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归来时(二)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艾露恩 书名:头顶青天
    

    

第一卷 游江南 归来时(二)



    

    


    


    


    


    欧洲人觉得自己的历史,就是世界史。看就来网。。

    中国人觉得自己的历史,就是世界史。

    在欧洲和中国之间的广大地域,同样也有一大堆文明悠久,感觉自己的历史就是世界史的国家。

    但是现在大家墓地里同时发现,自己的历史只能成为国别史了,在世界舞台唱主角占据主流的,已经是欧洲人。

    姬傲剑走过这片古老高原的时代,正是西方列强乘着工业化的东风,瓜分世界火朝天的时刻。

    不仅仅是伊朗,整个伊`斯兰地区,乃至印度、中国这些同样拥有古老文明的国家,都陷入了主权沦丧、疆土不保的深重民族危机。

    所以各种救亡图存的思想运动此起彼伏,成为了时代的主旋律。

    高原王朝的有识之士提出了许多主张,根据姬傲剑的见闻,主要可以分为两大类。

    一类是复古派,认为人们遭受的苦难是因为信仰不再纯洁,所以主张回到过去,一切遵循传统,完全按照先知最初的圣训严格要求自己。

    这种法子固然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发动民众,提高凝聚力和战斗力,但是找不到正确的社会革新方向,精神终究不能一直当饭吃,无法解决时代转型的课题。所以这类复古的思想有个更容易理解的名字,叫做“原教旨主义”。

    需要说明的是,原教旨主义并不一定就会导致暴力抗争乃至恐怖行动,印度的非暴力不合作运动也是属于原教旨主义。

    另一排是现代派,主张教义应该不断演进,根据现实的需要改造传统宗教,进行适应时代的改革。所以,为了改变愚昧无知、因循守旧的落后面貌,就必须学习西方文化思想,重视现代教育,发展产业经济。

    这类主张看起来远远比复古派先进合理,然而统治阶层即使接受这类主张,也只是被迫在原本的体制框架里进行有限的变动。

    更不用说整个传统社会进行改造,是一项非常艰巨复杂的庞大工程。学习西方的途径,无外乎几种形式:派遣大批本土的知识精英前往欧洲,深刻观察和理解西方社会各层面的文明;邀请许多欧洲友人前来本国,指导和帮助我们进行现代化革新。

    可是聘请而来的外国友人所行之事,大多是在配合他们国家的扩张征服政策,通常是更容易让本国成为列强的经济附庸。在国外学习归来的精英,以及本国着手改革的官吏,在艰难的革新路程之中,既被体制束缚,又受友邦控制,理想的激慢慢耗尽,接着就会发现,如果当个买办的话,似乎更加容易实现个人的人生价值。

    于是这种只能在体制里带着镣铐跳舞的变法革新,自然就沦为了外表光鲜内里空洞的虚假把戏,不过倒是养肥了一批买办阶层和官僚资本。相关形可以参见奥斯曼帝国的“坦其马特”和某时空东亚大陆的洋务运动。

    简而言之:西方不是你想学,想学就能学。

    当然,姬傲剑之前所见到的那些号称包容一切宗教的“大平台”传教活动,也是不可小视的一种思潮。这些“人类一家”的教派,通常也会宣传一些“等富贵,均贫富”,没有剥削压迫,没有欺诈,人人平等的思想,十分有利于发动传统的底层农民运动。

    可现在都已经是工业化颠覆全球的新时代了,旧时代的农民运动改朝换代还有任何意义吗?

    总的来说,要解决伊朗高原,包括姬傲剑一路行来,经过和将要经过的阿拉伯半岛、奥斯曼帝国、莫卧儿王朝、中亚若干汗国、阿富汗等地的民族危机和社会困境,实在是一项困难重重,简直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姬傲剑捋清楚了这些古老文明地区的社会现状之后,也就明白了一回事:东亚大陆和这里遇到的局面,都是一些共同的问题,就连各自折腾的一些解决之道,也都是同样的思路。

    但是他并没有打算去解决这里的社会困境。

    虽然姬傲剑非常熟悉了这些文明古国的文化、习俗,语言、宗教,已经耳濡目染了各种各样传道之士的学说和手段,已经看透了广大地区的社会大势和命运前景,甚至于有一种仿佛是在这里度过一生的错觉。

    但他自始至终,从来就没有产生过一种感觉:自己负意义重大的神圣使命,是什么先知、神使、救世主、马赫迪、弥撒亚……

    我来过了,我看过了,我走开了。仅此而已。

    再接下来的路程,姬傲剑在社会思潮之外,目光更多地投向了这些古老文明中的个体修行之法。

    ...

    ...

重要声明:小说《头顶青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