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四章 传统不能中断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艾露恩 书名:头顶青天
    正月初一,天气晴朗,一百辆大马车组成的排场车队首先出发。n∈,

    任小蝶也走来对姬傲剑说道,“十姐,我为你接三姐去了。”

    姬傲剑看了看她,“小蝶,我觉得你精神不是很足的样子嘛。”

    “咱们这中华礼仪做得再怎么正规完备,也震撼不了外国人。”任小蝶没精打采地回答,“我这心里,自然比较失落。”

    “话不能这么说,礼仪不可偏废,传统不能中断。”姬傲剑谆谆教导,“中国现下只是一头睡狮,醒来之后就会震惊全世界。等到我们重新成为头等强国,各种典礼盛会还是会让人觉得蒸蒸上的,比如什么奥运会啊、世博会啊……所以现在这个关键时期,更需要坚守哪。”

    “十姐您讲的一点不错。”任小蝶精神一振,“为礼部官员,我一定会好好维护传统文化并发扬光大。”

    “既然如此,你穿的就不能这么马虎了。”

    “我这还叫马虎啊?”任小蝶叫起屈来,“十姐,我今天可是把朝服都穿出来了,就是为了给你撑场面。”

    “你区区一个四品官,撑什么场面?”姬傲剑不屑一顾地说,“要知道,我们办的可是天子大婚……的简化版,一个四品官员,带一群读书学子就去迎亲,成何体统?”

    “呃,那您说怎么办?”

    “这样,你就着一品衔,穿九蟒黄袍好了。”

    “十姐,我怎么突然就官居一品了?”任小蝶十分惊讶。“再说,也不就是逾制了吗?”

    “我封你啊。”姬傲剑若无其事地说。“本侯以西伯利亚国主的名义,赐你一品荣衔。”

    任小蝶愣了。“这也成?”

    “废话,朝鲜越南一样都有官衔体系,我西伯利亚国也是大明藩属,为什么不能封赏官阶?”

    “可我是大明官员,能接受贵国的封赐吗?”

    “没事,这种事有外交惯例可循。”姬傲剑有理有据地说道,“就如英国的威灵顿公爵,他在欧洲大陆上的六个国家都被授予过元帅称号。你是我们西伯利亚国人民的老朋友,我给你一个荣衔。完全说得过去。”

    “啊哈哈,我也是一品大员了,终于取得了重要的人生成就。”任小蝶高高兴兴地说,“十姐,谢主隆恩哪。”

    “免礼平。”

    “我又没跪下来,平什么啊?”任小蝶嘀咕了一句,接着说道,“十姐,那些和我一起迎亲的孩子们。你也赐他们一些荣衔吧,这样场面就更好看了。”

    “嗯,这些孩子一律赐五品荣衔,着朱缎蟒袍。”

    “这就太好了。”任小蝶拍着手道。“十姐,您的这些赏赐,将来一定会有大大的回报。”

    “什么回报?”

    “他们现在就在贵国有了编制。自然心向贵国,视贵国为灯塔。而他们在英国学了先进文化。将来都是大明的栋梁之才,只要我稍加引导。组织串联,定然都会暗中为贵国效力。”

    姬傲剑惊讶地说,“原来你现在就打算为我培养带路党了?”

    “看您说的,我这不是为您的篡位大业从长计较嘛。”任小蝶满脸笑容,“十姐,虽然贵国偏居东北,但西伯利亚百业俱兴,生气勃勃,才是我华夏正朔,一旦入鼎中原,实在是神州子民之福哪。”

    姬傲剑摆了摆手,“入鼎中原什么的以后再说,我今天还是先把婚给结了。”

    “那是,那是。”任小蝶连连点头,旋即想起一事,眉头皱起,“十姐,这个时候你让我们披上蟒袍,只怕来不及准备了。”

    “这些蟒袍,我早已经置办好了。”姬傲剑指着桌上的一个包裹,“这是你的。”

    “十姐你真是准备周到啊。”

    任小蝶欢天喜地地解开包裹,迅即一愣,“啊?”

    “啊什么?”

    “这、这件不是我给您打造的龙袍吗?”

    “穿到你上,就是蟒袍了。”姬傲剑哼了一声,“你弄的这龙袍,和戏曲班子用的有什么区别,能体现天子威仪吗?”

    “话不能这么说啊,一般人觉得这就是龙袍啊。”任小蝶解释,“再说,这种式样和民间婚服类似,将来万一出事,也好推托嘛。”

    所谓的蟒袍,是在大缎上绘有龙蟒之形,明清两代多用于吉服,帝王百官皆可使用。虽然按通常理解,五爪为龙,四爪为蟒,但王亲高官得到的御赐蟒袍,往往也有五爪之龙。所以只能理解为皇帝穿了,叫做龙袍,臣下穿了,叫做蟒袍。

    戏曲艺术发达之后,舞台上所演的皇帝,用的龙袍基本就是这种蟒袍,由此还开了民间私下使用蟒袍的滥觞。尽管蟒袍的制式有严格的规范等级,民间粗制滥造的简化蟒袍不登大雅之堂,但怎么看,也知道是同一种风格的衣服。

    任小蝶打的就是这个主意,造一五爪九蟒的金黄缎袍,从礼制来说也是天子之服。婚后立刻把龙袍毁了,就算将来有人告发自己,也一口咬定用的是那种民间蟒袍。要知道这个时代,华夏的寻常百姓结婚,新郎新娘穿大红蟒袍凤袍,简直已经成了标准婚服。就凭那些老外,能瞧得懂其中的区别吗?

    “我这个人,一向就是认真,绝不会行这种投机取巧之举。”姬傲剑一本正经地说,“所以这蟒袍,就赏你穿了。”

    “我穿就我穿。”任小蝶无可奈何地说,“反正这是西伯侯赏我的蟒袍,逾制也不是我的错。”

    “就你这胆色,当初怎么敢提议天子大婚的?”

    “哎哎,我当然不如十姐您了。”任小蝶叹了口气,“既然你不用这龙袍,想必已经另外备下了更庄重的天子衣冠?”

    “这是当然的了。”

    “那您怎么还不换上?”任小蝶疑惑地打量着他,西伯侯此刻依然是一标准西式礼服。“今天就是婚期,现在不穿还什么时候穿?”

    “谁说我要穿了?”

    “你不着天子衣冠,那还算什么天子大婚?”

    姬傲剑取出一个金镶玉缕的华丽木箱,“这衣冠,你带去给三姐,请她穿上。”

    “啊……”任小蝶好半天才反应过来,“感婚礼之上着天子之服的,是三姐?”

    “有什么问题?”

    “没问题!没问题!这个决定太英明了!”任小蝶兴高采烈高举双手,“十姐,恭喜你终于想通了!”

    姬傲剑莫名其妙,“我有什么想通想不通的?”

    “你终于发现,其实三姐才是最有天子气质的吧。”任小蝶眉飞色舞,“而十姐您,主动自居正宫娘娘这个位置,实在是太合适了,太般配了,太有良心了!”

    “滚!”姬傲剑整个脸都黑了,“我什么时候说要自居什么娘娘了?”

    “哎哎,别不承认啊,既然三姐是天子,您和三姐行大婚,那您不是皇后娘娘是什么?”

    “你简直不学无术!还算什么礼部出,还算什么外交官员?”姬傲剑怒了,“英国女王也结婚了,她那丈夫是叫王后娘娘吗?”

    “噢,艾尔伯特亲王是王夫。”任小蝶不好意思地笑了,“三姐是女皇,那您还是皇上的丈夫,不是娘娘。”

    姬傲剑重重哼了一声。

    “不过,皇上的夫君,应该有什么专用称呼呢?”

    “你研究这个干什么?”

    “不能不研究啊,这是礼法的需要嘛。”任小蝶自言自语地说,“我中华唯一的女皇是则天皇帝,可是她在称帝之后没有再结婚,因而没有弥补这个称呼空白。”

    “既然没有,就不要再多想了。”

    “我还可以再推理一番啊。”任小蝶兴致勃勃地说,“公主的丈夫是叫驸马,郡主的丈夫叫做郡马,如此说来,女皇的丈夫也该是个什么马……嗯,不如就叫做皇马?”

    “什么皇马,还巴萨呢!”

    姬傲剑没好气地说,“本爵就是西伯侯,你不用杜撰莫名其妙的称呼。”(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头顶青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