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三章 中央银行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艾露恩 书名:头顶青天
    会议结束之后,姬烈烟立刻去挑了一担子烧饼和酒奔回来,“小镜啊,来吃饼。”

    姬水镜望着气腾腾的烧饼,“五姐,你没有咸饭么?”

    姬烈烟道,“目下本城粮仓里还有玉米高粱,你想吃玉米糊还是高粱粥?”

    姬水镜摇头,“那就算了。”说着抓起一个烧饼咬了一口,叹气道,“你我姐妹在这里对坐啃烧饼,这光景是不是惨了点?”

    姬烈烟撇撇嘴,“莫非你捧上一碗咸饭,就高端大气上档次了?好歹我这还是沫烧饼,就着酒水来吃,就算得上是大块吃,大碗喝酒。”

    姬水镜眼睛一转,“小剑现在的心食是什么,怎么光在那里喝茶,这是和老七学的?”

    姬烈烟笑道,“他现在素食,专吃野菜。”

    姬水镜好奇问道,“都吃些什么野菜呢?”

    姬烈烟想了想,“反正荒地上只要长得出来的,他都拔下来吃过。”

    姬水镜吃惊了,“这已经不止是吃野菜了,分明还在吃草啊。”

    姬烈烟点头,“可也是,你看他喝茶,最后一定是要把茶叶也全吃下去的。”

    姬傲剑放下茶杯,淡淡道,“东北人民还没脱贫,西部人民水深火,吃草又怎么了?”

    五姐八姐对望一眼,异口同声道,“没什么,只是觉得你好养活。”

    姬傲剑道,“五姐,你觉得那毁坏龙脉的计划怎么样?”

    姬烈烟口里塞满烧饼,含糊不清地说道,“非常好,非常出sè,非常完美。”

    “你觉得好。难道就不准备做点什么?”

    姬烈烟有些奇怪,“这项目不是让长白剑派负责了吗,还需要我做什么?”

    姬傲剑登时无语。姬水镜接口道,“五姐。我们为什么要大张旗鼓,广而宣传破坏龙脉呢?”

    姬烈烟道,“这是为了让天下人都知道相信鞑子气数已尽。”

    姬水镜道,“那么鞑子听说了这事,会有什么反应?”

    姬烈烟不假思索道,“他们自然会来捣乱。”

    她猛然一拍手,“我知道了。破坏龙脉之rì,满人定会派遣大批高手去长白山。所以本少应该偷偷在那里候着,等他们一现,就把他们一网打尽。”

    姬傲剑道。“你一个人不够,还要广撒英雄帖,带许多好汉过去。”

    姬烈烟连连点头,“正是,正是。此事一箭双雕。既能坏了鞑子风水,又能聚歼满人高手,随后那盛京城反掌可下。”

    她再抓起一张饼,三口两口啃完,忽然又想起一事。“小剑,那条刷了石灰粉的龙脉,要用什么样的方式破坏,才最有震撼力?”

    姬傲剑道,“五姐,如今在国人心目之中,什么事物最妨碍风水?”

    姬烈烟思索了一会,“有很多,比如那些洋鬼子的东西,铁路啊、大炮啊,都是妖孽邪祟之物,最是不祥。”

    姬傲剑道,“不错,我们应当用大炮去轰那条龙脉,这可是粉碎气运的利器。”

    姬烈烟搓手道,“很好,很好。不过要等军工厂把大炮造出来,这还得有一段功夫。”

    姬傲剑道,“这段时间里,我们还要继续铺设玄黄路,这也是摧毁满人气数的招数。”

    铁路一事,姬傲剑花了很大心血,改头换面叫做“玄黄路”,加之东北地广人稀,才能推动开来。

    他取出一幅图,“五姐你看,我们铺设的玄黄路网,关外各大城市都已联成节点,唯独盛京脱离在外。所以说,这张铁路布局图,也是一对付满人的风水宝图。”

    姬烈烟揉了揉眼睛,只见图上一圈又一圈的线路,围得跟个蜘蛛网似的,只有盛京如同一座孤岛,可怜兮兮地被隔绝开来。

    她不由咦了一声,“玄黄路已经修得这么多了?这辽西也才刚铺几条啊。”

    姬傲剑道,“这是规划图,实线是已经铺好的玄黄路,虚线的是等待开工的计划路。”

    姬烈烟又仔细看了看,“分实线和虚线?你当真用了两种线么,我怎么看来看去都是一样?”

    姬傲剑咳嗽一声,“这不是重点,不用过于注重细节。我们把这张玄黄路的地图也广为散发出去,天下百姓就都知道鞑子气数不长了。”

    姬烈烟点点头,又问道,“要修这么多铁路,又要造军工厂,咱们的钱财够吗?”

    姬傲剑叹道,“资金是有些紧张啊,正和八姐在商量主意呢。”

    姬烈烟直了直腰,“如今朝廷已经赔了款,友邦人士那五千万两银元不是应该过来支持了吗?”

    姬傲剑道,“有是有一些,可这只有两千万两。”

    五爷诧异了,“怎么会一下子缩水这么多?”

    姬傲剑道,“公使先生在国内议会上下打点,那就去了一千万。然后要赔偿洋商鸦片损失和这次的战争费用,又去了一千万。”

    姬烈烟算了算,“这不还有三千万吗,给了咱们也不算少了。”

    姬傲剑道,“这三千万不是给我们的,是贷款。”

    姬烈烟问,“为什么是贷款?”

    姬傲剑道,“英吉利人想直接投资,我们不想让他们控股,所以改成了贷款。对于不准投资这点,他们很生气,所以三千万的贷款合同,他们实际上扣下了一千万,只准我们动用最多两千万。”

    姬烈烟脸上很是不满,“三千万的贷款,只给我们两千万,我们为什么还要签这个借贷合同?”

    姬傲剑正sè道,“因为,借了就不准备还了。”

    姬烈烟一呆,随即翘起拇指,“很好,就是这样,不借白不借。”

    姬傲剑道。“那笔贷款,还在英国银行的户头上。”

    姬烈烟道,“事不宜迟。赶快取出来,毕竟是两千万呢。好多地方等着用钱。”

    姬水镜接口道,“取出来之后,不要急着用,存到我这里来。”

    姬烈烟转头,眨了眨眼睛,“小镜你?”

    姬水镜笑盈盈道,“我已经把水镜钱庄改成银行了。”说着放下扇子。“小剑,我给你开了个户头,你可是本银行的头等贵宾用户啊。”

    姬烈烟见她取出一个红封纸壳递给了姬傲剑,不觉吞了口口水。“小镜,我的呢?”

    姬水镜道,“你没有。”

    姬烈烟不服道,“我为什么没有?”

    姬水镜斜了她一眼,“小剑是家主。我只要贿赂他一个人就行了,需要在你上多花成本吗?”

    姬烈烟听了,不由恍然大悟,“小镜,原来你是来拉储的。”

    姬水镜笑道。“算是。小剑,怎么样,你可满意不?”

    只见姬傲剑晃了晃存折,“八姐,我想问一问,为什么这上面的开户名是姬小月?”

    姬水镜掩口笑道,“这不就是你的正名么……哎,这个不是重点,你不要用于注重细节。看在我给你的这笔巨款份上,把英国人的钱都转到我这来。”

    姬烈烟听她说了“巨款”两字,忙伸头去看户头上的数字,惊叫道,“才五十两银子,这也算巨款?再加两个零都‘巨’不到哪里去。”

    姬水镜斥道,“这都够一户普通人家过一年了,还嫌少么。再说小剑只要吃草就能过下去,他一个人过十年的花费都绰绰有余。”

    姬烈烟道,“小镜,我们拿钱出来是要用于修路开厂的,你为什么要让小剑存到你那边去?”

    姬水镜叹道,“五姐你真是一点金融常识都没有,小剑在我这里存了两千万,然后就可以有四千万去投资。”

    姬烈烟纳闷了,“为什么一存到银行里,就会两千万变四千万?”

    姬水镜道,“一切银行发行信用票据,是要有准备金的。我这银行的准备金率是五成,小剑把两千万银元存到我这里来,我就可以给他开四千万的汇票,这不就有更多的资金搞建设了?”

    姬烈烟大喜道,“真是好办法,原来还可以这样平空变钱。小镜,你不如把准备金率定为一成,这样两千万存进去,不就可以拿出两万万的银子来用了?”

    姬水镜子一抖,差点趴下,“我说五姐,你懂不懂什么叫市场风险?一份的真金白银,我发行十份的票据,这一要是挤兑起来,我分分钟就会破产跳楼啊!”

    姬烈烟想了半响,终于明白了这里面的意思,“原来是这么回事,不过小镜,你也不能把这两千万都拿走啊,七妹也在开银行呢,总得分一半给她?”

    姬水镜哼了一声,“老七不是当了总税务司吗,随便贪污贪污,还怕准备金不足?”

    姬烈烟道,“小璃那么有节cāo的人,怎么会中饱私囊呢?”

    姬水镜一脸吃惊的表,“她居然不贪污?”将扇子用力在桌上一敲,“既然不贪污,那白占着这个位置干吗,不如让我来!”

    姬烈烟用力吸了吸鼻子,“好,你不仅是来拉储的,你还是来抢位置的。”

    姬水镜看着姬傲剑,“小剑,怎么样啊,要说到损公肥私,我有的是手段,让我来替换老七。”

    过了半响,姬傲剑缓缓开口,“八姐,有比总税务司更好的位置,你要不要?”

    “嗯?”

    两人同时都震住了,“还有比总税务司更好的?那是什么?”

    姬傲剑道,“央行行长。”

    姬烈烟越发不懂了,“小剑,这央行是什么?”

    姬傲剑道,“央行就是一国的zhōng yāng银行,号称银行中的银行,是控制银根松紧的中枢。”

    姬烈烟点点头,又摇摇头,“听不太懂。”

    姬傲剑道,“这么说,zhōng yāng银行基本上就能做到你刚才想要的,有一份的真金白银,发行十份的票据。”

    姬烈烟吃惊道,“这是为什么?”

    姬傲剑道,“因为央行是以国家信用为支撑,信用等级和普通银行自然不可同rì而语,简直就是初学武者和宗师高人的区别。”

    啪地一声巨响,姬水镜拍案而起,两眼放光,“这个央行行长,我要了,谁都不许和我抢!”

    姬傲剑道,“不会有人和你抢的。”

    姬水镜不放心道,“老七也不会抢?”

    姬傲剑道,“这设立央行的计划,是我和七姐商量好的,我们都觉得你来出任行长最合适。本来我们打算说通了朝廷内阁之后,就要请你过来……”

    姬水镜打断道,“这是老七的意思?算了,我什么也没听见,这事和我无关。”

    说着重新坐了下去。

    姬傲剑吸了口气,无可奈何道,“其实主要是我的意思。”

    姬水镜立刻眉开眼笑,喜滋滋道,“是小剑的意思就好,我就勉为其难一下,为你来出任。”

    姬烈烟见她脸sè转眼间就变来变去,叹气道,“小镜你太调皮了,我真想狠狠捏你一把。”

    一个大饼甩到了她脸上,“说什么啊你?最后一块饼了,吃完了赶快出去,我和小剑还要商量开央行的细节问题。”

    姬烈烟抓在手上,嘀咕道,“不是说细节不重要么?”一边啃着饼,一边摇摇晃晃走了。

    待姬烈烟出去之后,姬水镜微微一笑,“小剑,我这次来真是大开眼界啊。”

    姬傲剑道,“怎么?”

    姬水镜悠悠道,“关外战事,你转眼间就已经全盘布置完毕。而且我还发现,这中间竟然没有要你直接出手的地方。”

    姬傲剑道,“这有什么不对吗?"

    姬水镜笑道,“谋划一切,不必出手,这是大宗师的气派啊。想不到你才入宗师境界,就开始有了几分万事尽在掌中的范儿。”

    姬傲剑摇头,“八姐你过赞了,我还差得远呢。”

    姬水镜言过即止,“不说这个了,你为什么想起来让我当央行行长呢?”

    姬傲剑道,“我只是觉得,八姐你一直在东南一隅,如果能在国家中枢活动一番,应该不是坏事。”

    姬水镜咯咯笑了,“原来你觉得我视野偏狭,格局不够啊。”

    姬傲剑一本正经道,“我可没有这个意思。”

    姬水镜握着扇子,点着桌面,“难为你替我费心了,既然说到国家了,明年你务必要来南洋一下。”

    姬傲剑问,“有什么大事吗?”

    姬水镜道,“南洋华人建成的邦国,星星点点,虽然都是弹丸之地,时有时灭,但都心往中华。朝廷不理会他们,我们西伯利亚国总可以接纳他们。”

    姬傲剑好奇道,“那都有些什么邦国?”

    姬水镜道,“比如兰芳、比如戴燕……”

重要声明:小说《头顶青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