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一章 新年头响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艾露恩 书名:头顶青天
    “海上晕船曲”弹了半刻,对面画舫之上几乎没有人能再站住,有些体弱之人几乎连胆水都吐了出来。

    陆少卿勉力下令,想要把船开走。然而画舫上的舵工桨手也都在吐得厉害,人人都是手足酸软,使不了力。

    只有刘迅还立在船头,脸色铁青。

    姬傲剑赞道,“刘堂主不愧是练家子,居然到现在还没吐。”

    凌潭道,“我看刘堂主是在蓄势准备,待会儿不吐则已,一吐惊人。”

    刘迅怒骂道,“放!”

    他这一开口,忽然琴声音调拔高,如同焦雷在他耳边一炸,立时将他的气血震得翻涌不休。

    姬夜艾已用噪声放倒了其他人,现下便开始全力针对这位盐帮堂主。

    如果说刚才是无差别的噪音轰炸,此刻就是刻意扰乱刘迅一人的气血节奏。

    刘迅对抗噪音,为维持体平衡,自然要调息运气。然而一阵阵琴音节律,围绕着他的吐息频率,先是同拍契合,随即互快互慢,大肆跳跃折腾。

    琴声又奏了片刻,刘迅脸色已经转为发白,浑颤抖,看起来已是支持不了多久。

    姬傲剑道,“刘堂主既然不住了,为什么不逃走呢?”

    凌潭道,“他独自一个人逃走,未免太不够义气,将来怎么还有脸见这些酒朋友?”姬傲剑恍然道,“果然不能抛弃朋友,反正其他人都已经吐了,他吐了也没什么大不了。”

    凌潭点头,“公子说得极是。”

    对面刘堂主开口骂,忽然面色一变,口中先出一股浊箭,喷在运河水面,溅起高高的浪花。

    龙魂帮众惊讶道,“凌舵主,你真是神算,这果然是一吐惊人,声势了得啊。”

    姬傲剑道,“独吐吐不如众吐吐,这下他们终于圆满了。”

    凌潭想起陆公子出场时说的“独乐乐不如众乐乐”,感慨道,“他们今晚最终还是听到了艾小姐所弹的美妙乐曲,得偿所愿,终于吐而无憾。”

    忽然又是一阵脚步声响,岸上又一伙公差打扮的人奔了过来。

    领头之人望向画舫,见七歪八倒地躺下了一大群人,到处都是污浊场面,大惊喊道,“陆公子,船上可是发生了什么惨案?有没有出人命?”

    陆少卿呻吟道,“章老二,凶手就在眼前,你快快将对面那些船上的人全部拿下!”

    章老二立刻把脸调过来,对着姬傲剑这边冷脸喝道,“你们这些不法闹事之徒,跟章二爷到衙门里走一趟!”

    姬傲剑没理会他,自顾自道,“扬州城的衙门队伍很能打吗?”

    凌潭道,“应该是没什么水准,这姓章的是哪一号人物,我就没有听说过。”

    章老二狞笑道,“你们几个小子,以为自己很能打是吧?差爷告诉你们,今不同往时,我们扬州衙门,已经有了厉害武器!”

    姬傲剑想,你们能有什么厉害武器?

    只见章老二从腰间拔出了一只手铳,一脸得意兼凶恶的样子指了过来。

    姬傲剑咳嗽一声,“别指了,程不够。”

    章老二一惊,“小子,你也懂行啊?”

    凌潭暗中做了个手势,口上说道,“姬公子,看起来朝廷动作不慢,这么快就把手铳配发下来了?”

    姬傲剑道,“朝廷要是有这种效率,早就没江湖什么事了。我看是扬州官府听说了这个政策,自己先想办法武装起来。”

    这扬州是天下富庶大市,衙门里一听说可以用枪,不等朝廷颁发火器,便自行筹集手铳。

    那章老二带着手下近过来,嘿嘿笑道,“老子马上就走进程里了,你们识相地快快束手就擒,要是枪子打出来,可就死伤勿论。”

    凌潭道,“这种只能吓唬小孩子的玩意,你也当回事?”

    章老二见他如此满不在乎,心中起了警觉,莫非这些人中果真有江湖高手,所以不把官府公差放在眼里?

    当下大喝一声,“你们这些亡命之徒真是顽固不化,如今已是火铳的天下,神仙也怕一溜烟。今就让你们见识见识火器威力!”

    说完之后,他便决定先下手为强,“弟兄们,都掏出家伙,给他们来一下,放个新年头响!”

    一只木桨在枪声响起之前飞了出去,把章老二的鼻梁直直撞得粉碎,打得他在地上翻了好几个滚。

    随后砰砰的枪声立时响起,丝丝青烟漂浮在了空中。

    章老二在倒地之时听到了火铳击之声,虽是脸上剧痛,心中却十分快意:这掷桨之人果然是高手,但弟兄们此时定然已将他集火打死了,为自己报了仇。

    他从地上爬起来看时,却惊得呆了,竟然是扬州公差队伍几乎全倒了下去。对面的船上,水手们个个手持一支长杆火铳,方才抢了自家队伍的头彩。

    凌潭笑道,“章老二,这新年头响放得好不好听?”

    如今确实是火枪时代,龙魂帮这种在来往海外的大帮早就领先潮流,去年便组建起了火枪队。姬玉雪派人护送弟妹,挑选的水手便是十名火枪队的成员。

    先前凌舵主已发出了拿枪的信号,刚才姬傲剑一桨掷出,帮众就一起往岸上放枪。他们手中的隧发枪不论是程精度还是子弹威力,都远在手铳之上,这一轮抢先下手,登时打得对方差不多全部倒下。

    官府的衙役都是滑溜无比的人物,即使是有人没有中弹,见到对手的长枪凶猛,也是立刻躺下,以免跟着遭殃。

    章老二见手下全倒,只当是已经全军覆灭,发一声喊,转就跑。

    砰地又是一声枪响,章老二的体立刻倒了下去,却是方才没有开枪的凌潭在他后来了一发,正中他的小腿。

    姬傲剑挥挥手,“大家把子弹再装起来,往陆公子的画舫上也招呼一下。”

    陆少卿见十多杆黑漆漆的枪管指了过来,吓得肝胆俱裂,赶紧伏倒抱头,“姬公子,众位英雄好汉,我知错了,还请把火铳放下!”

    他此时再也不敢不信船上的人是龙魂帮帮主的弟妹。

    姬傲剑不理会他,问凌潭道,“要是往船舷上放枪,能把船打沉么?”

    凌潭想了想,“枪铳威力不够,可能连船板都难以穿。”

    姬傲剑失望道,“这样啊,这次没有随船带上两门火炮,真是可惜。”

    凌潭道,“姬公子,这好办,等我回去禀告帮主,她老人家自会把炮船开过来招呼。”

    姬傲剑点头,“去年六姐炮轰了南京大明卫的衙门。”

    凌潭笑着接口道,“她老人家一定不介意今年用扬州府衙来开张。”

    陆少卿慌忙喊道,“不可!不可!”

    他已是吓得全冷汗,要是惹出这么大的祸事来,老爹非扒了自己的皮不可。

    姬夜艾忽然道,“兄长,陆公子刚才说知错了。”

    陆少卿没想到她会为自己说话,心中大喜,连忙喊道,“姬公子,我是真心悔过,你大人有大量,放过我吧。”

    凌潭哼道,“嘴上认错有个用,谁知道是真是假?”

    陆少卿忙道,“是真的,是真的,真的不能再真了。”

    姬夜艾柔声道,“陆公子既然真心认错,写个书面保证就是了。”

    姬傲剑点头,“也好,要详细说明事件缘由,这算是具结悔过。”

    具结这种形式自古有之,乃是责令免于刑事处罚的犯罪分子用书面方式,保证悔改。

    陆少卿心中踌躇,这具结的话,似乎就是留了案底,对于自己将来的仕途大大不利啊。

    凌潭见他迟疑,不耐烦道,“陆公子,我们又不是官府,只是要你写个保证书。本帮若是对付你,直接就可以动手,难道还要拿这东西去告状?”

    姬傲剑道,“你们一船之人,都要签字。”

    这有责大家一起担,就容易接受得多。陆少卿咳嗽一声,望向自己的酒友,“诸位觉得如何?”

    有人大义凛然,“陆公子,万万不可,这向强匪低头,有辱斯文。”

    姬傲剑听了便道,“放枪!”

    一排枪弹立时了过来,从他们头上掠过,吓得众人立刻噤若寒蝉,不敢再做声。

    凌潭嘿嘿笑道,“不想签字也行啊,站出来吃上一枪,你就可以走了。”

    画舫上的人登时纷纷道,“我签!我签!”

    忽然有人问道,“郑公子和胡公子受伤晕过去了,这如何签字?”

    这两位就是方才被姬傲剑用木撸掷飞落水之人。

    姬傲剑懒洋洋道,“签不了字,可以按手印嘛,你们帮个忙就行了。”

    【节快乐,明年再见。】

重要声明:小说《头顶青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