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八章 保卫家园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艾露恩 书名:头顶青天
    战场上的经验证明,一个潜藏出色的狙击手可以威慑相当数量的一群士兵,直到他被发现,或者是这队士兵全部被灭。∷四∷五∷中∷文…≦,

    所以主动找出一个位置优越的狙击手是非常不明智的行为,不仅要有能够对付对方的同等狙击手,还必须有用命去填的思想准备。

    当五十个美国人散散落落,向梯田顶部的稻草人移动五百米后,只剩下四十个人了。

    再向前走出五百米,又只剩下了三十个人。

    这时候,距离山顶的稻草人只有不到半英里的路程,有些人手中的改装枪已经达到了有效程,他们开始向稻草人还击。

    很自然的,还击的人优先被倒,剩下的人继续前进。

    再前进五百米,士兵们与那些稻草人还有不到三百米的距离,但站立的人只剩下了二十个。

    三百米的距离正好是当代枪支的最佳击范围,所有人不约而同选择了伏地还击。

    三百米的距离也足够让他们判断出了哪个稻草人在向己方击,火力顿时集中起来。

    但是在光秃秃的梯田上,居下临上面对居高临下,击劣势实在太大。

    片刻之后,在沉闷的对过程中,又有五六个人被一一点倒。

    “他有掩体,我们不能这样交火!”

    终于有人发觉不对,山上的那些稻草人上糊着一层厚厚的湿泥,弹丸朝上飞出三百米后,打在上面还能有多少穿透力。只有天子弹。

    眼前已经无路可退,又不能坐以待毙。士兵们终于跳了起来,发动了最后的冲锋。

    西蒙依旧默不作声地与人群一起上前。但始终没有发过一枪。

    他心里在盘算着:对方的子弹稳定极佳,在一英里以外都能保持优良的命中率,这究竟是淘试了多少零件才得到的击精度?

    而且换弹开火的频率极快,所以枪械上一定有个非常先进的上膛结构,如果得到了这把武器,就是最有价值的研究对象。

    距离越来越近了,前进的人们能够看到稻草人的背后时不时露出黑洞洞的枪口,但也仅仅只是一截枪管,就这么随意地往下开枪。似乎根本没有任何瞄准,但总有人随着枪响倒了下去。

    西蒙和人群渐渐拉开了距离,行动路线划出了一条长长的弧线,即将绕到那些稻草人的后。

    在枪声连续不停的战场环境中,他的脚步简直比一只老鼠还要轻微。

    西蒙手中的枪,自然也是千锤百炼调制磨合出来,击精度值得信赖,配合特制子弹的威力,足以打穿任何泥糊的稻草人。将任何任何血之躯打成两半。

    但是上一次被目标落水逃跑以后,西蒙下了决心要亲眼见到击目标,再把他打得粉碎骨,不再发生任何变数。

    决不能让他有第二次逃脱的机会。

    当西蒙即将跨过那一排稻草人的平行位置。陡然停住了脚步。

    就在这时候,夕阳完全落下了地平线,四周的昏暗度陡然下降。

    西蒙耳中。听到了一串脚步声从边经过,有五名士兵和他做了同样的选择。拉开了比较远的冲锋距离,打算绕到稻草人的后方。

    他们的选择无疑是明智的。朝着敌人集中冲锋的那些同伴,已经早早躺在了地面上。

    然后,西蒙听到了稻草人背后的埋伏者终于动了。

    这个家伙的脚步声和枪栓拉响声有着非常紧密的节奏,走出一步,拉栓换弹,再走一步,叩响扳机。

    就这样,走出十步,换了五发子弹,躲过五记击,打出了五颗子弹,打倒了五个士兵。

    山上只剩下了两个人。

    你的节奏,我已经完全掌握。

    西蒙没有一丝犹豫,就在枪声第五次响起来的时候,闪电般地一步跨出,左转九十度旋,视线中出现了早已算定位置的敌人,枪口也在对准的同时打出了子弹。

    北美第一枪手的发作速度不仅极快,发动时机更是极巧,硬生生地抢了“半步”节奏,绝不容许敌人再能走出完整的一步,躲过自己蓄势已久的子弹。

    在他的预想中,对方多半没有发现自己,这一枪必定打中。

    就算状况并不那么理想,对手已经发现了自己,但他走步换弹的节奏已经在五次循环中固定化,这时候刚刚来得及迈出“半步”,同样要被自己打中。

    但在出子弹之后,在西蒙的眼中,面前的年轻人一动不动,根本没有继续走步的意思。

    只是他的步枪,黝黑的枪口笔直地指向自己,似乎也正在瞄准击。

    这是被吓傻了的反应么?

    西蒙完全可以确定,对方根本还没来得及换上子弹,抬起枪口又有什么意义?

    他刚刚闪过这个念头,就听到了剧烈的爆炸声,眼前指着自己的步枪已经整个炸裂开来,变成了一堆碎片。

    等一下,这把火枪应该还很有研究价值……

    不对,为什么炸碎的是枪械,而不是对方这个人?

    就在这些疑问浮现的同时,西蒙的眼中突然看到了寒光一闪,在刚刚化为黑暗的天幕之中,格外耀眼。

    一道仿佛是横贯天地之间的杀气冲向了自己,简直比被一百支枪口同时瞄准还来得令人心悸。

    姬傲剑手中的刺刀来到西蒙的面前,抵着他的咽喉,声音非常平淡,“我早就告诉过你,冷兵器很重要。”

    西蒙的手里还有枪,但是枪里已经没有子弹。

    而他的感觉也告诉自己,对方刚刚出刀的速度,稳在自己之上。若真是以冷兵器格斗起来,根本跟不上对方的节奏。稍有异动,一定会在瞬间被劈成两半。

    过了半天。他终于问出一句话。“刚才是怎么回事,我的子弹正好打进你的枪管了?”

    姬傲剑摇头,“不,是我用枪管接住了你的子弹。”

    “你事先就准备好了?”

    “我早就知道你在那里。”

    西蒙脸颊抽动了几下,“你能感应到周围的一切,还能这样接住子弹,难道你是全知者?”

    姬傲剑皱了皱眉,反问,“全知者?”

    “不会漏掉任何动静。即使是子弹也能轻易捕获的人,那当然就是全知者了。”

    “在美洲,不是把这样的人叫做解放者吗?”

    “没有全知者的带领,我们怎么会相信能得到解放?”

    姬傲剑微一思索,“我明白了,你们是因为有全知者的领导,所以才坚信能得到自由解放?”

    “这是当然了!”

    西蒙恨恨说道,“如果早知道你是全知者,我们根本就不会发动这场战争。那一点都没有胜利的机会。”

    姬傲剑没有接他的话,倒是若有所思地说,“要是这么说的话,有一件事我倒是能想明白了。”

    “什么事?”

    “据说独立战争的时候。有一个英军的神枪手,曾经在阵地上瞄准过一个美**官,因为这名军官忽然转过去。神枪手不想在背后杀人,就放弃了击。后来人们就说。如果他当时开枪了,就会改变历史。”

    “就算当时他开枪了。也改变不了历史。”西蒙沉着脸,“这种英国人编出来的故事,不过是用所谓的绅士风度,给自己的失败脸上贴金而已。”

    “现在我也相信,他确实改变不了历史。”

    姬傲剑放下了刺刀,随意走开几步,望着山下的两军战壕,悠闲地说道。

    西蒙发现他的后全暴露给了自己,快速装上子弹再开一枪,似乎是件很简单的事,但心中深处却有种无论如何都克服不掉的恐惧,压抑着自己采取任何行动。

    他咬了咬牙,忍不住问,“你究竟是不是全知者?去年我见你的时候,和目前好像完全不同了。”

    姬傲剑叹了口气,“我不是。”

    “那你为什么能接住子弹?”

    “我说是运气,你信么?”

    “不信!”西蒙大声回答,语声已经火了,“我能感觉到,你完全掌控了刚才战斗中的一切,远远超过了我能理解的范围。”

    “因为我对这里很熟悉。”

    “什么意思?”

    “如果有一个地方,是你一砖一瓦,一草一木建设起来的,你就会觉得这里是你生命中的一部分,任何发生在这里的动静,都会引起你的强烈感受。”

    姬傲剑轻声道,“自古以来,侵略者总是难以征服当地的自由战士,因为对于生长劳作在这里的人们,这里就是他们的家,每个人都对自己的家园最为熟悉,当要保卫家的时候,就能爆发出最为强大的战斗力。”

    西蒙仍旧不信,“这话听起来十分荒谬。”

    “荒谬吗?”姬傲剑笑了笑,“美国人如果不是把北美十三州当成自己的家,又为什么要反抗,并且打败了远在欧洲只想着征税的英国人?”

    这番大道理一说,西蒙登时没了言语。

    “我还是觉得你是全知者。”想了一会儿,西蒙又说,“或者,在你认为是家的地方,你已经近似于全知者了?”

    “或许吧。”

    “那么,是否一个人愿意誓死保卫自己的家园,就有机会成为全知者?|

    “大概吧。”

    姬傲剑缓缓说道,“成为全知者有许多途径,守卫自己的家应该是一条途径。”

    “要是离开自己的家,还有什么办法保持全知状态?”

    “这个问题……”姬傲剑略微回忆了一下,“有个全知者曾经告诉过我,天地为家。”

    西蒙似懂非懂,只是说,“能在家乡达到全知者的境界,守乡卫土,那也够了。”

    姬傲剑点点头,没有再说话。

    西蒙忍不住再问,“你准备如何处置我?”

    “你说呢?”姬傲剑回过头来,“有个消息忘了告诉你,你们要配合的那支海军,昨天已经在海战中被我们的舰队给彻底打败。”

    西蒙愣住了,好一会儿终于开口说道,“那么,我投降。”

    “我接受。”姬傲剑若无其事地回答,“接下来我们就谈谈,战争赔偿金的问题。”

    “什么战争赔偿?”

    “战败国不交赔款,算什么战败国?”

    西蒙又愣住了,“我只是一路军队的指挥官,就算在这里失败也是局部失利而已。我们的主力军队正在攻打墨西哥城,如果打下你们的首都,这场战争就是我们赢了。”

    “那就是你们这支败军的赔偿款。”姬傲剑道,“你还想不想带着你剩余的部下回到家乡?想活着回家,就必须交钱赎人,这是天经地义的事。”

    ……

    几天之后,古塔醒了过来。

    “先生,你为什么放那些美国人离开了?”

    “很简单。”姬傲剑道,“因为他们是南方人。”

    “我不懂,为什么是南方人,就可以放他们离开?”

    姬傲剑摸着他的头,“古塔,当一个人愿意誓死保卫自己的家园,就能爆发出前所未有的力量。”(未完待续。。)

    (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分解!)

重要声明:小说《头顶青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