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三章 深宫紫衣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艾露恩 书名:头顶青天
    八月十五,香山法海寺前。

    这一场决斗,是绝顶剑客之间的比剑,各大门派的高人虽然最近都在忙于办护照,但此刻也都暂时放下了手上的事务,过来观赏这一场惊世之战。

    毕竟,练武之人,特别是高手,从内心深处而言还是武学。

    这次并外家拳法和内家玄理之争那样,大张旗鼓地公之于众,所以前来观看的几乎只有武林中人。

    姬瑶光带着两个弟妹过来,站在一边,静静等待。

    今天各大门派出奇地一致,都是默默地聚在一处,相互之间只是望了一望,彼此没有任何寒暄招呼。虽然姬瑶光刚刚连任了武林盟主,但在场的各路高人好像没有人认识她一般。

    而西北各派更是远远立在另一侧,与姬家遥遥相望。华山、昆仑、崆峒三位宗师前,顾天池一黑衣,面沉如水。

    姬傲剑心下叹息:看这景象,如果今天二姐输了,自家可真要沦为万劫不复。

    而且,二姐若是败阵,漠北蒙古的分裂之事,也就不会再有人去管。

    忽然之间,空中有一丝隐隐的紫气飘了过来,功力稍弱之人只觉得呼吸一窒,气血竟然有些难以运转之感。

    这种感觉,似乎是在面对帝王一般的威严。

    姬傲剑回头一看,见到一群大明卫制服的官军和一群面白无须的柔男子,簇拥着一个紫衣蟒袍、寿眉长须的老者,站到了一处。

    这名老者周紫气氤氲,散发着浩的皇家威势。大明卫指挥使卫空城站在他边,就如仆从一般。

    他正是得到三保传承,重立二十四监、秉笔掌印、统领厂卫的深宫大宗师朱紫衣。

    但朱紫衣并不是宦人出

    他本是武学宗师,一品带刀侍卫,在台湾忠心护卫明室,一直到了六十余岁。

    四十年前,神州失治,清人北退。明帝在天下人的呼唤中,回到京城。为免被权臣挟制,也是特意酬奖朱紫衣的辛劳,圣上特将宫中的武学传承授予了他。

    朱紫衣果然不负圣望,以花甲之龄,竟然感应先天契机,成为一位世所公认的大宗师。他接受了这份传承,也自然接受了“朱公公”这个称号。

    皇上边有了大宗师的主持,宦官衙门、厂卫机构,自然都重新一一设立起来。虽然朝中大臣和天下之人对于这种“逆流”现象,深恶痛绝,口诛笔伐。但不可否认的是,正因为有了深宫的这支强大武力,明室尚能一定程度维护中央集权,不至于使大明皇帝沦为如同东瀛国家里天皇的那种傀儡。

    如今已是四十个秋过去,朱紫衣早已深居幕后,连东西两厂都不轻动,只让大明卫出面镇压四方。

    莫看大明卫自去年开始在姬家面前连连折损人手,还连累了“东瀛友人”也牺牲不少。但只要有朱公公这棵擎天大树在,厂卫大军中就可以源源不断出产高手。

    朱紫衣对于姬家,本没有放在心上,只当是一群练武有天分的小女孩,要在武林中显扬名气。随后,姬家势力越来越大,益引起武林各家的忌惮,朱紫衣还觉得她们可以帮助厂卫转移仇恨。

    直到龙魂帮成为天下第一海帮,天马堂霸占西北贸易,补天会和水镜庄成为南北大财团,上面还有已成为大宗师和极有潜力成为大宗师的四个姐姐为支柱。朱公公终于发觉,这节奏有些不对。

    若是姬家的全国势力联为一体,首当其冲、最受影响的还是朝廷的威信和利益。

    所以各家大派都沉得住气,等待国家机器先行出手。

    朱紫衣不得不先出手,必须得先出手,也敢于先出手。

    若是打压其他武林大派,在唇亡齿寒的心态下,各家说不得还会一起抵制厂卫机构。但弹压新起的姬家势力,各大门派多半会是默许纵容。

    只因她们发展得太快太猛,谁也不知道会让天下格局改变到什么程度,老牌势力一致感到相当不安。

    其中,西北大派本是山西商团的后台,稳居西北票号和对外贸易的财路。但天马堂和补天会崛起之后,已将这条路子抢到了手中。要知姬家和喇嘛教大有渊源,与青藏各地、蒙古各旗做生意自是更受欢迎。

    西北大派有大宗师、也有一众武学宗师。但西北地域辽阔,各家会聚一次实在很不方便,去找姬家交涉十分麻烦。

    十年一次的武林盟大会,是集合西北全体实力进京的最好机会。而为了一举掀翻姬家的势力,西北诸派与深宫合作的主动意愿,远高于其他武林势力。

    这也正是为何去年顾天池要算计姬仙云的缘故,正是要在进京之前,就先给姬家一个下马威。

    姬仙云虽不参与本家的任何事务,但她剑法通神,在藏传佛教地区名头极大,隐隐然就是西北贸易的守护者。如果二小姐落败亡,从蒙古到新疆再到青藏,还有谁敢相信姬家的实力。

    朱紫衣望向天山剑圣,“顾先生,此战如何?”

    顾天池淡淡道,“再出一剑,绝无问题。”

    朱紫衣点头,“好!”

    他只说了一个字,其中的力道却重达千钧。

    只要今天这一战,顾天池诛杀了姬仙云,西北大派和深宫厂卫立时就会联手,杀向姬家其他人。

    就如当玄理之争时,姬瑶光突然向顾天池发难一样。朱紫衣说不定也会当场出手,直取姬瑶光。

    没有人能阻止朱紫衣的出手,玄木、离阳、金顶三位大宗师都没有到场。

    这三位大宗师人在京中,却没有到场,那么今天的胜者就可以没有顾忌。没有到场,却在京中,姬家若是被灭,他们就能立刻参与武林利益的重新安排。

    当前势陷如危崖行马,所以没有人再向“武林盟主”招呼。

    姬瑶光听了两位大宗师对话,却是微笑道,“顾先生这话,有些勉强。”

    顾天池冷冷说道,“姬梦影并,你以为用她可以牵制顾某?”

    在场之人,想起当灵台初照的玄光和尚就不在乎姬梦影以重型火枪相对,这天山剑圣是资深大宗师,自然更不会在意姬梦影的暗中狙击。

    “阿弥陀佛!”

    一褐衣的玄光和尚出现在了众人面前,笑容亲和,“剑客决斗,自应公平一战。”

    朱紫衣道,“若是有人阻挠,大师觉得应当如何?”

    玄光道,“有人阻挠,那是十分不该,应当点化于她。”

    姬傲剑心道,果然如此,少林的玄木不来,却是这和尚过来,是为了让天山剑圣放心与二姐相斗。

    玄光为大宗师,当在玄理之争上,却被姬梦影的一张护照退,两人之间便有了因果。若是不能降伏姬梦影,他的十方普度之心,就不能圆满自信,畅通无碍。

    特别要紧的,是这张护照居然还是假的,尤其让他觉得憋屈。

    朱紫衣道,“大师此言,乃是公论。”又瞥了姬瑶光一眼,“有人等不及,提前对顾先生动手,却是怕输得很。”

    姬墨璃嘿嘿笑道,“顾先生又不是三岁小孩,与人决斗之前出了事,那是他自己无能。若是他在八月十五之前,走路跌死,吃饭噎死,是不是也要去怪到老天头上?”

    华山掌门庄伯阳怒道,“姬墨璃,你强词夺理,真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姬墨璃冷笑,“若是怕输,就回家抱孩子喂去,还出来闯什么江湖?行走在外,处处风险,莫非顾天池和我家二姐动手之前,就等于有免死金牌,不准有人来找他?”

    顾天池缓缓开口,“伯阳,不必争执。”

    他提声喝道,“姬仙云,斗剑之已到,你出来吧!”(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头顶青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