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九章 英勇无畏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艾露恩 书名:头顶青天
    短暂休庭之后,法庭继续审理。

    “尊敬的法官先生,尊敬的各位陪审员先生,现在我们控告这位姬先生犯有杀人罪。”

    检察官刚刚已经看过了黑珍珠号水手们的证言,立刻提出了新的指控。

    姬傲剑对这个指控也好奇了,不由问道,“我杀了什么人?”

    “黑珍珠号的原船长。”

    那个老独眼船长,他是自己吓死自己的,这也算到我的头上?

    冈萨雷斯指出,“从那些海盗的证言上可以看到,这位姬先生正是因为杀了原来的船长,才吓住了一船的海盗。”

    当时那些海盗从海水里爬回船,就看到老独眼的尸体被倒挂在主帆上,自然会认为他是被姬傲剑杀死。而姬傲剑这么做的目的,是为了震慑这些海盗,当然也没有向他们说明过老独眼的真实死因。

    这一来,杀人的罪名自然就要落到头上。

    姬傲剑咳嗽一声,“各位有所不知,其实那位老船长有心脏病史,我还没怎么和他打过,他就心脏病突发猝死了。”

    “你有什么证据说他有心脏病?”冈萨雷斯哼了一声,“而且,就算他原先有心脏病,也是被你发出来的,你依旧属于过失杀人。”

    “检察官的这项指控完全没有道理。”辩护律师林肯发表意见,“我的当事人是在公海上与黑珍珠号发生了冲突,这起纠纷不属于墨西哥政府管辖。更不属于圣弗朗西斯科市。”

    “杀人是文明世界最严重的恶行。”冈萨雷斯挥着手,“女士们,先生们。即使本市法庭不能对此作出处罚,我也要指出他的罪行,揭露他的真面目,让善良的人们警惕这样的邪恶人物。”

    “就算黑珍珠号的原船长是我杀的,”姬傲剑说,“那我杀的也是作恶多端、罪行累累的海盗吧?”

    “海盗也是有人权的!”冈萨雷斯正气凛然地说道,“在文明国家中。任何人都不能代替司法机关,进行个人执法。杀人就是杀人,不论你杀的是恶棍还是死刑犯。你都是犯了杀人罪!”

    “哦。”姬傲剑点了点头,“不过我并非代替司法机关,我其实是个军人,在黑珍珠号上是代表本**队与海盗作战。请问检察官先生。文明国家的海军难道不应该打击海盗吗?”

    冈萨雷斯冷哼。“你一个人能算一支军队?”

    “难道你没有听到过,军人的精神,就是战斗到最后一个人?只要还有一个人能战斗,那也依然是军队。”

    “你既然说你和黑珍珠号的冲突是海军与海盗之间的战斗,那我问你,你有战船吗,没船算什么海军?”

    姬傲剑想了想,“我有一艘独木船……”

    旁听席上顿时发出一阵哄笑。

    “各位为什么要笑?”林肯说。“我的当事人驾着一条独木船,义无反顾地冲向黑珍珠号。独自跳帮与大群海盗作战。这种英勇无畏的战斗精神,大家难道不应该表示一下钦佩吗?”

    冈萨雷斯没有笑,依然严肃地追问,“姬先生,那你的船呢?”

    那条独木船在哪?哦,好像是被那艘美国商船雷霆号给带走了,他们忘了还给我了!

    姬傲剑镇定地说,“我的战船,在我英勇战斗的时候,被黑珍珠号打沉了。”

    “你自己首先就没有合法的份证件,还有一项偷渡罪名在。所以你说你属于某个国家的军队,这根本无法证明,说不定你原本就是海盗。”冈萨雷斯高声说道,“根据那黑珍珠号上的船员所言,你曾经炫耀过,自己是海盗世家出。”

    姬傲剑闷哼,这可真是一失言成千古恨哪。

    时断流低声对全小惠道,“你看到没有,这就是教训啊。大人物做什么事,都不应该自己亲自动手,否则说不定就会让自己陷入麻烦。”

    全小惠叹了一声,“是啊,少爷要是带了手下,抢了海盗船,就可以先让手下出来顶缸,然后要经过三轮陪审团……”

    “他要是带了手下,那就是名正言顺的军队,何苦在这里扯淡。”

    一个人杀海盗,就是犯了杀人罪的暴徒。一群人杀海盗,就是消灭海盗的正义之师。所以人多势众就是好,是古今不易的硬道理。

    加西亚法官问,“被告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林肯望了望旁听席,只见姬清苏轻轻点了点头。

    “冈萨雷斯先生说的不对。”林肯心中有数,立即说道,“法官先生,我的当事人,现在已经有了合法的份证明。”

    加西亚问,“既然已经有了份证明,为什么不早点呈交法庭?”

    “这是今天刚刚知道的,我的当事人有一支手下舰队已经来到了本市,他们带来了份证明。”

    方才短暂休庭之时,检察官去翻看海盗证言,被告这边也没闲着。既然陪审员和旁听席出现了龙魂帮的人员,姬清苏一问之下,立即知道他们来到北美的任务。而姬玉雪既然让这支舰队出来寻找姬傲剑的下落,自然也让他们带上了份证明。

    过来旁听的一个船长立刻赶回港口,将姬傲剑的份证明带了过来。

    林肯将相应证件呈交给法庭,“法官先生,这些证件足以证明我的当事人份,他是中国大明王朝的藩属侯国,西伯利亚国主,兼该国武装军队总司令。”

    旁听席上的布鲁斯愕然,“他还真的是个侯爵?”

    冈萨雷斯开口,“这些份证件是他部属刚刚送过来的,说明他在对付黑珍珠号的时候不能向海盗证明份。要是认定他当时代表了西伯利亚海军,这对于那些海盗不公平。”

    姬傲剑见他纠缠不休,心下也有些厌倦,“您就别替那些海盗主张正义了,好不?”

    “程序正义是法治文明的基石,怎么能不严格要求……”

    林肯打断他的话,“冈萨雷斯先生,你不必多说了。我的当事人有没有告诉那些海盗他的真实份,这已经不重要了。”

    “为什么不重要?”检察官嚷起来,“当时是大雾天气,他是偷偷摸上船的,如果他没有表露份就动手,这就不是一场战斗,而是一场谋杀!”

    “因为我的当事人是一国元首,他享有外交豁免权。”林肯严肃说道,“我现在提醒圣弗朗西斯科市的法庭,你们已经没有权力继续审理他,否则这将酿成墨西哥与西伯利亚的重大外交冲突。”

    所谓外交豁免,是指一个国家的元首及外交代表,在其他国家享有的不被司法管辖、不被逮捕、不被起诉、不被执行的权利。

    人家西伯利亚的国主,在公海上打击海盗船,关圣弗朗西斯科市什么事?如果市法院坚持要审理姬傲剑,这是打算挑起墨西哥和西伯利亚的两国战争吗?

    时断流看得目瞪口呆,喃喃说道,“打官司打到连外交豁免权这种大杀器都亮出来了,我还是第一次看见。土豪就是土豪啊,果然是特权阶层。”

    “法庭无权审理我的当事人”,这话听起来是何等的霸气。

    一刹那间,时警长坚定了要和土豪做朋友的决心。

    “时捕头,我们做错事了!”全小惠忽然惊叫起来。

    “怎么了?”时断流莫名其妙。

    “凌舵主他们带来了少爷的份证明,只要让他们去见了小姐,少爷有外交豁免,今天根本都不必出庭。”全小惠紧张地说,“可是我们让他们进陪审团,这是多此一举啊。”

    “淡定,淡定。”时断流若无其事地说道,“我们又没有什么损失,而且还喝了两瓶龙舌兰酒呢。”

    “我就是为这件事担心,这好像是中饱私囊啊。”全小惠冷汗直冒,“少爷要是知道了,会不会算我贪污?不行,我得赶紧向他认错。”

    “坦白从宽,牢底坐穿。”时断流教训道,“你要是真去承认了,那你才是完了。”(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头顶青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