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一章 赌道境界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艾露恩 书名:头顶青天
    来来回回又进行了十来个回合,业余赌圣的脸色越来越糟糕,忽然大喊一声,“不对头,这里面一定有鬼!”

    天道泉冷冷道,“这牌是你拿来的,又是你在洗牌发牌,要是牌里有鬼,也是你自己在动手脚。【本书由】”

    “我不是说你在牌上动了手脚。”凌潭摇着手,费劲地思索着道,“我只是觉得和你们比牌的感觉很古怪。怎么说呢?就像是,就像是你们在看明牌似的,清楚每一张牌的底细。”

    姬傲剑笑道,“你是不是想说记牌?”

    “对对,就是记牌。”凌潭一把将牌推过去,“公子,请你暗中洗牌,不要让我们两个看见,这样才算公平。”

    姬傲剑接过手来,直接还在桌上洗牌。

    凌潭皱着眉头,对天道泉说,“副司令,你要自觉一点,不能看公子洗牌。”

    “为什么不能看?”

    “这还用问?”凌潭怒气冲冲说道,“你记住牌来和我赌,一点技术含量没有,赌起来还有什么意思?”

    “主人先前说了,要让墨西哥的显贵人物欠债。”天道泉全然不理会他的神色,“所以必须确保那些人在赌桌上输钱,至于技术含量什么的,重要么?”

    业余赌圣一拍桌子,指着她道,“你,你简直没有一点赌道精神!”

    “不用抱怨了,我已经看不清了。”

    “什么?”凌潭转头一望,不呆住了。

    只见那五十二张纸牌在姬傲剑手上来回穿插。快得目不暇接,化出无数残影,像是有千千万万张纸牌。

    等到这堆牌洗好再推过来的时候。凌潭伸手一触,感觉就像是摸到了一叠刚出炉的气腾腾烧饼,差点跳了起来。

    洗牌的人奇怪地问,“你怎么了?”

    “公子,我觉得像是摸到了一块火炭。”

    姬傲剑咳嗽一声,“没那么夸张,要真成了火炭。这牌不就烧起来了?”

    凌潭点了点头,当下又和副司令赌了起来。

    这一番重比,依靠西伯侯的洗牌手速。业余赌圣的技术终于大有用武之地,连连攻城掠地,占足了上风。

    “天道小姐,德州扑克就是要这样玩的。”凌司令得意说道。“算计各种排列组合的可能。才是赌局的魅力所在。”

    “想要享受魅力,那还怎么保证必胜?”天道泉脸上毫无表地回道,“所谓赌钱,是效忠主人的一项工作,而不是一种娱乐。”

    “当成工作,那还有什么乐趣?”

    “赌博本来就不需要乐趣,有了乐趣就会沉沦其中,然后你就堕落了。”

    “公子!”凌潭气急败坏地说道。“请你评评理。”

    姬傲剑摸着下巴,“我觉得你们两个说的都很有道理。”

    凌潭抗议。“公子你这是在和稀泥!”

    “其实呢,赌道和武道也有共通之处。”姬傲剑一边思忖,一边说道,“凌司令钻研赌技,就好比是在磨练武技。泉儿强记牌张,就等如是功力深厚。”

    “那我们谁的道路正确呢?”

    “武技练得神妙,可以四两拨千斤。功力深厚之极,也可以一力降十会。两者都不可偏废,你们若只走了其中之一,在赌道上的成就终究有限。”

    凌潭抓了抓头,“公子,这是怎么说?”

    “凌司令,不管你的赌技多么高明,只要有人能把牌底全部记清,你就只能任凭宰割了,是也不是?”

    凌潭点了点头。

    “泉儿,一旦你没有机会记牌,那你就和一个不会赌博的人没有两样,对手只要稍有经验,就能吃定了你,是也不是?”

    天道泉恭谨回答,“是。”

    “所以,你们应当对自己的缺陷很清楚了。”

    天道泉沉默片刻,迟疑说道,“主人,如果我精研赌术,只怕会沉湎其中,到那时就算不是为了工作,说不定也会想着去赌,那可如何是好?”

    姬傲剑反问,“沉湎赌术,又有什么不对?”

    “这自然是大大的不对……”

    “泉儿,你精通茶道花道,你是否觉得沉湎于这些技艺,会有什么不对?”

    天道泉想了想,“这倒不会。”

    “那你有没有听说过有个词叫做玩物丧志?”

    姬傲剑淡淡说道,“同样是沉湎于一种好,为什么琴棋书画,插花烹茶这些事就不要紧,而打牌就不行了呢?”

    天道泉道,“这不同啊,打牌是要赌钱的,赌博就会堕落。”

    “你不赌钱,纯打牌不就行了。”

    “啊?”

    天道泉仔细一想,醒悟过来,“主人说的是,钻研赌术和进行赌博其实是两回事。”

    姬傲剑点了点头,“练习打牌,那是技艺本的乐趣,而赌博的瘾头,是出于输赢之间的惑,自然不可相提并论。若是将下棋斗琴作为赌局,那奕道音道也就成了赌博。”

    凌潭说道,“公子,我觉得输赢之间就很有乐趣,要是不来钱,那打牌干什么?”

    姬傲剑嗯了一声,“你这就是标准的赌徒心态了。”

    凌潭接着道,“赌钱的魅力就在于胜负要有悬念,没悬念那就不是赌博,就等于是抢钱了。”

    “咦,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是说,如果我也学着强记牌底,每一把的结果我都早已知道,那还算什么赌博?”

    “真是肤浅。”姬傲剑冷笑道,“你以为每一把结果全部预知,就能算是抢钱了吗?”

    凌潭愕然,“这难道还有什么不同?”

    “当然有所不同。若是抢劫的话。对方无法放抗,只能交出全部财富。而赌钱的话,人家可以随时退出不赌。保住剩下的家。”

    凌司令觉得很有道理,赶紧向公子虚心请教,“那要如何才能把对手的钱全部赢过来?”

    “赌博的真正境界,并不是把把必赢,这样早就把别人吓走了。”姬傲剑语重心长说道,“一个赌道宗师,必须要超越每个回合的输赢。精心引导对手的心理,擒故纵,拿捏分寸。通过适当的输赢节奏,让对方罢不能,总不死心,最后一点一点输光全部的筹码。”

    正副司令俱都大吃一惊。“这果然才是赌道的最高境界。”

    姬傲剑一瞪眼。“太肤浅了,这哪能算是最高境界!”

    凌潭忙不迭地请教,“公子,赌道之上,还有什么更高的境界?”

    “所谓的最高境界,那就是要让对方在输光的同时,赌也被激发到最高点。这时候只要给他个机会,他就会当场借了高利贷。红着眼再来扳本。如此一来,他就彻底把自己给卖了。永世不能翻了。”

    “我服了!”凌潭高喊道,“公子,这个境界我真是望尘莫及啊!”

    天道泉眼中忽地闪过一丝光芒,随即却陷入了惘然。

    姬傲剑看着她,“泉儿,你明白了吗?”

    “有一点感触,但还不是十分清楚。”天道泉伏倒下去,低声道,“请主人指点。”

    凌司令莫名其妙地问,“指点什么?”

    姬傲剑微笑,“我刚才说了,赌道和武道有共通之处。所以赌道宗师的心境,和武道宗师的心境,也有共通之处。”

    凌潭惊讶,“还有这个说法?”

    “宗师心境出神入化,能够看透人心。”姬傲剑对天道泉说道,“你的剑法极有造诣,斗志也不算弱,但你与人动手之时只知一味发挥自己的攻势,却少有顾及对手的具体形,更谈不上引导对手的心态。如果你不能打破这个桎梏,你的心境就终不能进步。”

    凌潭问道,“公子,你的意思是不是说,武学宗师与人动手的时候,也会擒故纵,拿捏心理?”

    “任何一位宗师高人,必然也是一位识透人心的大师。”姬傲剑点了点头,“你若是和宗师高人动手,就会觉得对方的武功简直就是神妙无比,那是因为你的招法路数和心绪变化,一切都在他的算计之中,这样在你的感觉中,自然就会显得他的境界深不可测。”

    “啊,我明白了。”凌潭欢欢喜喜地说道,“看来只要我能精研人心,也能宗师有望。”

    “识遍人心只是必要条件之一。”姬傲剑看了他一眼,“可惜你的心神修为太弱,先把一副牌的牌底全部记住再说吧。”

    “咳咳。”凌司令咳嗽了几声,“我们副司令记住一副牌完全不是问题,公子你觉得她什么时候能成为宗师?”

    “等到了墨西哥城,我们和那些达官贵人赌牌,让天道姑娘尝试控制他们的赌心,如果能让一些人不知不觉地输光家产,说不定心境就可以突破了。”

    “原来你让天道小姐学习赌术,是这个目的?”

    姬傲剑若无其事道,“是啊,她的武道风格定型太深,想要改变十分费时。不如从赌道上另辟蹊径,或许更容易体会控制人心的感觉。”

    “主人!”天道泉重重叩首,眼中泪光莹然,“你为泉儿费心到这个地步,奴婢真是粉难报。”

    “你不必这样,我这个主意也不是十分可靠。”姬傲剑叹道,“借用赌道来突破心境,这只是一个尝试。”

    “没错,成就宗师大不易啊。”凌潭很有兴趣地问道,“公子,要是副司令把墨西哥的名流都赢遍了,心境还是不能突破呢?”

    “我们把墨西哥城的地下赌场也逛一圈,继续找冤大头练习呗。”

    “如果把地下赌场都赢完了,也没有突破呢?”

    “我明年打算在三藩市开个赌场,让天道姑娘过去坐镇,以后她要在赌道上磨练,有的是机会。”

    “什么,公子你要开赌场了?”凌潭大喜过望,连连搓手,“到时候我们海军舰队的兄弟们,一定会过来捧场的!”

    姬傲剑摇了摇手,“凌司令,我差点忘了跟你说,年后舰队条例必须要增加一条,凡是踏入赌场的,就要剁掉右手!”

    “公子,你不能这样啊!”凌潭急了,“你刚才还说带我们去墨西哥地下赌场踢馆子,怎么明年就要入赌场了?”

    “我们进赌场,开赌场,为的是要坑洋鬼子的钱,不是让自己人堕落的!”姬傲剑教训道,“舰队里的其他人,定力不足,如何能和我们相比?”

    “可我们马上就要进赌场了,这还怎么以作则,这还怎么执行赌条例呢?”

    “这个嘛,到了墨西哥城,我当然是带你们两个偷偷去赌场。”姬傲剑不以为意地说道,“你看,我们在这里打德州扑克,刚才不就是让你锁上了门?”

    “我明白了,原来你让我锁门,是为了偷偷聚赌。”(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头顶青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