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七章 故人之女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艾露恩 书名:头顶青天
    长长的刀刃上泛起了耀眼的雪光,竟然没有一丝血迹。

    海盗们心惊跳:太快了!这一刀斩出来,还没能看清挥刀动作,刚才那名同伴的脑袋就飞了。

    一刀斩头的白衣女子冷冷地向他们望过来,口中说了一句冷冰冰的话语。

    “她说了什么?”

    “听不懂,好像是一种亚洲国家的语言。”

    海盗们虽然没人懂这种语言,但也猜想得出,这不会是什么善意表示。

    “她是说,你们赶紧滚蛋。”

    这个声音好像是从空中高高传来。而且,是船长的声音。

    海盗们顺声抬头,立刻见到了一个巨型石像的红帽子顶上,赫然站着一个人影。不知道他是怎么上去的,又是什么时候站在了那里。

    “船长,你放心,我们绝不后退!”

    海盗们心里都不愿放弃,立不了功劳,就不能分宝藏。

    “你们不是她的对手。”

    “我们这里有这么多人!”

    “有时候,人多没用。”

    “我们还带了枪!”

    姬傲剑懒得再说,“随便你们。”

    哈罗德一挥手,“伙计们,都散开,四面围住这个女人,别让她逃了。”

    海盗们很快完成了对石像群的持枪包围,但望石像群里再看,视线中却已见不到了那个女人。

    “她一定是贴在了某一个石像之后,进去抓她!”

    然而水手长下了命令之后。却没有人敢动

    哈罗德指着一个家伙,“你,先进去!”

    那个海盗探头探脑。小心翼翼地迈步走了进去。

    一道血光冲天而起,紧接着是一颗脑袋飞了出来,两眼瞪得老大,一副死不瞑目的表

    许多人不由自主地后退了一小段距离,呼喊起来:

    “水手长,不能一个一个进去啊!”

    “那就十二个人一起进去!”

    十二个被点名的海盗,同时从十二个缝隙中钻进了石像群的内圈。视线再也没有了死角。

    但是,这批进来的海盗们也是两两相对,无法立即开枪。在黑夜之中。瞄准不易,没有找准对象就随意乱的话,多半会打中对面的同伴。

    一条白色人影在海盗们的眼中高速奔行,每一步都激起大片雪花扬起。就在海盗们忙着捕捉她的影的时候。石像圈中的雪花却很快弥漫到了让人无法看清的地步。瞄准也就成了虚话。

    刀光洒开,惨叫声接二连三地响起,五六个海盗很快倒了下去,剩下的几个连滚带爬地逃了出去。

    “水手长,这个女人可怕得简直不是人!”

    哈罗德咬牙切齿,“晚上看不清楚,不方便瞄准,等天亮了再进去弄死她!”

    站在石像顶上的姬傲剑听到了下面的女子叱骂了一声。

    紧接着。长刀扬起,刀背在石像上重重敲了一击。

    “嗡”地一声。十二个石像彼此之间的位置极为巧妙,同时发起了共鸣。

    下一刻,一道强烈的音波爆发出来,向外围扩散而去。

    海盗们的心中响起了一个低沉的回音,仿佛是被一个重重的锤子打中了心脏,暂时中断了血液循环,全立即随之麻痹起来。

    一道雪练也似的白光从石像群中飞出,在空中一转,卷飞了好几颗人头之后,才不慌不忙又飞了回去。

    复活节岛上的石像,看似极为巨大,其实是用一种内部中空的凝灰岩雕刻而成,这种岩石的比重很轻,晒干后能浮在水面。

    正是由于疏松多孔的质地,所以极为容易传递扩大音波。

    上岛的这些海盗由于之前的长途奔行,消耗了大量体力,陷入麻痹状态后也持续了更长的时间。当他们的手足终于恢复了知觉之后,又顿时觉得体的疲劳感也大幅增强。

    还没等他们重整阵脚,“嗡”地一声,又是一次音波回在空气中。

    海盗们在体暂时瘫痪的状态之中,又眼睁睁地看到白光出,看到了几名同伴变成了无人尸体,心底里泛起了无限的绝望。

    白衣女子退回石像群中,微微喘息,头上泛起了一层汗水,似乎也不好过。

    虽然她每次似乎只是石像上敲击了一下,但其实却是一组高速击打,形成了一道超低声波的频率,因此才能对正常人体产生杀伤力。

    而要发出引动整个石像群的次声波回震,对她来说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

    不过,外面的海盗已经放弃了一切希望,在手脚再次能够动弹之后,立刻用上最后的力气,远远逃开。

    否则岂不是要被这个女人一次又一次地把大伙杀干净?

    奔到海岸的沙滩,手忙脚乱地爬上几只小船,在海水中划行了一段距离之后,他们的心中才总算稍稍有了一些安全感。

    但是被一个女人得如此狼狈,可真是耻辱啊。

    回头望了岛上一眼,有人恼羞成怒地说,“我们到黑珍珠号上搬火炮下来,把那些石像全部轰烂,大爷我就不信杀不了那个女人。”

    “你以为船长会同意?把石像打坏了,恐怕宝藏也没有了。”

    “这时候船长说不定已经把那个女人推倒了,宝藏也拿到了,可惜没我们的份了。”

    “你以为赢的人一定是船长?他什么武器都没带,说不定反而被那个女人杀了。”

    “笨蛋,你怎么能希望船长输,他要是死了,谁来给我们指路?”

    一群人连连点点头,“对对,船长一定是不能输的,我们还要靠他航行。”

    但是大家突然又集体沉默下来,刚才那个女人留下的恐怖印象实在太深了,真是很难推测船长和她斗起来啊,究竟谁输谁赢。

    “其实没关系的,”有一个海盗冷不防说道,“说不定那个女人也会认路,我感觉,她和船长好像是一类人。”

    “不错,你说的有道理!”哈罗德摸着下巴,“这么着吧,要是船长活着回来,他还是船长。要是那个女人活着出来,我们就认她当船长。”

    “对对!”

    大家不由都松了口气。这样看来,不管船长和那女人斗起来是什么结果,对黑珍珠号来说都不算太坏,除非他们两个同归于尽。

    “但我还是希望船长回来,他能和我们交流。而那个女人听不懂我们的语言,说不定我们向她投降,她都不能理解。”

    “这当然,相熟的更方便。”

    ……

    姬傲剑站在石像顶上,一直俯视着下面的白衣女子。

    被人从高处往下看的感觉当然很不舒服,冷硬的声音响起,“你还不下来?”

    “我是给你时间,等你恢复体力。”

    姬傲剑从石像的红帽子上跃而下,足尖依次点过半石像的肩头、手臂,轻轻落到了地面。

    “天道小姐,还是八云夫人?又见面了。”

    眼前这个年轻女子,两年前曾随着东瀛剑圣去得胜楼挑战姬家。

    姬傲剑事后看过东瀛来人的资料,知道她是天道胜的独女天道泉,也是八云井的未婚妻。如果她以八云少君的未亡人自居,那就该称为八云泉。

    白衣女子冷哼,“我现下只是个武人,继承的是天道紫府流的武道。”

    她的汉语说得颇为流利,但毕竟有些生硬,加之她的语气本就冷峻,听起来就格外铿锵。

    姬傲剑点头,“很好,很好,看到故人之后在茁壮成长,我很欣慰。”

    天道泉眼中爆出寒光,厉喝,“你说什么?”

    “当年你的父亲硬要向我挑战,那就是把我看成了同等的对手。”姬傲剑若无其事地说,“我们武人之间,虽然难免有些私仇,却也是武道上的相知。所以我一看到你,想起是故人之女,就不心生喜悦。喔,说起来,我应该喊你一声贤侄女才是。”(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头顶青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