恩,升米仇,本小姐又不是官府,何苦要去做这些吃力不讨好的事。”

    姬傲剑愣了一下,“你说的似乎也有道理,大凡一个国家或地区经济发展了,民众富裕了,维权意识也会水涨船高,时不时地就会组团散步,提出更多的利益诉求。”

    “是啊是啊。”姬水镜连连点头,“你当我的钱庄声誉真是不行了,所以储户个个抢着提款?其实是松江开了交易所,今年行十分火爆,人人都觉得存钱那点利息太不值了,纷纷都想转而投资证券。”

    “啊,这怪不得,原来都是想去拿钱炒股的,就算你没有信誉危机,也非得形成挤兑之势不可。”姬傲剑又问道,“那你现下的实际形究竟怎么样,一点问题都没有吗?”

    “咳咳,如今市面不怎么景气,资金周转确实有些麻烦。”姬水镜摇着扇子说道,“不过本小姐左筹右挪,也能勉力维持,倒也不是那么容易破产的。”

    姬傲剑道,“其实你的局面不应该如此被动,我觉得你需要提高商业思维,有很多不良资产本来是可以盘活的。”

    姬水镜来了兴趣,“这怎么个盘活?”

    “那什么东方明珠高塔可是你弄出来的?”

    “是啊。”

    “已经修好了没有?”

    “修好了啊。”

    “这就是了。”姬傲剑一脸惋惜,“你怎么能留个黑铁疙瘩光秃秃地矗在那里,怎么着也该至少刷一层白漆吧?现在这样,让人一看上去就感觉像是烂尾工程,等于是在时时刻刻在提示你的资金链出了问题。”

    “需要刷漆吗?”姬水镜疑惑地说,“这种非常自然的钢铁结构造型,既体现了科技含量,又符合时代潮流,还能表现出本集团公司在冶金领域的雄厚实力,我觉得好的呀。”

    “太想当然了,你以为普通大众能接受这种后现代主义建筑风格?”姬傲剑哀声叹气地说,“我中华自古最注重风水之说,这等高高尖尖的东西和传统审美趣完全不符,怎么看上去都像一件凶器,充满了厉煞之气,这就给人强烈的心理暗示,此塔必定是一个不祥之所,若是要踏上不归路,从这里跳下去是极好的。”

    “啊,原来竟是这样?”姬水镜瞪大了眼睛,“这般高大伟岸,体现了工业力量之美和浪漫科幻风格的的入云铁塔,作为我大松江乃至大中华的第一高度建筑,居然会被看成是凶物?”

    姬傲剑哼道,“废话,已经跳下去那么多人,不是凶地也是凶地了。”

    “看来确实需要赶紧刷漆了。”姬水镜有些紧张起来,“而且光是涂一层白料可能还不够,我请工匠师傅在塔上绘满各种道家符箓,佛门纹印,你看如何?”

    “不错不错,你能从这个角度去想,就已经上了正路。”姬傲剑称赞了一声,“索你就再请上一堆名气不凡的僧道,在塔下办个七七四十九的水陆大会,超度此前那些跳楼下去的亡灵,彻底洗脱这座塔此前的不祥妖名。”

    “好。”姬水镜刚刚答应,突然觉得不对,“等等,办水陆大会是很花银子的,我这会儿正捉襟见肘呢。你不是说要帮我盘活资产吗,怎么我还要往外掏钱?”

    “我还没说完呢,你先把这座高塔改头换面,洗去污名,然后就有了商机。”

    “什么商机?”

    “这么高大的建筑,这么显眼的塔,你白扔在那里不做广告吗?”姬傲剑指指点点,“你看看,松江如今是国际商港,海内外客户云集毕至,莫说是国内商家,就是外国友人,也一定有打广告的需求,这市场非常非常大的。”

    姬水镜不觉失声,“哎呦,还真是这样!放着这么好的户外广告牌位,我怎么居然没有用起来?”

    “就是这样嘛。”姬傲剑双手比划,继续说道,“逢年过节,你还可以把高塔装扮装扮,张灯结彩,在上面挂个长幅祝贺全城百姓节快乐、体安康什么的,端午扎个大粽子,中秋扎个大月饼,七夕扎个长长的鹊桥,双十一扎个火把表示烧死异恋……如此一来,你在市民心中的形象,岂不就是节节高升了?”

    “好主意,好主意。”姬水镜连连拍手,“小剑,你真不愧是大宗师啊,这视野和格局,胜我太多了。”

    “那是,我还是从海外归来的商业精英呢。”姬傲剑得意洋洋,“想我在美洲,在欧洲,那也都做成过世界级的产业,开辟了行业标准,给你指点几个案例,还不是轻轻松松。”

    “嗯嗯,精英啊,我这还有不少运转迟滞的资产,你都给我出出主意,帮我盘活盘活。”

    “这个好说……”

    姬傲剑忽然醒悟过来,“不对,我回来可不是向你教授生意经的,我是要指点你得道飞升的。这盘活资产的思路,我已经启发了你一下,就不必继续在这上面浪费时间了。”

    “这有什么关系啦,世上一切学问,都可以证得大道啊。”姬水镜殷勤陪笑,“你就再教教我一些商业智慧,有什么不好?”

    “难道你的志向就是成为财神吗,这太庸俗了!”姬傲剑不高兴地说,“修仙和做人一样,要力求上进,不可层次过低。”

    “好吧好吧,我不问这些就是了。”

    姬水镜看了看天色,兴致又起来了,“小剑,天色将暗,我这就去做晚膳来侍奉你啊。”

    “做什么晚膳?”

    “嗯,先上八坛美酒,八个冷盘,再来八个炒,八个烹煮,还有八道羹汤,八种点心,八样瓜果……”

    “停停!”姬傲剑连连做势停止,“你不是资金捉襟见肘吗,还要做这么多的花样?”

    姬水镜笑眯眯道,“我钱财再紧张,也不能亏待你老人家啊。”

    “但是我消化不了这么多人间烟火。”

    “这怎么行啊?”姬水镜依然甜丝丝地笑道,“我是发了誓愿要侍候你的,要是你不让我为你做饭,那我也就不能向你求道了呀。”

    “你发了誓愿是吧?”姬傲剑绷着脸道,“那也行啊,你每天给我做饭就是,但是只要一餐。”

    姬水镜一愣,“怎么,只要一餐?”

    “我本来饮风吸露就可以了,让你做一餐还不够吗?”姬傲剑哼了一声,“这一餐,我指定就要早膳,你每早上做一道粥来给我就行。”

    “小剑,我们不要这么简单嘛。”姬水镜着急地说,“早膳就早膳,至少应该再有几道点心,几道配菜,也不能只有粥啊,面条、饺子、汤圆什么的,都可以换换的啊。”

    “就一道粥,其他什么都不要。”

    姬傲剑道,“你最拿手的不就是做泡饭吗,那个什么珍珠翡翠白玉汤……”

    “小剑,你可千万千万不能指定只要珍珠翡翠白玉汤啊!”姬水镜惊得脸色发白,“一道粥就一道粥吧,你好歹给我一点自由发挥的空间,不然我这誓愿就真的完蛋了啊。”

    “也罢,如你所言。”

    “唉——居然变成这个样子了。”姬水镜神色沮丧,“本来这时候我应该火朝天地给你烧饭,现在空闲下来,我也不知道该干啥了。”

    “什么叫做不知道该干啥?赶紧求学啊。”姬傲剑斥道,“方才你不是很紧张自己只有三分希望的吗,这会儿怎么又懈怠起来了?”

    姬水镜叹了口气,“我觉得我的基础太差了,好像哪方面离先天都很远,都不知道该问你什么好了。”

    “这样啊,我就先和你说说方才的流云水袖。”

    “好好。”姬水镜眼前一亮,“大宗师,你先坐到榻上去,立个师长的威仪。”

    姬傲剑觉得这话很有道理,就往榻上一跳,盘膝坐下,再看蓝衫少女,居然端端正正跪坐在榻前,一副恭谨学生的模样。

    十妹非常满意,开口说道,“你那流云飞袖,后面的招数练得过于霸气,失去了含而不露,意蕴不尽的本意。”

    “那正确的练法,应该是什么样子呢?”

    “我用来化解你的武功,同样也是流云飞袖,难道你就没有注意到吗?”姬傲剑正色说道,“对于柔劲的控制和变化,我方才已经演示给你看了,你自己好好体悟一番,有什么地方不懂的,慢慢来问。”

    “嗯嗯。”姬水镜果然开始结合自己的修炼,对于各种疑难之处,一一请教了起来。

    她问着问着,越来越觉得大有所得,不渐渐心花怒放,慢慢向前倾倒了过去。

    姬傲剑突然发觉她也趴在榻上了,窸窸窣窣地向自己越爬越近,皱眉问道,“你想干吗?”

    “我看你老人家讲得十分辛苦。”姬水镜满脸堆笑,“弟子就想给你敲敲腿儿,揉揉肩膀,略表孝心。”

    “免了。”姬傲剑一口回绝,“我说了不许摸我,你别找理由。”

    “这怎么是找理由呢,给你捶肩揉背,按摩保健,也是我誓愿里的内容啊。”

    “你誓愿的内容还真是多。”姬傲剑冷哼,“但我记得没有这一条,所以你不用想了。”

    姬水镜一脸惊讶,“怎么会没有这一条呢?我明明记得是有的啊。”

    “肯定没有!是你记错了,不许再提。”

    “好吧,你说没有就没有。”

    姬水镜四仰八叉地在榻上一躺,含含糊糊地说,“今儿我向你请教的也差不多了,天色也不早了,就早些睡吧。”

    姬傲剑瞅着这位,“你要睡在这儿?”

    “是啊。”姬水镜侧过来,一手支起下颐,眼波流动,眉宇含笑,“咱们不是说好了双宿双飞的吗,当然要睡在一起的呀。”

    “我是你师长,这成何体统?”

    “你不要摆着个脸嘛。”姬水镜十分妩媚地笑着,“这回可真是我誓愿里的话,都许下十二年了。”

    姬傲剑死死拧着眉头,过了好一会儿,开口道,“你理解错了。”

    “我怎么错了?”

    “双宿双飞的意思,是说两个人住在一个巢里吧?”

    姬水镜点头,“是啊。”

    “巢者,住所也。”姬傲剑严肃说道,“这座庄院就是你的住所,我来这里住下,就是和你双宿双飞了。所以你请换个房间安睡,这不影响我们是双宿双飞的关系。”

    “啊,还能这么算啊?”

    “你没听三姐说过天地为家吗?”姬傲剑两手对指,“只要我们心在一起,同在一个星球,都可以算是双宿双飞的,所以你就不要拘泥于是不是一个房间了。”

    “既然我换个房间是双宿双飞,留在一个房间也是双宿双飞,那就不必换了嘛,反正都一样啊。”

    “你不换是吧?那我出去到树上歇息了。”

    “别别!这儿就是你的下榻之地,千万别到外面过夜啊。”姬水镜慌得赶紧跳了下去,“我走,我走还不行吗?”(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头顶青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