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七章 心想事成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艾露恩 书名:头顶青天
    魔门究竟是什么?最简单的解释就是“非主流”三字。

    行事狠毒辣,为世俗所普遍不容的,是魔门。

    曾经鼎盛一时,但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的门派,也会是魔门。

    甚至“其兴也勃焉,其亡也速焉”的大秦帝国,也被看做是一个魔朝。

    魔是一种贬义渲染词,桀纣是魔,隋炀是魔,太平道是魔,白莲教是魔,历朝乱军乱党是魔……

    就是姬傲剑,也曾经被八旗兵称为“魔将”。

    所以魔门这两个字虽然听起来威风,但其实是个大杂烩的归类概念,并非是有个统一的门派叫做魔门。

    而能被称为魔门宗师者,都是自实力已达到无法被天下轻视的程度。只要注意改善形象,就很有希望走到明处,摘掉“魔门”头衔。

    魔门也没有在世的大宗师,因为谁也不敢将当代的先天高人定义为魔门中人,除非是对其死后定论。

    天下“魔门”的几位宗师中,近年来最负盛名的,一是妄心,一是噩梦。

    旷野之中,这个细柔的声音一出现,“**”就惊喜道,“元先生,你终于来了!”

    姬傲剑疑云大起,怎么心魔好像和来人认识?立刻喝道,“来的人是谁?”

    “**”咯咯笑道,“这位元先生是魔门第一人,江湖上称之为妄心魔尊。”

    姬傲剑心中一凉:难道这人就是来围攻四姐的四位宗师之一,怎么是个魔门宗师。还有第一人的名头?

    他定了定神,说道。“妄心魔尊,和妄心山庄是什么关系?”

    这个柔柔的男子声音笑道,“本是同源,妄心神功一支留在魔门,一支洗白建了妄心山庄。”

    姬傲剑冷笑道,“元先生,你练成妄心魔功,想必抽了不少大烟吧?”

    当原剑空磕烟上阵的形还历历在目。姬傲剑实在看不起这门修炼妄心的功法。

    这声音依然笑道,“小朋友,你见识太少,任何一门功法的修炼者中都会出现废物,不足为奇。妄心神功流传数百年,岂会浪得虚名?”

    “**”在一旁抚着头发,得意说道。“元先生魔心大成,随时都会进入先天,这才是我最想要的男人。”

    姬傲剑怒道,“你真是不知羞耻!”

    “**”翻了个白眼,“你懂什么,我本就是因为元先生的帮助才会出现。我命中注定就是他的人。”

    姬傲剑深深吸了口气,转头对着声音传来的方向,压抑着翻腾的恨意说道,“原来就是你,害我四姐出现了这样的心魔。”

    夜色之中。不声不响地出现了一个白衣人影,周散发着神秘晦暗的气势。以至于于他的面目看起来也只是模模糊糊的,只能大致辨出白发白眉和俊美的外廓。

    只听这人慢悠悠道,“多年前,我见一位小姑娘天生媚体,乃是极品炉鼎,不练双修神功实在可惜,就为她挑动了魔心,只可惜她本心过于抗拒,终究是没有完全转变观念。”

    说着摇了摇头,露出一副十分惋惜的神

    “**”急道,“元先生,我是完全理解了双修神功的妙用所在,天天都在等你来呢。”

    姬傲剑大怒,“你理解有个什么用,你和四姐没关系。”

    他见这心魔和妄心魔尊眉来眼去,不由起了一种“家贼难防”的无力感。

    元先生看了她一眼,“梦姑娘,这些年来你的进展太慢了,媚功只是刚刚有了一点气象,竟然连这个小子都迷不住。”

    “**”一副委屈的样子,“我被她压制得好多年不能修炼了,功力自然不进反退,当年我可是迷住过很多名家高手,连江南第一剑都被我引得神魂颠倒。”

    姬傲剑突然有吐血的冲动,我早该想到的,祸害了楚先生的就是你这货,怎么可能会是四姐。

    元先生点了点头,叹气道,“这确实怪不得你,姬梦影这些年来的魔心进境神速,我也未必能够制她,你自然难有机会出现。”

    “**”忙媚笑道,“元先生可不要这么说,在我心里,你是无所不能的。”

    姬傲剑越来越听不下去,“姓元的,你来这里干什么?”

    元先生温和笑道,“自然是来收回炉鼎的。”

    就算心中本来有所预料,姬傲剑依然被这句话激得怒火滔天。

    “是吗,我看你只是来找死的。”

    元先生轻轻一笑,“小朋友,你的武道成就虽然不错,但说这话还是太狂了。”

    姬傲剑冷冷看着他,“我只要挡你十招八招,四姐就会回来,那时就是你的死期。”

    “**”大声嘲笑道,“你的四姐再也回不来了。而且你怎么可能挡住元先生十招八招,他只要开口要你死,你就死了。”

    姬傲剑呸道,“扯淡,你当我是吓大的?”

    这妄心宗师难道是神仙不成,用意境就能让人死?就是二姐几近无敌的神剑气势砍了我一下,我都没死。

    元先生忽然哦了一声,“我明白了,在你的心中,你姐姐是无所不能的。那就好,我先让你看看你四姐还能不能回来。梦姑娘,你张开口。”

    姬傲剑就见他手上一弹,一粒药丸飞到了“**”的口中,大怒道,“不许吞!”

    “**”已经咕噜一口咽了下去,惊喜道,“九天十地**极乐丹?”

    姬傲剑一听,就觉得不是什么好名称,喝道,”这是什么药?“

    元先生笑道,“这是修炼双修神功的配合药方,任何人只要吃了下去。就会觉得在和合仙境。当年姬梦影也是服了此药,才终于起了心魔。梦姑娘有此药相助。就能强化自意识,压制炼化姬梦影的本心……嗯?”

    一道瀑布般的刀光朝他当头砍来,这一刀的气势意境竟然不下于宗师高人。

    姬傲剑双眼赤红,无穷无尽的怒意都化入了这一刀中。眼前魔门宗师的气息再怎么神秘,也挡不住刀意的一丝一毫。

    精神力量的增长和外功的造诣并不等同。功力上的深浅,那是实实在在的差距,需要一步一个脚印练上来。心境的高低,与功力有关。更和精神上的磨砺有关。

    高手相斗,实力较低的一方如果意识到取胜无望,往往就会底气不足,斗志衰减,在心灵中留下漏洞。而实力较高的一方信心十足,自然气势如虹,意境的压制也更能发挥。原本相去不远的战力差距。说不定就会放大到天差地别。

    元先生散发的神秘气势,寻常内家高手见了就会心惊胆颤,但这对姬傲剑来说根本没什么效用。他见识过三姐的造世玄奥,领略过二姐的开天凌厉,体会过大姐的平淡真意,感受了这么多大宗师的意境。如同黄山归来不看岳,又怎会被区区宗师的气势压制。

    即使这位元先生,有什么魔门第一人的威风名号。

    不过,姬傲剑这一刀劈出来,无视的只是元先生自然散发出来的气势。

    元先生见刀光临近。模糊不清的面容中,忽然吐出一个字。“停!”

    这一声喝出,带着一种不容抗拒、理所当然的意味。

    他以妄心意境慑服人心,要生就生,要死就死,简直就是心想事成,言出法随。就算是武学名家,被他的魔音轰击,也要大受影响。

    姬傲剑的心境中,忽然冒出了一切和“停”有关的意象,勾起了一切和“停”有关的画面,似乎“停”的意念变成了心中唯一所容的概念,如果不停住手,就违反了自己的根本信念。

    但他的意念只有刹那间的停顿,手中的刀光依然势不可挡一般劈了下去。

    这一声无效,元先生眼中也不由露出一丝惊诧:原来这小子心中没有一点惧怕之心。

    要想用精神意境影响对手,最有效的是利用对方的畏惧之心或是崇信之意,打开突破心灵的入口。这正如一切宗教影响人心的手段,莫不是让信徒崇信偶像,恐惧地狱。如果一个人有着真正坚定的无神观念,对神灵既不相信,更不害怕,再狂的信仰气氛,也影响不了他。

    姬家练神,当头悬利刃和眉心藏锋练成后,就等于度过了生死关。生死之间有大恐怖,无惧生死之人,也就不会在心中留下恐惧的后门。

    自从姬傲剑闯过生死关,行走江湖之时就再也没有被任何人吓倒过。而他所折服的那些意境,都是自家姐姐的意境,只因他对姐姐没有起过抗拒的念头,这是敬信,而不是惧怕。就算是六姐的冰山意境,对他而言也只是震撼,而并非恐惧。

    金亭林、高破军、萨坚……在这些宗师高人的面前,姬傲剑一直都敢放手一战,绝没有怕过他们的气场,更不会因为恐惧影响了自己的战力。

    对于眼前的魔门宗师,姬傲剑既不怕他,也不服他。非但不怕不服,而且恨他,恨得深入骨髓,满心炸。

    专擅精神控的宗师,外功修为并非十分深厚。这一点,刚才姬傲剑和“傲慢”较量的时候就已发觉。魔尊妄心,天魔噩梦,是同一类型的魔心宗师,自然不会例外。

    当元先生在精神层面不能压制姬傲剑的时候,也就只能以本功力和武学造诣来硬接刀光。

    刀光已到面门,元先生右袖一卷,罡气鼓,就要拨开长刀,左掌同时无声无息地拍出,蕴含着摧筋折骨的力道。

    但是姬傲剑刀上的劲力奇大,即使被衣袖开,刀光也没有偏出多远,这一刀斩下去,依然要命中元先生的肩头。

    元先生觉察到这一点,不待他的马刀及,已经突然退开。原本左手拍出的一掌,也告无效。

    姬傲剑喝了一声。刀光又是重新拉起,直追对手。

    元先生应了几招。发现姬傲剑全是不顾自安危的拼命招法,虽然看出他的刀法中有无数破绽,可以转瞬间取了他的命,但自己也必然会被凌厉的刀光给重伤一次。

    他不由皱起了眉头,对这种简单粗暴的打法很是不喜。

    为魔门宗师,多少年来,元先生习惯于控对手绪,一点点将人折磨至死。甚至都不必出手。今碰到有人和自己相斗,反而进入爆发猛斗状态,自然大为不爽。

    他本以为姬梦影的彻底消失,会让这小子心中绝望,便可任意拿捏他的绪,谁知道却换来了他和自己拼命。

    元先生突然哼了一声,手上已多出了一柄长剑。

    他是宗师高人,本不想用兵刃对付小辈。但武斗中拳一剑三,要空手解决姬傲剑不受刀伤,只怕要拆到三五十招之上,实在是有损自己魔门第一人的份。

    他剑法使动开来,已有出神入化的气象。一剑挡去。就封住了刀法的全部变化,再一剑刺出,姬傲剑立即形暴退,前多了一道伤口。

    元先生冷恻恻道,“小子。退得这么快,怕了吧?”

    他一占了上风。就忍不住要开始从精神上打击玩弄对手。

    姬傲剑一退再退,连连退了二十多步,还没停下来,连元先生都在纳闷:我这一剑难道威力如此之大,还是你忽然怕成了惊恐之鸟?

    只听姬傲剑冷冷道,“我已挡了你十招,不能把命白扔在这里。姓元的,你害了我四姐,我定要你万世不得超生。”

    元先生突然醒悟,“你是要逃跑!”

    这小子刚才为了他四姐和自己如此拼命,却居然说逃跑就逃跑?

    该拼就拼,该逃就逃。姬傲剑知道对方武功远远高于自己,四姐不能回来,自己留下来也是白搭。他拼命不假,拼命是为了创造逃跑机会,也一样不假。

    元先生看着他不断后退,冷笑道,“你跑得掉吗?”

    姬傲剑脚下一勾,一只火铳已经落入手中,“你若追来,我就不逃,再和你拼命一次。我不要这条命,难道不能在你上留一枪?”

    这元先生若是愿意以伤换命,刚才自己就退不回来。

    妄心宗师眯眼瞧了瞧他,只见他的眼神疯狂,不由笑了一笑,“你想走就走,我该享用你的四姐了。”

    这小子拼命之心太盛,被他临死前咬上一口,太不值得。等他逃走以后,在牧野上不断地追击扰,慢慢逗死他,这才是元先生喜欢的节奏。而且关外牧场,还有满人的兵马配合搜索,绝不会让这小子逃出天外。

    元先生最后这句话,更是要在姬傲剑逃走之前打击他的心灵,让他觉得自己是抛弃四姐不顾。

    姬傲剑停住脚步,体剧烈颤抖,过了一会儿,声音变得一片冷寂,“四姐不管受到什么遭遇,也是我的四姐,我以后一定会杀了你唤醒她。如果她怪我保护不力,我自会任她处置。”

    元先生笑道,“小朋友,你怎么又停下来了,是不是想看看我给你的四姐带来什么快乐?”

    他形一动,未见迈步,就来到了“**”边,轻轻抚着她的脸道,“多年不见,你长得更动人了。”

    “**”妩媚一笑,体扭动了两下,“元先生,我先为你跳一支曲子。”

    元先生大笑道,“好,好,皎月星光之下,见梦姑娘跳舞,天下还有什么美景能比得上?”

    “**”伸脚一动,缠在腿上的锁链哗哗作响,声道,“元先生,你先为我解开九连环。”

    元先生道,“你自己不是也会解?”

    “**”道,“我要费很多功夫,对你而言只是举手之劳,也不帮人家吗?”

    元先生笑了一笑,“你已经等不及了吧,我这就来解。”

    他刚刚俯下去,一声枪响忽然爆鸣开来。深夜之中,枪声更显得猛烈,更是惊人心魄。

    元先生却似乎早有预料,形在枪响的同时就已经移了开去。

    他脸上带着微笑,“小朋友,你刚才的眼神已经出卖了你,必是想在我解锁的时候对我开枪。可惜,从来没有人的眼神能够瞒得过我……”

    魔门的心神功法,最善能影响人心,自然也最善看懂人心。

    姬傲剑满脸不可置信的神色,却忽然又脸色急变,露出充满惊喜的神

    元先生话说到一半,微微一愣,对方这样的惊喜之色不像是假装?但这个念头还没闪完,一声凄厉叫喊在耳边响起,将他的思绪炸得粉碎。

    这声凄喊比刚才的深夜枪声猛烈得多,就算比深夜炮声也猛烈得多,甚至比深夜万炮齐鸣还要猛烈!

    只因这声凄叫,是有一只唢呐对准了他的耳朵,喷出了惊人的音量。

    姬傲剑有生以来从没经受过如此高分贝的噪音轰炸,虽是相距了几十步远,也不由得心口一震,噗得吐出一口血来。

    正当其冲的元先生,耳膜在物理意义上都已经爆裂开来,从耳洞中流出长长的鲜血。

    他狂吼一声,一掌向旁全力劈开,却只打中了那棵锁住锁链的大树,树干摇摇折,落下无数枝叶。一条黑色人影,却已经拉着长长的锁链飘开。

    耳中除了疼痛,已经没有了任何声响,仿佛天地都归入沉寂。

    元先生只能在眼中见到手拿唢呐的“姬梦影”毫无表地看着自己,目光中没有任何生气,仿佛是在看一个死人。

    这一次,是姬傲剑第二次见识到天魔恸哭,让一位宗师陷入了噩梦。(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重要声明:小说《头顶青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