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四章 爱与正义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艾露恩 书名:头顶青天
    姬灵星好奇地问,“那你对与正义是怎么理解的?”

    “九姐,一个人如果武艺高强,王法已经无法制裁于他,那么他的行事是否就会有肆无忌惮的倾向?”

    “的确有这种可能。∈↗”小女孩想了一下,“有这么一句话,绝对的权力会导致绝对的**,没有制约和监督是不行的。”

    “是啊。”姬傲剑叹了口气,“自从那年我武功初成,就觉得戾气与俱增,整个人越来越是杀伐果断。特别是你们若受到一点伤害,我首先想到的就是去灭人满门。”

    “这个,这个,太简单粗暴了……”姬灵星张口结舌,“你好像有点入魔的倾向。”

    “我甚至觉得为了达到目的,杀光所有构成阻碍的家伙,是最有效的办法。”

    “可是,我觉得你一直以来的行为还算理智,没有什么滥杀。”

    姬傲剑摇了摇头,“那是我为了避免直接用武力解决一切问题,给自己设下了一层制约。”

    “是什么制约呢?”

    “如果我想杀人,就要想出对方完全该死的理由。”

    “哦,这不是很好吗?”姬灵星松了口气,“既然那些人有取死之道,你杀了他们也不算过错。”

    “九姐!”姬傲剑直直看着她,“问题是找到别人该死的理由,实在是太容易了。”

    “这怎么会很容易?”

    “比如说,从革命者的角度来说,劳动者以外的一切剥削阶级都是可以消灭的对象。”姬傲剑双手一摊。“为了历史进步,为了人类解放。我对于上流社会的人士,杀起来真是心安理得。”

    “……”

    “比如说。从民族主义者的角度来说,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而且和我们争夺生存空间。”姬傲剑怅然说道,“为了祖国复兴,民族崛起,我对于外国的人才精英,杀起来也是轻松愉快。”

    “……”

    “九姐,我们脚下的土地。是什么地方?”

    姬灵星下意思地回答,“希腊啊。”

    “在古希腊地区,有不少自称实行民主的奴隶国家,只有自由民才拥有民主权利,其实他们就是奴隶主阶层。”

    “嗯,你想说什么?”

    “当年有过一幅令人惋惜的场面,罗马士兵冲进古希腊学者阿基米德的家,在他正埋头研究几何图形的时候,一刀把他杀了。”

    小女孩不假思索地说。“这实在是太可惜了。”

    “可是您想一想,不管阿基米德是有某个城邦自由民的份也好,还是传闻中的叙拉古王的亲戚也好,他都算是奴隶主阶层。是一名贵族。”姬傲剑道,“那么一个高高在上的贵族被杀了,有什么可惜的?”

    “不对。不对!你怎么能这样说?”

    “九姐,你还记得那天我……是露娜装扮成各种上流社会的人物。向您求婚的事吗?”姬傲剑不慌不忙地说,“当时你说对于这些反动落后的阶级敌人。一看就生气,都是革命斗争的对象,应该打倒在地,踏上一万只脚,让他们永世不得翻。”

    “这不一样啊!”姬灵星立刻反驳说,“阿基米德是一位杰出的科学家,他的学问和智慧,是对全人类都有所贡献的。”

    “正因为他是科学家,就更不可能放过他了。”姬傲剑马上说道,“对于罗马人来说,这种能够设计制造军事机械的专家,能够用学识来影响战争进程,简直一个人就抵得上五个师,宁可把他毙了,也不能放他回国效力。”

    “你的思想果然很极端……”小女孩已经不知道说什么好,“什么人都可以杀,杀什么人都有理由,那你的生活还有什么乐趣可言吗?”

    “正是这样。”姬傲剑悠悠叹了口气,“如果一切问题都用杀人解决,而且心里无比坦然,这样即使我能创下一番大大的功业,我的处事方式和思维节奏也会变成一台杀人机器,那样连作为一个人的基本意义都不存在了。”

    “那你怎么办呢?”

    “所以我来到欧洲之后,见到了三姐,她看出了我的问题。”姬傲剑说道,“三姐告诉我要敬畏这个世界,还让我去做女仆,让我体验最底层民众的人生。”

    “你有了什么体验?”

    “我的体验就是,这个世界还是充满了美好,每一种人生在奋斗过程中,都能获得属于自的幸福。”

    “这么说你领略到与正义了?”姬灵星感觉有些明白了,“就不再想着用杀人解决问题了?”

    “底层的小人物,受到的是最深最重的压迫和歧视,这正是革命蓄积能量的源泉。”姬傲剑笑道,“被到绝境的时候,难道还白白等死,坐以待毙不成?”

    九姐一下子又觉得糊涂起来,“这不就是还要用杀人来解决问题吗,那你究竟学到了什么?”

    “露娜杀人,和我杀人,是不一样的。”

    姬傲剑认真地说,“露娜是一个卑微的女仆,她只有到了走投无路,忍无可忍的境地,才有可能作出拼死之举。而我是一个格斗高手,财势通天,杀人只是一种常规选择手段,想用就用,没有什么顾忌。”

    “是不是说,你平时杀人的底线太低了?”姬灵星思考着,“三姐是想要你知道,究竟什么形才是真正需要出手的时候?”

    姬傲剑点了点头,“一个人武功越高,遇事使用暴力就会越来越随意,门槛就会一降再降。这样下去,终会打破世间本来的平衡,变成欺凌苍生的恶霸。”

    “没错。”

    “但是不平则鸣,揭竿而起,反抗压迫。扫除暴政,也是人类追求自由的天。”姬傲剑正色说道。“我们所要做的,就是设处地从普通人的角度出发。来体会和判断奋起反抗的的时机。”

    姬灵星恍然大悟,拍手道,“有道理啊。”

    “真心体验平凡人物生活的美好,这就是。切代入底层民众反抗的感受,这就是正义。”

    姬傲剑微笑着说,“这就是三姐教给我的与正义,我的领悟。”

    “不得不说,你的理解十分深入。”九姐赞叹着,脸色又显得有点沮丧。“三姐让我参加革命运动,也是希望我能领会与正义的道理来吧?可我这些年来总是执着于革命的成与不成,没有去深思其中的真义,还不如你只当了半年的女仆所悟到的东西多。”

    “这是因为我原本的份和女仆的落差实在太大了一点,感受自然难免要深刻一些。”姬傲剑感慨道,“我本来以为三姐指点的这条修行办法,多少有些是她的恶趣味发作,现在才明白,她是一点不打折扣地为我着想。”

    “三姐这么为你着想是好事啊。”姬灵星嘿嘿笑了。“我听得都嫉妒了。”

    姬傲剑愕然,“九姐?”

    “不要在意,不要在意,和你说着玩的。”小女孩忽然神秘地眨了眨眼睛。“小剑,既然三姐对你这么好,你就要注意把握机会哦。”

    姬傲剑更糊涂了。“什么机会?”

    “三姐现在不是你的夫人吗?”姬灵星一本正经地说,“她这是用你度劫呢。你就顺势而为,把她的心给彻底俘获了。从此以后你们两个就像童话故事里的王子和公主一样,永远过着幸福快乐的子。”

    “您怎么又说这个话题了?”姬傲剑无奈地道,“这和劫完全没什么关系,这只是一场资本联姻,只是我和犹太财团寻找一个公开的合作理由而已。”

    “你怎么就不相信我的话呢?”姬灵星不高兴地说,“三姐表面上告诉你是联姻,你就真的当作这是一场游戏了?”

    “当然是游戏了。”

    “你真是个笨得不能再笨的家伙了!”

    小女孩恨铁不成钢地数落着道,“就算这是游戏,但你想一想,三姐会和这个世上任何其他的财阀也好,贵族也好,进行以联姻为名义的游戏吗?”

    姬傲剑想了想,“不会。”

    “对不对?三姐愿意和你‘结婚’,这本就足以说明问题了。”姬灵星哼了一声,“而且上次我也告诉过你,和犹太资本合作,并不只有一种方式,但是三姐偏偏要用联姻。再说,就算是用联姻,她也不必亲自出马吧?还有我这个妹妹在,她可以把这任务交给我。”

    分析到了这里,姬灵星强调说道,“所以三姐的联姻,一定还有其他的目的,是不是?”

    “是……”

    “这个额外目的,不是用你度劫还能是什么?”姬灵星语重心长地劝说,“小剑啊,你千万不要因为自己被三姐当作了工具,就觉得有什么委屈和失落。”

    “我没有什么委屈失落。”

    “没有就好,没有就好。”姬灵星顿时眉开眼笑,“其实呢,就算你是工具,也不是没有逆袭的机会,不要灰心泄气哦。”

    “还能逆袭?”

    “三姐既然用你度劫,必定要让自己一度喜欢上你,那你就大有可为啊。”姬灵星理所当然地说道,“只要你千方百计,真心实意地对三姐好,让三姐没法舍弃你,断不了缘,于是你这个名义上的夫君,不就可以转正了?”

    姬傲剑木然半响,终于开口,“九姐……”

    小女孩得意洋洋地说,“怎么样,我的主意不错吧?”

    “我非常非常感谢你对我的关心。”姬傲剑深深叹了口气,“可是这件事上,你弄错了,真的弄错了!”

    姬灵星十分不忿,“我哪里弄错了?”

    “三姐和我联姻,确实还有其他目的。”姬傲剑斩钉截铁地说道,“但绝对不是为了度劫!”

    “那是为了什么?”

    姬傲剑闭上眼睛,忍住要涌出来的泪水,“是为了在关键时候救我。”(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访问http://m..net

重要声明:小说《头顶青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