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五章 正义之星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艾露恩 书名:头顶青天
    圣弗朗西斯科市警察局,时断流正喝着咖啡,翻着案卷。

    一个少女突然出现在她的面前,笑嘻嘻道,“时捕头,我家小姐让我过来打听少爷的案。”

    时断流漫不经心说道,“小惠姑娘,没什么好打听的了,关于这起案子,本市法院已经在准备陪审团了。”

    “什么,居然要成立陪审团?”全小惠大惊失色,“不是说要以死罪起诉才需要有陪审团嘛,你们警方难道要置我家少爷于死地?”

    “你错了,成立了陪审团,反而有助于你家少爷脱罪。”时断流一脸的若无其事,“陪审团至少十二个人,要全部同意才能定罪。你看看,只要有一个不同意,罪名就无法通过,这多方便你们去收买陪审员啊。”

    全小惠立刻开心起来,“原来是这样啊。既然你都觉得没机会对我家少爷定罪了,那少爷一定是能无罪释放的。”

    时断流叹气,“所以啊,我也纳闷着呢。布鲁斯一定要这么起诉,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要折腾。”

    全小惠想了想,“少爷好像说过,有人是想通过让他卷入诉讼纠纷,泼他的污水,破坏他的名誉。”

    “他又不是政治人物,需要什么清白名声?”时断流嗤之以鼻,陡然间神色一变,“等等,莫非这小子真的有意在本市从政,打算篡夺你家小姐的位置?”

    “时捕头,你不要乱猜测。”全小惠很不高兴说道,“少爷可是我家的家主,他说什么话,小姐都会听的,有什么必要和小姐抢市长?”

    “这还不简单。自然是担心你家小姐羽翼丰满,尾大不掉,将来会影响他的家主地位。”时断流哼道,“越是大户人家。越是富贵家庭。这种勾心斗角、争权夺利之事也就越多。本姑娘破案无数,这种事早就看遍了……”

    全小惠道。“你上次说的就不准,这次又来,我不会再信你了。”

    “小惠啊,我走的桥比你走过的路还多。吃的盐比你吃的米还多。以后总有一天,你会知道我老人家说的话都是人生真谛,至理名言。”

    全小惠眨着眼睛,“时捕头,你既然这么说。那我有一件事想不明白,向你请教一下。”

    “什么事?”

    “我们这里是墨西哥的国土,可为什么本市要实行美国人的陪审团制度呢?”

    “这有什么不明白的?因为大人物们喜欢陪审团嘛。你看。凡是要判死罪就必须上陪审团,而陪审团又那么难定罪,如此低效的制度当然会成为上层人物的至。”

    全小惠有点糊涂,“可是小人物犯了死罪。也不容易被陪审团定罪呀。所以陪审团应该算是保障人民尽量不被冤枉的一种良好制度吧。”

    时断流摇头,“幼稚,太幼稚了。小人物被陪审团放出来又能怎样,难道能逃脱别人的私下报复?”

    “时捕头,你说的话,我不是很明白。”

    “小惠,我来举个例子。比如说有一天你家少爷走在街头,被一个小混混一刀捅死……”

    全小惠睁大了眼睛,“时捕头,你这举的是什么例子!而且我家少爷已经是宗师高人了,怎么可能被街头区区一个流氓害死?”

    “我这不是打个比方嘛,你就当他还是好几年前那个纨绔少爷好了。”时断流不以为然地继续说道,“现在,你家少爷被一个小人物捅死了,你家自然要去官府打官司。然后,经过陪审团认定,鉴于证据不足,凶手当庭释放。”

    全小惠咬牙切齿道,“怎么可以这样!”

    时断流道,“你家当然不能这么算了,是不是?”

    全小惠不假思索,“当然!”

    时断流道,“于是你家小姐决定为兄报仇,就命令你去杀掉那个凶手。你去办事的时候,就指派了手下人杀掉那个小流氓。”

    “然后呢?”

    “然后?没有然后了。你家不是已经报仇了吗?”

    全小惠道,“我刚才想明白过来,这是私下复仇,法律好像是不许的。”

    “是不许,可是又有什么用呢?”时断流道,“现在官府要为那个小流氓捉拿杀人凶手,先抓住了你的手下,但是一有陪审团的出现,那就很难通过罪名认定。就算我们假设陪审团认定你的手下杀了人,你的手下害怕了,把你招认出来了。好,审你的时候,又是一轮陪审团认定,还是很难通过罪名。就算陪审团又对你定罪了,你害怕了,把你家小姐招认出来了。好,审你家小姐的时候,还是一轮陪审团认定,这又难以通过罪名。”

    全小惠听得晕晕乎乎,“是这样吗?”

    时断流点头,“你现下应该明白了,至少要通过三轮陪审团的认定,才能让你家小姐被定罪,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所以你家小姐法外报仇,简直没有风险,这就是陪审团制度给大人物带来的优势。更别说你家有权有势,在每一轮陪审团中都可以通过收买,让陪审团更加偏向你家。”

    全小惠道,“虽然我家小姐私下复仇不合法,但我家少爷确实被人害死了,我们报仇也是应该的。”

    “你既然是这么想的,那我们换一个形来看。”时断流继续道,“有一天你家少爷走在街头,看中一位姑娘的美色,想把她抢到府中。这位姑娘的老父亲不愿,你家少爷就对你使个眼色,你对手下人又使个眼色,于是你的手下就上前一脚踢死老大爷,把他女儿抓了回去……”

    全小惠登时急了,“时捕头,你的意思是说我是狗腿子啊?”

    时断流咳嗽一声,“这不是重点,你先别关心自己是不是狗腿子。”接着继续说道,“你家当众杀人。官府自然要查案。首先是把动手杀人的家丁抓去审理,但是一有了陪审团,就很难定罪。就算陪审团对那个家丁定罪,他害怕了。招认出你来。好。审你的时候,又是一轮陪审团认定。还是很难通过罪名。就算陪审团又对你定罪了,你害怕了,把你家少爷招认出来了。好,审你家少爷的时候。还是一轮陪审团认定,这又难以通过罪名。”

    全小惠这次听明白了,“也就是说,我家少爷欺男霸女,当街杀人,最后什么事都没有?”

    “对,而且你家有权有势。在每一轮陪审团中都可以通过收买,让陪审团更加偏向你家。”

    全小惠恍然大悟,“原来如此,陪审团制度如此放纵嫌疑犯。果然对强者有利,对弱者不利。”

    “对于强者来说,王法不为自己做主,那就自己为自己做主。对于弱者来说,王法不为自己做主,那就没人可以为自己做主。”时断流嗤地一笑,“西方人最愚蠢的一点就是,总是强调要限制政府权力警察权力,却不知道这是自断其臂的行为,让有权有势者没了约束,为他们侵吞公众利益大开方便之门。”

    全小惠不由敬佩地看着时断流,“时捕头,想不到你这么有见识。”

    “官府一旦软弱,就等于是放纵了豪强财阀。”时断流义愤填膺说道,“当年你家少爷的青天山庄窝藏了许多江湖重犯,应天府衙门连续多年都不敢上门捉拿,真乃我金陵六扇门界的耻辱啊。”

    全小惠噗嗤笑了,“时捕头,你别感怀了。不敢到天字号世家门上抓人,放到哪里的衙门也不丢人的。”

    时断流长长叹了一声,“我本来痛恨大明官府软弱无力,去年听你家四小姐说,国外都是什么民主法治的国度,惩罚罪犯的力度很大,于是我就兴冲冲地到北美来彰显正义了。”“

    “然后呢?”

    “然后才发现,这种说法纯属扯淡。老娘辛辛苦苦破了无数案子,抓了无数坏蛋,结果到法庭上,这个律师说警方没有保障犯人的合法权利,那个律师说警方违反了程序正义原则,还有一群蠢得要死的陪审团专门把应该判死刑的重犯要犯全给放走……”

    “时捕头,原来你是被四小姐忽悠来的。”全小惠笑个不住,“可是那么多罪犯却都轻易被法庭放走了,这毕竟不好吧。”

    “当然不好了。所以到了后来,老娘觉得凡是该死的家伙,要是被法庭放了,就请你们三皇会暗地下手除掉。”时断留哼道,“反正这些脱罪的手段,我也熟遍了,从没让你的人惹出麻烦。”

    全小惠点头,“说起来,少爷新收的那位姐姐,手好得很呢,一看就是砍人麻利的主儿,时捕头你可以找她合作呀。”

    “可她是个东瀛人。”时断流想了想,“好吧,本姑娘向来不拘一格用杀手……哦不,用人才。东瀛人就东瀛人,下手狠辣就行。”

    “时捕头,你这么心维护公道,不肯放纵罪犯,难怪市民都称你为正义之星。”

    “别提血了,放到十年前,本姑娘确实是眼里揉不得沙子。可是到了今,我都跟你们三皇会警匪一家了,还提什么正义之星。”时断流长长叹息,“小惠啊,做姐姐的跟你说实话,以前我看到你家少爷,很反感他,可是如今看到他,其实很想和他说一句话。”

    “什么话?”

    “土豪,我们做朋友吧。”

    全小惠捧腹大笑,“时捕头,你太没有节了。”

    “哎,没办法,我已经被世俗的大染缸给污染了。”

    全小惠道,“你既然说想和我家少爷做朋友,那就帮他个忙吧。”

    “要帮什么忙?”

    “少爷那官司不是会有陪审团吗,你想办法塞几个自己人进陪审团啊。”

    “这个简单。”时断流道,“其实你不知道,这种牵涉到中国人的案子,陪审团里肯定要有华裔的存在,不然就是种族歧视。这样,你回北岸区找三个自愿者,我会把他们安排进去。”

    |

重要声明:小说《头顶青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