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六十六章 十年茫茫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艾露恩 书名:头顶青天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看本书最新章节请到$>>>棉_._.花_._.糖_._.小_._.說_._.網<>

    在一座秀丽典雅的庄园之中,某个百无聊赖的碧衫少女慵懒无力地倒在榻上,一边吃着冰镇葡萄,一边唉声叹气,“这雨成天下个没完,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停。”

    “小姐,有人上门讨债来了!”

    “我说珊瑚,你们越来越不中用了,怎么讨债的人居然都放到我这儿来了?”碧衫少女懒洋洋地挥手,“不管是谁,弄死他!”

    “使不得啊,小姐!”被她称为珊瑚的女子笑着说道,“这可是个还没长成的孩子,且是你当年亲自开的户头。”

    碧衫少女莫名其妙,“我什么时候给小孩子开过账户了?”

    “有一个叫做姬小月的,您忘了吗?”

    “什么?”碧衫少女翻坐起,大惊失色地说道,“找我讨债的真是个孩子?人在什么地方?”

    “朱经理已经把她送过来了。”

    “快快带到我面前来!”

    过了好一会儿,珊瑚匆匆奔来禀告,“不好了,小姐,那孩子不见了!”

    “你们如今越发不中用了,怎么连一个上门讨债的小孩都看不住?”碧衫少女忍不住冒火,站起来斥道,“还愣着干什么,快去找啊!”

    “庄内已经找遍了,没有啊。”

    “给我到整个松江城里去找!”

    “是。”

    珊瑚退了下去,碧衫少女倚在门边,恨恨地说,“来了又跑掉,什么意思嘛?”

    “谁跑了啊?”

    碧衫少女听了这个声音,回头望去,只见一个全淋水,衣衫破旧不堪的小孩不知什么时候就躺在了自己的榻上,大大咧咧地抓着一串串葡萄往嘴里塞。

    “呜呜呜,可怜的侄女儿,我终于见到你了!”碧衫少女不管三七二十一,冲过去一把抱住了他,放声就大哭起来,“你那福薄夭寿蠢笨无能的父亲是不是已经死在海外了?害得你一个人孤苦无依,举目无亲,只好回国来投奔姑姑?”

    “八姐!”姬傲剑的脸登时绿了,“我就是你的弟弟,不是你侄女!”

    “好孩子,你一定是思念亡父心切,哀痛过甚,所以精神有些错乱。”碧衫少女继续哭着说道,“你现在的样子,和你那短命老爹小时候一模一样,怎不教我睹貌思人,肝肠寸断……”

    “够了!你就别装做不知道我是谁了!”姬傲剑喝道,“你连一点泪水都没有,假哭给谁看啊?”

    “吼什么吼啊你reads;!”姬水镜顿时止住了哭声,脸色一变,“不就是二次重生了吗,还对我吆喝起来了?怎么,觉得自己有本事了,翅膀硬起来了?”

    姬傲剑哼道,“我哪有你绝啊,一听说我上门讨债了,立即就要弄死我。”

    “平时不凶狠一点,怎么能显出我的霸气侧漏?”姬水镜若无其事地说,“我手下都精明得很,早就习惯我说笑了。”

    “啊,原来你是在找霸道总裁的感觉啊?”

    “少啰嗦!”姬水镜恶狠狠地道,“你个小混蛋为家主,一去海外多年,对国内事务不管不问,这会儿终于舍得回来了,居然还跟姐姐顶嘴,你就没有一点羞愧吗?”

    “我也就离开四五年,不算很久吧。”姬傲剑气势登时弱了,嘀咕着道,“那些到海外留学考察的,上个四年课程,再加上往返程,差不多也就这个时间啊,还没我回来得快呢。”

    “什么四五年啊,你脑子是不是坏了?”

    姬水镜一脸不可思议地望着他,“你老人家连头带尾,已经出洋十年了,这还不算久吗?”

    “什么!”姬傲剑仿佛突然被惊雷殛,一下子就石化住了,“我已经离国了十年,怎么可能?”

    姬水镜见他的嘴巴张得很大,随手扔了个葡萄进去,然后慢条斯理地说道,“你是壬寅年走的,现下是辛亥年,怎么连这都记不住吗?是不是你步入先天之后,脑子反而退化了,难道你练的是什么魔功——”

    突然间,她的手腕被姬傲剑一把握住,顿时变色道,“你要干什么?”

    “看看你的骨龄……”

    姬傲剑很快就松了手,喃喃道,“今年原来确实不是丙午年,真的一下子就跳了五年去了。【愛↑去△小↓說△網.aixs】”

    姬水镜莫名其妙,“什么一下子跳了五年?”

    “终于明白了啊。”姬傲剑脸上浮起浓浓的苦笑,“难怪五姐听说了我回来的过程,脸色非常奇怪;她在油灯里嘱咐我,要我赶快来找你们;最后还非常奇怪地对我说了一句,来得及的……”

    今年不是一八四六年,而是一八五一年,当姬傲剑在红海上回归十九世纪的时候,已经在时间线上向后跳跃了五年。

    而这个一八五一年,也正是三姐当年预测的,人世间还能飞升的最后一年。

    原来见到五姐的时候,她在没有大宗师启悟的况下,独自探索的时间又过去了漫长的五年。六姐、七姐、八姐也是如此,大家都已经到了最后一年的关头,眼看着飞升之途就要关闭,可是能够帮助她们的人却迟迟不至reads;。

    “喂喂,你怎么突然就落泪了?”姬水镜纳闷地说,“难不成,你真的不是小剑,确实是我侄女?”

    姬傲剑抹了抹眼眶,满心愧疚地说,“八姐,对不起,我来迟了。”

    “什么意思?”

    “嗯,我都告诉你,我离开之后的一切。”

    “……”

    “啊哈哈哈!”姬水镜听了之后,没心没肺地大笑起来,“小剑原来一回来就直接跳到五年之后,太有趣了!太有趣了!”

    姬傲剑懵了,“这哪里有趣了?”

    “还不有趣吗,你直接来到五年之后,就说明你又小了五岁呀。”姬水镜脸上挂满了得意,“你本来比我小五岁,现在可就比我小了十岁哦。”

    “呃,还能这么算吗?”

    “当然就是这么算的,你度过的人生岁月确实比我少了十年嘛。”姬水镜兴致勃勃地说道,“而且你如今比小艾还少了四年,比小苏还少了三年,再见到她们的时候,你就应该喊她们姐姐了。”

    “岂有此理!”姬傲剑登时就怒了,“就算我的人生比她们短暂了,我先出生的,还是哥哥!”

    姬水镜神神秘秘地笑道,“你的先出生,本来就是个错误嘛。”

    “这怎么是错误了?”

    “莫非你忘了,本来按照推算,你就是最后一个来我家的孩子,后来不知出了什么差错,提前五年先来了。”

    姬傲剑骤然愣住,这事儿三姐确实给自己说过,好像是为了让家里出个男孩,于是提前五年在端午节有了自己。

    姬水镜见了他的神色,越发开心起来,“所以啊,你回来之后跳了五年时间,我觉得非但不是差错,反而是正本清源的好事。”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先前你不是说了吗,当你从九百年后回到这个时代,就感到这里完全是自己的世界,特别的熟悉亲切,随时都可以进行天人合一。”姬水镜笑眯眯地说,“其实啊,这还是因为你回归了自己真正应该的出生时间,让你的命星和这个世界完全契合起来,于是先天之路变得更加完美通畅。”

    她讲的头头是道,言之成理,姬傲剑居然根本不知道说什么好。

    “所以现在一切都清楚了,你命中注定就是我家的十二妹嘛。”

    姬傲剑急了,“是十妹,十妹啦!”

    “也罢,也罢,看在你主动承认自己是十妹的份上,我就放过你了。”姬水镜大方地挥了挥手,“反正,从今儿起,你就比我小十岁了,这一点已经是事实了。”

    “我真不知道你有什么好高兴的。”姬傲剑皱着小脸,“你比我多活了十年光,如今还在先天门外徘徊不前,比我岁数大得越多,不就越是显得你的无能?”

    “你个死小鬼,就你聪明,就你天才,那你直接滚去仙界好了!”姬水镜顿时大发光火,“本小姐是半只脚就要入土的人了,什么时候闭眼都是命,跟你没有关系,不消你来嘲讽我。”

    “八姐,你不要这么说嘛。”姬傲剑的脸色马上蔫了下来,“我家已经走了一多半人了,你要是只能留在人间,那多不好啊,我们还是努力努力,一起走吧。”

    姬水镜哼道,“我走还是不走,是我的事,要你管?”

    “我怎么能不管你呢?”姬傲剑着急地说,“八姐,我们当年可是约定好了,只要我成为大宗师之后,第一个就来找你,助你复返先天。现在我依约来了,你可不能毁约啊!”

    “咦,好像是有这么回事。”姬水镜想了想,问道,“你真的是首先来找我的?”

    姬傲剑大点其头,“当然是啊,五姐那是正好在我悟道的时候遇到了我,我主动来找的一个人,就是你嘛。”

    十妹还有句话不敢说出来:我担心你的武道水准最低,所以先来瞧瞧你的进境,说不定需要给你多补补课。

    “喔,我记得你后来和老七搭伙学得不错,还以为你早就忘掉这个约定了。”姬水镜顿时就感动起来,呵呵笑道,“没想到还真有这么一天,小剑,你终于过来和我当道侣了。”

    姬傲剑皱起了眉,“八姐,我们就不要提道侣这个词了吧。”

    “那怎么行?”姬水镜一本正经地说道,“我原以为你是上门来讨债的,谁知道你居然是不忘当初约定,过来指点我的。所以,我也一定要兑现我当初的诺言啊。”

    “那个,当初你也没有许下什么诺言吧?”

    “怎么没有?”姬水镜嫣然一笑,有如湖光潋滟,清波涟漪,“我们一起学习的时候,就要双宿双飞嘛,那些煮饭烧菜,铺叠被之事,我一定会把你给侍候得好好的。”

    “八姐,请自重!”姬傲剑惊道,“你可不能对不起六姐啊!”

    “怕什么?”姬水镜满不在乎地在他脸上摸了一把,咯咯笑道,“就你现在这副模样,我觉得有安全感的。”

    (未完待续。)

    本书来自品&书#网http:///book/html/7/7629/index.html

重要声明:小说《头顶青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