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三章 真爱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艾露恩 书名:头顶青天
    公爵是个可以留传后人的名号,但在这个时代,威灵顿公爵自然只会是第一任的阿瑟.韦尔斯利,因为他的父亲不过是个伯爵。

    提起阿瑟.韦尔斯利,只需要一句话——拿破仑是他的手下败将,这就够了。虽然俄国人觉得他们的沙皇陛下亚历山大一世,曾经三次打败了拿破仑,但是在其他欧洲人眼里,沙俄第一次不过是依靠严寒和逃避守住了法国人的进攻,而后两次是混在欧洲联军里当打手。真正击败了拿破仑的英雄,那只能是威灵顿公爵,人家可是被反法国家联盟一共授予了七国元帅的荣誉,明摆着就是当作反法领袖的形象来塑造的,简直就相当于中国历史上挂六国相印的某纵横家了。

    当然某纵横家的事业失败了,而威灵顿公爵的事业成功了。虽然公爵大人在后世的名声和人气远远不如他的皇帝对手,但在这个神圣联盟维护欧洲秩序的年代,他的威信甚至胜过了各国王室。更不用说他还担过两任以上的首相,由于保守之名获得“铁公爵”的别号,在英伦的军政两界完全是独一无二的大佬。

    和这样既有份又有势力的顶级贵族联姻,简直和英国王室联姻也没有多少区别。

    卡洛斯得意地说道,“侯爵阁下,夏洛特小姐的门第与你十分相配,我为你说的这桩婚姻,可是非常有诚意的吧?”

    姬傲剑点头,“确实很有诚意。”

    “还不仅仅如此。”卡洛斯越加振奋,“公爵大人是欧洲仅有的五位伟大全知者之一,夏洛特小姐必定继承了优秀的骑士血脉,将来一定能够为你带来健康而强大的后代。”

    姬傲剑微有诧异,威灵顿公爵居然是全知者?

    想想也不奇怪,美洲那种偏僻的角落,还有三位解放者。欧洲是世界中心,存在五位全知者也不算过多。那位已经被流放到荒岛的皇帝陛下,当初应该也是一位全知者。那么作为被称为“征服者的征服者”的铁公爵,怎么能不是全知者呢?

    “欧洲的五位全知者,包括犹太人吗?”

    卡洛斯正气凛然地说道,“伟大的全知者阵营。怎么可能会算上那种卑民族?”

    姬傲剑想起首次去带山谷的时候,猜测密释纳大师是全知者,卡洛斯就表现得非常惊异。欧洲的五位全知者看起来已经是长期的说法,确实不可能算上近年刚刚出现的犹太先知。

    “但是密释纳大师确实是全知者,即使不算在欧洲阵营当中。也不会变成不是全知者。”

    卡洛斯犹豫了一下,“就算她是全知者好了,那又有什么关系?”

    “关系大着呢!”

    姬傲剑一脸很不甘心的样子,“你看,和铁公爵联姻,我就是全知者的孙女婿;和犹太人联姻,我就是全知者的丈夫。所以,我和后者联姻,比较有脸面吧?”

    卡洛斯愣住,随即反应过来。“侯爵阁下,你千万不能这么想!既然是联姻,就应该利益最大化,一点小小的脸面,那又算得了什么?”

    “哎,你们这些贵族老爷啊,说起婚事来一点正常的感觉都没有。”莎拉听得郁闷,忍不住叹气,“开口就是联姻,闭口就是利益。还能不能有点真了?”

    卡洛斯看着她,“我在和侯爵阁下商讨他的个人私事,你插什么口?”

    姬傲剑摸了摸鼻子,“莎拉是我的表姐。作为家里人参谋一下我的婚事,难道不行吗?”

    “原来她是你的表姐。”卡洛斯咳了一声,继续镇定地说话,“都已经是联姻了,还要考虑什么真?再说,就算侯爵阁下你和夏洛特小姐没有真。只要婚后和夏洛特小姐发展真,将来依然是一段美满幸福的婚姻。”

    “问题是——”姬傲剑愁眉苦脸地说道,“我对密释纳大师已经有真了啊。”

    “什么?”卡洛斯大吃一惊,“你居然有真了,这怎么可能!”

    “为什么不可能?”姬傲剑不解地说道,“大师无比的美丽,无比的智慧,无比的强大,无比的可,简直就是天才无敌青美少女,我的心被她给征服了,这很正常吧?”

    “但是,但是……”卡洛斯结结巴巴地说,“你作为一个手握实权的贵族,主管本家要事,结婚怎么会不从家族最大利益的角度考虑?”

    “就是因为我已经主管本家要事,又有一辈子用不完的财富,为什么还要自甘委屈,牺牲自己的真,去追求什么联姻?”姬傲剑一脸无辜地问道,“卡洛斯先生,难道你年轻的时候,家族让你联姻的话,你心里一点抵触都没有?”

    卡洛斯呆了一呆,忽然察出对方话语中提及“年轻的时候”,这才想起,面前的这位家显赫的侯爵,貌似还是一位只不过二十岁上下的年轻人。

    人的天最是难以变化,就算是贵族家庭再怎么熏陶培养,也总是还会有充满憧憬的纯洁少年,向往灿烂盛放的真挚。当然,这些把置于一切之上的少男少女,如果坚持初衷不改,又不是唯一继承人的话,几乎都会尝到被家族边缘化的滋味。待到将来看惯了云烟之后,失去了自己的上升通道,往往又为自己的年少任而后悔。

    对于卡洛斯这样人至中年富有阅历的贵族来说,自然不会犯下为所误的错误。可是西伯利亚侯爵正值青年少,又是当家之主,自然可以为追求真而任,至于家族利益最大化什么的,他已经足够显贵了,就是到此为止,似乎也不必当回事。

    “老板……哦不,表弟,我绝对绝对地支持你!”

    莎拉大喜之下,用力拍着姬傲剑的肩膀,“人就这一辈子,要是连自己的真都不去追求的话,还活着干什么?”

    “呃,”卡洛斯一时之间,不知道说什么好。“侯爵阁下,你对大师确实是有真了?”

    “一点不假,一点不假。”莎拉抢过话头,“他放着每秒钟几十万的期货生意不管。国家大使的重要事务不问,总是去找那位大师谈哲学谈人生,而且一去往往就是十天半月不回来。如果这还不算是恋,那还有什么是恋?”

    “你怎么可以为了一个女人,耽误那么多重大的事?”卡洛斯痛心疾首地说道。“可见你迷恋大师,是一个大大的错误,一定要及早回头,赶紧改正。”

    “不可能了。”姬傲剑唉声叹气,“我为了追求大师,已经投下了好多好多的血本,怎么还可能放手呢?”

    卡洛斯疑惑地问,“你都投入了什么血本?”

    “比如说,大师上次想出一本文学名著,我就赞助了一百万英镑给她出版。”

    “咦?”古塔皱着眉头。一脸困惑地说,“那本书的事,不是被敲诈勒……”

    莎拉用力推了他一把,“那是赞助,是赞助!”

    “一百万?!”卡洛斯彻底震惊了,“究竟是什么巨著,要花这么多钱印刷发行?”

    莎拉一本正经地说,“那本书的名字,叫做公关危机。”

    “公关危机?”

    古塔双眼一亮,似乎已经明白过来。也赶忙说道,“其实就在刚才,我们又下了一笔血本。”

    卡洛斯不解地望着他。

    古塔指着墙上的世界地图,洋洋得意地说。“我们侯爵花一百万买下了阿拉斯加!就是为了专门送给大师,让她的犹太人同族可以建国。”

    “阿拉斯加?”西班牙大使更加晕了,“这种人类区的地方需要花这种天价买吗?”

    “买都已经买了。”姬傲剑叹了口气,摊开双手,“你看,我为了追求大师。已经下了这么大的本钱,还能回头吗?”

    莎拉嚷道,“为了办婚礼,我们家族还要再花费至少一百万。”

    “难道你讨好女人都是一百万一百万的砸!”卡洛斯觉得心里似乎在滴血,奔淌着一种名为嫉妒的罪恶之物,“这笔钱要是由我来花的话,几百个出上等家庭的妇都到手了。”

    “卡洛斯先生,你在说什么?”

    “没、没什么。”卡洛斯迅速抚平了负面绪,回归正题,“那么亲的朋友,你当真要拒绝欧洲贵族的善意,不愿意和铁公爵联姻吗?”

    “哪有?”姬傲剑奇怪地说,“既然你带来了这么大的善意和诚意,我怎么会拒之门外呢?”

    “你没有拒绝?”

    “所谓联姻,并不是只是和一个人,而是他后的一个家族,不是吗?”姬傲剑平静地说,“那位如同明珠一般璀璨的夏洛特小姐,听了你的介绍之后,我就觉得非常满意,所以我希望她能和我的表弟结成良缘,而且年龄上也更加的般配。”

    卡洛斯听着听着,问道,“你的表弟,是哪一位?”

    “就在你的面前。”姬傲剑一手指着古塔,“看,多帅的一个小伙子,在我们墨西哥也是著名勇士,战斗英雄。如今正在外交战线磨练,将来回国之后就是政界的后起之秀。”

    “先生!”古塔大吃一惊,“怎么会是我?”

    “古塔,你现在可以对我喊回表哥了。”姬傲剑不慌不忙地说道,“还记得刚进入外交战线的时候,我对你说的话吗?国家需要你的时候到了,现在你就应该而上,为国联姻!”

    卡洛斯问道,“侯爵阁下,怎么你的秘书和随从,都是你的表姐表弟?”

    “看你说的,我远赴欧洲办大事,边的亲信职位,不用自家之人,怎么可能会放心呢?”姬傲剑若无其事地说道,“要不我十天半月的不回来,怎么敢把事务都交给他们?”

    “表哥,不要啊!”古塔不甘心地喊,“我还从来没见过夏洛特小姐,对她没有真哪!”

    “既然是联姻了,还讲究什么真?”姬傲剑随手一挥,“你们先结婚,再恋,不也是一样嘛。”

    古塔依然不死心,“可是,我不是蓝血贵族,人家不一定看得上我吧?”

    “那就更没问题了。”姬傲剑不慌不忙地说道,“反正你和夏洛特小姐年纪都不大,咱们可以先定下婚期。在结婚之前,你就过一段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生活,养得白白净净,蓝血什么的马上就浮现出来了。”

    “啊?”古塔傻眼了,“让我成天吃了睡睡了吃,不能运动的话,这比死还难受啊!”

    姬傲剑沉痛地说道,“为了国家利益,你就享受几年吧。”

    接着问卡洛斯,“我的表弟愿意代表我的家族,和铁公爵的家族联姻,不知有没有问题?”

    “这个当然没有问题。”卡洛斯定了定神,赞道,“我觉得古塔先生,和夏洛特小姐,真是天生一对,天生一对!”(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头顶青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