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五章 绥中之战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艾露恩 书名:头顶青天
    绥中参领吉兰泰大人觉得十分流年不利。

    月初两支骑队,跟着伏魔的大巴图鲁白山大人,去扫乌柳沟。两千人马浩浩的去了,半个月后只逃回了不到一成的残兵败将,几乎是被全歼,连白山大人和两个佐领也全都交待了。

    乌柳沟竟然有如此强大的战力!吉兰泰大人又是对损失心痛,又是对未来忧惧。不过他心中依然有一份希望:伏魔正在辽西追捕天魔,等事一了,萨坚尊者过来,就必定会为徒儿报仇。

    除此之外,吉兰泰还满心期待依靠大凌河的马场补回两支骑队的损失。谁知道过了不久,传来一个更如晴天霹雳的消息:为万马祈福的祭神大会上,流传了一年的天魔之事变成了亲降临的现实,整个大典化成了一片修罗屠场,在牧人自相残杀的疯狂过程中,不幸罹难的马匹过了半数。

    不仅如此,当逃出生天的牧人几乎都有了惊恐疯癫的后症,再也不肯养马。他们有的骑了马,四散逃亡,有的杀了骏马,以示自己无马可养。

    清国本有律令,在牧场养马之人,若是把马养死,要负赔偿之责。但这一次,私杀马匹的牧人,都推说自己的马是在马神祭上被蛊惑所杀,马政官员根本没有办法能查证。

    紧接着,连没有去过马神祭的牧人都受到了影响,逃窜与杀马的现象像瘟疫一样传播开来。

    马神庙更是几乎没有人敢再去,生怕里面的萨满忽然变成天魔。

    关外牧人,养马之心已死。

    而伏魔迟迟没有找到天魔,或者说他们找到了,但又全被打退了。

    吉兰泰想起当初白山所说,乌柳沟可能与天魔有关系,更是心中惊惧。赶忙加紧戒备,将绥中城守得像是一座铁桶。

    然而如今并非是真正的战事之秋,却成天摆出严防死守、如临大敌的模样。乌柳沟那边始终没有传来任何动静,底下人倒是一片怨声载道,觉得参领大人是在自己吓自己。

    吉兰泰缓过了几之后,也觉得自己绷得太紧,开始放松下来。

    他刚一放松下来。就出了事。

    六月底进入无月之夜。夜半过后,城中三支骑队的营地同时发生了大乱。

    吉兰泰在府中很快就收到报信,三处营地都有不知名的高手在营中大杀特杀,见人就砍。

    很快他又听说。西城门不知被谁开了,大批马匪冲了进来。这些匪徒还人人带着火铳,见了有阻拦的,就是马刀和枪子齐飞。

    绥中所有骑队的驻地都正在内部起火,根本无法组织有效兵力去阻拦进城的马匪。而属于那些骑队的仆从步军,没有自家老爷催战,更是不会主动出来找死。

    吉兰泰大人过了一个时辰,终于认清了现状:这座城是压根保不住了,速走!

    他为八旗甲喇参领。也是气血九转的大高手。急急披挂整齐。穿上熟铜盔甲,手执浑铁长枪,骑了紫鬃宝马,再带上自己的一百家兵,自觉冲出一条路不成问题。

    然而就在他上马之时。一个悠扬的笛声传进到了他的耳中。

    吉兰泰立刻大喝道,“是何人在吹笛?”

    众家兵道,“老爷,我们没有听到什么笛声。”

    吉兰泰心中大奇,左右环顾,但在漆黑的夜色中根本看不出个子丑寅卯。

    他耳中对笛音听得清清楚楚,大喝道,“怎么没有?”

    家兵们纳闷不已,“老爷,你是不是见鬼了?”

    吉兰泰大怒,“我现下全副甲胄在,俱是沙场杀伐之气,鬼物怎敢近我?”

    这笛声始终在耳中萦绕,吉兰泰又惊又疑,却又无法可想。最后一横心:见怪不怪,其怪自败,还是赶紧逃出城外要紧。

    他带着家兵出了府,往北城门而行。一路上那笛声始终不绝于耳,从原本舒缓的调子渐渐变得昂扬慷慨,和奔马的蹄声融为一体。

    吉兰泰是一员战将,听到金戈铁马的战场之音,原本的忧惧之意渐渐远去,一股壮志豪从心底冒出。恍惚间,他想起了自己戎马一生,大大小小的各场战斗,虽然绝大多数都是出门对汉人种田的收割行动,但在这笛声的感染美化之下,却仿佛都成了与强敌的生死厮杀,虽然惊险万状,却又酣畅淋漓,教人心驰神醉,罢不能。

    陡然间,家兵们听到自家老爷开口哈哈大笑,“捐躯赴国难,视死忽如归!本将军一生赤心为国,今怎能做逃窜的鼠辈,众儿郎,随我回头去杀贼!”

    众人大骇,实在没想到参领大人忽然忠烈浩气,义薄云天起来,这究竟是唱的哪一出?

    大家停下马来,有人壮着胆道,“老爷,贼势浩大,不可力敌啊。”

    吉兰泰大怒,一枪将其刺死,喝道,“本将军岂是贪生怕死之人,今定要教贼兵知道本巴鲁图的厉害!”

    气血九转的大高手,都能得到巴鲁图封号,因此吉兰泰大人确有满国勇士之名。

    他转过马头,连连加鞭,快如疾风一般往城中冲去。

    众家兵来不及跟上,再一想老爷刚才胡乱杀人,那不像是忠勇,倒像是中邪。于是互相商量道,“我们只怕是追不上老爷了,不如自行出城去。”

    一语未毕,所有人耳中都响起了笛音,登时惊讶起来,“原来刚才老爷说的笛声是真的。”

    还有人心念转得更快,“难道老爷就是听了笛音,变得忠烈无双了?”

    其他家兵不由打了个寒噤,纷纷喝道,“别胡说,怎有这种邪事?”

    一名材魁梧的家兵不耐烦了,自行纵马前奔,“少说废话了,还是快快出城……”

    他的说话没有一点预兆就忽然中断。众人登时又是一惊,连喝他的名字,却没有听到任何回音。

    又有一名家兵胆量颇大,不肯信邪,催动坐骑往前奔去。

    马蹄的踏踏之声回响在街面上,在黑夜中听来格外响亮,忽然也是戛然而止。

    没有惊呼之声。没有摔倒之声。任何其他什么声音都没有,只是原本的马蹄声像是被突然砍了一刀,整个中断。

    家兵们这次终于全都慌了,望向黑漆漆的街道。仿佛前面潜藏了一只可怕的野兽,只要冲过去就会被一口吞噬,完全消失。

    有人嘀咕道,“我们一起冲,难道会一起出事不成?”

    大家都道,“好!”

    过了半响,却无人挥出第一鞭,当先冲出去。

    终于有人强笑道,“这样。我喊一、二、三。大家一起冲!”

    大家都道,“好!”

    紧接着就是一片死寂,“大家”都突然发现一件更加毛骨悚然的事:这一声喊“好”的声音,比前一声“好”明显微弱,似乎已经少了许多人。

    难道刚才不知不觉。边就有不少同伴已经消失了?

    愣了片刻,有人问,“阿布,刚才你说要喊一二三,怎么不报了?”

    无人回答。

    又有人说道,“阿克敦,既然你问了,那就你来报数吧。”

    “阿克敦”也没有回答。

    家兵们陡然明白:只要谁一说话,似乎就会立刻消失,再也接不了别人的话。

    没有人敢再冲出去,也没有人敢再说话,现场变成了死一般的寂静。

    色克图在黑暗中呆了良久,他觉得自己的呼吸声音越来越大,听得越来越清楚,再渐渐的,听觉已经灵敏到连边人的呼吸声也能察觉。

    但这灵敏的听觉没给他带来任何好处,很快他又发现,边的呼吸声又在一个一个减少,就似乎一盏又一盏油灯接连熄灭,而且灭得那么自然,那么流畅,完全没有发生其他异状。

    不知过了多少时候,色克图又只能听到自己一个人的呼吸声,此时他头上的汗珠滚得比黄豆还大,全更是早已被惊吓出来的汗水浸透。

    他的呼吸声越来越大,心跳声也越来越大,心脏的搏动力量更是越来越大,到了最后,好像全的劲道全部被心脏抽了过去,猛地发出好似重如千钧的一跳。

    色克图的脑海中起了一个完全不容置疑的信念;这一跳一定可以跳出腔。

    然后他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吉兰泰参领提枪纵马冲了一段路之后,被夜风一吹,渐渐醒来。

    他有点迷糊地想:我不是要出城的吗,怎么又回来了?

    陡然间,他想清刚才之事,全上下冒出森森的凉气,下意识地就要掉马回奔,但立刻又停下了动作。

    背后有个魔笛之音,回头又要碰上,自己还是无法逃走。

    吉兰泰正自心乱如麻,突然间抬起头来,看到了一团火焰站在了自己面前。

    虽然天色极黑,却能看见对方不仅是坐马全通红,更耀眼的是一对眸子,正在熊熊燃烧。这对燃烧之目透过来的气势,如同猛虎在看着白兔,还是烤红的白兔。

    眼中传达的信息清清楚楚:来人觉得参领大人根本不是自己一合之敌。

    吉兰泰心下极是愤怒,正鼓足勇气一战。“火焰”却先说话了,一副不屑一顾的口气:

    “你这么弱,还是留给主公上来练手吧。”

    天色发明,绥中城已换上了“农工会”的旗号。

    这一次攻城行动,是姬梦影提前进入城中,探清楚了三支骑队的驻地况。到了行动之夜,姬烈烟、姬傲剑和她同时在三支骑队的营房里制造动乱。

    姬梦影下手最快,杀乱一处营房之后,又去开了西城门放进自家兵马,然后到参领府上堵截吉兰泰,阻得他出不了城。

    姬烈烟干完活出来,迎面碰上转回城中的参领大人,却对他没啥兴趣。

    最后是等到主公大人亲自出马,过来杀了他,成全了斩杀敌酋的英名。

    姬烈烟看着旗子,嘀咕道,“怎么不挂上西伯利亚侯的名目?”

    姬傲剑道,“我这不还没受封吗。打下这座城,是为了回京领封号的时候,不至于光秃秃的没个领地,被别人笑话。”

    姬烈烟奇道,“就打这一座?我还以为要把辽西打完了,你才去领封号。”

    姬傲剑咳了一声,“要低调,打的地盘太大,会惹人注意,拿封号的时候说不定就会有变故。”

    姬烈烟道,“又要不能被别人笑话,又要保持低调,真是麻烦。”

    姬梦影道,“五妹,我今天就陪家主回京去领封号,关外暂且由你坐镇,要是丢了这座城,你就提头来见。”

    姬傲剑道,“这也太难为五姐了,那伏魔里现在还有三个宗师,一起攻过来可就难守了。”

    姬烈烟不以为然道,“小剑你放心,那些宗师不敢轻易来绥中的。”

    姬傲剑奇怪道,“为什么?”

    姬烈烟道,“四姐把他们全镇住过,他们又不了解四姐的行踪,在弄清楚她的下落之前,怎会冒冒失失找我的麻烦?”

重要声明:小说《头顶青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