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章 不当回事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艾露恩 书名:头顶青天
    七月十五,得胜楼中,京城名流络绎不绝地进入。门前一位俏生生的白衣少女含笑迎客,言语之间十分得体有礼。

    姬傲剑在二楼听得清清楚楚,有些惊诧,“想不到小寻现在这么能应对大场面。”

    姬墨璃道,“她怎么说也是侯府的总管,经我数月调教,自然气质大变。”

    站在姬傲剑后,靠着窗户的姬梦影道,“小寻是公子从家里带来的人,这就叫做强将手下无弱兵。”

    姬墨璃哼道,“四姐,你当下人还当上瘾了。”

    姬梦影道,“一切都是梦幻泡影。”

    姬墨璃咬牙道,“今天晚上我大出血,一定要你侍候我两个时辰,让你梦幻泡影。”

    姬傲剑劝道,“七姐,你每次做的时间越来越长了,要注意节制。”

    姬墨璃道,“我为什么要节制,这些天来我感觉真是yu仙yu死啊,是我有生以来最快乐幸福的时光。”

    姬傲剑痛心道,“你前程远大,怎可沉湎于美se不能自拔?”

    姬墨璃怒道,“你还有脸说,如今我越看你越像敌,早晚有一天,我要向你发起决斗。”

    姬傲剑更是痛心了,“你我本是至亲手足,何苦为了一个女子而同根相煎?”

    姬墨璃气得把头闷到桌上,不理会他。

    姬傲剑咳嗽一声,“七姐,我们商量正事吧?”

    姬墨璃头不抬,闷哼道,“什么事?”

    姬傲剑道,“我们在辽西已经很有名声,又需要人手,不如把长白派招安了去,他们应该愿意在关外重开门派。”

    姬墨璃道,“你想招人,自己去招就是,跟我说干什么?”

    姬傲剑道,“七姐你和长白派相熟,他们都很服你。”

    姬墨璃恨恨道,“我就是不去,我为什么要为敌效力啊,想想就不舒服。”

    姬梦影接口道,“公子,这件事交给我就行。我去把长白派上下满门都抓了来,然后一个个地**,保管他们个个都死心塌地忠心不二地跟你去打东北。”

    姬傲剑大喜道,“四姐你办事,我就是放心。”

    姬墨璃猛地抬起头来,抓起扇子在桌上重重敲落,大叫道,“气死我了,我哪一点比不上这小子,为什么你总是围着他转?”

    她这一声吼起来,把整座得胜楼都震得一跳。楼下的人听了她的声音,个个都惊呆了:名满京城,俘获无数佳人芳心的七公子,听起来怎么好像是在场上败阵了?

    姬梦影若无其事道,“你只要花钱,我就围着你转了。”

    姬墨璃大吼道,“我花钱只能得到你的人,得不到你的心!”

    却听有人登上二楼,笑道,“七小姐,你和谁生气呢?”

    这二楼今天的规矩,只有武学名家,或是朝中大员,才有资格上来。

    姬傲剑抬头一看,眼前这人清逸俊朗,目灿如星,背负长剑,如同吕祖重生。自己也认识他,就是去年来观摩六姐和千里长蛇一战的武当宗师,星辰剑客卓长风,想是代表武当派来了。

    姬墨璃道,“我们兄弟争风吃醋,你还看不出来吗?卓先生,你随意,请自找地方坐。”

    卓长风见这“兄弟”两人自占了偌大一张主桌,再也没有其他座位,心道你们眼界真是高啊,对谁也不打算再请到主桌上。

    姬傲剑站起来笑了笑,“卓先生,你越发有jing神了。”

    卓长风去年见到这位姬家少爷的时候,已看出了他小小年纪,却是似有武学意境在。想不到时隔未满一年,气势更是深沉大变,隐隐间已经有了天地入心的风采。忍不住心中暗骂,这小子简直是妖孽。

    而他后站着一个黑衣女子,虽是简简单单地站在那里,面容却是模模糊糊看不清楚,具体境界竟让自己完全捉摸不透。

    星辰剑客拱手道,“姬公子,可喜可贺,如今贵府一门双侯,也是朝中佳话。”

    姬墨璃懒洋洋道,“卓先生,你不用这么辛苦地捧场,这侯位是我们花钱买来的。”

    卓长风登时差点呛住。

    姬梦影道,“这不叫买封号,应该叫‘捐’封号,这等事世间早已十分平常。”

    卓长风见这黑衣女子说话了,问道,“这位是?”

    姬墨璃道,“这是我家四姐。”

    卓长风吃了一惊,“四小姐怎么就这么站在后面?”

    姬墨璃道,“她是魔门妖女,堂而皇之入座,要是正道人士把她围住了除魔卫道怎么办?当然要靠着窗户,随时可以逃跑啊。卓先生,你就当不认识她好了。”

    星辰剑客目瞪口呆:七小姐,你这理由简直绝了。

    姬傲剑看着卓宗师在发愣,便趁机问了个自己一直好奇的问题,“卓先生,你可能统摄七万二千星辰?”

    卓长风顺口道,“差不多……”

    姬傲剑赞道,“好厉害!”心想这星辰剑客果然在星辰武学上造诣极深,是武当派的主力,比高帮主那种“外围”宗师要强出一档。

    卓长风一时失口,暴露了武学修为,但想想自己在天下宗师中也是前列,说出来也没什么要紧,只不过显得有些不够谦虚罢了。

    却听姬梦影也懒洋洋道,“好厉害,比我能看到的星星翻倍还拐个弯。”

    卓长风心道,果然,魔门武功专走偏锋,以诡异狠毒见长,与正道相比,底子终究不够扎实。你的气质尽管神秘莫测,但是基础功夫不足,ri后成就终究有限。

    他脸上含笑道,“梦影小姐,玉雪小姐如今也是能统摄七万二千星辰,可走到你前面去了。”

    打击一下魔门妖女,也是为正道人士的快乐之本。

    姬梦影没jing打采道,“是啊,我的路走偏了,这辈子大概也就到此为止了。”

    姬傲剑心想,卓先生,我四姐今天没有放出先天气势,只是拿出了以前的宗师实力,你的鄙视对她是没有杀伤力的。

    紧接着一个红光满面、珠光宝气的大胖子走上来,哈哈大笑道,“姬公子,你去年开庄,今年封侯,真是风光无限。这武林中的少年英雄,可都被你比下去了。”

    姬傲剑一瞧,这位也是认识的宗师,是漕帮的金亭林,想他同时又是少林的“酒罗汉”,代表少林来应酬这些场面,比那些光头大和尚要方便得多。

    当下笑道,“金庄主,你不必如此辛苦捧场,这侯位不过是买来的。”

    金亭林也险些呛住,“姬公子何出此言?”

    姬傲剑道,“本来就是买的,敢做难道不敢认?金庄主,我们都是武林中人,怎会稀罕什么公侯之号?”

    金亭林脸上更喜,“姬公子果然不失武林人物的本风,心开阔,xing豪爽。”

    武林世界,是个亚社会,这个圈子里的人都有一种共同心理,觉得自己是草莽豪杰,江湖游侠,份特殊,地位超然,不受官府管辖,不服朝廷律法。就算受了一些朝廷封诰,也不过是一种合作关系,并不是屈居于朝堂之下。

    接下来,就是一位又一位宗师高人、武学名家走上了二楼,来向“西伯利亚侯”道贺。姬傲剑也照例一一交代:这侯位不过是买来的,大家不必当回事,还有我后面那个魔门妖女,你们就当不认识她。

    大家见这“小侯爷”一点不拿侯位压人,却当是个笑料话题,也都放开了心怀,都觉得今ri不过是一场武林中人的聚会,感觉十分自在。

    如今京师正是武林盟大会期间,连天地五圣都在,各门各派的掌门、宗师更是云集无数。但凡门中有名家高手,武学宗师,都会派上代表登上二楼祝贺,毕竟这次可是瑶光大宗师的兄弟封侯,还因“绥中大捷”在国人中极有名望,都不愿缺了礼数。

    不知不觉,二楼已经坐下了三五十人。姬傲剑有生以来,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多武学名家以上的人物济济一堂,正门大派的代表几乎一个不少,而且一半以上都是各派掌门,就连昆仑、华山、崆峒都有人道贺。虽然天山剑圣和当代剑神下月就要生死相斗,但这并未导致西北大派和姬家做出势不两立之态。

    楼下更是坐了许多中小门派的代表,外功九转的大高手都不能往楼上踏足。姬傲剑想起去年九头狮子曾说,“京师那里宗师名家如云,我们去了也没用。”此刻才深深体会到了这句话的味道。

    忽然之间,只听有人说道,“小剑,恭喜你封侯拜将,金玉满堂。”

    姬傲剑只觉得声音很熟,抬眼看去,这上来的人是个年青公子,剑眉直,目光如锋,脸上虽有一道剑疤,却更是显得气势人。

    他心中登时大喜,喊道,“狄姐姐!”

    螳螂门的少女大家一笑,“侯爷居然还认得我。”

    姬傲剑道,“你这是什么话?这侯位不过是买来的,你不必当回事,还有我后面那个魔门妖女,你就当不认识……呃,你可以认识她。”

    狄心棠听他说了“魔门妖女”,望了一眼,登时怔住,“这不是四姐吗,你们两个是怎么回事,怎么不让四姐入座?”

    姬墨璃叹道,“她怕被正道人士合力降伏,只能靠在窗边,方便逃跑。”

    狄心棠四下一望,见今ri的得胜楼上除了没有大宗师,天下正道高人几乎尽在此地,不由低声说道,“确实是需要做好随时逃跑的准备,到时我掩护。”

    姬墨璃拍手道,“狄姐果然和我四姐有过命的交,快在这里坐下,我们一起掩护。”

    在场的各派高人都明白了,原来坐到主桌上去,得是和“魔门妖女”有过命的交,愿意掩护她逃跑。这标准实在太高了,没法达到。

    姬梦影在窗口望了望,忽然道,“公子,大明卫来了五个,卫空城带队。跟着他们的还有东瀛人来了五个,都是武学名家以上。东瀛那个老儿,已是宗师巅峰。”

    二楼的高人们一起露出诧异之se,刚才你那一声“公子”是怎么回事?

    姬墨璃哼了一声,“你们不是不认识这位姑娘吗,对我家一个下人好奇什么?”

    诸位高人笑道,“确实不认识,我们不该好奇。”心想我们都知道那是你四姐,你却说她是下人,见过掩耳盗铃的,没见过掩耳盗铃到这个地步的。

    今ri大明卫和东瀛宗师的联合阵容十分浩大。大明卫指挥使长空神鹰卫空城、副指挥使哮天神犬厉锋,千户之中的三才道人,东瀛第一宗师天道胜,带着他的四个**,一起登上了得胜楼。

    这一行人里,有两位宗师,两位十二重楼的大高手,六位武学名家,无一弱手。

    天道胜看上去只有四十余岁,须发皆黑,jing瘦之极,整个人看上去就如同一柄神兵利器。行动之间,仿佛长剑在不住地出鞘,每走一步,就多出了一分剑气笼罩全,似乎正在永无休止地累积下去。

    满场虽然都是武学高人,更有众多宗师,但天道胜一出现,锋芒毕露的剑意气势便压住了全场。众人都同时起了一个念头:这东瀛剑圣的实力,似乎不弱于中原的当代剑神。(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头顶青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