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五章 有组织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艾露恩 书名:头顶青天
    丽丝惊异地问,“我们怎么帮助自己?”

    “单个女仆的力量非常渺小,在这个残酷的世界里是微不足道的。”

    露娜慢慢分开双手,指尖中现出一条纯白的游丝,“就像这根脆弱的细线,只要轻易撕扯就能将它拉断,是不是?”

    “对啊,我觉得我也能办到。”

    “如果用多根细线合股,绞成一条粗线,那还会被随便拉断吗?”

    “这当然就不容易断了。”

    “单丝不成线,孤木不成林。”露娜满意地点了点头,“懂了吗?团结就是力量。”

    “噢。”丽丝并没有出现完全认同的神,“听您这么一说,似乎很有道理的样子。”

    露娜奇怪了,“莫非你还有什么疑问?”

    “当许多女仆在一起的场合,并不一定就会团结。”丽丝说,“比如同时在一个雇主那里应招的时候,大家竞争得可是非常厉害,还会互相压价。”

    “你说的也对,所以有句话叫做,同行是冤家。”露娜叹了口气,“然而内斗只会让我们的处境更加恶劣,所以我们必须使用正确的团结方式。”

    “那什么是正确的团结方式?”

    露娜问,“同样是城市贫民,为什么那些工人抗争起来,老板就不能视若无睹?”

    丽丝想了想,“他们是男人,力量总比我们强大一些。”

    “不对,在本世纪初,那些工人的死亡率和平均寿命,甚至还不如我们呢。”露娜严肃地说,“这些工人之所以越来越不甘驯服,是因为他们有了工会。”

    “工会?”

    “所谓工会,就是维护自权益的组织。”露娜加重语气说道,“丽丝,我们必须有组织,团结大家的力量。才能和那些根本不把我们放在眼里的雇主作斗争哪。”

    “对对!”丽丝这下明白了,“我们女仆也要有自己组织起来的工会才行。”

    “好比说你现在欠下的债务,如果我们成立了一个维权机构,组织就会为你出头的。”

    丽丝欣喜地问。“组织会帮我还债吗?”

    “不,组织不会帮你还债。”

    “啊,为什么?”

    “因为你的债务来自于不公正的判决,我们不能承担这个错误。”露娜说道,“正确的处理方式。是为你上诉,一直把这个诉讼进行下去。”

    “的确是这样。”丽丝认同了这一点,又问,“如果上诉的话,我的案子能够得到平反吗?”

    “任何官司只要长时间打下去的话,对任何一方来说都是各有一半的胜诉机会。”

    “照这么说,我还不一定能得到翻案呢。”丽丝忧愁地说,“可我明明是受冤的,难道法律的道路走到最后,都得不到一个公正的结果吗?”

    “谁告诉你法律是为了实现公正的?”露娜怜悯地看着她。“对于背负着错判结果的你来说,竟然会有这样的想法?”

    “您也说了那是错判……”

    “法律是有钱人的工具,是一件昂贵消耗的奢侈品。”露娜摇着头,“理论上来说,只要一个人有资源把诉讼无限进行下去,任何错判都有得到纠正的机会。”

    “是啊。”

    “但是对于穷人来说,恰恰缺乏必要的资源,所以在开始的环节被错判了,只能承受下去,没有翻案的机会。”露娜又叹了一声。“所以我们就需要工会这样的组织,专门为我们维权。”

    “工会的维权,不也是不一定能够最后胜利吗?”

    “只要把维权坚持到底,那就是胜利了。”露娜解释说。“当有钱人发现,他们使用法律工具欺负任何一个女仆,都会有一个组织出面和他们缠下去,让他们大大增加成本而且不能轻易得逞,以后他们就会节制使用这种手段了。”

    “噢,我明白了。维权本,就是非常有意义的事。”

    丽丝依然愁眉不展,“但是对我来说,如果最后不能得到平反的话,我就没有机会再当女仆了。到了那个时候,我还有资格一直留在一个女仆的组织里吗?”

    “你多虑了,作为一个维权组织,我们也需要一些专职的机构人员。”

    露娜笑了笑,“而且,我们要成立的组织可不仅仅是工会,还是行业协会呢。”

    “嗯?”丽丝问,“工会和行会,有什么区别吗?”

    “工会主要是给大家维权的,而行会是引领和发展我们整个行业的。”

    “露娜小姐,这个,我又听不懂了。”

    “难道你不知道,从中世纪开始,城市里的各种行业都有自己的协会吗?”露娜说道,“这些行会的工作,主要就是规范技术标准,提高职业素质,让所有的从业者都可以提高收入。”

    有句话她没说,其实行会同时也是一种垄断组织,树立进入壁垒,维护现有从业者的既得利益。

    丽丝听了,不由觉得非常不错,“您能具体说一说吗?”

    “现在的市场非常混乱,女仆的工作技能没有标准可以衡量,薪水也就不能完全和能力对应,而优秀的女仆也不能尽人所知,因此雇主也没有相应的期待,这就影响了我们的整体收入。”

    露娜娓娓说道,“如果我们能够制定规范的职业技能体系,将女仆的能力分成明确的层级展示出来,那么整个伦敦的女仆就有了一个明确的发展方向,当自己的服务能力提高之后,在市场上就可以提高相应的要价。特别是最优秀的一些女仆,收入说不定能有几十倍的上升。”

    丽丝睁大了眼睛,觉得不可思议,“能有这么大幅度的提高?为什么?”

    “你要知道,越是有钱人,越有彰显份的必要。比如要有名贵的首饰,豪华的行头,盛大的排场,这些都是不在意代价,而非要追求得到的东西。”

    “这个我知道。”丽丝毕竟也为不少贵族服务。自然一听就理解了。

    “如果女仆根据能力分成了明明白白的等级,那么顶级的女仆,自然也就是自认为顶级富豪的标配。”

    “啊,真的是这么一回事!”丽丝惊呼道。“那些自认为是大贵族的,要是不使用一流的女仆,岂不就是没有脸面了!”

    露娜微笑道,“现在女仆的能力高低,主要是靠雇主的介绍信来证明。但这种方式有着极大的随意和个人意见,非常的不科学不合理,也没有广泛的公信力,是到了必须改革的时候了。”

    “您说的一点不错。”丽丝敬服地说。

    “而且,过去都是雇主对我们进行品行推荐,评判的权力就完全掌握在他们手上,这也正是他们欺压女仆的重要手段。”露娜说道,“所以我们必须要有属于自己的权威评价体系,才能不受制于人。”

    “露娜小姐,”丽丝简直要五体投地了。“你竟然能想到这么深远的意义!”

    “不仅如此,以前是雇主对我们打分,以后是我们给雇主打分。”露娜充满自信地说道,“在我们的组织内部,要定期对雇主们的信息进行整理,那些对待女仆苛刻的、残忍的、下作的、我们就要给予负面评价,甚至要列入黑名单。”

    “黑名单是什么意思?”

    “就是拒绝为他服务,不给他当女仆。”露娜道,“虽然我们不能阻止他完全招不到女仆,但至少我们可以让优秀的女仆不去上他的门。而一个人如果不能招到有档次的女仆。他的名声自然就更会不堪。”

    “上帝啊,您简直是个天才!果然有了个组织,太厉害了!太重要了!”

    振奋了一会儿,丽丝的绪忽然又低落了下去。“可是,我还是有可能不能再当女仆了,想到我们的行业有那么好的前景,我就觉得太悲哀了。”

    “你为什么要觉得,非得直接去某个家庭,才是一个成功的女仆呢?”

    露娜温和地说道。“我们既然要制订职业标准,成为行业的权威,首先我们就得能够拿出相应的典范,提供相应的培训,能够切实帮助大家提高职业能力,这才有说服力哪。”

    丽丝仿佛意识到了什么,“培训?”

    “不错,我们需要能力出众的老师,给有志于进步的姐妹上课。”露娜点了点头,“丽丝,你的调酒能力是一级棒的,只要你尽心地提供指导,未来就有许多的优秀女仆会是你的学生,就算你再也不能上门做女仆了,你在这一行里也有权威的地位。”

    “这——”

    “而且,你在我们自己的组织里,也可以参加女仆的能力评级嘛。”露娜颇有深意地笑了起来,“想一想吧,如果你是公认的优秀女仆,那些想要招用你的贵族却没有任何办法可以得到你,岂不是非常有意思的事?”

    “哈哈。”丽丝忍不住也笑了,“我突然觉得,自己要是再也不能去上门当女仆,也不是一件坏事了。”

    “丽丝,你在这个小酒馆里,只能调试那些劣质酒水,太浪费你的天赋了。”露娜认真说道,“那些至少十镑以上一瓶的顶级名酒,才应该是你发挥才华的最佳武器。”

    “其实我没那么好的。”丽丝感动地说,“露娜小姐你太高看我了。”

    “不。”露娜拍了拍笔记本,“这里面能达到大师级别的,我看好的人只有两个,其中一个就是你。”

    “还有一个是谁?”

    “嗯,是有着十七页记录的贝琪。”

    “啊,我知道了!”丽丝立刻反应过来,“是不是就是那个被称为‘炸鱼薯条公主’的贝琪?听说她做的炸鱼薯条,有一次送进王室,连女王也赞不绝口。”

    “没错,她做的炸鱼薯条真是一绝,上至女王,下至平民,男女老少全都欢迎,说不定以后就能让这道食物成为英国的国菜呢。”

    “我也觉得很有可能。”

    丽丝又问道,“您刚才说的大师级别又是怎么回事?”

    “在我们行会的女仆等级里,分为三十三个等级,依次有女仆学徒,初级女仆,中级女仆,高级女仆等称号,每个称号都有几个等级。”露娜介绍道,“最高的几个等级,就是女仆大师(master)。”

    “不会吧?”丽丝有些不安地说,“露娜小姐,我们毕竟只是女仆而已,难道能用master的称号?”

    “关于这个,你完全不用担心。”露娜随手一挥,“我借鉴了共济会的等级体系,他们能用master,我们当然也能用啊。”

    “共济会,那是什么组织?”

    露娜解释说,“那是一个由石匠联合起来的行会,和我们女仆行会也差不多的。”

    “哦,这些石匠真的自称大师吗?”

    “说起来,这些石匠的信念可是非常高深呢。”露娜正色说道,“他们认为,整个宇宙就是一件伟大的建筑作品,而石匠通过自的努力,不断完善自己的技艺和能力,创作出完美的建筑和雕塑,也就能进入神的领域。”

    丽丝被吓住了,“他们的信念果然好伟大。”

    “还有一个关于石匠的故事是这么说的:要是一成不变地盖房,你一辈子只是个建筑工人。要是把盖房当成艺术作品来用心经营,你最后会成为建筑大师。”露娜悠悠说道,“这就告诉我们,每一个行业的人,都应该认为自己所从事的是世界上最伟大的事业,这样才会有无限的发展空间,从而真正成为一个伟大的人。”

    “这种境界,我觉得不好想象……”

    “很简单,当我们在为主人做饭的时候,我们的目标是要成为手艺一流的烹调师。当我们在为主人缝衣的时候,我们的目标是成为领先服装潮流的设计师。当我们在为主人整理花草的时候,我们的目标是要成为让人流连忘返的园艺师。所以,当我们在为主人调酒的时候——”

    露娜望着她,“丽丝,你在调酒的时候,只是简单地混合吗?你是不是常常会有自己的想法,希望能够制作出非同一般,前所未有,让人永难忘怀的美妙味道?”

    “我明白了。”丽丝郑重地点头,“露娜小姐,我一定会努力成为一位女仆大师的。”(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头顶青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