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六章 自动奉上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艾露恩 书名:头顶青天
    姬傲剑也纳闷了,“我的方案还有什么重大缺陷?”

    “哼!”大宗师翻着白眼,“你以为,靠你那些手段,就能把金矿收益大部分收入帐下?”

    “抢劫走私高利贷,这是世间最来钱的三条路子啊。”姬傲剑仔细思索,感觉自己应该没有什么破绽,“放高利贷的简直就是吸血鬼,你看犹太人专干这个,世世代代都在发财。”

    “你也知道放高利贷的名声最遭人恨,那就不能做得过分。”姬梦影语重心长地说道,“我们做黑社会的,是一项长期事业,需要一个良好的名声啊。”

    姬清苏奇道,“黑社会需要好名声?”

    “小苏,西方人的政治理论,就是不断地限制政府权力,限制了一遍又一遍,号称要让政府没有为恶的机会。”姬傲剑解释说,“这样的话,由于政府权力过小,社会事务的管理上就出现了许多空白,那么有活力的社会团体就有了发挥之地。”

    姬清苏点了点头。

    姬傲剑接着说道,“所以黑社会做到一定规模,就担负起了许多公共职责,就有了长期存在的现实和必要。既然是长久事业,在表面上保持一个与人为善的良好形象,就能让民众乐意接受,可以节省很多运作成本。”

    姬梦影冷笑,“你也知道这个道理啊,那你放高利贷放得过火了,就会成为过街老鼠,众矢之的。正义的人民群众就会把你当作犹太佬围殴。美洲这里到处都是欧洲移民的后裔,早就有了丰富的反犹经验。”

    “但是放高利贷也能放出至高境界。”姬傲剑不服气地说,“犹太人的金融集团。将来可是创造了庞大无匹的虚拟经济,比全世界的实体财富还多了几百倍的纸面财富。”

    “那是犹太人借助美国的军事霸权,自然可以玩金融衍生品,去吸全球的血。”姬梦影不屑道,“你现在有什么本钱玩这个?到头来只是玩火**而已。”

    姬傲剑不言语了。

    小苏问,“四姐,你的意思是不能放高利贷吗?”

    “不是不能放。但高利贷只能作为一个补充手段,无法成为掠夺淘金收入的主要方式。”

    姬梦影道,“你看。就算我们放高利贷,也只能剥削那些原本赤贫的淘金者。那些自己交费进入矿区的家伙,没必要签借贷协议,那怎么剥夺他的挖金所得?”

    姬傲剑接口道。“我们还可以垄断矿区的生活物资供应。各种食宿都卖出天价。”

    “那也有个限度。”姬梦影冷笑,“如果矿区的生活成本接近淘金收入的极限,人家根本就没必要过来了。再之后,美国人发现干脆还是把金矿抢过来,重新制订一挖金规则比较好,那就会鼓动政府发动战争了。”

    姬清苏一愣,“这也是啊。”

    “所以,只有让淘金者在矿区里能够挖到沉甸甸的金子。属于自己所有,才会有无数的人满怀过来淘金。”天魔姐姐发出桀桀怪笑。“接下来,再让他们心甘愿地把金子双手奉上。”

    小苏忙问,“这要如何才能做到?”

    “问你弟弟去!”

    “四姐,”姬傲剑已经无力与她计较,叹着气道,“我已经没法子了,把你的神机妙算说出来吧。”

    “你也有不知道的时候?”姬梦影放声大笑,“这么简单的答案都想不出来?”

    姬傲剑满脸赔笑,“和你老人家无边无量的智慧比起来,我就是萤火之如皓月,怎么及得上万一呢?”

    “算你还有点自知之明。”四姐大人心满意足地笑了,“要想让人主动送钱再容易不过了,只要开个赌场就行。”

    “赌场!”

    两个弟妹一起怔住。

    “妙啊!”姬傲剑迅速回过神来,双眼发亮,“一旦开了赌场,果然就是只要坐等金子送上门来。”

    “如此简单的法子,你都想不到。”姬梦影冷笑,“简直是个笨蛋。”

    姬傲剑讪讪笑道,“四姐,我生下来就没进过赌场,想不到也很正常吧。”

    “难道所有淘金的人,都会主动把自己辛辛苦苦挖来的金子送上门来?”姬清苏奇怪地问,“他们只要不进赌场大门,不就可以保住自己的收益了?”

    姬梦影埋下头去,捂口直笑。

    姬傲剑只好开导这个心思纯真的妹妹,“小苏,那些淘金的人,是不是怀着发财梦过来的?”

    小苏点头,“是啊。”

    “既然心里有一个发财梦,旁边正好有个赌场,可以更好地放大自己的发财梦,又怎么会不趋之若鹜?”

    “难道他们就没有定力不进去吗?”

    “他们辛苦挖金就是为了发财,挖了金子正好又有了赌本,必定会有不少人进去的,对不对?”

    小苏迟疑了一下,点头道,“是啊。”

    “只要进了赌场,总有一些人赌赢。到那时,整个矿区天天流传的就是谁谁赌钱赢了的消息,这些传闻总是在耳边萦绕,谁还有定力忍得下惑?”

    姬清苏有些心服了,“可是常言道,十赌九输,难道真没有人明白这个道理吗?”

    “世人愚昧啊!”

    姬梦影终于抬起头来,一副悲天悯人的口气,“任何能赚大钱的手段,最重要的前提,就是必须要低估人类的智商!”

    “四姐,你说什么?”小苏的思维陷入了混乱之中。

    “你想,淘金者个个心里都是想着尽早发财,平常大家聊天当然也都围绕这个话题,这种渴望和期盼就会不断水涨船高。”姬梦影叹了一声。“在这么狂的气氛影响下,又有个可以一夜暴富的赌场在旁边,时时看到有人在赢钱。想要忍住赌博**,简直比毒品都难以忍受。要真能在这种环境下还保持心平如水,那他简直就是圣人了。”

    姬傲剑加了一句,“那他也不会来淘金了。”

    “这……”

    姬清苏问,“但是输钱的总比赢钱的多,大家难道不会从那些输光的人上得到教训吗?”

    姬傲剑摇头,“每个人都不愿相信自己会是失败者。而是固执相信地自己是幸运儿,越看越想赌,越输越想赌。这就是为什么赌场从来不缺客人的道理。更何况是在这个充满了发财梦想的淘金之地。”

    “世人愚昧啊!”

    姬梦影又是悠悠一叹,“人人潜意识里,都会把自己当作赌场上的真命天子,所以迎合了这种心理。广泛流传的都是那些成功赌赢的事例。特别是有关赌王赌神的浪漫传说。而输得家破人亡的例子,只会被刻意无视或者很快遗忘。”

    “正是如此。”姬傲剑笑道,“不仅在矿山里流传的只会是赢钱的例子,传到外界去的,也只会是淘金者通过赌场加倍发财的神奇故事。这样一来,挖金加赌钱,两个惑因素,就会加倍吸引人们过来淘金。”

    姬清苏默然。

    过了一会儿。她问道,“那你们觉得。我们开了赌场,能够从淘金者上得到多少收益?”

    “小苏姐姐,你刚才不是说了吗,十赌九输。”姬梦影笑嘻嘻地说道,“就是这个比例,我们至少可以收回九成的金子。”

    妹妹大吃一惊,“什么,竟然能有九成?”

    “当然有九成了,说不定更高。一个人只要上了赌场,不怕赌运好,只怕不收手,早晚都会败光。”姬梦影满脸得意,“如果我们是征税或者高利贷,盘剥了九成收益,那一定会激起公愤。可如果在赌场上拿回九成的矿金,那就是这些淘金者管不住自己,主动送给我们的,要怪就只能怪他们自己。”

    总督不打了个寒噤,眼前忽然出现了一幅画面:一眼望不见尽头的淘金大军,卖掉了自己的农田和房屋,拿出来了毕生所有的积蓄,满怀希望地来到加利福利亚淘金发财。他们在矿区里辛辛苦苦地开采,稍微积了一些金子,就忍不住去了赌场,全都扔进了水里。三年五年,八年十年之后,他们背也驼了,腰也弯了,头发也花白了,牙齿也脱落了,依然还是和刚来时一样赤贫……

    “世人真是愚昧啊!”

    绿发少女闭上了眼睛,睫毛不住颤动,似乎有些不忍。

    四妹十弟互相对望,心中惊疑不定,难道小苏姐姐打算要开启圣母光环,反对这个方案了?

    “你们说,我们开了这个赌场,会造下多少罪业啊?”

    “小苏姐姐,别信因果报应那一啊!”魔女登时急了,“你看犹太人放了几千年高利贷,还自称是上怠民呢,以后还能统治世界金融,哪有什么罪业啊。”

    姬傲剑也忙不迭地点头,“根本没有什么罪业,这是那些白人为他们几百年的罪孽还债!”

    “其实有多少罪业都没关系。”姬清苏脸上忽然露出一丝动人的光采,“能做成这番大事,就是下地狱也值了!”

    “总督大人英明!”

    “但是我对你们的方案有一个要求。”

    姬傲剑问,“什么要求?”

    姬清苏严肃说道,“这里的金矿只能开放给白人淘金,凡是我中华子民和接受四姐传教的印第安人,都不准许他们参与。你们必须要在帮规和教规中,增加这一条。”

    “咳咳。”两人一起咳嗽起来。

    “你们这是怎么了?”

    “小苏姐姐……哦不,小苏。”姬傲剑愁眉苦脸地说道,“那么多的白人卖田卖地来挖金,我们接受他们的地盘和财产还缺乏人手呢,哪有人力再去用于淘金?”

    “哦,是这样啊。”

    “明年我们还要吸引加州之外更多印第安人都过来定居,还要从国内往这里增加移民。”

    “哥哥说的是。”姬清苏不好意思地说道。“是小苏没有好好理解。”

    “小苏姐姐说的都是上上之策,你需要说这么多废话吗?”姬梦影火速跳出来忠心护主,义正词严地指着十弟。“我们把不许淘金、不许赌博定下规则,就从根本上杜绝了华夏子民堕落的可能,这可是争夺美洲气运的百年大计!”

    姬傲剑愣了一下,点头道,“为了根本大计,确实要定下这样的规矩。”

    “你知道就好!”姬梦影哼了一声,双拳高握。“一切的光荣属于小苏姐姐!一切的伟大属于小苏姐姐!一切的睿智属于小苏姐姐!我们根本不需要有自己的思想,只要忠实执行小苏姐姐的英明指令,任劳任怨。辛勤苦干,就能让这个世界涤瑕秽,尽善尽美,一天比一天更加美好……”

    “四姐!”小苏实在忍不住了。“你可不可以正经一点!”

    “小苏姐姐。我说的都是心里的正经话!”姬梦影飞扑过来,一把抱住了她,声音如同梦呓一般说道,“人家最崇拜你了,最戴你了,不管你要我做什么,我都会毫不犹豫去做,就是死了也甘心。你就收下我吧!”

    “四姐!”姬清苏额上青筋一阵阵抽动。

    “小苏姐姐,不要喊我四姐。”姬梦影睁大了一双如同星空闪耀的眼睛。深款款地望着她,“喊我小梦儿或者小影儿就行了,人家这辈子都要默默地做你的影子,其实我心里只有一个卑微的愿望,就是永远围着你转!”

    小梦儿?小影儿?

    姬傲剑闭上眼睛,心中有如万兽奔腾而过。我不认识这货,我不认识这货,我怎么会喜欢上她的,真是瞎了眼啊。

    突然间,听到扑通一声,好像有什么东西重重摔了下来。睁眼看去,原来是小苏姐姐终于忍无可忍,一个过肩摔,把这货狠狠地砸在了地上。

    “小苏,你早就该扔她了!”姬傲剑十分欢欣鼓舞,“现下真是大快人心啊!”

    绿发少女淡淡说道,“四姐,你要是没有别的事,就请出去吧,我们还要开会呢。”

    “是是,我已经没有其他事了。”姬梦影哼哼唧唧地爬了起来,摆出一副低眉顺眼的模样,一步步倒退了出去,“小苏姐姐,你们慢慢开会,慢慢商量,我先去给你打扫卧室,然后就替你把暖好。”

    姬清苏抓起桌上一个杯子就砸了过去。

    她扔过之后,若无其事道,“哥哥,我们来商量正事吧。”

    姬傲剑叹了一声,苦笑道,“我们还需要讨论本市的什么发展策略吗?”

    小苏不怔住,仔细一想,也是叹道,“确实不需要再想什么策略了。”

    一个金矿的作用,被发挥到战略境界。一个赌场的功能,被运用得出神入化。

    围绕这两点,别说是三藩市,就是加利福利亚地地区,甚至在整个北美大陆今后的发展局势,刚才都已经定下了方针。

    难怪某人先前就说:这里大的一个镇子,明年的一点破事,你们就在意成这个样子?

    “四姐既然是来美洲做大事的,早就有了通盘计划,刚才传授了神功之后,她忽然说到财源问题,其实就在不知不觉间把今后的方案告诉了我们。”

    姬清苏脸色有些古怪,“我以为自己已经很了解四姐了,今却发现她的境界还是远远在我想象之上,就好像是永远也不能看到尽头一样。”

    姬傲剑咳了一声,“你是说她运筹帷幄的境界,还是没有节的境界?”

    “都是。”

    少年开心点头,小苏这话,真是与我心有期期焉。

    “不过,小苏大概知道,四姐为什么会这样了。”

    姬傲剑冷不防听到妹妹这么说,大为诧异,“你知道?”

    “以前四姐也很开玩笑,但从来没有到这个地步。”姬清苏轻声道,“小苏看得出来,四姐最近实在太高兴了。”

    “高兴?”

    “是啊,想来是因为哥哥过来的缘故。”小苏点了点头,“哥哥你果然是四姐的知己,刚才小苏都看到了,她的想法你基本都能明白,和你最有共同语言了。”

    姬傲剑呆呆地看着她。

    “当年京城一战,哥哥和四姐的配合,实在是一场经典。小苏本来就奇怪,四姐怎么会要我揍你呢,其实你们之间就是喜欢这样玩闹吧?”姬清苏悠悠说道,“过去四姐和小苏说笑的时候,还掌握着一些分寸。现在哥哥来了,四姐大概是恢复到和你在一起的景了,所以就闹成这个样子了。”(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头顶青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