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六章 剑神之心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艾露恩 书名:头顶青天
    八月十五,可以证道。

    因为这一,乃是月圆之夜,天地间的一种奇异力量将会达到顶峰。

    各国的神话与传说之中,都有许多种类的妖物在月圆之夜变得十分强大。

    姬仙云从小练剑之时,就发现在月圆的这一天,自己在剑法上的灵感格外敏锐。

    而所有的月圆之夜,又以八月十五最好。

    八月十五正值三秋之半,收获之节,一年磨砺下来的剑气,到此正是最为旺盛之时。

    但是八月十五也正是团圆之,这个时候剑道上若是有所突破,似乎不吉。

    当年,姬仙云选择的是剑道之路。

    剑道前行,要斩开一切的强敌,斩断一切的羁绊。据传自古以来,天下最出色的剑客,都是灭的人物。

    姬瑶光为此经常向妹妹们提醒:注意了,你们的二姐可是注定要杀妹成道的人物,你们离她远一点。

    姬仙云本来就沉默寡言,虽然十分生气,却不屑于去辩驳。

    但是姬瑶光却没有放过她,用尽一切手段明里暗里打击她,折辱她,反复强调她杀妹的可能

    后来姬仙云选择了见鹤就杀,表示自己的兴趣在于杀鹤,而不是杀妹。但这一举动也被姬瑶光刻意制造成为,似乎是故意点破了她的心境所导致的结果。

    姬仙云终于觉得这个老大,实在是讨厌得不可理喻了。

    她提起剑来,决定砍翻了她来证道。反正杀了姬瑶光,只是杀姐,而不是杀妹。

    有过几次,姬仙云几乎就要一剑杀了姬瑶光,只是在她垂死反击之下,两败俱伤,才没能补上最后一刀。

    两人势成水火数年之后,姬仙云忽然明白了姬瑶光的意思。

    剑道是一条独行之路,必须斩杀强大对手才能进境。绝世剑客之所以灭,是因为他们剑道上最强大的对手,往往是自己的师长、同门。

    如果姬仙云到了复返先天的关键之时,在天下难觅合适对手,只怕一定是要选择自家姐妹来证道。

    姬瑶光心中害怕姬仙云后会找上某一个妹妹,所以总是不断向她挑衅,引她生气,让她把仇恨都集中在自己上。

    ——想证道吗?找我就行了。

    姬仙云明白了老大的想法后,却更是生气。

    这实在是扯淡,简直是太扯淡了。

    姬瑶光,你居然这样看我!我一定要杀了你!

    虽然更是生她的气,但是姬仙云自己都没有发现,每年再去找姬瑶光挑战之时,出剑已经没有以前那么锋芒直露。

    ——为什么啊,我明明是想要杀她的!我心中有杀意,剑法应该是在不断成长。

    姬仙云不明白,生气和杀意,那是两种不同的绪。

    剑客若是没有了必杀之心,剑中的神意便不复存在。

    姬仙云只以为是姬瑶光进步得越来越快,特别是在姬瑶光踏步先天之后,差距似乎大到更是令人绝望。

    原来有了天人感应的大宗师,竟然厉害到这个地步,能算计到我的一切?

    她曾经也有挑战其他大宗师的念头,但一直没有机会碰到。而且与成道之后的姬瑶光相斗的感受,让她以为去找其他大宗师也是同样的结果,没有意义。

    要在剑道上突破成为大宗师,就要先战胜一位大宗师。

    但不成为大宗师,就不可能打败大宗师。

    这似乎是一个悖论。

    姬仙云的剑道停滞下来,仿佛碰到了一座永远无法逾越的高峰。

    虽然依然年复一年的去挑战姬瑶光,但姬仙云心中却渐渐清楚,此生已经不能胜过她了。

    这也意味着此生没有了复返先天的机会。

    直到去年碰到了顾天池,姬仙云心中那道永恒不破的屏障,似乎开了一点裂缝。

    天山剑圣固然是毫发无伤,一剑断了她的右臂。

    但姬仙云并非是完败,她也砍去了顾天池下仙鹤的一只脚。

    大宗师并不是无敌的!

    姬仙云有了这个认知,就意识到了,自己并不是没有机会战胜大宗师,不是没有机会突破先天。

    她找到姬圣典,与三妹又对了一招,确认了自己的感悟没有错。

    只要剑势锋芒上的厚重凝炼达到极限,即使是大宗师的心境,也不能完全控制自己的剑意。

    八个月来,姬仙云一直在打磨着自己的剑意,要在与顾天池对剑之时,击破他元功所造的九曲黄河。

    虽然黄河奔腾,气势无比浩大,但只要心神坚实强韧,也就能如同善泳者,不被滔滔河水所溺。

    姬仙云估算,这一战九成的可能,是自己以死的代价勉强伤到顾天池。剩下的一成可能中,有九分可能是与他同归于尽。再剩下,只有一分的可能,是自己胜出。

    但这毕竟,是有一分的可能。

    姬仙云对这一战,充满了期盼和渴望。

    大宗师的元功,其实就是以天人感应之能,将内在罡气和天地玄气结合起来,达成实质的天罡气劲。如来神掌能将地面击出巨大掌印,黄河九曲能在石板留下长长剑沟。

    但这种功法的使用,需得精神修为极度凝炼集中,才能完成近乎创造天地一般的心神极限计算。

    顾天池心神一乱,九曲黄河的奔行就变成了黄河胡乱泛滥,剑气虽然广布,却是散漫不堪。

    姬仙云甚至剑不出鞘,就已经破浪而出。

    她心下十分失望,十分恼怒:这根本不是大宗师应有的出手气象。

    而之所以出现了这个结果,是有人故意捣乱。

    这简直是断了自己的成道机缘。

    我明明找到了一个可以成道的机会,不必再去杀妹证道。

    姬梦影,你为什么要来破坏我!

    ……

    为什么要破坏这一场决斗,除了姬仙云,姬家其他在场之人心中都明白。

    姬仙云只有微乎其微的胜利希望,而失败之后,西北诸派和大明厂卫立刻联手,姬家上下立刻遭到灭顶之灾。

    因此这一战,对于当代剑神来说,虽然她心中期盼是剑客之间的公平对决,但整体的险恶形势,决定了姬家不能把希望寄托在她渺茫的胜利可能上。

    从心底深处而言,姬家的每一个人也不希望她今天死在顾天池的剑下,哪怕是同归于尽。

    姬仙云虽然是当世顶尖剑客,但她并不了解当下波谲云诡,复杂险峻,牵一发而动全的局面。

    此时她心中愤懑炸,对于姬梦影的所作所为已是怒到了极点。

    姬墨璃的脸色变得煞白。

    按照原本计划,如果引起二姐的怒火,姬梦影应该是拔腿就跑,一边逃跑一边告诉当代剑神漠北出了大事。姬仙云就得立刻前去灭火,不能对姬梦影十天半个月地追下去不放。

    但实际上,比剑之后,姬梦影就好像根本没有逃跑的意思,而且还在故意拉仇恨,刺激姬仙云过来动手。

    现下的形发展至此,完全出乎于姬墨璃的意料之外。

    四姐你怎么不跑!四姐赶快跑啊!四姐!

    就在这时,听完了姬梦影的几句挑衅之言,姬墨璃头脑中忽然闪过了一个可怕的念头:

    难道,四姐真是在挑逗二姐来杀她证道!

    破坏了二姐的决斗,后果是非常可怕的,怎么可能承受得住她的怒火?

    她从年前就磨剑到了今天,在八月十五要出剑迎战天山剑圣,这一剑出鞘之后的威势,天下有谁能当?

    如果姬梦影愿意承受这一剑……

    当代剑神就有极大可能复返先天,而不会是和顾天池决斗之中,只有百不存一的微弱机会。

    四姐你究竟是什么时候做了这样的打算?我为什么完全没想到你会做这样的打算?

    姬墨璃陡然想到,那在得胜楼灭了东瀛剑圣之后,四姐故意说二姐当时也过来了,会保护小剑的安全。

    原来,从那时起,四姐就在误导自己:让自己以为二姐明白眼下的局势,让自己以为二姐知道干扰比剑的手段,让自己以为二姐比较能够接受今天发生的一切。

    但从今天的二姐的表现来看,她根本不知道外面发生的任何动向,只是全心全意要与天山剑圣比剑。

    是了,二姐从来没有帮我们直接应对敌人,怎么会突然对小剑的安危上心?如果那天她真的来了,大姐不会察觉不到,也不会不告诉我。二姐就是一直在准备与顾天池的比剑,从来没有分心关注其他任何事

    二姐的心中,第一还是剑道。(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头顶青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