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二章 白天鹅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艾露恩 书名:头顶青天
    黑珍珠号转向东北航线,往南美洲驶去。

    但是船上的水手们认为已经不能再从事海盗这份有前途的工作,心中十分失望,士气也特别萎靡。

    这一,天道泉来到姬傲剑的舱室,禀告说,“主人,船上的这些家伙对你不忠。”

    自从上了黑珍珠号之后,姬傲剑就让她负责探听水手的对话。天道泉以为主人要自己充当耳目,于是很尽职地去监听其他人的动向。而姬傲剑的本意是要她提升一下外语水平,到了美洲之后能方便办事。

    在一个多月的语言环境熏陶下,之前也有点底子,再加上姬傲剑的翻译讲解,天道泉对水手们的谈话渐渐地也能听懂不离十。

    “哦,这是怎么回事?”

    “这些人对不能在海上继续打劫非常不满,言语中多有抱怨。”

    姬傲剑笑笑不语。

    天道泉又说,“我还听他们私下谈起过,当初在复活节岛上那一晚,他们已经打算好了,如果主人落败,就再换个船长。”

    “如果我输给你,那他们投降强者有什么不对吗?”

    “在战局未定之前,臣下就想着改换门庭,这对于主公当然就是极大的不忠。再说,就算主人落败了,他们也该先为主人复仇,这才是臣下的本分,怎么能直接就投降呢?”

    “听你这么一说,”姬傲剑思索起来,“他们的表现的确很差劲啊。”

    天道泉说,“这些海盗太没有气节了,主人最好是把他们全杀了,免得留有后患。”

    “这个……”姬傲剑咳了一下,“泉儿,你也知道他们是海盗,和你这样的武士当然是不一样的,对节的要求不能太高。只要他们没有直接谋划反叛。都还在可容忍范围之内。”

    天道泉躬道,“主人真是心善,对部属实在是太仁慈了。”

    “有一点你弄错了。”姬傲剑淡淡道,“这些海盗不是我的部下。”

    “那他们是?”

    “他们只是战俘。”

    天道泉明白了。“原来主人对他们还没有收降。”

    姬傲剑正色说道,“我堂堂一个西伯利亚侯,缴获了这条船后,这只船就已归属于本国海军。这些海盗出不正,品行不端,没经过严格考核,岂会让他们随随便便就成为本人。”

    天道泉想起了姬傲剑在华夏的份,十分欢喜,“主人份尊贵,自不会随意收纳不三不四的贼匪。难怪那泉儿在岛上杀了许多人。主人一点意见也没有。”

    她一直为主人当了海盗船的船长而耿耿于怀,此刻听到主人未视自己为海盗,顿时觉得他的气节如同月当空,发出万丈光辉。

    姬傲剑点头,“自始自终。我只说过我是这条船的船长,可没答应过当‘他们’的船长。”

    “泉儿明白了,主人现在使用他们,只是权宜之计,还需要有人来开船干活。”

    “如果他们表现好,也未尝不能提前通过政审。”姬傲剑叹气,“可是提供给了他们挖金矿的机会。他们都要嫌弃,真是不成气候啊。”

    “这些人是朽木不可雕也,主人不必为他们难过。”

    “等到了美洲,这条船就该洗白了。”

    又行了一月,黑珍珠号来到了秘鲁的一个港口,进行补给。

    一群海盗下了船头。十分憋屈地分头去卖鱼。

    好在他们是从一艘黑漆漆的炮舰上下来,个个又是五大三粗,带着刀斧火枪,这副煞气十足的样子明显不是善类,港口上的收购者倒是不敢过于压价。

    卖完鱼的海盗们回到码头。却是大吃一惊,左看右看就是找不到自家的黑珍珠号。

    有个家伙忽然喊起来,“在那边!在那边!”

    其他人一看,大骂起来,“这么白花花的一条船,怎么可能是黑珍珠号,你瞎了眼不成?”

    “可是这条船不管大小形状,都和黑珍珠号一模一样。”

    “嗯?”

    大家反复仔细查看,确认这应该就是黑珍珠号。

    可是黑珍珠号怎么会变成一条白船,船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满腹疑虑的海盗小心翼翼地走近,很快就闻到了一股浓烈的染料味道。

    等上了船后,登时见到船上的同伴都哭丧着脸,好似刚刚死了家人一般。

    姬傲剑正悠闲地在船头张望风景。嗯,南美洲的风,也算是见识到了。

    刚回来的海盗们战战兢兢问,“船长,这是怎么回事?”

    站在船长旁的天道泉冷冷开口,“正如你们所见,黑珍珠号已经洗白了,从此再也不是海盗船。”

    洗白?

    从头到尾刷上一层白色染料就叫洗白?

    “船长,你怎么有钱买白料来刷船,不会是抢来的吧?”

    船上原本连一个钱币都没有了,刚刚卖鱼得到的一点钱还在我们怀里呢。那你抢了这些染料,依然还是海盗行径,洗不白的。

    旁边有其他海盗小声告诉说,“船长把黑珍珠给卖了。”

    卖鱼的海盗们登时傻眼了,我们怎么把老独眼的拉风宝贝给忘了呢?

    那可是水晶球一样大小的珍珠。不管本是珍珠也好,是水晶球也好,反正都是贵重之物,卖的价钱比这些天捕捞的鱼虾都要多得多。

    姬傲剑慢悠悠开口,“从今天起,这条船就叫白天鹅号。”

    所有的海盗都是眼前一黑,差点被浓重的染料味道熏得晕过去。

    白天鹅号?这下真的没脸出去见人了!

    洗白后的海盗船停了三天,散去一些味道,购足了给养,重新开船向北方行驶。

    海盗们这回已经是彻底处于失魂落魄的状态中,仿佛人生的意义都已经化为了泡影,随风而去。

    这一船行到新格兰纳达,靠近了巴拿马海湾,水手长哈哈大笑起来,“船长真是英明啊!”

    大家万分愕然,猛然间醒悟过来:反正生活已经这样了,既然不能反抗船长,那还不如对他的政策表示配合,尽地加以赞美就是了。

    但哈罗德却似乎不是这个意思,他举着望远镜看个不停,“有肥羊上门了!”

    “水手长,看到肥羊也没用啊,我们现在已经不是海盗船了。”

    “你们真是一群笨蛋,那只肥羊是主动冲着我们来的!”

    “啊?”

    “看你们这些猪脑子!”水手长骂了起来,“我们黑珍珠,不,白天鹅号既然已经洗白了,就是一艘普通的海船了。那么别的海盗船看到我们,你们说会怎么样?”

    “原来是这样!”众人这下终于恍然大悟。

    以白天鹅号如此优雅的线条,如此洁白的外,如此柔弱的表象,出现在另外的海盗船眼中,简直就是单过街的美女,肯定要像饿狼一样两眼放光狠狠地扑上来。

    精神焕发起来的海盗们,纷纷抓起望远镜。

    “啊哈,还真是同行啊,连骷髅旗都升起来了。”

    “连旗语都打出来了,要我们停船投降。”

    “他们来抢我们,这总不能让我们不还手吧?”

    “想抢劫我们,那就反抢了他们!”

    “最好还是去请示一下船长。”

    “可是船长神出鬼没的,不容易找到啊。”

    “那就问他的女仆。”

    有人立刻把目光转向远处站立“监听”的天道泉,“泉小姐,其他海盗船过来抢我们,可不可以反抗?”

    天道泉冷声回道,“不敢反抗,你们还是男人吗?”

    “乌拉!这就没问题了!”

    海盗们把帽子扔上了天,兴奋得乱喊乱叫。

    “我早就知道以船长的深谋远虑,不是凡人可以揣度的。”

    “那些同行的船虽然难啃一点,但油水说不定更足。”

    “我们黑珍珠号是最强的海盗船,黑吃黑才符合我们的份。”

    “笨蛋,别被船长听到,如今已经是白天鹅号了!”

    “白天鹅号也一样是最强的海盗船!”

    .

重要声明:小说《头顶青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