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七章 继承人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艾露恩 书名:头顶青天
    白天鹅号与刚缴获的胜利号组成了一支小型船队,从巴拿马湾继续向北美洲行去。

    姬傲剑为了不让未来的墨西哥皇帝夫妇发现白天鹅号原本是海盗船,做了各种安排之后,自己每也过来闲聊,顺便和他们交流贵族文化。

    利奥波德之前是个闲散亲王,有大把的时间用在文学、艺术等各种好上,就是对于近代科学上也有浓厚的兴趣。双方谈起当代的数理化成果,竟然也颇觉有知己之感。

    但是姬傲剑也发现了,利奥波德尽管对科学非常有,对于神异事件的兴趣也丝毫不落下风,不管科学不科学的事,都谈得津津有味。

    原来欧洲千年以来就有基督教的信仰,近代科学虽然在飞速发展,却绝对没有形成神论的氛围。至于旗帜鲜明地提出有神论的**,目前还不是主流,或者说,始终也没成过西方主流。

    当下欧洲的贵族人士,要是不加入过一两个灵异协会,认识几位通灵的“大师”,简直就没了格调。

    姬傲剑想,以后要是谁再跟我说欧洲人能理解“这不科学”四个字的真义,我就一巴掌扇过去。

    他是武学宗师,佛道兼通,也算得上是半个宗教人士,索和亲王夫妇聊起教义问题,不论是古埃及巴比伦,还是希腊罗马北欧,甚至从凯尔特人的德鲁伊信仰,一直说到古波斯的琐罗亚斯德教。

    这一,忽然提到了古英国的亚瑟王。利奥波德赞道。“亚瑟王和他的圆桌骑士不愧是基督徒的楷模。”

    姬傲剑诧异,“你确定亚瑟王信基督?他难道不是凯尔特人的骄傲?”

    据说人家的本体是一条红龙,这应该是德鲁伊的手段。而巨龙这种玩意。在基督教里可是邪恶的象征。

    利奥波德坚定地表示,“圆桌骑士们奠定了后世骑士的美德规范,他们当然是虔诚的基督徒。”

    原来你们把他们看做是骑士界的祖师。

    姬傲剑点了点头,随口道,“他们还弄出了圆桌会议,看来还是民主的先驱。”

    利奥波德不觉惊叹,“侯爵阁下这个想法真是有道理。以前怎么就没人想到呢。亚瑟王不但是伟大的基督徒,还是民主斗士啊。”

    姬傲剑忽然心中一动,想起三姐和九姐去的地方。和圆桌骑士似乎颇有关系,“亲王下,你听说过阿瓦隆吗?”

    亲王说道,“那是在英国传说的一个神秘地方。有许多具有强大力量的通灵人物。欧洲大陆从没征服过英伦三岛。就是因为阿瓦隆在帮助英国人。”

    姬傲剑奇怪了,“从没征服过英国?那征服者威廉是怎么回事?”

    “征服者威廉是兰斯洛特的后裔,在阿瓦隆的势力很大,所以那其实是英国人的内战。”

    唔,原来这里面有很多内幕啊。

    利奥波德很为亚瑟王不平,“兰斯洛特勾引王后,让圆桌骑士分裂,真是骑士的耻辱。”

    姬傲剑笑了笑。“他是法国人嘛,法国人都是这个德。”

    接着又问。“欧洲现在的贵族之中,可还有当年先祖的勇武?”

    利奥波德说道,“只要是骑士世家,家传的骑术枪术,都是要习练的。”

    “都火枪时代了,你们为什么还练武呢?”

    “贵族之间发生了冲突,常常需要比武决斗,不练武怎么行?”

    姬傲剑托着下巴,“决斗不是互相枪吗?”

    利奥波德愤然,“枪算什么决斗,这是一股歪风邪气,害得如今的贵族后人习武越来越少了。”

    好吧,欧洲的武道也在衰落,这才是正常的历史规律。

    姬傲剑笑道,“亲王下,你可曾习过武?”

    利奥波德惭愧道,“我自小体不好,没练出什么本事。现在年纪大了,也打不过几个小伙子了。”

    玛利亚忙为丈夫开脱,“欧洲王室基本都是这样,体质不佳,再也出不了红胡子、狮心王那样的国王了。”

    这是因为你们近代各国王室之间联姻太多,都是近亲结婚,落了一的家族病,体质当然不好。

    姬傲剑正在不乏恶意地猜想,却见玛利亚对丈夫使了个眼色,随后以一副十分诚恳的语气对自己说道,“尊敬的侯爵阁下,我们有一件事相求,希望你能慷慨大方地同意。”

    “什么事?”

    玛利亚指了指坐在一边的天道泉,“是关于这位小姐的事。”

    姬傲剑疑惑了,“难道你们对她的表现不够满意?”

    不至于吧,我让一个武学名家来服侍你们,已经很有诚意了,你们连这都要挑剔?

    “不不不,我们太满意了。”亲王夫人连连摇手,“侯爵阁下,可能你还不知道,我们夫妻婚后多年,一直都没有子嗣。”

    “哦。”这点姬傲剑还是相信的,基督教要求一夫一妻制,没有儿女的夫妻实在太多了。虽然欧洲人的婚外也很流行,私生子多,但看刚才利奥波德亲王对兰斯洛特勾搭王后的鄙视,想来他还是颇有为夫的节的。

    不对啊,你跟我说没有子女干什么?

    接下来,玛利亚公主说了一句在他耳中石破天惊的话,“侯爵阁下,你能否许让你的妹妹成为我们的养女,这样她会是墨西哥唯一的公主,以后也会成为墨西哥的女皇。”

    姬傲剑差点跳了起来,“你们以为她是我妹妹?”

    喂,我有这么老么!她明显年纪比我大好不好?

    再说,你们这是什么眼神。居然觉得我们是兄妹,我们两个的面貌哪一点有相似之处?

    利奥波德脸露惊容,“这位小姐竟然不是侯爵阁下的妹妹?可是你们两位长得确实很像啊。”

    还确实很像?

    姬傲剑翻起白眼。忽然想到了一个流传已久的说法:在西方人眼里,东方人的脸长得都是差不多的,很难分辨出来,反之亦然。

    就算这样,你们觉得我们长得像也就算了,还把我看成是年纪大的那个,这太离谱了吧。

    少年宗师有气无力地说道。“你们肯定是看错了,我们两个一点也不像。而且我怎么也不可能是她哥哥,我今年才十九岁而已。”

    利奥波德惊异道。“侯爵阁下才十九岁?真是年少有为,我一直觉得你至少有三十岁了。”

    至少三十岁了?姬傲剑简直想狂吼,一抬手指着天道泉,“你们觉得她是我妹妹。那你们看她是多少岁?”

    玛利亚犹豫着说。“应该是有二十岁了吧。”

    这看反了不说,还差了有整整十岁!

    姬傲剑彻底被打败了,“很好,很好,你们两位的眼光,真是非常的……独到。”

    利奥波德咳嗽一声,很不好意思地说道,“侯爵阁下。非常抱歉。我现在仔细再看,你的确非常年轻。而那位小姐,是要比你大上一些。”

    “那你们先前怎么会看错了呢?”

    “这可能是个印象问题。”亲王小心解释说道,“侯爵阁下的气度沉稳成熟,而这位小姐在你面前总是十分温顺乖巧,我们自然而然就把你们看成了兄妹,还请多多包涵。”

    “没事,没事。”姬傲剑勉强摇了摇手,“不过,我们真不是兄妹。”

    岂止不是兄妹,根本就不是同一个国家的!

    玛利亚问道,“这位小姐如果不是你的妹妹,那是你的什么人?”

    一直静坐不语的天道泉接口,“我只是主人的仆从而已。”

    “什么!”亲王夫妇惊诧莫名,眼睛瞪得越来越大。

    玛利亚不可思议地看看天道泉,又看看姬傲剑,喃喃道,“我一直以为你是让自己的妹妹来陪我们作伴……如此具有贵族气质的女孩子,竟然是你的女仆,这可真是难以置信。”

    利奥波德十分尴尬,“侯爵阁下,刚才我们的提议,你就当没有听到。”

    玛利亚尖声喊了起来,“不!”

    利奥波德转头劝道,“亲的,你刚才听到了,这位姑娘只是侯爵阁下的一位女仆。”

    “她不可能原本就是女仆的。”玛利亚摇着头,坚持自己的意见,“我看得出来,这孩子一举一动都受过良好的教养,一定有个高贵的出,只是由于命运的作弄,才落到现在的境地。”

    利奥波德忽然脑中灵光一闪,对姬傲剑道,“侯爵阁下,我听说你们东方的贵族在互相间的战争中,常常会把失败者的妻女收为奴仆,有没有这样的事?”

    “应该有吧。”

    玛利亚立刻抢着问道,“那这位小姐,是否就在这样的形下,成为你的女仆?”

    “好像是吧。”

    玛利亚兴奋地说,“侯爵阁下,请你大开仁慈之心,给这位小姐以自由吧。”

    利奥波德也跟着说道,“侯爵阁下,只要你同意这位小姐做我们的继承人,不管要我们付出什么样的代价都可以。”

    姬傲剑纳闷:你们这么不屈不挠地要收养她,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这对奥地利的亲王夫妇,原本颇有兴致到墨西哥来就皇位,却一度沦为了海盗的阶下囚,经受了人生大起大落之后,心境十分感怀,加之两人年近五十,觉得时无多,有个继承人的心愿越发渴切起来。

    他们这些子见到天道泉后,本对她的诸般贵族风范十分满意,刚才听到她的世,觉得和自己境遇近似,都是天涯沦落人,越发有了同病相怜的心思,怎么看都觉得心疼。

    西伯利亚侯爵阁下究竟是心神已经通达天地的宗师人物,见了两人的神色,心中渐渐明白了几分,暗自想:并非我不愿让她去当墨西哥公主,只是你们这皇位实在朝不保夕,我何必把她推下一个大坑。

    他叹了口气,“这件事,还应该听听当事人自己的意见。”

    利奥波德夫妇立刻满怀期待地看向天道泉,希望她能把握命运的机会。

    玛利亚心中想:这孩子一定希望能得到自由吧,一定是的!

    天道泉见他们的目光看来,脸色没有丝毫变化,只是静静说道,“主人请记得那天的话,如果你不是我的主人,就是我的仇人。”

    姬傲剑摊开双手,“两位听到了吧,这位小姐之所以和我有现下这种关系,是因为我们之间存在深仇大恨。若她随你们而去,将来必然要找我报仇,我和她之间就会有一场决斗。”

    “使不得,使不得。”利奥波德赶紧摇头,“侯爵阁下与她若是发生决斗,这真是人间惨剧,千万不能发生。”

    玛利亚不死心地问,“侯爵阁下,这位小姐既然与你有大仇,你就放心把她留在边?”

    姬傲剑淡淡道,“我信得过她。”

    利奥波德拍了拍妻子的后背,“亲的,他们东方人自有自己的一传统做法,我们还是不要打扰他们吧。”

    玛利亚缓缓点了点头,眼中噙着泪水,慢慢说道,“我和利奥被关在海盗船上的时候,天天度如年,有一天,我听到一个女孩子的声音在外面喊,‘这里是大明皇帝藩属、西伯利亚侯爵阁下的座船’,我立刻就感觉到,上帝来拯救我们了。”

    亲王夫人走到天道泉的边,拉起她的一只手,“后来有个女孩到这里来陪我们,她泡的茶是我们从没有喝过的清香,她插的花是我从来没有看到的美景……虽然她话说得很少,可是当她开口之后,我就听出来了,这就是那天开口喊话,让我们知道上帝没有放弃我们的女孩。”

    利奥波德长长叹了一声,眼神中尽是惆怅。

    玛利亚把天道泉的右手合在自己的手心,泪水终于簌簌而下,“孩子,你就是我们的天使。”

    天道泉眼中微微泛红,咬住了下唇,轻声说道,“对不起,夫人。”

    玛利亚对她凝视了良久,慢慢解下自己的项链,“这是我的外祖母传给我的母亲,我的母亲又留给我的纪念,我本想自己也有个女儿能把它戴下去……”将项链挂上天道泉的脖子,笑道,“你这孩子什么都好,就是不打扮,上一件首饰也没有。以后要记得,女孩子应该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的。”(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头顶青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