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四章 自挂东南枝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艾露恩 书名:头顶青天
    在徐兴业看来,姬公子运劲发力的法门虽有独到之处,但这终究只是零碎技巧他毕竟只是个十六岁的少年人,未必能创出完整武学,只要真刀实枪动起手,自然就会露馅

    宗师人物自重份,只出了一些题目来考校,没有和姬傲剑过招,以至于让他有了取巧过关的机会hxm

    现下让一流高手上来讨教,彼此份相当,可以大打出手,他若是水货,就再也不能蒙混

    姬傲剑之前看到他带了三名文士打扮的高手过来,本来还以为是秦淮帮的人马,还在惊诧这徐帮主有如此之多的一流高手成为手下

    现在听到徐兴业说“几位朋友”,心下明白,这几位是来助拳的他们如此打扮,看来是经常出入秦淮河的常客,和这徐帮主成为好友了,说不定还是vip金卡贵宾用户

    果然徐兴业道,“这三位朋友都是武林世家出,想请教姬公子的武学意境”

    武林世家有天地人三等,即使是人字号世家,也是武学名家所创,定然有可以生成意境的上乘武学

    这武林世家的武功,在武林中人看来,不仅要能生成意境,还应该意境优美,如诗如画,美不胜收才好

    开创世家,建立山庄,和寻尝门立派不同,乃是一件雅事如果武学不够优美有型,即使练出意境来了,但是叫了什么巨熊山庄饿狼山庄野猪山庄,那便容易惹人发笑

    为了生成诗画一般的优美意境,武学世家的人物一定要有文化世家子弟,没文化就让人看不起

    意境优美,还要兵器造型配合,刀焦这三种武功便是上上之选你如果扛一柄长杆西瓜锤出来,别人只会当你是街头卖艺,谁也不相信你是武林世家

    当下走出一个约有三十多岁,面色白净的青衣文士,行动间法极是轻灵,悠悠说道,“洛阳灵犀山庄卓长云,想在剑法上请教姬公子的武道“

    姬傲剑见他的名字和之前遇到的武当宗师卓长风很像,于是问道,“卓先生,星辰剑客是你什么人?”

    卓长云道,“那是族兄”

    姬傲剑想,你来自灵犀山庄,这名字定然是出自“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而上一句就是“昨夜星辰昨夜风,画楼西畔桂堂东“,果然和星辰剑客有关

    世间有云:天上的星星参北斗武当山供奉北极真武大帝,自然会精研周天星宿的学问当年曾有一位卓姓宗师高人创下过星辰剑法后来他又从古人“昨夜星辰昨夜风,画楼西畔桂堂东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这四句话中,将星辰意境延伸,创出了灵犀剑法,去洛阳开创了灵犀山庄

    姬傲剑又问,“卓先生,你到金陵来了多久?”

    卓长云道,“已有年余”

    姬傲侥一松,你在秦淮河泡了这么长时间,乐不思归,哪有武学名家的心境想来你的剑法就是练成意境了,也不过是死意境,有何惧哉

    他目下的武学虽是只在拳意上融合,还未在剑法上探研,但此前有过战胜两位死意境高手的经历,心中有底,拔出扶摇剑道,“卓先生,你请出招吧”

    卓长云扬手一剑,潇洒刺来,如风过星空,口中吟道,“昨夜星辰昨夜风”

    姬傲剑观他剑法路数,尽在自己心神算度范围之中,便横剑接住

    卓长云回剑再刺,剑光分成两式,从左右击来,吟道,“画楼西畔桂堂东”

    姬傲剑对他的浇变化看得分明,不慌不忙又接下了这两剑

    卓长云见他拆招从容,也不以为意,自己所长的并非是星辰剑法,而是接下来的灵犀剑法适才两招不过是开门试探,此时手腕一抖,狡忽然化为空灵,若隐若现,无迹可寻,正是无彩凤双飞翼的意境

    在场之人见卓长云的剑光环绕,都起了变幻莫测之感,实在不知道他下一式要往哪里刺去,顿时都为姬傲剑紧张起来

    蓦然间,卓长云开口吟道,“无彩凤双飞翼”

    随着这一声发出,长剑化成一道急电,直刺他算计之中姬傲剑的漏洞之处

    这招得手之后,他便会念出最后一句,“心有灵犀一点通”然后圆满结束

    他剑送到一半,忽然汀不动

    却见姬傲剑的长剑已先指到他的眼下,口中说道,“不如自挂东南枝”

    卓长云被他制赚一时难以相信,“你怎么能看出我的狡?”

    姬傲烬色道,“我精研锦多年,自然看出了你的路数”

    心下却想,我有珠心算,推算你的剑法路数还不容易,这个就不用告诉你了

    在场的江湖人物对秦淮河上的人物都没什么好感,见到姬傲交然杀出一记妙招,反败为胜,纷纷叫好,

    “无彩凤双飞翼,不如自挂东南枝!”

    忽然有人疑问,“无彩凤双飞翼的下一句,原来就是不如自挂东南枝?”

    众人互相望望,点头道,“正是,正是”

    这提出问题的人道,“但我觉得好像是另有一句?”

    众人都道,“姬公子都这么说了,还会有错么”

    楚凌风在旁连连点头,心道原来还可以这么玩,下次我遇到卓长风,他要是敢在我面前念昨夜星辰昨夜风,我就直接让他去自挂东南枝

    卓长风和楚凌风都是剑客宗师,因为名字中都有个风字,在江湖上一向并称为南北两风

    这灵犀剑客被一招“自挂东南枝”打退以后,又有一位白衣青年走了过来

    这位生得更是玉面粉嫩,倜傥洒脱,一对桃花眼里透出勾魂夺魄的惊人魅力,望着姬傲桨魅一笑,仿佛是在欣赏一位绝色美人

    姬傲剑一阵发寒,你对我抛媚眼干什么?却听到场下响起一片喊叫之声,“原来是公子”

    公子?这个称号真是十足十的场里的人物

    姬傲着他道,“公子高姓大名,来自何处?”

    公子笑了笑,摇手道,“这就不便说了”

    姬傲侥道,原来你也知道场上得来的名声不好听,不肯说自己的出来历

    他眼中不自觉流露出鄙视之意,公子阅人无数,自然看得懂他的神色,咳嗽一声,“姬公子,烟花之地,也有世间万象敝人的平生志向就是在之中悟出妙境真趣,为天下武学再添一朵奇葩”

    姬傲蕉了一愣,忽然想起奇葩这个词原本并非贬义,乃是别出心裁独成一家之意

    他见公子有在烟柳巷里成就小三元之心,也有了几分敬意,问道,“公子,你的武学意境现下如何了?“

    公子点头微笑,“我的意,已略有所成”

    他拔剑在手,一剑刺出,只听得嗤嗤有声,劲力十足,果然是剑意凝练,口中吟道,“问世间为何物?”

    姬傲剑一剑迎上,不等他说出下半句,便接口道,“不如自挂东南枝!”

    公子一呆,又刺出一式缠缠绵绵的叫,“两若是久长时……”

    姬傲剑再次迎面一剑拦赚“不如自挂东南枝!”

    公子剑意接连受阻,心下有些急躁,翻手又攻一招,狡灵动,呈双飞之势,“在天愿为比翼鸟……”

    姬傲剑顺手一剑,封住了他攻势,“不如自挂东南枝!”

    这一次响起的却不止一个声音,场上有不少人凑趣,与他同声一起喊了起来

    公子神色又是一滞,急忙将双飞舞动的剑意合为一式,念道,“金风玉露一相逢……”

    姬傲剑反攻上来,更多人陪他一起喝道,“不如自挂东南枝!”

    公子招招受制,又被他凌厉的剑意退,气势已衰,不满道,“姬公子,你怎么来来去去都是自挂东南枝?”

    姬傲剑淡然道,“你是为赋新词强说愁只要送一句自挂东南枝,便可以胜你”

    他出手如风,一剑快似一剑,剑意有如长江大河,滚滚而来,将公子杀得全无还手之力,只有招架之功

    武学名家的意境,岂能轻易得出这公子只在场上打滚,根本没有经历过世事沧桑人生长路念了几句缠缠绵绵的诗词,自觉应应景,其实都只是勉强附会,根本没有入味

    这附庸风雅的剑法,刻意追求意境,缺乏心境积淀,正如姬傲剑所说,乃是“为赋新词强说愁”只要一句“不如自挂东南枝”,就可以将徒具其行的剑意全部破去

    素锦年对这一副自命圣样子的公子全然没什么好感,此时拍手笑道,“姬公子说得不错,为赋新词强说愁,只能得到剑意上的一些皮毛稼轩先生早就说过,却道天凉好个秋,才是真正的名家武学意境”

    稼轩先生就是南宋文武双全的大词人辛弃疾,曾有一首词言道:

    少年不识愁滋味,上层楼,上层楼,为赋新词强说愁

    而今识尽愁滋味,说还休,说还休,却道天凉好个秋

    这短短四十四字,道出了死意境和真丘壑的区别

    公子也算是读了不少诗书的文化人,虽然此时落入下风,口上却是不服,“姬公子这般年纪,应该也是少年不识愁滋味之人,怎么就有了名家意境?”

    姬傲剑道,“我后知两百年,遍晓寰宇间的各国历史,心中自有沧海田”

    公子喝道,“我不信!看我出绝招胜你!”

    姬傲剑想,你还能有什么绝招?

    只见公子忽然不顾一切地反攻上来,狡大盛,带着无数之意,口中大喊,“**一刻值千金……”

    众人目瞪口呆,公子你的意境真是太不矜持了,连这样的口号都喊出来了

    姬傲剑对他的路数看得清清楚楚,扶摇剑迎风一抖,爆出强盛于他两倍的剑光

    在这片剑光的引导之下,全场之人都与他一起喊出,“不如自挂东南枝!”

    两团剑光相逢,公子的剑光顿时湮灭

    姬傲剑一剑刺中他的手腕,又顺势挑下了他的玉带,将他的整件衣衫尽数划落

    在全场欢呼的掌声之中,公子狼狈退下

    姬傲剑看向徐帮主等人,神肃然地说道,“我剑法上的意境,就是劝君自挂东南枝”

    自挂东南枝,专破强说愁

    a

    h

    ef=

    起点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重要声明:小说《头顶青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