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四章 灭口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艾露恩 书名:头顶青天
    西班牙大使走了之后,墨西哥大使就吩咐说,“莎拉,以我们使馆的名义,开两份证明。”

    “老板,开什么证明?”

    “当然就是你和古塔,与我有亲属关系的证明。”

    莎拉吃了一惊,“难道我们还真是亲戚吗,我怎么不知道?”

    “看你说的,只要拿到了官方证明,不管原来是不是,以后都是了。”

    姬傲剑教训道,“我们大使馆是干什么的?重要职能之一,就是为本国公民同胞开具各种证明书,确认缔结相关民事份。如果古塔不是我的表弟,那还怎么和英国公爵联姻?”

    “说起这个联姻,我就悲从中来。”古塔没精打采地说,“我连初恋都还没有过,就要结婚了,觉得人生没法完整了。”

    姬傲剑道,“我不是把你的婚期定在两年之后吗,这段时间你可以常常去公爵府上走动,与你的未婚妻谈谈人生,交流哲学,人生不就完整了?”

    “是啊,是啊。”莎拉连连点头,“古塔,你要勤快地和你的未婚妻约会,给她留下你非常重视她的好印象。”

    古塔稍稍振作了一点,“哎,我先想想公爵府是在什么地方。”

    “威灵顿公爵的府邸,就在海德公园街角。”姬傲剑兴致勃勃地拿起鹅毛笔,在一张文件的背面上画了起来,“你看,那儿的建筑布局是这样的,据我所知,夏洛特小姐的卧室应该就在这个位置……”

    “老板。”莎拉惊讶无比,神有些古怪,“你实在太神奇了,怎么连这个都知道?”

    姬傲剑咳了一声,“这是因为我们的报工作,已经做得无孔不入了嘛。”

    古塔奇怪地说,“大使馆的报工作是我在负责啊,我似乎没有搜集到这方面的资料。”

    “真是肤浅。你以为你不知道我就不知道了吗?”姬傲剑冷哼,“我还有特别的报渠道。”

    “什么特别的报系统?”

    “这是机密,你层级还不够高,暂时不能告诉你。”

    所谓的特别报系统。当然是某位女仆业的杰出代表曾经去过铁公爵府上打工。

    过了一会,莎拉报告,“老板,我们的亲属证明开好了。”

    “不错不错。”姬傲剑看了看证明文件,“顺便把我的结婚证明也弄出来吧。”

    “这个也能办?”

    “大使馆当然可以给本国的海外公民进行婚姻登记。”姬傲剑说道。“我的未婚妻对英国没有什么归属感,所以我们墨西哥开了证明就行了。”

    莎拉叹服,“老板,我发现你要开个证明,实在是太方便了。”

    “那是。”姬傲剑得意地说,“位高权重就是有着种种好处,如果你是个没关系的人,别说是开亲属证明、婚姻证明,就是想要证明自己是自己,都要跑断腿。”

    古塔一头雾水。问道,“先生,为什么还要证明自己是自己?”

    姬傲剑解释道,“不证明你是你自己,你在国家体系中的各种权益和义务就没有办法定位,所以这种证明是非常重要的。”

    “老板,你的证明也好了。”

    姬傲剑接过还散发着油墨香味的文件,心神不由一阵恍惚。

    这是国家大使馆开具的合法文件,上面一切证章俱全,凡是和墨西哥有外交关系的国家。都会承认这段婚姻的合法效力。

    也就是说,拿到了这份婚姻证明,我就告别了单,从此是有家室的人了。

    问题是。为什么心里总有一种淡淡的诡异感觉,挥之不去?

    “十哥,使不得啊!”

    他正体会着莫可言状、莫名其妙的气氛,突然就被一声惊呼打断了感悟。

    一个人急急忙忙闯了进来,冲着他喊道,“你要三思而行。千万不能犯下大错啊。”

    姬傲剑抬起头,“小蝶,这是说什么话呢?”

    中国大使一贯都是直进直出,不需禀报,只见她此刻满脸紧张之色,忐忑不安地问道,“听说你要和犹太人结婚了?”

    “是啊。”

    “这怎么可以!这怎么可以!”任小蝶激动得整个脸蛋都红了起来,“难道你都忘了你和密释纳大师其实是……”

    “停!”姬傲剑喝道,“说中国话!”

    一旁的表姐表弟登时大为不解。

    莎拉奇怪地说,“他们两个为什么突然要说中国话,难道有什么秘密?”

    “任小姐一定是想让先生帮她引见犹太人,找他们借经费。”古塔沉思有顷,明白了答案,“先生不想当着我们的面直接拒绝,让她难堪,所以就用本国语言和她沟通。”

    “古塔,你想的不错,一定是这样了。”

    “抱歉,十哥。”任小蝶终于醒悟了过来,“我在外交阵线上一直和洋人打交道,第一反应就是说洋话了。”

    “行了,你有什么要说的?”

    “这你还想不到吗?”任小蝶又激动了起来,“你怎么能和大师结婚呢,她是你三姐啊!”

    “我知道她是我三姐。”姬傲剑的神一点没有变化,“怎么了?”

    “喂喂,你不要装成没有事的样子!”任小蝶气愤不已,“你当然不能和自己的姐姐结婚,这是违反天理人伦的!”

    “是吗?”

    任小蝶怒了,“你究竟是什么态度,这都不当回事?”

    “为什么要当回事?”

    姬傲剑始终一副不动如山的模样,任小蝶只觉得满腔愤慨无力可施,渐渐冷静下来,问道,“十哥,这中间是不是有什么隐?”

    “有什么隐?”

    “难道说,你和三姐其实不是亲姐弟,你是抱养来的吧?”

    “滚,你才是抱养的!”

    “我确实是被抱养的,在襁褓里就被带到了蝴蝶门。”任小蝶眼中一红,“长这么大了,我都不知道爹娘是什么样子。”

    “小蝶。真是抱歉。”姬傲剑心中一阵歉疚,“不过,你为什么要反对我和三姐结婚呢?”

    任小蝶顿时又来气了,“你居然还好意思问我为什么反对?”

    姬傲剑摇头。“我问你,以前你不是对我提过一个要求?”

    “什么要求?”

    “你对我说,要我做你名义上的男友。”

    “哦,是有过这回事……”任小蝶突然反应过来,“十哥。难道你和三姐,也只是名义上的婚姻?”

    “什么智商啊你?”姬傲剑哼道,“我哪是和我三姐结婚,是和一个犹太人结婚,这是联姻你懂不懂?”

    “联姻我懂啊。”

    “我早就告诉过你,像我这样高门大户的子弟,联姻就是人生的义务。”姬傲剑继续教训道,“我和犹太财团联手,就能强强组合,共同纵世界金融。控制历史进程。为了这么重要的战略布局,不联姻行吗?”

    “这样啊?”任小蝶迟疑起来,想了一会,又摇起了头,“还是不行!”

    “这怎么还不行?”

    “虽然这只是名义上的婚姻,但你们在法律上也是真正的夫妻。”任小蝶理直气壮地说,“三姐美得那么惊心动魄,和你朝夕相处的话,你想到她是你的合法妻子,难免就会蠢蠢动。万一最终把持不住,酿下大错呢?”

    “你妹的把持不住啊!你用得着担心这个吗?”姬傲剑怒了,“再说,就算我把持不住。我能是三姐的对手吗?”

    “这可难说得紧。”任小蝶一脸担心的样子,“三姐子那么柔,心肠那么软,又是那么地疼你宠你,说不定被你的甜言蜜语迷惑,乱了心智。就栽在了你的手上。”

    姬傲剑震惊得简直目瞪口呆,“你这想象力,也太丰富了吧?”

    “为了防患于未然,你一定不能和三姐结婚!”任小蝶气势十足,“再说,你也根本配不上三姐!”

    “那谁配得上三姐?”

    “整个世界……不,是整个宇宙,都根本没有人能配得上三姐。”

    姬傲剑点了点头,“这一点,我承认。”

    “你知道就好。”任小蝶得意地说,“三姐要是和你结婚,那就是一朵献花插到了那啥上,简直就是人间最大的悲剧。”

    “什么那啥这啥的,我没那么不堪吧?”姬傲剑不服气地瞪着她,“当初你找我的时候,不是说我各方面都十分完美吗?”

    “平常来看,你确实还算非常完美,可只要一到三姐边,你立即就是那啥了。”任小蝶长吁短叹,“所以啊,三姐要是嫁给你了,那真是上苍无眼,大道不公。到了那一刻,定然会天地为之含悲,风云为之失色,草木为之凄哀,山河为之呜咽……”

    “行了行了。”姬傲剑挥挥手,“总而言之,你就是不希望我和三姐结婚吧?”

    “对!”任小蝶斩钉截铁地说,“我这是为了你好,不让你犯下人生大错。”

    “既然如此,我也只好狠下心肠了。”

    姬傲剑自言自语,“为了争夺世界市场的规则制定权,这次联姻势所必行。而唯一能够阻止此事的理由,在这伦敦地界乃至欧洲范围,仅仅只有一人知晓而已。只要此人消失,就再无任何阻碍了。”

    任小蝶耳朵越听越是竖起,忽然觉得头皮一阵阵发麻,勉强笑道,“十哥,你在说什么呢?”

    姬傲剑正色道,“我正盘算为这次联姻扫除一切不安定因素,以免大事不成。”

    “你要怎么扫除?”

    “将相关知人等,一概灭口!”

    “十哥,使不得啊!”任小蝶大叫一声,觉得脚下几乎都要瘫软了。

    “自古有言,成大事者不拘小节。”姬傲剑不为所动,“只有杀伐果断,才是枭雄本色。”

    任小蝶挣扎地说道,“三姐不会同意你这么做的!”

    “这次联姻,就是三姐的意思,她怎会容许发生意外变数?”姬傲剑冷笑一声,目凶光,“再说,就算她不同意对你灭口,我先斩后奏了,她会和我翻脸不成?”

    “不不不,我什么都不知道,你要冷静,你千万要冷静。”

    任小蝶惊慌失措,绞尽脑汁,声嘶力竭地喊道,“十哥,我可是你的心腹啊,是你亲口说的,把我当心腹看待的!”

    “你也知道是我的心腹啊?”姬傲剑生气地说,“那你这么跳上跳下,对我各种指摘贬低,还有一点尊敬主……”

    说到这里,他顿了一下,思忖“心腹”对应的究竟该是什么称呼?

    “主人”?这个好像是和女仆更加对应。“主子”?一股子浓浓的满清气息。“主上”?东瀛那边喊的比较多了。“主公”?老是会联想起三国游戏。

    停了片刻,继续说道,“还有一点尊敬领导的样子吗?”

    “我错了,我真的错了!”任小蝶没口子讨饶,“十哥,从今以后我一定发自内心地尊敬你、戴你、拥护你、崇拜你。你就是我的红太阳,你就是我的北极星,你指哪儿我就去哪,你说做啥我就做啥,忠心耿耿地当你的走狗爪牙。”

    “那我和三姐结婚这事?”

    任小蝶满脸陪笑,“看您说的,您哪有和三姐结婚,您不是和犹太人结婚的嘛?”

    “天地还含悲不?山河还呜咽不?”

    “怎么会?”任小蝶诚恳地说,“就算山无陵、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您和密释纳大师也不会分开的。”(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头顶青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