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六十八章 云卷云舒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艾露恩 书名:头顶青天
    “哎呦,你就这么丁点大,也好意思说自己是真正的男人。~随~梦~小~说~щww~suimеng~lā”姬水镜捂着肚子直笑,“还有那是哪一门子的本座?不行了,笑死我了!”

    姬傲剑不高兴地说,“你笑什么,我说的有什么不对?”

    “对对,你说的都对。”姬水镜笑得停不下来,“原来你正经的样子这么好玩,我以前怎么没有发现?”

    姬傲剑瞪起了眼,觉得这个问题上不能追究,越说下去越会被动,于是重重一拍玉石案桌,“行了,现在衣服已经换过来了,本座要开始教导你了。”

    “噢,这就开始教导了?好好……”

    姬水镜一边点着头,一边觉得他的样子实在有趣,忍不住伸手又摸了过去。

    人影倏然不见,这一下摸脸顿时就碰了个空,蓝衫少女奇道,“你躲什么?”

    姬傲剑板着脸道,“我现下正在教导你,就有师道尊严,你老想着对本座摸来摸去,成何体统?”

    “啊,你还有师道尊严?”

    “怎么没有?”姬傲剑正色说道,“天地之间,师者为大,有传道授业解惑之恩,弟子没个基本的礼数行吗?”

    “好吧。”姬水镜闷闷地说,“那你教导我的时候,我就不对你摸摸抱抱。等到下课之后,那就可以了吧?”

    “下课之后也不行。”

    “为什么不行?”

    “难道下课之后,我就不是师长了吗?”姬傲剑冷哼,“你这想法真是幼稚。”

    姬水镜不甘心地道,“小剑,不要这么死板嘛,我们打个商量……”

    “没得商量!”姬傲剑斩钉截铁地说,“三姐二次重生之后,许你抱她了吗?怎么你就净想打我的主意?”

    “你和三姐有什么可比啊?”姬水镜气了,“三姐本来就是我的姐姐,她不准我抱她,那是很正常的事。你个死小鬼是我看着长大的,就算你成为大宗师,也一样是我的弟弟,我为什么不能抱抱?”

    “修行界中,本来就是以境界决定辈分,你连基本常识都不知道吗?”姬傲剑两眼望天,淡淡说道,“我既然是先天高人,在修行路上就是你的前辈,你个晚辈有什么资格对我无礼?”

    “境界决定辈分?”姬水镜被震得目瞪口呆,“十妹,你的妄想症不治不行啊,明显已经到了晚期。”

    “这理论是六姐说的,你有不服先找她去。”

    姬傲剑哼了一声,“总之,在本座教导你的期间,你就得对我恭恭敬敬。要想和我平起平坐,等你能够复返先天之后再说吧。”

    “反了你了!”姬水镜听他一口一个本座,不觉勃然大怒,“本姑娘不过是看在你道心上领先一步,才让你三分。没想到你居然张牙舞爪起来了,竟然还敢以师长自居,你以为你真有实力这么嚣张?”

    “你这话说得不错,修行界向来弱强食,以实力为尊。”姬傲剑淡淡说道,“只要你能证明自己比我强,那你当然可以不必理会境界上的差别。”

    姬水镜叱道,“好!那我现在就教训教训你,免得你狂妄自大,不知天高地厚。”

    她的两只水袖突然扬了起来,室中顿时水光粼粼,蓝影浮动,仿佛被一朵巨大的蓝色水云笼罩在当中。只要对手还在这间卧室,不管在任何位置,都会被她的长长水袖卷住,动弹不得,失去还手之力。

    姬傲剑凝神而立,觑明蓝云的来势,一拈自己的短短衣袖,挥出一朵小小的青云。

    布帛相撞之音轻轻响起,随后就见天晴气朗,霁月光风,声势浩大的蓝云和微不足道的青云同时抵消不见。

    “你就这点本事,也好意思说要教训本座?”

    “才挡住了我一招,有什么可得意的!”姬水镜气恨恨地说,“我还没有动用真功夫呢。”

    “你有多少本事尽管拿出来好了。”姬傲剑一点不当回事,“本座让你一只手。”

    记得在七年前,或者算是十二年前,也是在八姐的庄园中和她切磋,那次是八姐让了自己一只手。现下是自己反过来用单手应付她,不得不说,这个世界变化真快。

    蓝衫少女本来担心这个柔嫩纤弱的十妹不住自己的重手,于是打算用流云飞袖轻轻束缚住了他就罢。然而伸量了一招之后,却发觉对方柔劲造诣远远超乎预期,当下再也没有任何顾忌,一咬银牙,将流云飞袖所有的神妙招数全数施展出来。

    两只水袖急速旋动,不再是轻柔无害的水云,而是化成了两道龙卷风暴,充斥着狂暴毁灭的力量。触及地板,就是处处崩裂;擦上墙壁,就是道道裂纹;刮至房顶,更是让整幢建筑摇摇坠。片刻之间,屋内就是一片狼藉,乱石四溅,碎物纷飞。

    姬傲剑着实惊了,“好好的一门上乘柔功,你怎么如此用得如此粗野?”

    他口中惊讶,神却甚是轻松,脚下进退趋避,始终从容不迫地避让两条蓝色龙卷的力道,有如闲庭信步一般。

    “什么粗野啊,这叫做柔极生刚,是武学上最高超的造诣。”姬水镜不知不觉已经开始微微喘气,“呼呼,你个死小鬼,怎么不敢正面接我一袖?”

    “柔极生刚会是这等鲁莽的表现吗?你分明是控制不住自己的力道,把真力浪费在了不必要的地方。”

    姬傲剑说这话之时,两条蓝龙一左一右,正朝着他气势汹汹飞来。

    “也罢,既然你如此糟蹋,那我就不客气地收用了。”

    随着话音落下,一朵小小的青云再次升起,轻轻巧巧地一托一转,将狂暴的蓝色龙卷绞在了一起,随即齐齐溃散。

    姬水镜全剧震,眼见那朵青云似要朝自己飞来,慌忙将双袖舞得更急,刹那间光影流动,蓝云重现,层层叠叠将自己护在当中。

    她锐气已然受挫,这下抱定了只守不攻的主意,只求打成平手之局。

    姬傲剑笑道,“这有用吗?”

    青云乍浮乍沉,忽浓忽淡,和花团锦簇的蓝云来来往往碰撞不休,只见半空云卷云舒,美不胜收。

    过不多久,两朵云彩的变化之势渐渐趋向一致。姬水镜暗暗叫苦,自己的蓝云不由自主受到青云的引导,发出的力道竟有部分为对方所用。随着时间的推移,反噬自的力道也在一分一分的增加。到了最后,她发出的十分劲力中,倒有七分力被青云攫取,

    忽然间青云大涨,蓝云骤散。

    蓝衫少女的两条长长水袖不可遏制地反转上来,将自己紧紧裹住,咕咚一声滚倒在了地上。

    十妹笑嘻嘻地跳了过来,低头看着她,“八姐,你服不服?”

    姬水镜正待开口,突地发觉两条长袖倒缠自的余势不歇,一股又一股的回卷之力不断传来,仿佛是自己先前打斗之时甩去的力道全部被蓄积在了一起,然后又倒流回来,无论怎么运劲一时都不能脱

    “你个魂淡,快让我起来!”

    姬傲剑蹲了下去,随手在她上一拍,两只水袖立刻变得松散无力,垂落于地。

    “什么意思嘛,你明明输了,却不肯服气,还有点武人精神吗?”

    姬水镜也不起,在地上坐直了,哼道,“我为什么要服气?我输给你是有理由的。”

    姬傲剑问,“有什么理由?”

    姬水镜一边捶腰揉腿,一边理直气壮地说,“我已经是上了年纪的人了,最近雨不断,我全关节一直隐隐作痛,当然就发挥不出我的真正实力了。”

    (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头顶青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