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八章 露娜(一)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艾露恩 书名:头顶青天
    在这条街上,亚雷先生经常在门上贴出雇用女仆的字条。

    他的苛刻和小气是出了名的,被雇的女仆不仅要干很重的活,还常常拿不到足够的工钱,最后只得愤然离开。于是亚雷先生就不得不频繁地再招人,渐渐这附近的妇女们都已经听说了他的名声,没有人愿意上门,只有一些来自乡间初入城市的姑娘,偶尔会不幸地来到这个悲剧的地方。

    由于难以看到女仆上门的影子,他的家时不时就脏乱得如同猪窝一般,对于招工的需求一降再降,目前仅仅只是要求打扫一遍屋子。

    “咚咚咚。”这一天,他正要出门的时候,门被敲响了。

    站在门外的,是一个穿着破旧花白围裙的金发姑娘,深深地弯腰行礼,“您好,尊敬的亚雷先生,我叫露娜,看到了你门上正在招人打扫房间,我想我可以胜任……”

    “把屋子里收拾干净了,等我回来!”

    亚雷不等她说完,就扔过来一把钥匙,然后扬长而去。

    咦,这个主人为什么要急不可耐地离开呢?

    露娜回想了一下,亚雷先生在说话的时候,双目中闪烁着冒险和贪婪的神色,仿佛要去做一件大有收获又大有风险的事。而这类盲目冲动的神,自己以前开赌场的时候,见到的实在太多太多。

    这位先生多半是忙着赌博去了。

    虽然一个赌很重的主人似乎并不好侍候,但顺利找到了第一份工作的露娜依然非常开心,放下自己并不沉重的行李,十足地开始了对屋子的打扫。

    半天之后。

    从地面墙壁到天花板,洗刷得一尘不染,有漏洞的地方都用木条缝补加固。所有乱七八糟的家具器物,都分门别类地整齐放好,还擦得锃光瓦亮。顺便对于所有的老鼠、蟑螂、跳蚤,都挖地三尺,消灭得干干净净。

    露娜伸直右臂握紧了劳苦功高的拖把。左手叉腰,像是一个胜利的士兵,满意地看着自己的劳动成果。

    以整洁程度而言,就算是王宫也比不上这间屋子吧?就是十个人来干上一天。也别想做到这种程度,这工钱一定没跑了。

    怀着美好的期望,主人这个晚上却没有回来。

    他一定真的是赌钱去了,赌徒不分夜的鏖战是正常现象,可以理解。

    第二天。露娜为了保持自己的劳动成果,把本来非常干净的屋子照样打理了一遍。

    第三天,继续保洁。

    第四天,继续……

    第五天,主人还是没有回到伦敦最洁净的屋子。

    第六天凌晨,正在入定的露娜终于听到了如同天籁之声的敲门,快乐地飞奔过去,一边鞠躬,一边用最为清脆悦耳的声音说道,“主人。您回来啦!”

    为了得到期待已久的工钱,露娜感觉自己已经把节都扔掉了,像现在所说的话,以前可是根本不能想象的。

    但是,这座全伦敦最为整洁最为卫生的屋子,似乎并没有震撼归来的亚雷先生。两颗布满血丝的眼球呆滞地转动了一下,重重的酒气喷在了女仆的脸上,“你是谁?”

    “先生,您怎么忘了,我是你六天前雇佣的打扫房间的女仆啊。”露娜皱着眉头。努力保持着微笑,“我想我已经顺利地完成了任务,您应该付给我工钱了吧。”

    其实我给你打扫了六遍屋子,前前后后起码有五十个人的工作量。不过我只打算收你一份工钱,对你来说简直太超值了。

    “什么工钱!”亚雷突然怒吼起来,挥着手上的空酒瓶手舞足蹈,“我全部都输光了!输光了!你这个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小XX,居然还敢跟我讨债!”

    露娜心中嘀咕:瞧你这激动的模样和脸上的伤肿,也许不仅是输光了。恐怕还欠了一股账,已经被狠狠教训过了一顿,因此碰到有“讨债”的事就极其敏感吧?

    “您输了钱,我也感觉非常遗憾。”女仆认命地叹气,“那我就不打扰您了,我再去下一个地方找工作吧。”

    她提起了行李,正要向门外走去,一只大手却突然搭在了她的肩膀上。

    “您要对我干什么?”

    明明已经不打算要工钱了,为什么他还不放过我?露娜心中起了一阵不妙的预感,尽力使自己的声音显得有一些惊惶,“亚雷先生,您是一位高贵的绅士,请不要忘了您的份!”

    亚雷没有回答,用力把女孩拉到自己的前,喘着粗气,死死盯着她的面孔。

    输钱负债的懊恼和痛苦,正让他全都在痛苦的颤栗,迫切地需要一个出口来进行发泄。

    六天前亚雷急着出门赌钱,还没来得及看清这个女仆的样子,现在终于看清楚了,她的个子很高,脸蛋却是非常的清纯可,就像是含苞待放的十五六岁小姑娘,而且还有着一头异常秀丽的金发,闪耀着如同宝石般的光泽。

    露娜的神非常慌张害怕,她必须在这个时候害怕。

    与此同时,她的心里还起了一阵悲哀:为什么那一天在某个先知的干预之后,自己的模样居然不是英姿飒爽型,而是柔弱温顺型?这对于燃起某些衣冠绅士的一种名为“兽”的东西,简直是一点一个准。

    这种“兽”正在亚雷的眼中熊熊燃烧,并且化为了强大的力量,把女孩重重地推倒下去。

    砰地一声,亚雷的头和冰冷的地面作了强相互力作用的接触。他忍着剧烈的疼痛,抬头一看,那个“含苞待放”的女孩已经背着个包,一跳一跳地冲出了门外。

    露娜惊魂未定地逃到了街上,逃脱了主人的魔爪,正要远远跑开,就在这个时候,街角处走来了一个警察。

    “警察先生,救命!救命!”惊喜异常的露娜赶紧迎了上去,大声喊道,“有人要侵犯我!”

    刚刚那个主人不给工钱也就算了,居然还企图对我进行人侵犯。损害我的节,是可忍孰不可忍,果断就应该报警,送他去吃牢饭。

    警察停住了脚步。开口说话,对象却是对着女孩后的人,“亚雷先生,发生什么事了?”

    “费克斯,是你啊。”亚雷从后赶来。说话的声音十分低沉,却没有出流露什么不正常的迹象,“我正在追我的女仆回去。”

    “哦。”名叫费克斯的警察这才对着露娜问道,“你是这位先生的女仆?”

    “……是的。”露娜呆呆地回答,“他雇佣了我打扫屋子,我做完了,他还不给我工钱。”

    “我正要给她工钱。”亚雷沉着地说,“只是这个女仆笨手笨脚,弄坏了我的家具,我刚说了她两句。她就跑出来了。”

    你妹的笨手笨脚!露娜心里忿忿:我把你的房子整理得比王宫还干净,你请多少人也不一定弄得出这效果,这是笨手笨脚的人能做到的吗?

    “警察先生,我没有打坏任何物品,亚雷先生是想侵犯我啊!”

    然而警察没有理会她的喊冤,只是在问,“亚雷先生,你打算怎么处理?”

    亚雷神色平静地回答,“我会把她应得的工钱付给她,不过这要扣除她给我造成的损失。”

    “这个处理非常公道。”费克斯说道。“那你就带她回去吧。”

    露娜目瞪口呆,看到亚雷一步一步走近,终于反应过来,着急地喊道。“警察先生,你不能听他的一面之词,他不会放过我的!”

    “好了,小姑娘,亚雷先生会给你工钱的,你还闹什么?”

    费克斯拉下脸。“以后不要随意诽谤一位绅士的名誉,那样会让你坐牢的。”

    露娜的脸色一下子变得无比苍白,再也说不出任何话。

    亚雷从后一把抓住了她,将她拖了回去。

    黑色的大门猛地关上,好似是一个巨大的野兽吞噬了美味可口的猎物。

    费克斯站了一会儿,自言自语地说道,“小姑娘长得可真美,还带着外地口音,一定是在伦敦举目无亲,才会误入到亚雷家里打工。”

    他慢慢地从门前走过,“这次帮了亚雷的忙,晚上再来找他,他应该会让我一起分享。”

    几分钟之后,大门重新打开,露娜一脸晦气地走了出来。

    她的手上有一个只剩一半的碎酒瓶,亚雷在她后倒地不起,汩汩的鲜血从他的头上慢慢渗透到了地面。

    刚才屋里发生的一切,对于露娜来说,没有超出普通女孩的力量,没有超出普通女孩的速度,只是巧妙地抓住时机,从一个醉鬼的手中躲开,再正好捡起酒瓶,砸在了他的脑后。

    这一切,发生的概率并不小,不是吗?

    露娜慢慢走在街面之上,解决了节危机的她,心依然十分沉重。

    “露娜,你是个普通的女孩子,一定要记住,你只是个普通的女孩子。”她不停地告诫自己:“一个普通女孩,怎么会六天都不需要吃饭,傻傻地等待主人回来?在第一天拿不到工钱的时候,就应该果断离开这个地方,换个地方找工作。”

    虽然元气化罡以后,提着一口真气,就可以渡过十天半月,但这只适合于静静打坐,并不包括每天要从事重体力劳动的形。

    做了六天苦工的露娜,肚里也真是饿了,但她上没有一个面包,也没有一个便士。

    “一个普通的乡下女孩,也不会一点食物零钱都不准备,就直接进入城市。”露娜继续告诫自己,“要是事先有点准备的话,自己在得到工钱之前,就有足够的时间缓冲。”

    说到底,露娜是太自信了,她以为不管在哪一家服务,都能让主人满意地挑不出一点毛病,顺利地拿到工钱。

    就算暂时不给工钱,一天下来做了那么多活,主人你好意思不管饭吗?

    但是理想是美好的,现实是残酷的,露娜真正地参与之后,才知道自己还是太天真了。

    遇到亚雷先生这种极品,好几天都不归家,回来了还没有工钱给你,多的辛苦全部打了水漂。

    “但是,既然是极品,就说明毕竟是少数,碰上的概率很小。”露娜接着又给自己打气,“下一个主人,一定不会让我如此倒霉。”

    尽管进行了心理调节,露娜依然抱着十二万分的谨慎,再也不敢疏忽大意。

    “这一次,我应当找一个非常有知识有文化,容易沟通的理雇主。”

    终于,露娜在一个贴着招用女仆的门口停了下来。

    “很好,就是这一家了。”

    她念着告示的签名,“克莱尔教授。”(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头顶青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