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八章 阵势松散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艾露恩 书名:头顶青天
    对于大人物而言,讨一房小老婆,就和给自己过寿一样,都是收礼敛财的良机。

    在这附近地面,黑风寨的郝大当家算得上是大人物,因此他今纳了六姨太,受黑风寨“保护”的各处山场、行会都要派人来庆贺,这些人喝不喝大当家的喜酒并不重要,礼物是一定要送到。

    郝大龙早上起来,想到今天要收到许许多多的礼物,整个人都觉得喜气洋洋。接着又听到山下传来了一些零散的鞭炮声,定然是送礼的人已经靠近了山寨。

    他正心舒畅,却忽然见到手下匆匆奔来,上气不接下气地禀报,“大当家,大事不好,有人杀到黑虎山来,见人就乱放火铳,我们迎客的兄弟被打死几个了。”

    原来刚才听到的不是鞭炮声,而是火枪的声音?

    郝大龙反应过来,登时心头大怒,“有多少人马过来了?”

    “好像有一百人的样子,带着些大车,没人骑马。”

    大当家一拍桌子,“没有马也敢闯我们黑风寨?把兄弟们点齐了,骑马冲出去砍翻他们!”

    不多时,黑风寨的寨门大开,一批批马匪鱼贯冲出。

    他们在山路迎面碰到的却是一个宛如军队的整齐阵势。一百人前后分成了五排,最前两排手上都着长枪长矛,后面三排举着各式各样的鸟枪火铳,对着依次马匪举枪齐

    姬傲剑还是拿着长枪在最前排当重步兵,口中对左右喊道,“今次不同上回,现下路面宽阔,马贼一排可以冲上来十个,后面一次放枪不能全部打倒,我们要守好防线……咦?”

    他惊奇地发现,虽然路面可容十骑以上并行,但迎面冲过来的马匪根本没有排好密集阵势,还是三三两两,像是杂乱无章的一窝蜂朝前奔,拉成了长长的纵形。于是自己后二十人的一排齐,就能依次反复倒冲在最前的散乱马匪。

    好不容易有个把马匪冲到近前,几根长枪齐出,就把他刺落下来。这些守在队伍最前的“重步兵”,选的都是追风堂里的武功最好的一批人。

    姬傲剑喃喃道,“我这么有诚意地摆好阵型,你们居然胡乱冲锋,真是浪费路面资源啊。”

    如今这局面,就和二当家带人从狭窄山路冲过来一个样。路虽然变成了宽路,冲上来的景象却没有变化。

    背后有人道,“姬公子,看来我们要消灭这黑风寨太简单了。”

    姬傲剑哼道,“问题是,不是我们很厉害,而是敌人太无能。”

    土匪就是土匪,和练过的官军不一样。这黑风寨的悍匪,论个人功夫和马术,也能算得上是精兵,可他们没有一点军阵作战的意识,纵马过来连个阵型都不摆,都是各冲各的,于是也就只能被迎面而来的齐各个击破。

    不过想想也不奇怪,马匪的生活,就是合起伙来烧杀抢掠,只讲究人多势众,从不练阵势配合。

    黑风寨的人马一**冲上来自寻死路,十余轮齐之后,倒下去了三四十人。大当家终于发觉不对,赶紧发令,把人马撤回。

    姬傲剑运声喊道,“大当家,别灰心啊,排好队伍再冲,一次要并排上来十个。”

    他要拿土匪当火枪战法的练兵之用,现下倒是希望黑风寨能争点气,增加一些难度。

    郝大龙怒骂道,“灰心你个蛋。”

    心下却是明白,确实要一排多冲上几个,才有冲破对方阵势的希望。于是对手下道,“你们整齐些,十个十个往下冲。”

    众人面有难色,“大当家,不能冲了,冲了就是送死啊!”

    人的心理总是很奇怪。黑风寨的马匪本是悍不畏死之徒,上中了一刀一枪也不当回事,不少人还挨过火枪的枪子,所以刚才能迎着火铳的齐去冲锋。但是亲眼见到自家有几十名弟兄倒在火铳之下,对方却毫发无损,心头却不知不觉生起了“火铳不可战胜”的影,虽然明知密集冲锋有胜利的可能,却再也提不起勇气。

    郝大龙怒骂道,“个熊,你们全成了胆小鬼。”

    马匪们不敢做声,心中却想:你胆大,那你为什么不带头冲过去?

    这郝大龙年轻时自然也是血里来火里去的人物,所以才能打下黑风寨这一大片基业。不过今非昔比,一个纳妾已经纳到六姨太的人,怎么还会带头冲锋?

    郝大龙又道,“老七,你带人去冲锋。”

    那七当家看了看对面的阵势,咽了口唾沫,“大哥,他们的火枪着实凶猛,我看不如紧闭寨门,不要出战了,反正山上粮草充足,守个年把也不成问题。”

    郝大龙猛地抽出腰刀,寒光一闪,劈下了老七的脑袋,狞笑道,“今天是我大喜的子,你要我龟缩在寨里不出,被四方来庆贺的人看笑话么,这是什么狗屎主意?”

    他杀了七当家后,面不改色地说道,“老五,你带队去冲。”

    五当家无可奈何,战战兢兢地点好了十人一排,一共十排,然后带头冲向对方的枪阵。

    姬傲剑看了对面又开始冲锋,喊道,“他们这回一次冲上来的人多,大家一定要守好了……咦?”

    这次最先冲上来的第一排马匪,心中战战兢兢,平时又缺乏配合训练,冲到一半的时候已经是五人在前,五人在后。冲到前面的人立刻感觉自己马上就要成为集火的靶子,慌忙拉紧缰绳,放缓马速,这一来又是落到后面去了。本来落后的五个马匪突然发现自己突前,赶紧也是控制冲速,于是很快又再落到后面。

    就这么你慢我慢,我慢你慢,不一会儿,第一排的马匪几乎都变成了龟行。但这纵马奔驰怎么容得磨磨蹭蹭,此时后面马声嘶响,第二排的马匪已经冲到了他们背后。两排一撞起来,队形立刻混乱不堪。后面几排也是想不到前面的人会越跑越慢,不知不觉就奔到他们后,同样是撞成一团。

    姬傲剑再次惊奇地看到这一次冲过来的马匪,自己把自己撞得人仰马翻,不长长叹息,“冲锋就好好冲吧,怎么可以纠结犹豫呢。放枪!”

    三排火铳手们立刻一轮接着一轮齐,对着这群乱成一团的马匪痛下杀手。等到一部分马匪好不容易退回去的时候,地上又多了几十具尸体。

    郝大龙脸色整个都黑了,有心要对老五治罪,可是五当家刚才已被乱枪打死,再也回不来了。

    如今马匪们已是完全被火铳吓破了胆,再怎么发动冲锋也无济于事,一定还是刚才那个熊样。

    郝大龙知道最明智的办法就是紧闭寨门,坚不出战,但他今要大宴宾客,又如何愿意丢这个脸。

    忽然间,他对着枪阵喊道,“你们是哪条道上的朋友,既然要来挑我黑风寨,可敢和郝某单打独斗?”

    姬傲剑一愣,这郝大当家竟然还有几分勇气,虽然不敢带头冲锋,却也能向敌邀战。当下往前走了几步,“我们是农工会的,要单打独斗就过来吧。”

    郝大龙哼了一声,“我是要和你们的头领单打独斗。”

    姬傲剑道,“我就是。”

    黑风寨的马匪们一听,这什么农工会的头儿居然在第一排当长矛兵,我们的大寨主和人家不能比啊。

    郝大龙其实也早就看出了姬傲剑似是首脑,刚才的问话只是为了确定份。他见姬傲剑只是个少年,心想就算你从娘胎里开始练功,又怎么会是郝某数十年苦练的对手?

    如果他知道六当家只是一个回合就被这少年杀了,便不会再有这样的想法。

重要声明:小说《头顶青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