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章 原谅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艾露恩 书名:头顶青天
    姬傲剑望见妹妹脱险,心中压力顿去,只觉得一片轻松。````

    蓦然间,他觉察到自己脚下这片坠落的碎峰,无声无息站立着一个黑色人影,正在冷冷地看着他。

    “把绳子给我!”

    姬傲剑摇了摇头,将绳索放到后,正色说道,“四姐,你还要拯救世界呢,让我把你扔回去吧。”

    “我把你扔到对面,就会回去。”

    “你能一下子跳过这么远的距离?我可不信。”姬傲剑摆摆手,“咱们不能因小失大啊,还是让我送你走吧。”

    “笨蛋!我既然能过来,当然也能回去!”

    “刚才我看到了,你是用披风滑翔过来的。”姬傲剑不为所动,“现在落下去了,你怎么朝上飞?”

    “你为我担心什么?我会悬浮的。”

    “你先浮一下给我看看。”

    “哪来这么多废话!”黑衣少女勃然大怒,“你磨磨蹭蹭的,是想让我们两个都死在这里吗?”

    “看吧,你果然是没办法走的……”

    “小苏又跳下来了!”

    “什么!”姬傲剑大惊失色,赶紧转头去看,“这丫头怎么又犯傻了,还要陪我?”

    对面山崖上根本没有任何动静,姬傲剑陡然间觉得不妙,刚想有所反应,就觉得脑后被重重一击,眼前立刻发黑。

    “小剑别怕,一切有四姐。”

    在晕过去之前,他似乎听到了一个非常温和亲切的声音。

    ……

    “四姐。药锅里怎么有好多奇怪的虫子?”

    “这是一种名贵的药方,你只要把它喝下去,就再也不用惧怕以前那些往事了。”

    “是吗。可是味道好难闻啊,而且很像是有剧毒。”

    “小剑别怕,一切有四姐。”

    “虽然你这么说,我还是没法喝下去……等等,四姐,别动手啊!”

    “真是麻烦,果然还是得我捏着你的鼻子给灌下去。”

    ……

    “四姐。你拿这么长的金针干什么?”

    “哦,只要给你扎上几针,你就重新是个阳光开朗的少年了。”

    “这样子扎下去。好像要把我给捅穿了,难道不会出事?”

    “小剑别怕,一切有四姐。”

    “可是我觉得,我们也许不必用这么长的家伙。能不能换个短点的……”

    “你又不肯配合是不是。那就把你绑起来再扎针!”

    ……

    “奇怪,我每次给小剑医治惊吓症,都有一些效果。可是怎么到现在,他还没有明显好转?”

    黑衣少女看着晕过去的小男孩,自言自语说道。

    ……

    “因为你治病的方式本就很惊恐,就算起了一点作用,也被抵消得差不多了。”

    姬傲剑揉了揉眼,顺口发了一句牢

    他说完之后。顿时觉得有些不对,刚才浮现出的画面好像都是很久很久之前的事。和自己现下的处境完全没有关系。

    在眼前的,是一大片炽的红水,粘稠得和浓汤一样,散发着惊人的高温和危险气息,而自己似乎随时就要掉落下去。

    姬傲剑登时吓了一跳,一动也不敢动,紧紧贴住了下的地面。

    略微过了一会儿,他发现自己处在一个略微平缓的山坡上,虽然被巨的岩浆炙得极为难受,但命却是已经无虞。

    ——我被四姐扔过来了。

    姬傲剑冒出了这个念头,顿时就意识到了一件更可怕的事上再也感觉不到一点温度,刹那间变得彻骨的冰凉。

    从熔岩大河上望去,自己原本所在的那座山峰的位置,已经看不到任何痕迹,只是平平如也。

    能感觉到的,只有寂静,是一种吞噬了所有生机的寂静。

    姬傲剑的恐慌越来越大,终于控制不住,放声大喊,“四姐!”

    他一声又一声叫着,听到的却只是回声。

    每叫一声,心中的恐惧就放大一分,到最后这种恐惧已经完全吞噬了他,让他强烈地想要纵跃进滚的红汤,和所喊的人融合在一起。

    “瞎喊什么啊你?”

    上方传来一个懒洋洋的声音,“本小姐早就在这儿了,你要叫到什么时候?”

    姬傲剑瞬间呆住,紧接着立刻大喜若狂,心一下从地狱飞上了天堂,高声笑道,“四姐你老人家神通广大,这么一点小小的火海,哪里能难得住你。”

    他迫不及待地转,顺着声音来处,从山壁上轻捷地攀跃上去。不一会儿,就见到了坐在一块巨岩上,神无比闲适的黑衣少女。

    就在这时,姬傲剑原本的惊喜之色突然消失了,双眼死死地望着她,牙关格格直响,脸色越来越白,填满了悲痛绝的神

    姬梦影轻笑着,“怎么,认不得我了?”

    姬傲剑颤抖着,吃力地伸出右手,声音已然不受控制地变形,“你,你的脚为什么变成这样?”

    他所指的方向,那位轻松自若地坐在岩石上的少女,看上去却似乎只有半个人了,齐膝以下已经消失不见。

    “要从岩浆上走过,是有点难度。”姬梦影微微一笑,“只是少了两只脚而已,也不是什么大事。”

    “这还不是什么大事?”姬傲剑怒吼起来,“你不是大宗师吗,你不是无所不能吗,你不是说会悬浮吗,为什么你连自己的脚都保不住?”

    “对不起,小剑。”姬梦影的笑容退了下去,轻轻叹息了一声,“四姐是个水货,只会唬人,真本事是不行的,让你失望了。”

    “四姐……”

    姬傲剑再也遏制不住自己的伤心。只觉得天旋地转,仿佛所有的力气都被抽空,一下子倒在她的前。双手死死撑着地面,放声痛哭起来。

    “小剑,不要哭了。”

    姬梦影柔声劝道,“你带着小苏赶紧离开这儿,下一次地震随时都有可能再来。”

    “我不走了!”姬傲剑抬起头来,双眼变得一片通红,咬紧了牙。大声说道,“四姐,从现在起。我就是你的脚!不管到什么地方,我再也不会和你分开!”

    “不用……”

    “我说到就一定会做到,我要照顾你一生一世,一百世、一千世、一万世!”

    “别说傻话了。”姬梦影轻轻摇头。“小剑。你是家主,要记得自己的责任。”

    “小苏可以替我做家主!”

    “你还要带领大家都能飞升。”

    “三姐会比我做得更好!”

    “可这是大姐交代你的事。”

    “我不在乎大姐怪我!”

    “你怎么就这么不听话啊!”姬梦影怒了起来,“再要胡闹,我一脚踹死……”

    她的声音突然中止,发现自己说不下去,只见姬傲剑双眼充满着浓浓的悲哀,“你已经没法踹我了,还不肯让我跟你走?”

    姬梦影沉默了一会儿。勉强笑道,“小剑。你就别任了。”

    “四姐,你不让我走,就不怕我想起前事之后,不肯原谅你吗?”

    “咳咳——”姬梦影立时呛了起来,脸色白了一下,苦笑着说,“又来了,你要用这法子威胁我几次啊?”

    “这次我说的是真的!”

    姬傲剑站了起来,死死地瞪着她,“你不让我跟你走,我绝不原谅你,绝不!”

    “你一定要这么做,我也没有办法了。”

    面前的少年一下子愣住了。

    “我那么对不起你,本来就不应该奢望得到原谅。”姬梦影垂下了头,无力地说道,“这样也好,就让我以后永远在内心折磨中度过余生吧。”

    “为什么,为什么啊!”姬傲剑只觉得心中痛苦万分,声音已经无比嘶哑,“四姐你就这么铁石心肠吗,为什么就不肯让我和你走?”

    “小剑,你应该知道你是不能和我走的。你只是见到我少了两只脚,才这么冲动。”姬梦影轻轻笑了起来,“其实你根本不必为我伤心,等我飞升之后,这点小小的损伤很快就能恢复原状。”

    姬傲剑脱口说道,“你飞升了,我不在你边,又怎么知道你的脚一定会回来,如果你是骗我呢?”

    “那你说要原谅我,会是骗我吗?”姬梦影叹道,“小剑,我们不能这么自私,只想着自己。”

    “我是自私?”

    姬傲剑一时莫名其妙,突然间脑海中灵光扫过,明白了她的意思。

    四姐是为了救自己少了一双脚,如果自己不能直接看到四姐的双腿复原,就会不放心,所以才非要和四姐一起飞升。其实,这样的做法只是为了亲眼看到她能完好如初,让自己心安吧。

    那么,四姐不能直接听到自己原谅了她,又何尝真正能够心安?

    但是四姐却不愿将自己带走,虽然她清楚地知道,这一分别,不知要多久才能重逢。

    “小剑,你不是只属于我一个人的。”姬梦影见了他的反应,温言说道,“大姐希望你把大家都带走,不要再有人失散了,你一定要照大姐的吩咐去做。”

    姬傲剑喃喃道,“大姐说的话,只是让我保证我家所有人都一定能飞升。”

    “只要你成为无上大宗师,就能做到。”姬梦影笑了一笑,“我相信你一定能做到,这样不用依靠老三,大家也能一起走。”

    “四姐……”

    “我好想看到你能成为天下最强的大宗师,好想看到你带我们一起走。”姬梦影轻轻道,“大姐知道我是绝不愿和老三走的,所以她才嘱咐由你来领路。”

    “但是,但是,你现在就要飞升了。”姬傲剑咬牙说道,“是我带路,还是三姐带路,已经没有区别了。”

    “那是大姐的心愿,也是你的责任所在。我现在离开,只是一个意外。”

    姬梦影擦了擦眼睛,不知不觉流下泪来。“我小时候又偏激又恶毒,若不是大姐总在指正我,包容我,我早就不知道走到什么邪路上去了。所以大姐有什么期望,我就是死命也想帮她完成。小剑,求求你,做好这个家主。不要辜负了大姐。”

    “……”

    “我们不能为了自己的私,就这么跑了,将来我们两个怎么有脸去见大姐?”

    “……”

    “你一定会做到的。是不是,是不是啊?”

    姬傲剑用力点头,呜咽着道,“我会做到的。我会做到的。四姐,你一定要相信我。”

    “我相信你,我相信你。”姬梦影竭力露出一个笑容,“我相信小剑能成就无上大道,也相信你一定会原谅我……”

    姬傲剑深深吸了口气,心中下了一个决定,陡然大声喊了起来,“四姐!”

    “怎么了?”姬梦影突然被打断。有些疑惑地看着他。

    “我现在就可以原谅你,过去的事我已经想起来了!”

    “你说什么!”姬梦影失声叫了出来。接着就如同泥雕石塑一般,完全不能动弹。

    “我说我想起前事了!”

    “我听到了,我听到了……”姬梦影呆呆地重复了几遍,才像是刚刚惊醒,不可置信地再次问道,“你真的记起来了?真的记起来了?不是骗我?”

    “那时候,你经常在药里放些奇形怪状的虫子,说是南疆的蛊神,还捏着我的鼻子给我灌下去。”

    “……”

    “你还常常把我吊挂着绑起来,用长长的金针把我全都给扎遍。”

    “……”

    “还有,还有,你每次都对我说,‘小剑别怕,一切有四姐’,其实每次你都根本安慰不了我。”

    姬傲剑拼命回想着刚才冒出的那些记忆片段,做出一副前事尽知的样子,心中却在祈告个不停,现在时机紧迫,但愿四姐不会查问更多的细节。

    “天可怜见,你终于想起来了。”姬梦影长长吐出一口气,脸上一阵阵红晕闪过,激动得不知道怎么是好。

    转眼之间,她的面色又变得万分紧张,从喉中努力挤出一丝细微的声音,小心翼翼地问,“那你,那你现在怎么想?能不能原谅我?”

    姬傲剑凝视着她,见她的神忐忑到了极点,就如正在等待死刑审判的罪人一样,重重点了点头。

    “点头是什么意思啊?”姬梦影着急地问,“是不是原谅我啊?”

    “是。”

    姬梦影更是急了,“你能不能说得完整点啊?”

    姬傲剑立刻用足力气,大声喊了起来,“四姐,我原谅你了,我不怪你,我真的不怪你!”

    影突然一晃,黑衣少女从岩石上嗖地落下,姬傲剑吓了一跳,赶紧扑上前去,紧紧抱住了她。

    “我好高兴,我好高兴!”姬梦影伏在他的肩头,又哭又笑地啜泣,“小剑,我这一生,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高兴,就是那复返先天,我也没有这么开心!”

    姬傲剑只觉得心中痛得更是厉害,低声道,“四姐,别哭了。”

    “我以前做事莽撞,脾气又坏,害惨了你多少年,就算这样,你都愿意原谅我……”

    姬梦影抽泣个不停,突然好像想起了什么,双手用力一推,挣扎起来。

    姬傲剑忽然觉得不妙,不敢松手,问道,“你要干什么?”

    “我要跪下来,好好地感谢你,向你谢罪。”

    “别胡说了!”姬傲剑怒喝道,“你起的都是什么古怪的念头?就你现在这副样子,还怎么跪!”

    “是啊,我已经没有脚了……”姬梦影脸色一阵发白,突然又倒在姬傲剑的肩上,哇地一声哭了出来,“小剑,我好后悔,我好后悔啊!”

    姬傲剑不觉糊涂了,疑惑着问,“四姐,你怎么了?”

    “你一直想看我踩火盆,现在我却没办法做到了,我恨死我自己了,为什么不早一点踩给你看啊!”

    “……”

    “小剑,我真的会表演很多很多东西,我唱曲很好听的,我跳舞很好看的,我还会弹琴,还会画画,还会做饭,还会针绣……”姬梦影哭得稀里哗啦,“我答应了你那么多的事,都是在戏弄你,都没有为你做。我只知道天天你练功,不是打你,就是骂你。我真的后悔死了,我为什么没有为你做一做啊!我明明知道为你做这些事,我自己也会很开心的。”

    “四姐,别说了!别说了!”姬傲剑心中疼得刻骨入髓,“你打我的时候,骂我的时候,就是我最开心的时候,我真的不在乎你为我做那些事,真的不在乎!”

    姬梦影的哭声慢慢停了,扬起头来,唤道,“小剑,看着我。”

    姬傲剑抬头看去,就又见到了四姐脸上那条触目惊心的长长刀疤,然而一双灿若星辰的眸子,却充满了数不尽的甜蜜柔

    一双玉手从后紧紧抱住了自己的头,接着,用力地按了上去。

    半响之后,姬梦影松开双手,重重喘了口气,“这是我答应过你的抢救。”

    姬傲剑没有说话,依然是一动不动地看着她,似乎是要把她的样子永远镌刻在自己的眼中。

    “不够吗,那我们再来一次?”

    “够了。”

    姬梦影苍白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小剑,我要是早知道现在就得分手,重来一次的话,我什么都会给你,什么都可以给你!”

    姬傲剑脑中轰地一响,只觉得心口爆裂开来,猛地一把将四姐紧紧抱在自己怀中,使出了最大最大的力气,就像是要把她整个人都塞入自己的体和灵魂。

    ps:过年没事做,继续更新。

    ...

    ...

重要声明:小说《头顶青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